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28章 這錢我不能要

第1028章 這錢我不能要

書迷正在閱讀:
老者的眼神開始渙散,夏陽立馬大驚。

  “小伙子,我在俗世還創建了一個家族,如果血妖知道的話一定會去報復,你要幫我多加照顧。”

  老者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說出這句話,隨后艱難的掏出一塊玉佩,說道:“這是我的信物,你拿給家族的人一看,他們就明白了。”

  夏陽接過來一看,通體碧綠透亮,一看就是不知名的材質,內里還有淡淡熒光環繞。

  “好東西啊!”夏陽不動聲色的裝在身上,心中想到:“這一定值不少錢了。”

  反正他死了也帶不走,不拿白不拿!夏陽心里這樣安慰自己。

  突然,老者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就這么一下子坐了起來,雙眼放著精光,說道:“因果循環,生生不息,天道渺渺,十不復一。”

  說完后,腦袋一歪,就失去了氣息。

  現在天還沒有完全亮,夏陽將老者的尸體背起來,準備按照他的遺愿,將他安置回冷古峰下。

  現在去倒是來得及,要是再晚一會,等別人看到自己背一個死人,就算是長了一百張嘴都說不清楚了。

  夏陽離去沒多久,冬河村的村邊開始迎來了陽光,太陽自河邊的遠處緩緩升起。

  人們都是在昨天晚上的嘶吼聲中入睡的,也不知道是誰最先發現了河面上漂浮的蛇身,自此整個冬河村開始傳開了。

  “快出來看啊!河神死了!”

  “老天開眼了,昨天晚上降下神雷將作惡多端的河神劈死了!”

  不一會的工夫,整個村口都圍滿了人,一個個望著那巨大的蛇身,目光中無不透著震驚。

  本來還人心惶惶,結果一下子都變得興奮起來。

  河神一死,整個冬河村就再次平靜了,捕魚也不用擔驚受怕了。

  鄭姍姍一大早就聽人吆喝,好像是河神死了,這個消息讓她立馬就起了床跑到家門口去看。

  只是一眼,她就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她不是沒見過蛇,更是從動物園里見過巨蟒,在她的認知里,那大腿粗的巨蟒已經夠駭人了,可眼前這條漂浮在河面上的巨蟒,已經完全顛覆了她的思想。

  身子猶如山巒一樣連亙,看不見盡頭,蛇頭比她老爹描述的還要大,如同一座小山一樣。

  只是這種龐然大物竟然躺在河面上一動不動,到底是什么能殺了它?

  她第一時間就想去叫夏陽,可推開門一看夏陽居然不在屋內,這就讓她奇怪了。

  “大勇,大勇,你在哪呢?”她在家里喊了幾聲,還是無人應答。

  過了好一會,才聽見內屋里鄭峰的虛弱聲音:“珊珊,你來一下。”

  聽到這聲音后她就顧不得其它了,緊忙趕了過去。

  話說夏陽背著老者的尸體,翻山越嶺走了十幾里路才到了冷古峰下,雖然不怎么累,還是頗有怨言。

  “你說我是修行者,可我怎么不能像你們一樣飛來飛去的?快告訴我啊!”

  如果能飛的話,他也不至于這么費勁了,可老者早已死去多時,更是不可能回答他的。

  安置好老者后,天已經大亮,太陽高掛,夏陽趕緊往回趕,再不回去的話,估計鄭姍姍就開始起疑心了。

  等夏陽回到冬河村的時候,已經來了一大群官方的車輛。

  要說這個冬河村的村長,危機解除之后,就想到了利益,立馬給國家部門打了個電話。

  想關部門一聽有數百丈長的巨蟒,立馬就派人過來了,甚至連研究院的老院長都跟著來了。

  這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場面,當幾十個大吊車將巨蟒從河中撈到岸上的時候,圍觀的人全都湊上來看。

  他們大部分是冬河村的村民,只是聽說過河神的存在,這么近距離的接觸還是頭一次,無不滿眼震驚。

  研究院的老院長精神抖擻,仿佛一下子年輕了十歲,這可是個重大發現,全世界上都沒有比這更大的蛇類了,沒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還能見到,雖然是死的,但研究價值還很高。

  圍觀的人群中,鄭姍姍赫然在列,只不過大家都沒注意到的是,在巨大蛇身的頭頂,一個肉眼不可見的物體突然漂浮到空中,隨后直接就扎入鄭姍姍的身體里面。

  鄭姍姍就根本沒事人一樣,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大勇,這一大早你去哪里了?”等一切都歸于平靜后,鄭姍姍開始質問道。

  夏陽撓了撓頭,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好一會才編出一個理由。

  “昨天晚上天氣太冷,我著涼了,一大早就開始拉肚子。”

  “是嗎?”鄭珊珊明顯有些不信,不過一想到自己確實沒有去廁所看過。

  而且,她也知道夏陽的被子確實薄了一點,有些愧疚,根本就沒想到這方面。

  “不好意思,昨晚忘了給你換被子了。”鄭珊珊語氣中帶著些許歉意。

  “沒事沒事。”眼見她疑慮消散,夏陽暗地里長出一口氣,好在她沒有繼續問,不然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

  其實就以夏陽這身體,就算把他仍在冰天雪地里一晚上,他都不會著涼了。

  研究院臨走時給出的結論是生存不知道年份的巨蟒,對于村民說的河神一事根本就沒放在心上,他們可都是科學家,怎么會相信這些迷信之說。

  中午吃過飯后,鄭珊珊已經準備回尚都市了。

  河神一事已經解決了,她對于老爹的安全倒是放心了不少,即使再不愿意回去,可已經請假很多天了,再不回去的話,工作可就不保了。

  雖然職位不高,工資待遇也是一般,可好歹是一家大公司,再找一家不知道還要奮斗多少年。

  “珊珊,讓大勇跟你一塊去吧,等到了大城市里對他多照顧點,他畢竟是個年輕人,總不能一輩子呆在冬河村。”

  經過一晚上的休息,鄭峰的精神明顯比昨天好上了許多,當他得知鄭珊珊要走的時候,打算讓夏陽跟她一塊走,雖然心中十分不舍,但夏陽跟自己不一樣,自己老了,已經沒什么追求了,可他還年輕,未來的路很長。

  鄭珊珊明顯不愿意帶上夏陽這個累贅,自己在尚都市本來就是勉強支撐,這再帶上一個人,自己那點工資還能剩下嗎?

  她也不清楚夏陽會點什么,能不能工作,只是這樣一個什么也不記得的“傻子”,會有工作單位要嗎?

  夏陽本來也打算走的,雖然不知道去哪,可是自己并不屬于冬河村,在這里沒有任何的歸屬感。

  鄭珊珊正想著該怎么拒絕,鄭峰已經繼續說道:“你一個女孩子家,自己一個人在大城市里我也不放心,平時有什么事可以讓大勇幫幫你。”

  “大勇!”夏陽聽到鄭峰叫自己,立馬應了一聲。“怎么了鄭叔?”

  “說起來你這孩子也怪可憐的,想不起來自己是誰,鄭叔知道這個村子留不住你,你既然不知道去哪,就先和珊珊回去吧,看看能不能找到點記憶,不行了就去醫院看看,大城市里的醫院怎么也比村里的診所強。”

  “鄭叔這里有錢,你拿著去看病。”鄭峰邊說邊從身上掏出一沓子錢,大票小票摞在一起,不過算起來也有將近一萬塊了。

  “錢雖然不多,但是鄭叔的一片心意。”

  夏陽不知道為什么眼眶開始濕潤了,撲通一聲就跪下了,說道:“鄭叔,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你救了我一命,我不但沒辦法回報你,你還對我這么好,我”

  “大勇你快起來!”夏陽話還沒說完,鄭峰已經顫顫巍巍的過來扶他起身,夏陽趕緊起來扶住了他。

  “你的心我明白,我看的出你是個好孩子,等你以后別忘了鄭叔就行了,沒事多回來看看,這里就是你的家!”

  “我會的鄭叔!”夏陽使勁的點點頭,心中感動的說道:“這錢我不能要,你還是留著吧,我有錢。”

  “你哪來的錢!”鄭峰瞪了瞪眼,似乎他不收下自己就生氣了。“讓你收下你就收下,我已經老了,有錢吃飯就行了!可你還年輕,知道嗎?”

  夏陽無奈的把錢收下,雖然手上的錢不多,但仿佛萬千斤般沉重。

  這可是鄭峰拖著年邁的身子,每天出船打漁,一點一點的攢下來的。

  “珊珊。”鄭峰繼續和一旁的鄭珊珊說道:“以后找男朋友看清楚一點,老爹雖然提倡你自由戀愛,但是李翔那樣的堅決是不行的,你就找個老實本分的人過日子就好。

  鄭珊珊忙不迭的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爹。”

  “其實”鄭峰欲言又止。“其實大勇這孩子就不錯,雖然接觸的時間不常,但我看得出他是個好孩子,性格方面沒的說,你可以考慮考慮。”

  “爹,你別亂說!”鄭珊珊一聽就跟炸了毛的鳥一樣,眼睛都瞪了起來。“我就把他當弟弟,沒那方面的心思。”

  可說是這么說,心里還是有些失落,不知道是為什么。

  “好吧,你們年輕人的事,我就不管了。”鄭峰無奈的嘆息,也不強求。

  午后,夏陽跟著鄭珊珊離開了冬河村,夕陽的照射下,兩人的影子不斷拉長。

  他根本就沒什么東西可收拾,手上拿的都是鄭珊珊的大包小包,臨走的時候還將那一萬塊錢悄悄的放回了鄭峰的枕頭底下。

  這錢,他不能要!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