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27章 八陣圖

第1027章 八陣圖

書迷正在閱讀:
“丫頭,你聽爹的話,趕緊回去吧!”

  鄭峰目光中帶著哀求,他自己是無所謂,可鄭珊珊是他生命的全部,他不想她出點什么事。

  這個村子確實有點不安全了,鄭珊珊也理解老爹這話的意思,但是她能就這么走嗎?

  “爹,我走了你怎么辦?你跟我一塊走吧?”

  鄭峰搖了搖頭,無比認真的說道:“爹跟你不一樣,我歲數大了,一輩子都在這個村里生活,現在老了,根本不可能離開的。”

  “所以,丫頭,你也別勸我了。”

  下午,無論鄭珊珊怎么勸說,鄭峰都是不為所動,年輕的時候不曾離去,現在老了,就更不可能離開了。

  最后鄭珊珊只能置氣的說了一句:“我不管!反正你不走,我也不走!”

  漸漸地,天色入夜,整個冬河村都處于一片惶恐之中。

  天上突然間開始化作陣陣驚雷,仿佛欲將天地撕裂,沒有人敢出門,一個個都躲在了被窩里。

  一道又一道的閃電從天間劃過,聲音震耳欲聾。

  其中,一聲聲凄厲尖銳的嘶吼聲夾雜在雷聲之中,在村子的上空久久的回蕩著。

  人們大概都以為,這是河神的怒吼吧,仿佛世界末日要到來一般。

  夏陽在房間里久久不能入睡,由于鄭峰家里離著河邊最近,所以那嘶吼的聲音也聽得最為清楚。

  他沒有害怕,相反眼中還帶著狂熱,血液都跟著沸騰了起來,想要一探究竟。

  最終,悄無聲息的,一道身影從鄭峰的家里飄出,只留下夏陽那張空蕩蕩的床。

  夏陽來到了河邊,眼前的景象徹底顛覆了他的世界觀,驚得整個人都愣在了那里。

  只見波濤洶涌的河面上,一條身形過百丈的巨蟒在水面上不停的翻騰著,那巨大的頭顱仿佛小山一般,鋒利的牙齒在雷電光芒之下透著亮光。

  一道道水桶粗的雷電皆是劈在了它的頭頂上,無論它怎么躲都躲不過去,只能發出陣陣刺破耳膜的嘶吼聲。

  突然!一道身影從不遠處凌空而出,在巨大蛇身下顯得異常渺小,可那血紅色的眸子卻是異常顯眼。

  巨蟒看見來人,那恐怖陰森的巨大眼眸中滲透出刺破天地的兇光,就這么盯著來人。

  雷電漸漸快要消散,巨蟒的數百丈身體都是一片焦黑。

  夏陽總覺得這個人十分眼熟,尤其是那雙血紅的眸子,他并不覺得奇怪。

  “沒想到能碰見千年修為的大妖,簡直是天助我也!”血妖的聲音在天間回蕩著。

  巨蟒仿佛能聽懂人話,眼眸中帶著警惕,可能它也感受到了,眼前這個渺小的人類對它很有威脅。

  它剛剛遭受雷劫,正是虛弱之際,身上焦黑的皮層開始一層層的脫落,露出鋒亮的鱗片,就連頭頂處也漸漸拱了起來。

  “褪身化蛟!”血妖大驚一聲,隨后凌空直上。

  巨蟒發出一聲震天的吼叫,身體還沒有完全蛻化,可危機就在眼前,只能搖擺著巨大的身體迎了上去。

  血妖的手掌間泛起血紅色的光芒,身體十分的靈活,躲過巨蟒的頭顱之后,一掌劈在了它的頭頂之上。

  巨蟒那泛著精光的巨大眼眸漸漸開始暗淡,隨后重重的沉擊在水面上。

  水面泛起數十丈的水花,巨大的蛇身就這么飄在了水面上。

  “如果你化成蛟可能還對我有點威脅,可你剛剛經歷雷劫,正是虛弱的時候,根本就不堪一擊!”

  血妖的話語剛落,又是一道身影凌空踏出。

  來人一頭花白的長發分外顯眼,夏陽定睛一看。

  “這不是今天給我算命的老人嘛?”沒錯,上午的時候,夏陽剛剛才見過他,就是他被鄭珊珊認為是個江湖騙子。

  當時夏陽就覺得他很神秘,沒想到居然是個隱士高人。

  “哎,萬物皆有生靈,你又何必痛下殺手!”老者看了眼漂浮在水面上的巨大蛇身,有些惋惜之色。

  “封天,是你!沒想到這么多年你還活著!”血妖目光一凜,看向來人。

  老者嘆息著搖了搖頭,說道:“血妖,都過去五百多年了,你還是這么執迷不悟嗎?”

  “說我執迷不悟?”這一刻,血妖內心所有壓抑的怨念全然爆發。“如果讓你在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困了五百年,你會怎么想?”

  “當年我們本無冤仇,可你們自認為正道要將我除去,枉你們封諸殿自認名門正道,居然那么不要臉,三大殿主圍攻我一人,硬生生將我囚禁五百年!”

  “你四處殺生造孽,為修行者所不齒!”老者目光灼灼,話語絲毫不退讓。

  “那你們所謂的正道呢?到現在封諸殿不是依然不復存在。”血妖冷笑著說道。

  “現如今當年之事只剩你我二人,天道渺茫,如果你能放下殺念,往事我們就不必再提了。”

  “呵呵!”血妖的被囚禁五百年的怨氣哪是那么容易消散的,說道:“封天,你是怕了嗎?當年你們封諸殿三大殿主才堪堪將我囚禁,現在只剩你一人,你以為自己還能對我有什么威脅嗎?”

  老者搖了搖頭,嘆息著說道:“天道輪回,生死之事皆為定數,如果你仍舊執迷不悟,我只能出手了,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盡力而為。”

  “到現在你還給我講大道理,也好,我就送你去見你們封諸殿眾人吧!”血妖冷笑著,正要棲身而上。

  老者拿出一副圓盤,圓盤周身散發著陣陣的熒光,讓血妖身子一頓。

  “八陣圖!”血妖咬著牙,一字一頓的說道,就是這個圓盤,讓自己被生生困住五百年。

  說實話,血妖對此無仍舊心存忌憚,但是他十分不甘,積存了五百年的怨念,哪能說平息就平息的。

  “很好,我倒是要看看,單憑你一人,如何能用八陣圖困住我!”血妖終于是徹底爆發,渾身散發著血紅色的氣息。

  巨大的壓迫氣息傳來,夏陽本來還在盯著看,只覺得腦部受到沖蕩,一瞬間就失去了意識。

  等夏陽醒過來是,天邊已經漸漸泛白,站起身,茫然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巨大的蛇身仍然漂浮在河面上,已經失去了動靜。

  空中的兩人早已不見了蹤影,夏陽四周看了看,突然發現那個滿頭白發的老者正半坐在一邊。

  “你沒事吧?”夏陽趕緊上去攙扶他,老者還存在意識,擺了擺手,一手捂著胸口,看起來十分虛弱。

  “小伙子,我們又見面了。”老者勉強擠出一份笑容說道。

  “是啊!”夏陽點了點頭,隨后關心的說道:“你要不要緊?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老者再次擺了擺手,說道:“沒用的,我命數已盡。”

  “只可惜,血妖只是受了重傷,但傷不及性命,怕是世間一大隱患。”

  “老人家,我怎么才能幫你。”夏然只能干著急,并沒有什么辦法。

  “你救不了我的。”老者搖了搖頭,隨后有些希冀的說道:“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你說!”人之將死,肯定會有未了的心愿,夏陽也不忍心拒絕。

  “等我死了,你把我尸體帶到冷古峰下的茅屋內,五百年了,人死了,總該有個歸處。”

  “好,我答應你。”夏陽想也沒想就同意了。

  “能給我講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嗎?”夏陽對于發生的一切還心存疑問。

  老者的目光一瞬間變得更古久遠,緩緩的說道:“五百年前,那時候還是修行者的天下,我就來自那個年代。”

  夏陽一直靜靜的聽著,據老者所說,當年他本是封諸殿的大殿主,當年他們三大殿主禁錮血妖,之后另外兩人在渡天劫的時候魂飛魄散。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一朝一夕之間皆是與天地斗爭。

  而他僥幸渡過了天劫,可惜隨后修行界凋零,人數漸漸變少,僅存的修行人也都隱世了。

  當年他回到禁錮血妖的冬河村后山定居,這個千年巨蟒也是他降服禁錮,只不過今天也命喪在血妖的手上。

  “小伙子,你的天數不定,不光自身有著大氣運,同樣有著大造化在身,你本身修行的大門已經打開,能走到哪里,就看你的命數了。”

  “我也是修行之人嗎?”夏陽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是啊,你已經是融合期的修為,以現在的社會來說,算是個高手了,不過血妖可是大乘期的修者,你與他差距還很大。”

  老者說話放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斷斷續續的,要不是夏陽聽力極好,還真是聽不清楚。,

  “這個以后就屬于你了,希望它能幫到你。”老者將懷里的八陣圖拿出,放到了夏陽的手上。

  夏陽一看,這不就是那個消失不見的圓盤嗎?自己當初還找了半天,原來到了他的手上。

  “這個有什么用嗎?”

  “這是八陣圖,有禁錮的能力,是當年我們封諸殿的鎮殿之寶。”老者說道。

  “這不是好吧。”夏陽有些不好意思。“既然是你們的鎮殿之寶,我怎么好意思要呢。”

  “我都已經快死了,生不帶來,死不帶走,要這個八陣圖也沒什么用了。”

  “那我可就收下了。”夏陽也不再推脫,裝在了身上,看起來這么厲害的寶貝,不要那就是傻子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