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29章 火車上的事件

第1029章 火車上的事件

書迷正在閱讀:
通向尚都市的火車上,夏陽的眼中有著前所未有的迷茫。

  他和鄭珊珊兩人就面對面坐著,兩人各自想著心事,沒有開""談。

  眼看就要當尚都市了,鄭珊珊還不知道該怎么去面對李翔,要說感情,兩人之間根本就不存在感情,但是就這么的分手了是不是顯得有點草率。

  正在這時候,車廂內一陣噪雜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思緒。

  原來是一男一女兩人正在吵架。

  男的看起來長得五大三粗,一臉橫肉,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而女的看起來得有三十多了,長得有些豐滿過頭了。

  “你能不能注意點文明?車廂里這么多的人,你把鞋子脫了有沒有考慮別人的感受?”

  女的一副無法忍受的樣子,站起來指著男子的鼻子叫罵道,看樣子兩人并不認識。

  “我脫鞋關你什么事,你是不是管的太寬了?別人都不說話怎么就你多事?”男子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

  “別人不說你只是懶得搭理你,你有沒有教養?上學的時候老師沒有告訴你要講文明嗎?這里是公共場合!”

  女的看見他這副不在乎的樣子就來氣,說話絲毫不留情面。

  這句話明顯戳到了大漢的軟肋,一下子就變了臉,說道:“老子就是沒上過學怎么了?臭娘們!告訴你趕緊閉嘴!不然我抽你信不信?還沒人敢這么跟我說話!”

  不說還沒有發覺,聽到兩人的爭吵后,夏陽卻是還若有若無的聞到一股子酸臭味,只不過離得很遠,沒那么明顯。

  就連鄭珊珊都皺起了眉頭,不知道是因為聞到了酸臭味,還是有些不適應車廂內的爭吵。

  “你這是什么態度!怎么說話呢?不光不講文明,還沒有素質!”女子也是氣急了眼,完全不顧大漢的危險,典型的不怕事大。

  她旁邊的一個長的斯斯文文的男子還不停地勸阻著:“算了算了,別吵了。”一邊說著還有些畏懼的看了大漢兩眼。

  “算什么算!你看看他怎么說我的!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有人這么說你老婆都不管?”女子氣的一甩胳膊,瞪了斯文男子一眼。

  一下子就讓他十分的尷尬,看性格就顯得十分懦弱。

  周圍的人不說什么,但明顯都是一臉的嫌棄,那臭腳丫子味可是無法避免的,甚至連吃的午飯都想吐出來。

  “你趕緊把鞋穿上!車廂里已經快待不下去了!你看看把別人熏的!”女子咋咋呼呼的,不依不饒。

  其他人都是敢怒不敢言,畢竟大漢的體型擺在那,光那副滿臉橫肉的臉就挺嚇人的,誰都怕惹事。

  “待不下去就趕緊滾!”大漢罵罵咧咧的,明顯也處在發怒的邊緣。

  “你這人怎么這么不要臉!”女子的話還沒說完,大漢就已經暴怒的站了起來,一巴掌就抽了過來。

  “**的!我是不是給你臉了!”說完又是一巴掌過去,兩巴掌直接把女子給打蒙了。

  女子兩個臉蛋上帶著鮮紅的掌印,愣了老半天,才開始發狂了。

  “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說完后就沖了過去。

  大漢直接伸出手拽住她的頭發,一把將她甩到了地上,還把那只沒穿鞋的腳踩到了她的臉上,囂張的說道:“就他媽你話多是嗎?老子今天就讓你聞個夠!”

  這下車廂里的人都徹底看不下去了。

  “怎么能這樣呢?對一個女的下手還這么重。”

  “本來就是你的不對,你還打人。”

  “你這人還有沒有素質了?”

  甚至還有人和女子的老公說道;“你老婆都被人打了,還不趕緊上去管管,傻愣在這干嘛啊!”

  “都他媽給我閉嘴!誰再吵一句試試!”大漢大吼了一聲,眼神兇狠的看了車廂的眾人一眼,樣子十分嚇人。

  一下子車廂里瞬時都安靜了下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大漢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而車廂里大多都是老實本分的平民,一個個立馬嚇得都不敢說話了。

  女子的老公就這么一直看著,猶豫了老半天,尤其是接觸到大漢那恐嚇的眼神,愣是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

  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只能用鄙視的目光看著那個斯文男人。

  鄭珊珊早就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她就是個嫉惡如仇的性格,更是看不慣男人打女人,尤其是被他踩在腳底下的女人臉部已經扭曲變形,掙扎了半天都無果。

  她起身幾步就跑了過去,推了大漢一把,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直接推得大漢趔趄著退了幾步。

  之后將地上的女人扶了起來,大聲嬌喝道:“你連女人都打,還要不要臉了?”

  說完不等他回答又看向了一旁的斯文男子,說道:“還有你,到底是不是男人?自己的老婆都被打了,還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管!”

  斯文男子一臉的愧疚尷尬,看到老婆被打后,他不是無動于衷,幾次都想上去幫忙,可是天生懦弱性格的使然,讓他好幾次都是退縮了。

  “誰他媽敢推老子!”由于鄭姍姍是從大漢的正后方過來的,所以他完全是措手不及,要是稍有準備也不至于被一個女人推的差點摔倒,他現在已經完全上來脾氣了,見還有人多管閑事,直接就開始叫罵了。

  “我推的!怎么了?你個人渣!”鄭珊珊毫不畏懼的與其對象,頗有巾幗不讓須眉的味道。

  剛剛起身的女子整個人都已經傻了,被老公扶了一會后才緩過神來,開始對著旁邊的人敲打腳踢哭喊著:“你個慫包!老婆被人打了你也不管!”

  最后還是火車的乘警過來調協,這事才算是暫時平息了下去,最后經過協商,一男一女那對夫妻被帶到了別的車廂,大漢也十分不悅的穿上了鞋。

  本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熬一段落了,沒想到大漢仍然是懷恨在心。

  半個多小時后,大漢去開水管處給泡面筒里結滿了開水,一路走來,泡面筒里還蹭蹭的冒著熱氣,看起來水的溫度極高。

  等他走到鄭珊珊旁邊的時候,故意的身子一歪,裝成一副快要摔倒了的樣子,眼看桶里的泡面就要扣到她身上。

  夏陽眼疾手快,直接就拉了鄭姍姍一把,隨后另一只手掌靈氣涌動,將那已經扣的泡面一掌拍了回去。

  好巧不巧,那泡面直接就拍到了大漢的臉上,頓時引來了一聲慘叫。

  大漢捂著臉蹲在了地上,那滾燙的泡面少說也有八十多度,拍在臉上那可不是一般的疼。

  這要是到了鄭姍姍身上后果真是不堪設想,她本來都沒反應過來,等到發現了之后才一陣后怕。

  頓時一臉感激的看著夏陽,說道:“大勇,謝謝你,你的手沒事吧?”

  在她認為,用手擋回去那么燙的泡面,他的手肯定也會燙傷的吧。

  不過她的想法是錯的,夏陽根本就一點事都沒有,由于手掌上包裹著靈氣,所以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的燙度。

  過了好一會大漢才站起了身,臉上紅紅的一片,有幾處的皮膚已經燙出了泡,那模樣看起來異常慘烈。

  不過對于這種可恨的人,鄭姍姍并不覺得他可憐,反而有一種十足的暢快感。

  這就是典型的偷雞不成蝕把米,如果被燙傷的不是他,那么就會是鄭珊珊自己了。

  大漢本身就是故意的,之前鄭珊珊推了他一把讓他懷恨在心,只不過乘警過來后才壓下怒氣,這件事不了了之了。

  不過他并沒有打算就此收手,所以才想了這么一個損招,裝錯不經意間將滾燙的泡面倒在她身上。

  他萬萬沒想到最后的記過是拍到了自己臉上。

  俗話說,打人都別打臉,這一下子直接都相當于毀容了,脾氣好的人都受不了,更不要說他了。

  他看的清清楚楚,這事就是一旁裝作沒事兒人一樣的夏陽干的,女的還不好說,男的他下手就更沒什么顧及了。

  “我他媽今天要是不弄死你,我就跟你姓!”大漢已經徹底暴怒了,氣急之下,抄起一張桌子上放的空酒瓶子,就這么照著夏陽的腦地劈了上去。

  夏陽不慌不忙,腳下一個動作,大漢瞬間就站不穩,直接一個狗吃屎趴在地上,手里的瓶子都摔了個粉碎,臉直接扎在玻璃渣上面。

  臉上一下子流出了血,扎破了好多個口子,這回是徹底的破了相。

  鬧了這么大動靜,幾個乘警立馬就再次趕過來,一看到這情況,都是開始慌了神。

  火車上的乘客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們也要付不少的責任,而且這次的情況看起來十分嚴重。

  “怎么回事?”

  大漢只顧得疼痛慘叫,夏陽就代替他說道:“這個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車廂里的人早就對大漢深惡痛絕,全部都你一句我的局的幫著夏陽作證,見這么多人說法都是一致的,沒辦法只能把大漢送到醫務室治療。

  等幾人走后,車廂里的人無一不拍手叫好,好幾個男同胞朝著夏陽伸出大拇指,說道:“好樣的!”

  夏陽根本就沒聽著這些,此時車廂內的廣播女生正職業化的說著:“旅客朋友們,江城就要到了,需要下車的旅客請提前做好準備。”

  江城,就是這兩個字,夏陽不知道為何覺得深有感觸。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