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30章 鄭珊珊的心事

第1030章 鄭珊珊的心事

書迷正在閱讀:
等火車停穩后,夏陽下意識的想要下車去看看,鄭珊珊適時的拉住了他。

  “你干嘛去啊?我們還沒到站呢,下一站才是。”

  “我能不能下去看看?”夏陽充滿希冀的問道。

  “不能!”鄭珊珊搖了搖頭,說道:“火車就停十分鐘,你下去后就上不來了。”

  “再說了,這江城有什么好看的,我們要去的尚都比這可繁華不少。”

  “好吧!”聽她這么一說后,夏陽只能暫時壓下心中的疑慮,無奈的放下了心中這個想法。

  尚都市由于是終點站的原因,所以下車的人很多,一個個開始往外擠,鄭珊珊一個女子,差點被擠得找不著北了。

  人群中,夏陽拉著她一步一步往外走,剛剛下了火車,意外的碰到了那個臉上被泡面燙傷的大漢。

  大漢一看到夏陽立馬就陰起了一張臉,如果不是人多的話,他早就動手打人了。

  之前發生的事怒氣難消,雖然他長得本來就不怎么討喜,可一下子被破了相,那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現在火車上都配備著專門的醫務車廂,他的臉上也只是簡單的包扎處理了一下,雖然疼,但不及內心仇恨的十分之一。

  暗暗的把夏陽的這張臉記在了心里。

  夏然自然是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不過對于他來說并不會構成什么威脅,看他沒有動手的樣子,也就沒放在心上。

  兩人打了一輛車,沒多久就到了鄭珊珊住的地方,這是一處不算高檔的小區,看起來也有十幾年了,小區內的許多設施看起來也有些破舊。

  夏陽倒是有些意外,鄭珊珊一個人怎么租了一個兩室一廳的房子,在尚都市這個物價消費不低的城市,光房租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不過進門后她的一句話就打消了夏陽的疑慮。

  “大勇,你晚上就先睡沙發吧,另一間臥室是我一個同事的,不過她也回老家了,要過幾天才能回來。”

  “哦,知道了。”夏陽也沒怎么在意,對于他來說,住在哪里都是一樣的。

  “記住,臥室不能進,尤其是我同事的那一間,他不喜歡陌生人進他的房間,還有進衛生間之前要敲門,那個門鎖是壞的,上完廁所一定要記得沖水,晚上睡覺的時候一定要穿衣服。”

  鄭姍姍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規矩。

  “還有別的需要注意的嗎?”夏陽很有寄人籬下的覺悟,而且這些規矩也不是特別過分,還是能接受的。

  鄭珊珊歪著頭想了一陣,說道:“暫時就想到這么多了,等想到后再告訴你。”

  兩人坐火車坐了三個小時,現在天色已經黑了,都還沒吃飯,由于夏陽又是第一次來,所以鄭珊珊很是大方的說要帶他出去吃一頓。

  雖說是去外邊吃,但以鄭珊珊的經濟能力,總不會選擇消費高的地方,就選在了附近的一個小飯店里。

  點了幾個菜之后,鄭珊珊說道:“大勇,我們喝點酒吧?”

  夏陽有些意外的問道:“為什么要喝酒,你心情不好嗎?”

  他發現鄭珊珊的眉宇間帶著憂愁,明顯是有著諸多心事的樣子。

  “就是突然想喝了,你就說喝不喝吧?”

  她一個女人都不怕,夏陽自然不會多說什么,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飯店雖小,但好在上菜的速度很快,而且分量很足,看樣子鄭珊珊來這里的次數不算少。

  這小飯店也沒別的,無非就是白酒,她先給自己滿上了一杯,第一口就把自己嗆住了。

  “咳咳~”鄭珊珊放下酒杯,急忙拿出一張紙巾捂住嘴,臉蛋漲紅,可能是白酒太辣的緣故,眼淚都流出來了。

  “你第一次喝酒嗎?”夏陽問道。

  好一會鄭珊珊又十分倔強的拿起酒杯,那刺鼻的味道讓她皺了皺眉頭,還是強撐的喝下去一口。

  “幾年前喝過一次,不過那一次差點就毀了我自己。”鄭珊珊笑了笑,不過那笑容顯得很牽強。

  在冬河村的時候,夏陽都沒發現,她原來還是個有故事的女人。

  不過既然她沒有主動說,夏陽也就沒主動去問,只是陪著她喝了幾口,幾口下去杯子里只少了一小截。

  而鄭珊珊的杯子都幾乎快空了,整個人顯得迷迷糊糊的,臉上帶著醉人的紅暈,不過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

  “你知道嗎大勇?我感覺活得好累好累。”不知不覺中,鄭珊珊的話開始多了起來。

  “我從小就是個很要強的人,小時候我媽就受不了苦日子,和別的男人跑了,只留下我跟我爸相依為命。”

  夏陽一直都靜靜的聽著,沒有開口打擾她。

  鄭珊珊明顯是醉暈的狀態,已經徹底打開了話匣子,將心事一股腦的吐露了出來。

  這些話壓抑在心中太久了,她從來沒找人傾訴過,甚至是她的老爹鄭峰。

  “小時候,村子里別的小伙伴,每年過年的時候都會有新衣服穿,而我只能穿著破舊的衣服補了又補,我不怪老爹,生活就是這樣,逆來順受,而且他對我也很好,把所有的愛都給了我,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供我上學讀書,把所有能給我的一切都給了我,所以我從小就告訴自己,以后一定讓老爹過上好日子。”

  “那時候,我以為讀書就能改變命運,學校離家里很遠,在鎮子上,別人都有自行車,而我只能每天走十幾里的路,更是用了十二分的努力去學習,成績年年都是班里的第一名。”

  說到這里的時候,鄭珊珊的頭驕傲的昂了起來,像個小孩子在炫耀一樣。

  “我的出身可能沒有別人好,但是我一直以為未來都在自己手里,只要我肯努力,就一定能比別人過的好。”

  “我從來不和別人攀比,也沒什么可以拿出來攀比的,除了學習成績。”

  “你知道嗎?我就是我們村子里的第一個大學生!”鄭姍姍雙眼迷離,抓著夏陽的手興奮的說道:“當時把我老爹可高興壞了,在村子里走路都顯得揚眉吐氣,把我當成他心里的驕傲,甚至是老師都說我畢業以后能找到個好工作。”

  “我也一直都是這么想的,到了大學里,我也沒有一刻松懈,我每天都出去干兩份兼職,就是為了給老爹減輕負擔,他年紀大了,身體越來越不好,學校里,有錢的都拿著錢去揮霍,沒錢的有姿色的都會找個有錢的男人,宿舍里每天不是炫耀這個手機就是炫耀那個包包。”

  “我比她們長得都漂亮!追求我的人也很多,但是我就是想靠自己,靠男人那算什么?!”

  鄭珊珊漂亮倒是不假,夏陽完全的認同。

  “可是我錯了,錯的好離譜。”說到這,她的神奇開始變得異常落寞。“畢業后,工作四處碰壁,好的工作,不是需要背景,就是需要你去犧牲什么,我一個女人,能犧牲的除了身體,還有什么?”

  “但是我就是不甘心啊,憑什么我付出了這么多年的努力,到頭來還不如那些賣弄點姿色的女人!”

  “村里的人都以為我過的很好,大學畢業,在大城市里有個好工作,我每次回到村里都表現出一個過的很好的樣子,就是不想看到老爹失望的表情,可每次聽到老爹和村里人炫耀的時候,心里都會有一個疙瘩。”

  “這些都是假的!假的!”鄭珊珊說話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大,一口將杯子里剩余的白酒都喝了下去,周圍的不少人都看了過來。

  鄭姍姍完全不管不顧,她現在已經處于不清醒狀態,哪還能注意別人的看法。

  “為什么,一個人再怎么努力都沒有用,難道只能靠出身,或者是出賣靈魂才能換來安逸的生活嗎?”

  鄭珊珊已經開始瘋癲了,抓著夏陽的肩膀大聲的質問著。

  夏陽無奈的把他按回到座位上,給周圍的人一個抱歉的眼神,小聲的說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心里哭,咱有什么話回家說好不好?”

  “不好!”鄭姍姍再次跳了起來,說道:“我就要在這里說!”

  說實話,她一個女人,確實只能在物欲橫流的社會掙扎著,不隨波逐流的話,難免會被淘汰。

  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機會并不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而是留給那些有背景,有出身的人。

  “那個李翔!他是什么人我會看不出來嗎?無非就是看我長得漂亮,談了沒幾天就想著和我上床,明顯就是奔著結婚去的。”

  “我才不會那么傻,被那些臭男人輕易的得到!”△≧△≧,

  說起來鄭姍姍還算是理智的,畢竟也見慣了世態冷暖,能守護住自己該守護的。

  “從今天開始,我算是徹底想通了,以后就找個有錢人,靠自己努力有什么用?一點用沒有!”

  說到這里,鄭姍姍已經淚流滿面,趴在桌子上開始抽泣著。

  周圍的人早已經開始指指點點,畢竟這里是公共場合,大吵大鬧的話很不合適,夏陽趕緊過去將她扶起來,半摟在懷里就往飯店外走去。

  當然,結賬的時候錢還是從鄭珊珊的包里拿的,換來的是服務員那鄙視外加羨慕的目光。

  在他看來,一個女人喝醉后,被一個男人帶走,晚上發生什么可想而知,關鍵是這個女人特別的漂亮。

  不過這男人也太不是人了,就來這小飯店吃飯,都拿女人的錢付賬!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