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32章 強烈的渴望

第1032章 強烈的渴望

書迷正在閱讀:
早上,鄭姍姍從臥室里走了出來,一邊走還一邊搖晃著腦袋,手輕輕的拍打著太陽穴部位。

  夏陽一晚上都沒怎么睡著,坐起身來問了一句:“姍姍姐,你頭還疼呢?”

  “是啊!”鄭珊珊走到桌子到了一杯水,從昨晚喝了酒到現在一口水都沒喝過,嗓子里早就干的快冒煙了。

  喝完水后,她才從沙發的另一邊坐好,問道:“我昨晚有沒有亂說什么話。”

  “沒有。”夏陽搖了搖頭,并沒有把她昨晚吐露心事的事情告訴她。

  “那我有沒有做出什么瘋狂的舉動,也就是撒酒瘋?”鄭姍姍再次問道。

  “也沒有,你昨晚喝多了之后直接就睡著了,一直睡到了今天早上。”

  “是嗎?”鄭珊珊眼神里閃過一絲茫然,昨晚確實是和斷片,完全不記得之后發生過什么,不過腦子里還斷斷續續的存在一些片段。

  “我怎么感覺我昨天說了很多話?”

  “沒有的事,你肯定是記錯了。”夏陽干脆開始裝傻充愣。

  “沒有就好。”鄭珊珊得到確定的答復后,長出一口氣,她自己心中的秘密,并不希望別人知道。

  由于時間還早,此時天才剛剛亮,今天她也沒打算去上班,所以抽空去做了點飯,等兩人吃過飯后,鄭珊珊開始第一次十分正式的與夏陽交談。

  “既然你已經來到尚都了,那么你想好以后做什么了嗎?我可以暫時的收留你,但你總該找點事做吧,有點自己的生活吧?“

  鄭珊珊的話還是說的很委婉,用到了收留一詞,就說明她并不打算讓夏陽常住在這里。

  “說實話,我還沒想好。”夏陽一副十分迷茫的樣子。

  “我是這樣想的。”夏陽的回答鄭珊珊并沒有顯露出意外,看來早就想到了,認真的說道:“我打算先帶你去醫院看看,你贏的那十萬塊錢怎么也夠你看病了,能看好的話自然是最好的,如果看不好的話,你也別氣餒,就找個工作好好干,你覺得怎么樣?”

  鄭珊珊一口氣說了一大堆,明顯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夏陽聽后沒有任何猶豫的點了點頭,說道:“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也說不上情愿還是不情愿,既然自己沒有更好的想法,那就順其自然吧。

  眼見夏陽同意后,鄭珊珊滿意的點點頭說道:“行!那就這么決定了,我今天已經請假了,一會收拾收拾,咱們就去醫院。”

  一個小時以后,兩人已經到了出租車上,夏陽望著車窗外,陌生的環境,讓他內心一陣彷徨。

  沒多久就到了尚都市人民醫院,鄭珊珊直接就掛了個專家號,反正這錢來的太容易了,花起來也不怎么心疼,夏陽更是無感。

  去過醫院的都知道,尤其是大城市里的醫院,即使你就一個小感冒,都能讓你做個全身檢查,夏陽基本上光檢查就一上午過去了,甚至都有些不耐煩了。

  說白了失憶只是說明腦袋上可能出了點問題,但他媽讓做個b超ct是什么鬼?還真當是懷孕了?

  不過即使有怨氣,也不能說出來,醫院里的一聲個個都是大爺,你一句話說不對,那就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了。

  神經科主任辦公室里,夏陽坐在椅子上翻白眼,鄭珊珊站在一旁一臉緊張的看著對面的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醫生。

  醫生拿著檢查結果瞅了半天,才一臉狐疑的抬起頭說道:“你倆都沒事吧?”

  “我沒事,他有事。”鄭珊珊急忙指著夏陽說道:“他腦子可能出了點問題。”

  “有什么問題?所有的檢查結果顯示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醫生將手里的資料放在桌上,一臉平淡的說道。

  “啊?不會吧?”鄭珊珊張大了嘴巴,說道:“可是他確實是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那我們醫院也沒辦法了,檢查結果顯示他腦部很正常。”醫生攤了攤手,無奈的說道。

  花了大幾千塊錢,最后還是一點結論都沒有,鄭珊珊難免有些生氣。

  “你們醫院行不行?我們花了這么多錢,你居然說沒辦法?”

  “誰知道你們是不是吃飽了撐的,明明沒事還來檢查,當醫院是你們隨便消遣的地方?”醫生立馬就針鋒相對。

  “你!你!”鄭珊珊氣的說不出話來。

  夏陽其實早就有預感,來醫院也沒什么用,但總歸是抱有一絲幻想來的,結果依然是很失望。

  都說修行者無所不能,可為什么自己踏入修行大門以后,除了打架厲害點以外,其他的一點用處都沒發現,夏陽想不明白。

  “這里可不是你吵吵鬧鬧的地方!沒事就趕緊出去!”醫生見鄭珊珊居然和自己發脾氣,直接就臉色一變,開始攆人了。

  正在這時候,中年醫生接了個電話,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連醫生都走了,兩人再待在這里也沒什么意義了。

  醫院的走廊里,剛剛的中年醫生正一臉恭敬的和幾人交談著,幾人明顯身份地位不同,中年醫生哪還有之前的那副囂張態度,臉上擠出的笑容讓鄭珊珊看了都是一陣惡心。

  “果然是狗眼看人低。”

  幾個人交談了幾句,就朝著夏陽他們這邊走來。

  由于走廊本身就不是特別寬敞,而且剛好有一個推床過去,鄭珊珊下意識的躲避一下,沒想到正好撞了一下幾人中的一個女性

  這個女性看起來大概也就三十歲上下,一身價值不菲的服飾,保養的也很好,三十多歲了臉上都沒有特別明顯的皺紋。

  鄭珊珊發覺自己撞到別人后,出于禮貌趕緊說了一句對不起。

  被撞的女人皺了皺眉,用那目空一切的眼神瞟了鄭珊珊一眼,說了一句:“沒長眼睛啊?”

  鄭珊珊本來還打算繼續往前走,聽到這句話后直接就頓住了腳步。

  遇到這種事,泛是稍微有點教養的人都不會計較什么,更何況她已經第一時間道歉了。

  醫院里人這么多,難免會發生點摩擦碰撞,況且只是不輕不重的碰了一下,根本是不痛不癢的。

  欣然心中有氣,可鄭姍姍也不是個故意惹事的人,心想忍一忍就過去了,不就是一句難聽的話嗎?

  可女人仍然是不依不饒的,眼見鄭姍姍忍氣吞聲,更是氣焰囂張的說道:“撞了人說句對不起就完了?要是對不起有用的話,要警察做什么?”

  這下鄭姍姍是無論如何也忍不過去了,剛剛在醫生的辦公室還憋了一肚子火沒去發,現在又碰到一個女人咄咄逼人。

  “你長眼了?你長眼了自己怎么不看著?”鄭姍姍回過神來質問道。

  女人一聽臉上立馬就布滿陰霾,瞪著眼問道:“你說誰呢?”

  “說誰誰知道!”鄭珊珊也不甘示弱,回瞪了過去,說道:“本來就是很小的一件事,你還沒完沒了了?對不起沒用的話?你還想怎么著,讓你撞回來?”

  這個女人明顯也是個暴脾氣,說話十分的尖酸刻薄。“看看你穿的衣服,都是一些假牌子的地攤貨吧?一看就是個低等女人,以后不要來人多的地方丟人現眼了行嗎?”

  “你才是低等女人!”這句哈一下子就戳到了鄭珊珊的痛處,她確實是窮,但是她有尊嚴。

  “穿的再好有什么用?憑你這素質就算穿一身金子出來也沒用!”

  “你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女人明顯是高高在上慣了,吵起嘴來幾句話就沒了內容。

  “我還就不信了,有本事你就來試試!”鄭珊珊昂起頭,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女人吵架吵不過,只能尋求別的方法,怒氣沖沖的和那個中年醫生說道:“林主任,你們醫院怎么什么人也能進來?還不快找找保安把她趕出去!”

  “是是,不好意思,是我們醫院疏忽了!”中年醫生點頭哈腰的應承道,擦了擦額頭的虛汗,完全像個下人一樣。

  眼前的女人可是他得罪不起的人,人民醫院是個私立醫院,而這個女人每年的投資都是支撐醫院運作的存在,別說是他了,就算院長來了都得是這態度。

  想到這,中年醫生看向了夏陽他們這邊,已經換成了一副嘴臉,催促著說道:“你們趕緊走吧,我們醫院不歡迎你們。”

  “你們醫院就這態度?別人說什么就是什么?怪不得我們檢查了一上午就說看不了。”鄭珊珊都已經氣結了,不過女人的驕傲讓她強撐這沒有低頭。

  “你再鬧事我就要叫保安了!”醫生完全不管不顧,鄭珊珊的話根本就聽不進去。△≧△≧

  女人得意洋洋的看著她,靜靜地等待著結果。

  女人間的吵架夏陽從來都不會參與,只要鄭珊珊不受到傷害,他并不會有什么動作。

  “這個醫院,我這輩子都不會來了!”鄭珊珊置氣的說了一句,拉上夏陽就走了。

  沒辦法,就連醫院都站在人家那邊,她再留在這里那就是自取其辱了。

  “你就算來也沒用了,你已經被這家醫院永久的列入黑名單了。”女人的十分得意的沖著鄭珊珊的背影說了一句。

  鄭珊珊強忍著沒有回頭,直到走出了醫院,氣還沒有消下去。

  “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以后一定比你更有錢!”鄭珊珊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渴望,她再也不想被人看不起。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