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31章 你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第1031章 你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書迷正在閱讀:
鄭珊珊幾乎整個身子都靠在夏陽的身上,費了老半天勁總算把她帶回了家里。

  期間鄭珊珊嘴里還斷斷續續的抱怨著對生活的不滿,又哭又鬧的,等到了家以后居然已經睡著了。

  懷著一種期盼,夏陽打開了鄭珊珊的房門,一進屋就有一股清新的氣息撲鼻而來,其中夾雜著一種醉人的體香,女生的房間果然不一樣,雖然里面裝飾很簡單,但十分的干凈整潔。

  夏陽把她橫抱著放到了床上,鄭珊珊已經完全睡死了過去,沒有一點意識,躺在床上體態十分撩人,尤其是那微微張開的小嘴,讓人忍不住想要親上一口,時時刻刻勾引著男人的犯罪神經。

  強忍著壓下身體內升起的火氣,夏陽將她的鞋子脫下來后,就直接給她蓋上了被子。

  這如果要是連她外衣也一并脫下的話,估計夏陽就真要忍不住了。

  他可是個男人,而且是個年輕力壯,血氣方剛的男人。

  想了想還是不放心,萬一她半夜想吐可就麻煩了,想到這,夏陽又跑去衛生間拿了一個盆子出來,里面半空懸掛著的花花綠綠的內衣內褲讓他眼部一陣眩暈。

  將盆子放在鄭姍姍頭部的床下后,夏陽回到了客廳沙發上,長出了一口氣。

  好在他意志力強大,這要換做別的男人,一個喝醉酒昏睡的美女躺在面前,估計早就獸性大發了。

  將沙發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夏陽就關了燈準備睡覺了。

  半夜里,四周都靜悄悄的,本來正在熟睡的鄭珊珊突然間睜開了眼睛,如果有人仔細看的話,那雙眼睛的瞳孔居然是一條線,還是綠色的,過了好一會,才逐漸恢復了正常。

  這雙眸子異常的冷,讓人一眼看下去就冰冷刺骨,放佛不帶有任何的感情,募地,鄭珊珊直起了身子,起身下了床。

  她現在一點也不像一個喝醉了酒之人。

  客廳內的夏陽雖然是睡著了,但是一直擔心鄭珊珊半夜有什么事,所以睡的沒那么死,加上本身感官就很強大,聽到一絲動靜后也是瞬間睜開了眼。

  十分狐疑的往鄭珊珊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最終還是放心不下走了過去。

  “珊珊姐,你沒事吧?”夏陽一邊打開房門一邊說道。

  可開門后她就愣住了,床上的被子早就被掀落在一旁,上面空無一人。

  她去了哪里?喝了那么多酒,不可能幾個小時就清醒,這完全不符合常理,光憑她之前睡的像死人一樣,估計明天早上都很難醒過來,更別說半夜能下床了。

  突然間,夏陽神經開始緊繃,他感覺到背后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猛地一個轉身。

  一個人的背后往往是最危險的地方,完全是下意識的,夏陽已經做出了防御的姿態。

  “姍姍姐,你怎么在這里。”夏陽松了一口氣,緊繃的心弦也放下來。

  原來站在他身后的就是鄭珊珊,正用一副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夏陽有些大意,完全沒去想酒醉的鄭珊珊怎么會如清醒的出現在自己身后,而且還這么突然。

  “恩。”鄭珊珊只是十分平淡的應了一聲。

  “不對!”夏陽突然緊張的看著她,終于發現了抑郁尋常的地方。

  眼前的這個人,除了那張臉和鄭姍姍一模一樣外,性格和氣質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

  不過夏陽也不能確定,只能猶豫了一下問道:“姍姍姐,你沒事吧?”

  “嗯!”還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字,這下夏陽終于確定了自己的想法,眼前的這個人,并不是自己認識的鄭珊珊。

  “你到底是誰?鄭珊珊去了哪里?”夏陽一臉的凝重,

  面前的“鄭姍姍”只是呆愣了幾秒鐘,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傻弟弟,我還能是誰啊?當然是你的珊珊姐了,瞧你,那么緊張干嗎?”

  這下夏陽更是確信他并非鄭姍姍本人了,雖然他和她認識的時間不長,但畢竟相處過幾天,以夏陽對鄭姍姍的了解,她是不可能用這種語氣說話的。

  “快說,你到底是誰!”夏陽仍然厲聲的問道。

  “哎呦,你那么緊張干嗎,瞧瞧這崩起來的臉,還真是可愛呢!”鄭姍姍走路的姿勢一搖一晃的,看起來很別扭,到了夏陽身邊后伸出手撫上了他的臉。

  夏陽一臉嫌棄的推開了她,依舊沒有放松警惕,鄭姍姍被推開后沒有一絲生氣,反而再次貼了上來,直接就靠在了夏陽的懷里。

  “小弟弟,你現在的樣子姐姐好喜歡哦。”

  他這副魅惑的樣子明顯是裝出來的,不過一靠在夏陽懷里之后,臉上突然興奮了起來,這次并不是裝的,而是實實在在的興奮。

  “好強大的靈氣,還是元陽之體,天啊!”鄭姍姍忍不住驚呼出聲。

  “你說什么?”夏陽頓時一個激靈,這句驚呼他實實在在的聽見了。“你不是鄭姍姍!你到底是誰!”

  鄭姍姍根本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用那性感的腰肢不停的在夏陽懷里來回磨蹭,朱唇輕啟,迷離誘惑的說道:“弟弟,**一刻值千金,難道大晚上的你就不想做點什么嗎?”

  她一邊說著誘人的話語,還一邊用手指從夏陽的胸口處往下滑落,直到停格在他那兩腿之處。

  “來吧,弟弟,姐姐很需要你。”鄭姍姍的眼神勾人奪魄,想要拉著夏陽往臥室里走去。

  即使夏陽的意識很強大,可仍舊精神一陣恍惚,差點就跟著她進了屋。

  他實在是想不通,眼前的女人從外表上看,沒有一絲和鄭姍姍不同之處,包括身體上散發出的香味和摻雜著的酒氣,無一不證明她就是鄭珊珊本人。

  可光憑她這副做派,又完全像是另外一個人。

  “快點說,真正的鄭珊珊到底去哪了?不然我就不客氣了!”夏陽咬著牙問道,他真怕鄭姍姍出了什么意外。

  “快點,快點對我不客氣吧,我已經等不及了。”鄭珊珊直接就撲到了夏陽懷里,就要把那嘴唇往他臉上貼。

  夏陽再次無情的將她推開,說道:“收起你那副假惺惺的做派,我不吃你這一套!”

  “還真是不解風情!”面前的鄭珊珊眼神一陣變化,突然就變得異常冰冷,那勾人的魅惑氣息完全被收斂了起來。

  夏陽松了一口氣,如果不是自己警惕心還在的話,真沒準就被她誘惑到床上,以鄭珊珊的容貌,加上處處勾人的神態,對于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致命的。

  “我累了,今天就不陪你玩了,改天再來找你。”鄭珊珊伸了伸腰肢,說道:“不過你記住了,我已經看上你了,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說完后,她的眼神一暗,整個人直接癱軟在地上。

  夏陽趕緊上去把她扶了起來,他現在還不確定發生了什么事,只能蹲下身子搖晃了她幾下說道:“姍姍姐,你快醒醒。”

  鄭珊珊緩緩的睜開眼,眼神中還充滿著迷茫與醉意,當發現抱著自己的是一個男人后下意識的開始掙扎了起來。

  “你是誰啊!臭男人!別碰我,趕緊把我放開。”

  她的身體若軟無力,掙扎起來毫無作用,不過夏陽總算是放心了,這才是他認識的鄭珊珊。

  “姍姍姐,是我啊,我是大勇。”

  鄭珊珊聽后稍稍停止了掙扎,認真的看了夏陽的臉一眼,身子再次無力的癱軟。

  “大勇,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是誰呢。”鄭珊珊一邊說著還一邊傻呵呵的樂。“我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你喝多了。”夏陽無奈的說了一聲,沒有把之前的事情告訴她。

  “哦。”鄭珊珊下意識的應了一聲,嘴突然就撅了起來,眼睛半睜半瞇著,手指頭無力的來回擺動。“我要睡覺,睡覺。”

  說著說著,腦袋往右邊一歪,再次睡了過去。

  夏陽苦笑著搖了搖頭,一手伸到她的脖子處,另一手攬住她的腿彎,一起身將她橫抱了起來。

  鄭珊珊的身子很輕,抱著她完全沒用多少力氣,夏陽再次把她抱回了房間的床上。

  剛剛一接觸到床,鄭珊珊眼募地一睜,夏陽的心也是跟著一驚,心想不會又換成另外一個人吧?

  可隨后他就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鄭珊珊喉嚨處一陣抽搐,臉上異常的難受,夏陽瞬間就知道她是想吐了。

  剛剛把床上的盆拿起來,她已經嘩啦啦的吐了一大堆,不過好在吐到了盆子里。

  吐完之后,腦袋剛一接觸回枕頭,就睡死了過去。,o

  “不能喝還喝這么多。”夏陽也不好意思埋怨她,之前聽她說自己的心事之時,才發現她也是個可憐人。

  多年之后,才發現自己以前的所有努力都是笑話,這份心結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打開的。

  “但愿你以后能過的開心點。”夏陽小聲的說了一句,起身回到了客廳里。

  他連自己本身是誰都不知道,又哪有資格去可憐別人?

  不過之前發生的那件事,總歸是一件心病,讓他徹夜難眠。

  那個女人到底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鄭珊珊身上?還有她說自己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又是什么意思?

  一切的一切,都是待解開的謎團。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