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35章 蝰蛇紫魅

第1035章 蝰蛇紫魅

書迷正在閱讀:
晚上,夏陽依舊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熟睡。】⑨八】⑨八】⑨讀】⑨書,.2≧3.o↗

  半睡半醒之間,一個散發著體香的溫暖身體突然擠進了他的懷里。

  夏陽一個激靈,瞬間就清醒了過來,借著窗外射進的微弱月光,才發現這具身體的主人居然是鄭珊珊。

  只見她穿著一身輕薄的睡衣,正貪婪的吸取著夏陽身上的氣息。

  “姍姍姐,你干嘛?”夏陽只感覺自己頭皮開始發麻,雖說軟玉溫香在懷確實挺享受的,可鄭姍姍那是什么人?他可不敢輕舉妄動。

  “小弟弟,我說過會來找你的。”鄭珊珊舔了舔性感的嘴唇,樣子魅惑迷人。

  夏陽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她并不是鄭珊珊,而是鄭珊珊身體里面的另一個人。

  “又是你!”夏陽將懷里的她推開,坐起了身體,皺著眉頭問道:“你到底是誰?”

  “我不就是你姍姍姐嗎?”鄭珊珊被推開后并沒有不高興,反而是眨巴著迷人的大眼睛。

  “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覺得你再裝下去還有意義嗎?”

  “真無聊。”鄭姍姍先是愣了一下,隨后撅了撅嘴,伸了個懶腰說道:“你就不能裝作不知道嗎?”

  “說說吧,你到底是誰。”這已經是夏陽不知道多少遍問這個問題了,他現在很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鄭珊珊神色一頓,隨即那誘人的氣息內斂。

  “我叫紫魅,當然,你也可以稱呼我為蝰蛇。”

  蝰蛇?夏陽有些納悶,居然還有女人會叫這個名字。

  “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鄭珊珊的身體里面。”夏陽盯著她問道,這才是他最為關心的問題。

  白天挺正常的一個人,怎么一到了晚上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難道是精神分裂嗎?

  “我想你應該見過我。”紫魅的語氣中透露著神秘。

  “什么?我見過你?什么時候?在哪里?”夏陽一口氣問了好幾個問題。

  “在冬河村的時候,那天晚上我渡劫的時候你不就躲在河邊嗎?你別以為我沒發現你。”紫魅用一副似笑非笑的目光看著夏陽。

  夏陽立馬就臉色大變,雙目瞪的滾圓,不置信的問道:“難道你就是那條巨蟒?”

  紫魅聽到這個稱呼明顯有些不悅,說道:“沒錯!但我的本體是蝰蛇,并不是巨蟒,我不喜歡巨蟒這個稱呼。”

  蛇和蟒雖為同宗,但兩者之間差別巨大,所以當紫魅被認為是蟒的時候很不高興。

  夏陽只感覺自己的腦子已經不夠用了,那天晚上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數百丈的蛇身硬抗天雷給予了他很大的震撼。

  他想到了很多種可能,但萬萬沒想到,那條大蛇居然跑進了鄭珊珊的身體里面。

  “你不是死了嗎?”夏陽可是親眼見到,那個有著血紅雙目之人一擊將她打死,甚至連巨大的身體都被國家帶走了。

  “本來確實是死了。”紫魅目色一凜,緩緩的說道:“那天晚上我渡過了天劫,本可以褪去蛇身化蛟,可就在我最虛弱的時候被攻擊了。”

  說到這,紫魅眼神中明顯帶著后怕。

  “那個人實在是太強了,我及時化蛟成功后,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他為什么要殺你?”夏陽像個好奇寶寶一樣問道,他實在是有太多的疑團解不開。

  “呵呵,還不是為了我的內丹!”紫魅自嘲的一笑,臉上帶著未知的落寞,說道:“我們妖族本就稀少,一般都是修行近千年才會凝聚出內丹,而內丹中令其龐大,對于人類修行者來說是至寶。”

  “幸好,封天及時出現,那人和他一番大戰受傷離去,我才沒有被奪去內丹。”

  “我修行千年,沒想到最關鍵的時候前功盡棄,連命也丟了。”紫魅言語中透著悲哀。

  “既然你已經死了,怎么又跑到鄭珊珊身體里面去了。”夏陽問道。

  “雖然我沒有完全蛻化,但好在渡劫后已經凝聚了元神,本體失去生機后,我的元神就躲在了內丹里,后來就進了這個女人體內。”紫魅耐心的解釋著。

  夏陽雖說聽的一知半解,但好在最關鍵的地方還是聽明白了、

  也就是說,鄭珊珊體內多了個內丹,而這個內丹的主人紫魅好像還能操控她的身體。

  “你能不能從她的身體里出來,換到別人的身體里去。”夏陽硬著頭皮問道。

  說到底他是不希望鄭珊珊有什么事,這個紫魅在她身體里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紫魅一聽就白愣了他一眼,說道:“你以為我是可以隨便找個身體就進入的?也是因為這個女人身體特殊,我才能保住元神不滅,不然你讓我上哪去找第二個特殊體質的人?”

  說起來她也算幸運了,鄭珊珊的體質可以說是萬中無一,而紫魅的元神離開本體后,如果不盡快找到合適的寄主,就會神形俱滅,而剛好那個小小的冬河村就有鄭珊珊這種特殊體質的人。

  如果當時碰不到鄭珊珊,她早已就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

  “當然,你也不用擔心,我也不是可以隨意控制她的身體,也只有在她意識沉睡之時才可以出來。”

  “我并沒有什么惡意,也僅僅是希望保命而已。”紫魅看的出夏陽的擔心,出聲解釋道。

  夏陽聽后松了一口氣,他真怕這個紫魅會時不時的冒出來,那樣情況就很不樂觀了。

  “那你總不能一輩子都待在她身體里面吧?”

  “當然不會!我只是內丹受損,靈氣大減,無法守住元神,只能暫時寄居在她身體里恢復,等我內丹修復后完全可以自行凝聚出身體,不過,這就需要你的幫助了。”說到這,紫魅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夏陽。

  夏陽只感覺自己就像個實驗室里的小白鼠被人盯著一般,訕笑著的說道:“我?我怎么幫你?你可別開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紫魅正色著說道:“你也不用隱藏了,我看得出你是個修行者,雖然境界很低,但身體內的靈氣異常龐大,又是元陽之體,所以只有你能幫助我了。”

  夏陽翻了翻白眼,自己算什么修行者?跟他們比起來,自己完全就是個小白,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會,完全沒發揮過作用。

  “我該怎么幫助你?”夏陽也希望她能盡快的從鄭珊珊身體里出來。

  “我需要借助你的靈氣!”

  “怎么借助?”

  夏陽剛剛說到這,就感覺紫魅正在往他身邊靠攏,雖然這張臉是鄭珊珊的臉,但神情不盡相同。

  “就是這樣。”紫魅突然間就和夏陽的嘴唇相接。

  夏陽直接就傻眼了,他完全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嘴唇上有著冰涼柔軟的觸感,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和鄭姍姍接吻了!

  來不及回味,夏陽就感覺自己丹田處的氣體正源源不斷的自上而下從口中流出,心中頓時大驚。

  這時候他想到了那些電視里,一般女妖精都是口對口吸取男人的精氣,最后男人都會兩眼泛黑,失去生機而死亡。

  夏陽畢竟對紫魅不了解,緊緊憑著剛才的幾句談話并不能使他完全相信,一想到這種可能,夏陽立馬就坐不住了。

  紫魅絲毫也沒有停止的意思,情急之下,夏陽照著她那嘴唇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雖然這具身體是鄭珊珊的,可現在控制意識的是紫魅,嘴唇上的疼痛也傳到了她的意識里,劇痛之下就將夏陽推開。

  只見她嘴唇上已經破了口子,一小股鮮血正不停的往外冒,就連夏陽都感覺舌頭上咸咸的。

  “你!”紫魅頓時就氣結。“你為什么咬我?”

  等夏陽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之后,紫魅臉上陰晴不定,最后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

  “你也太小心了吧?我們妖族吃人是不假,但是吸精氣那是完全沒有的事!”

  “好了,今天靈氣吸取的差不多了,我要好好煉化一下,等下次再找你幫忙吧。”

  夏陽一聽就快崩潰了,哭喪著臉說道:“還要有下次啊?”

  他雖然不知道靈氣怎么運氣,但是被她這樣無截止的吸取也不知道身體會不會出什么問題。

  “好人,你就幫幫人家啦,我以后一定會報答你的。”紫魅又換回了那副嬌媚的神情,收放自如,靠在夏陽懷里撒起了嬌。

  夏陽只感覺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懷里的這位雖然身體是鄭珊珊的,可意識卻是個活了一千年的“老妖怪”,一想到一個一千年的女妖精跟自己撒嬌,怎么都感覺十分別扭。△≧△≧

  “真是個木頭!不解風情!”紫魅見夏陽沒什么反應,泄氣的說了一句。

  “好了,我出來時間不短了,該回去了。”

  “等等!”夏陽開口阻止道:“你能不能回到臥室的床上去在收回意識,不然要是她醒來發現自己在客廳里我也沒法解釋。”

  紫魅笑了笑說道:“好吧,看在你今天幫了我的份上,我也就幫你一次!”

  說完后就回到了鄭珊珊的臥室,嘭的一聲關上房門。

  夏陽松了口氣,剛剛躺回到沙發上,突然間又坐了起來。

  “糟糕!鄭珊珊要是明天早上發現自己嘴唇破了,該怎么辦?!”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