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33章 劈腿的男人

第1033章 劈腿的男人

書迷正在閱讀:
回到家后,鄭珊珊直接氣的連午飯都沒吃,夏陽也只能跟著倒霉餓了肚子。

  還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不下午的時候又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房東大媽的突然到訪,倒是讓鄭珊珊有些意外,要知道,她在這里住了已經一年多了,房東就連收房租都是打電話過來讓打到她銀行卡里,總共來過的次數一根手指都能掰過來。

  不過不管她抱著什么目的來的,來者是客,鄭珊珊只能強壓下心中的火氣,給她倒了一杯水,隨后坐在沙發上問道:“阿姨,您這突然過來是有什么事嗎?”

  房東大媽是個五十多歲的婦女,光看外表倒是挺和善的,只見她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后,才慢吞吞的說道:“這不是房租還有不到一個月就該交了嗎?所以我來跟你商量點事。”

  “商量什么事?”鄭珊珊疑惑的問道,房租都是每三個月的最后幾天才交的,一年多以來都是如此,就是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房東大媽猶豫了片刻,咬了咬牙說道:“小張啊,你也知道,最近物價都漲的很快,買什么都貴,我兒子最近也失業了,沒了收入,大孫子也要上學,一家子開銷不小。”

  說了一大堆,鄭珊珊還是沒理解什么意思,問道:“阿姨,您是不是缺錢了,想讓我們提前交房租?可以啊!沒問題的,我現在就去給你拿。”

  想了半天還以為她是要提前讓交房租的意思,不然怎么會一直說缺錢,說完后鄭珊珊就要站起身,房東出身攔了下來。

  “小張,我不是那意思。”

  “那您是什么意思?”這下鄭姍姍可就納悶了。

  “我是想“房東大媽說話吞吞吐吐的,鄭珊珊都看著都著急了,說道:“您想怎么樣?有什么話就直說好了!”

  “那我就直說了!“房東大媽此刻也不再猶豫,說道:“我的意思是最近物價漲的太快,所以打算把房租也漲漲。”

  鄭珊珊當下就不樂意了,不過把話說得很委婉:“阿姨,你這樣不合規矩吧,我們當初簽的合同是兩年,現在才剛剛過去一年多一點。”

  “所以我才打算和你商量一下嘛,這不是家里最近情況有點特殊,你看”房東大媽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其實之前說的都是她騙人的,她兒子根本就沒有失業,大孫子要上學是不假,但小孩上學也花不了多少錢,完全是看別人的房租都多多少少漲了,自己的心里也開始癢癢了,想著把房租漲上一漲。

  年紀大了就是喜歡斤斤計較,別人家漲了她再不漲的話總覺得心里不平衡。

  “我不同意。”鄭珊珊直接就拒絕了,雖然每個月漲幾百也沒有多少錢,可既然合同簽了兩年,就必須要按兩年的時間來辦,她是一個十分固執的人。

  房東大媽一聽當即就變臉了,也沒有了一開始的商量口氣;“小張,房子可是我的,租金多少我說了算,你要是不想租了的話,可以搬走,我找另外的人租。”

  “我憑什么搬走!合同簽了兩年的,你這是違約!”鄭珊珊剛剛壓下去的火氣噌的一下就又冒了出來。

  話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再唯唯諾諾的反而顯得別扭,房東大媽干脆就直接撕破了臉皮,說道:“反正話我是說到了,這個月底你交房租的時候,如果不同意,你就直接搬走!反正人我也找好了!”

  “我是說什么也不會搬的!至于漲房租的事兒,你想都別想!”鄭珊珊絲毫不退讓。

  “到時候不搬我就把你們的東西清出去!你自己好好想想,是交錢還是搬家!”房東大媽說完后就起身出了門,完全不留下回旋的余地。

  鄭珊珊氣的順手抓起個沙發上的抱枕就扔在了地上,咒罵道:“錢錢錢!一個個就只認錢!”

  一天下來接連兩起的不愉快,讓鄭珊珊一天的心情都是陰著。

  “你還不趕緊去找個工作掙錢,還沒看出來嗎?現在這個社會只認錢!”鄭珊珊看了悠閑地坐在沙發上的夏陽一眼,一股無名之火陡然升起。

  夏陽一臉的委屈,自己招誰惹誰了?怎么發火就發到了自己什么,不過他也沒在這個節骨眼上觸動她眉頭,用沉默當做回答。

  坐了一會后,才發覺沒什么意思,站起身說了一句:“我出去隨便走走。”

  鄭珊珊雖然生氣,但原因并不在夏陽身上,一聽說他要出去,有些關心的說了一句:“你第一次來尚都,出去干嘛?再把你丟了。”

  “你不是讓我出去找工作嗎?”夏陽郁悶的翻了翻白眼,這鄭珊珊還真把自己當小孩了,自己這么大個人,還能說丟就丟?

  “你知道去哪里找工作?”

  “不知道,隨便看看,碰碰運氣吧!”夏陽無所謂的說道。

  說實話,他還真不知道去哪,關鍵是現在身無分文,甚至連個手機都沒有。

  鄭珊珊說到底還是放心不下,在她看來,夏陽什么也想不起來,什么也不知道,需要人照顧。

  “算了,我跟你一塊去人才市場逛逛吧,你也不知道在哪。”

  現在這個社會上,也就夏陽可以讓她欺負欺負了,不管自己怎么發脾氣他都不會生氣。

  鄭珊珊先帶著他去了一趟商場,夏陽除了身上那一身衣服,別的什么也沒有。

  說起了他這身衣服已經穿了很長時間了,沒有換洗的,都已經有股子發餿的味道,這讓一向都愛干凈的她接受不了。

  從附近的商場里買了幾身衣服,又順便給他配了臺手機,當然這錢也是花的那十萬里面的,以她摳門的性格,花她自己的錢是不可能的。

  不過剛剛走出商場,鄭珊珊就停下了腳步,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只見一個穿著艷麗的女人正挎著李翔,兩人有說有笑的朝著商場走去,關鍵是鄭珊珊故意站在人群中顯眼的地方,李翔都沒有注意到他,直接就擦身而過。

  雖然他只是自己名義上的男朋友,對他也沒什么感情,可他就這么明目張膽和一個陌生女人逛街,舉止親密,還是讓鄭珊珊心生怒氣。

  男人劈腿是常有的事,但她還是第一次碰到。

  實在是壓不下心中的怒火,轉身就跟了上去,夏陽一見,也只能無奈的跟過去。

  夏陽當然也認出了李翔,畢竟他在冬河村算起來也就見過有限的幾個人。

  “李翔,你給我站住!”鄭珊珊小跑著,高聲喊了一句。

  李翔聽到有人叫自己后,疑惑的回了回頭,鄭珊珊也剛好走到他身旁。

  說實話,在這里看到鄭姍姍,他心里還是有些發虛的,身旁的女人是公司里的一個前臺,昨天只是隨意的撩撥了她幾句,這個女人晚上就跟他去了酒店,鄭珊珊他吃不到,只能不停地換女人下手。

  本以為鄭珊珊還在冬河村沒回來,誰知道就這么好巧不巧的碰上了。

  “她是誰!”鄭姍姍冷著臉質問道。

  “她”李翔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怎么說,就兩人現在的親密動作,解釋也沒什么必要了。

  “翔哥,她是誰啊?“依偎在李翔身旁的女人嬌聲說道,還故意壓低了嗓子,讓別人聽了就感覺十分別扭。

  客觀上來說,這個女人長得還蠻漂亮的,體型纖細,腰肢細的兩只手都能掐過來,臉上也畫著精致的妝容,算是一個少有的美女了。

  李翔也是個花中老手了,眼光自然很高,找的女人當然不會很差,不過和面前的鄭珊珊一比,無論容貌還是氣質,都是略微遜色一籌。

  往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他自始至終就連鄭珊珊的嘴都沒親過,所以心里自然是更傾向于她多一點。

  身旁的女人,玩玩就算了,要說結婚的話,還是鄭珊珊更為合適一點。

  “珊珊,她是公司的一個同事,一塊出來逛逛。”李翔只能硬著頭皮說了一句沒有理會身旁女人的發問。

  女人眼見自己被忽略了,面色有些不悅,可又不愿意舍棄旁邊的金主,只能把胳膊摟的更緊了。

  “你確實只是同事的關系?”鄭珊珊冷冷的看著他。

  要說只是同事關系,就已兩人現在的動作來說,傻子都不會信。

  “你管我們是什么關系?你這個人怎么回事,管的也太寬了吧?”女人最終還是沒忍住說話了。

  她雖然不敢和李翔大聲說話,可并不代表鄭珊珊她惹不起。⑧☆⑧☆.$.

  “你閉嘴!”鄭珊珊連看都不看他一眼,這種女人是她最看不起的。“李翔,你不覺得該給我一個解釋嗎?”

  到了這個時候,她的心出奇的平靜了下來,之前升起的怒火莫名的就消失了,也許是心累了,也許是看開了。

  自己本來還在猶豫和李翔的關系,這樣也好,既給了自己一個分手的理由,也給了老爹一個交代。

  鄭珊珊眼神之中頗為失望,和一直站在他身旁的夏陽說了一聲:“大勇,我們走吧。”

  她也不知道為什么,這次居然挎上夏陽的胳膊,心中想道:“其實還是這個男人好一點,不管發生什么事都會陪在自己身邊。”

  “珊珊,你別走啊!”李翔這下子著急了,甩開身旁的女人就追了過來。

  “我告訴你!我們分手了,以后別再找我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