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26章 河神

第1026章 河神

書迷正在閱讀:
強大的氣場瞬間就壓崩了王大虎的心理防線。

  “你想干嘛”他自己都沒有感覺到,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

  “我想干嘛?你說我想干嘛!”夏陽一字一頓的說著,泥人尚有三分脾性,就算脾氣再好的人,被一群人圍著打了老半天,難免都會生氣怨恨之心。

  更何況,夏陽是一個從來都不會吃虧的主。

  “不關我的事啊!都是姜浩讓我來的。”眼見夏陽離自己越來越近,王大虎開始慌張的辯解。

  夏陽已經慢慢走到他身邊,說道:“看來是我上次給你的教訓不夠深刻,沒想到你還敢來找我麻煩。”

  “好吧,這次就給你長長記性。”

  說到這,夏陽嘴角掛上一抹死神一般的微笑,王大虎甚至來不及眨眼,就感覺眼前一黑,半個臉頰都失去了知覺。

  嘴角開始流出了血,就連牙齒都崩出了好幾顆,比夏陽之前的樣子要慘烈的多。

  一拳之后,夏陽沒有收手,拽著他的衣領,不讓他倒下去,王大虎已經說不出話來了,身上已經不知道挨了多少拳,整個人已經麻木。

  夏陽下手還是知道輕重的,如果要是全力的一拳,估計就直接把他打死了,可即便是這樣王大虎也已經有進氣沒出氣了,鄭姍姍見此情況,趕緊過來阻止。

  “大勇,別打了,再打就把他打死了。”

  鄭姍姍是真的怕他攤上人命,不然這種社會的敗類,打死了也是為人民除害。

  夏陽幾拳之后氣也出的差不多了,隨后把目光看向了一旁已經傻眼的姜浩。

  這目光讓姜浩渾身一震,腿都開始發軟,看到王大虎那副慘樣,他已經預想到自己的結局。

  “我錯了,我不該找你麻煩的,你饒了我吧,錢我也不要了。”

  姜浩直接就開始求饒了,差點就給跪下。

  “你不覺得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嗎?”夏陽冷笑著望向他,說道:“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個就是賠我十萬塊的精神損失費,你也看到了,我被一群人打的不輕。”

  話雖這么說,可任誰看夏陽都是一副沒事人的樣子。

  “再一個就是!”說到這,夏陽眼神一冷,拳頭握的嘎嘣直響,說道:“你和這個人的下場一樣!”

  他指的正是躺在地上昏死過去的王大虎,姜浩甚至不敢看他那副慘樣,

  說實話,姜浩兩個都不想選,可相比較之下,錢沒了可以再想辦法掙,可命沒了就是真的沒了。

  正在他要下決定的時候,不遠處兩輛警車已經開過來了,姜浩心下一喜,這來的簡直就是他的救星。

  派出所的人之所以來的這么慢,還是因為王大虎和他們存在利益關系,兩方已經形成了無形的規矩,一般都是事情結束之后,他們才會慢騰騰的過來。

  “大勇,怎么辦,派出所的人來了。”鄭姍姍已經慌了神,本來受害者是夏陽,可王大虎那副半死不活的樣子,他怎么也脫不了干系。

  夏陽暫時還不想和他們打交道,已經萌生了退意,反正自己也沒有吃虧,不過一想到不能就這么便宜了姜浩,臨走了還給了他一腳。

  “咱們走!”夏陽拉起鄭珊珊就走了,絲毫沒有留戀。

  他們前腳剛剛離開,后腳警車就開了過來,等幾個警察發現眼前情況之后,一個個都瞪大了雙眼。

  二十多個人,全都躺在地上,尤其是和他們打交道最多的王大虎,已經滿嘴都是血,看不出人樣了

  最后,兩人還是走回了冬河村,路上鄭珊珊也沒有抱怨,當然東西還是夏陽拿著。

  剛剛到了村口,就發現河邊圍滿了人,一大群人都望著河面,熙熙攘攘的。

  鄭珊珊心下好奇,趕忙走過去詢問情況。

  “林叔,發生什么事了?怎么來了這么多人?”鄭珊珊問話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皮膚黝黑,顯得很壯實。

  這人家離著鄭珊珊家不遠,兩人家里還存在親戚關系。

  “鄭丫頭,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由于鄭姍姍家酒住在村口,所以很少往村子里去,她回到村里也沒幾天,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她回來了。

  “回來幾天了,林叔,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林祥這才目光一暗,回答道:“河神又出來了。”

  “河神?”鄭姍姍聽后目光呆滯,她從小生活在這個村子里,對于村里的傳言還是知道的。

  河神并不是想象中的保護神一類的,相反還是邪惡的一類,她也是在小時候聽村里的老人講故事,說很久很久以前,冬河村村口的河里突然來了一只龐大無比的水怪,所以下水捕魚的人都被它吃掉了,后來甚至是跑到村子里吃人,最后還是村里來了一個大能人將河神給收拾了,從此以后銷聲匿跡。

  “真的有河神存在嗎?”鄭珊珊也只是聽說過這么一件事,而且整個村里沒有人見過河神的真面目,在她從學校了學習過知識,懂得科學之后,還以為河神一事只是個傳言迷信。

  幾乎每個冬河村的小孩都會聽老一輩的講河神的故事,所以這些常年生活在村里的人還是相信的。

  “那是肯定有的!”林祥十分肯定的說道,隨后目光看向了河面,說道:“今天早上老李家出去捕魚的漁船,連人帶船都沒有回來。”

  果然,在人群中有一位中年婦女,正癱坐在河邊無神的哭泣著,懷里還抱著一個幾歲的小孩,小孩神色有些茫然,可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周圍還有幾個人在不停的安慰著。

  村子里這么些年一直都很平靜,由于個個熟知水性,所以這么多年以來出去打漁的人,還沒有一個出過意外。

  “對了林叔,我爹他回來了嗎?”鄭珊珊突然有些慌了神,她想到自己的老爹也是早上就出門打漁的,會不會也出了什么意外?她不敢想。

  “你爹早就回來了,現在應該在家里。”

  林祥的這句話總算讓她懸起來的心放了下來,可轉念一想,村里出了這么大的事,幾乎整個村子的人都在這里,自己的老爹怎么會不過來看看?

  也許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林祥繼續說道:“你爹他病了,好像是他最先發現的河神。”

  “什么!”鄭姍姍一聽就立馬待不住了,鄭峰可是他唯一的親人,要是出了什么事她就真不知道怎么辦好了。

  “我趕緊回家去看看。”鄭姍姍放下這句話就焦急的跑回去了,同時夏陽也跟了上去。

  他自始至終都沒聽明白咋回事,只是隱約聽到河神出來了,對于河神是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

  不過鄭峰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夏陽早已把她當做親人,自然是不希望他出什么事的。

  兩人跑回家里,鄭峰還一臉蒼白的躺在床上。

  “爹,你怎么了?”鄭姍姍跑到床邊,抓起了他的手,焦急的問道。

  那手顯得異常冰涼,鄭峰的嘴唇也已經干涸,兩眼失神,像是經歷了什么恐怖的事,仿佛一下子又蒼老了十歲。

  看到他這副模樣,鄭姍姍都已經哭了出來,眼淚啪嚓啪嚓往下掉。

  鄭峰費力的轉了轉頭,看向了兩人,嘴角勉強抹上一絲微笑:“大勇,珊珊,你們回來了?”

  夏陽點了點頭,剛要說些關心的話,鄭姍姍已經再次發問道:“爹,到底發生了什么,你怎么會變成這樣?”

  鄭峰搖了搖頭,即使身體虛弱,也不想自己的閨女擔心,說道:“我沒事,可能就是病了。”

  “我怎么聽林叔說你見到河神了,是不是真的?”

  聽到河神兩個字,鄭峰的眼里頃刻間能看出恐懼,他本來不愿意提起這件事。

  “珊珊,你明天就趕緊回去吧,以后少回來,這個村子已經不安全了。”說到這他又看向了夏陽,繼續說道:“你把大勇也帶過去,多照顧著點。”

  “爹,我不走,你到底怎么了!告訴我啊!”鄭姍姍倔強的搖了搖頭,緊緊的抓著他的手。

  “你聽話!”鄭峰硬是擺起了臉,可他這副虛弱的樣子怎么看也沒有一絲威懾力,眼見沒起什么作用,鄭峰只能無奈的說道:“他們說的是真的,河神確實又出現了。”

  “這么說你見到河神了?它把李叔一家給吃了?”鄭姍姍瞪大了雙眼,就連夏陽都對此事頗為好奇。

  “是啊!”鄭峰的視線看向了屋頂,即使事情也經過去了,眼中還透著前所未有的恐懼。

  “上午的時候,我由于出去的早,所以早早就把漁船往回開,老李一家的漁船就在不遠處。”說到這,他語氣頓了頓,輕咳了兩聲。

  鄭珊珊趕緊拍了拍他的背部,怕他嗆到。

  “等我走出很遠的時候,身后突然起了巨大的水浪聲,我回身一看,就看到一個碩大猙獰無比的頭顱,將老李家的漁船整個吞了下去。”

  鄭珊珊光聽就能感受當時場面的恐懼之處。

  “那是一種從來沒見過的生物,我只見到了一個頭顱翻出水面,光那顆頭就比咱家的屋子還要大。”

  什么!這下子連夏陽都驚呆了,頭比屋子還大?那是什么怪物?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