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25章 你是魔鬼

第1025章 你是魔鬼

書迷正在閱讀:
此時,王大虎裝成一副十分為難的樣子和姜浩說道:“浩子,你看這……”

  “我怎么能對珊珊下手呢?你也知道我追求她很多年了。”

  姜浩一臉怨毒的看著夏陽,根本沒注意到王大虎的猶豫之色,說道:“虎子,珊珊是我們老同學我知道,我也不讓你為難,你把這小子打一頓,把錢拿回來就行!”

  “這他媽的!怎么就看不清楚形式!”王大虎心里都罵了他無數遍了。

  王大虎現在十分懊惱,后悔自己沒有多帶點人,先前還以為是個小角色。

  “王大虎,你就別裝了,你是什么人我還不知道嗎?昨天還想用強,今天就裝起好人了?”

  鄭珊珊身子也沒有挪開,一臉警惕的看著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一個弱女子,怎么會是眼前一群大漢的對手。

  王大虎帶來的人并不認識夏陽,見自己的老大半天沒動靜,一個個開始失去了耐心。

  “虎哥,還等什么呢?直接去弄那小子不行了?”

  “就是,連姜哥的錢都敢搶,真是活膩歪了。”

  他們平時都多多少少收過姜浩的錢,在他們心里,拿了錢就該替人家辦事。

  一見這群人虎視眈眈的樣子,鄭珊珊開始慌了,她知道夏陽貌似很能打,但是面前這一群人數不少,還個個拿著武器,她心里沒什么底。

  “行了,我把錢還給你們就是了,本來也沒打算要。”

  這也是她一直沒動這錢的原型,早就想到姜浩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提前想好了退路。

  從小都是老實人,對于這些非正路來的錢可不敢要。

  “這樣就最好了,把錢拿出來,也免得傷了和氣。”

  王大虎一見有臺階下了,立馬就附和道。

  可姜浩的一句話讓他剛剛松下去的心又緊了起來,甚至都想朝他身上呼兩下子。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我這打就白挨了?店也白砸了?想的倒簡單,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今天錢我也要,人也別想走!”

  姜浩吃了這么大的虧,怎會如此輕易善了,他現在是恨不得把夏陽弄死。

  “你再這樣,我可就要報警了!”

  鄭珊珊抓起手機,緊張的握在胸口。

  夏陽揉了揉鼻子,錢都到了自己手里,哪能這么輕易的拿出來?自己可是演了半天戲的,怎么也要對得起自己的演出費。

  “好了好了!要動手就快點,說那么多廢話干嘛!”

  夏陽輕輕的把身前的鄭珊珊推開,大大咧咧的說道。

  他雖然失憶了,可骨子里邊那副不服氣的氣質沒有絲毫減退,別人都騎到頭上拉屎了,自己還能做縮頭烏龜?

  “大勇,你別沖動啊!”鄭珊珊立馬就急了,人可是自己帶來的,如果他真出點什么事,可怎么給老爹交代。

  “他們那么多人,你千萬別犯傻,大不了我們叫警察過來。”

  “呵呵!”姜浩冷笑一聲,他每次笑起來臉部的表情都十分滑稽,臉上肉太多,稍微一動就抖上一抖。

  “叫警察來了也不好使!今天這小子別想完好無損的離開這里。”

  王大虎左右為難,他心里也是恨的夏陽牙癢癢,恨不得把他打個半死,可畢竟老大的身份是打架打過來的,知道實力對比的重要性。

  這次是真沒什么把握,要是再次失手,反被教訓一頓,那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他一直再等,期間早就拿出手機發了個短信,大本營離此處也不遠,應該不久之后就會到,他要確保萬無一失。

  說曹操曹操就到,二十幾個人氣勢洶洶的跑了過來。

  一個個氣勢洶洶的樣子早就嚇得過路人都繞道走了。

  “虎哥,接到你的短信我立馬就帶人過來了。”領頭的一個黃毛直接湊到王大虎身邊,畢恭畢敬的說道。

  這下子王大虎有了底氣,態度立馬就不一樣了,連腦袋都昂起了幾分。

  “小子,你別囂張,連帶著上次的帳,咱一塊好好算算!”

  鄭珊珊看到呼啦啦又來了一群人,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王大虎,到底要怎么樣!”

  “珊珊。”王大虎難得的抹上一絲柔情,放低了語氣說道:“你一會躲遠點,別傷到你。”

  “你就在一邊好好看著,不光昨天那個小白臉,就這小子我也讓他跪地求饒!”

  夏陽臉上抹上濃重之色,難得的重視了起來,他倒是不擔心自己,就怕鄭珊珊會受到傷害。

  “珊珊姐,你一會一定要離遠一點,千萬別過來!”

  王大虎看到兩人親密的低語,更是怒氣上涌,大喝一聲:“給我往死里打!”

  一幫人得到命令,抓起手里的武器就沖了過去。

  鄭珊珊早就被夏陽推到了一旁,腿腳發軟,手顫抖著打起了報警電話。

  王大虎看到自己的手下將人圍住,臉龐抹上一絲狠色。

  “敢惹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夏陽剛準備動手抵擋,腦子里突然就想起了之前老者那句話。

  “你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寶藏,只是缺少打開的鑰匙。”

  老者其實并不是坑蒙拐騙的江湖術士,能一眼看出夏陽身上靈氣充沛,只不過不懂得如何運用。

  夏陽也是運氣好,碰到一個世外高人而不知。

  幾個大漢下手絲毫不留情面,一個個都是狠人,直接就朝著夏陽的腦袋砸,卯足了勁往夏陽身上招呼。

  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二十幾個虎背熊腰的大漢,不一會夏陽身上就挨了好幾下,就連嘴角都被打了一拳,血跡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夏陽只是身上力量大,運用起來不熟練,加上腦袋受過重創,所以身手比以前可差遠了。

  鄭珊珊一看就更急了,拿著手機不知道該怎么辦好了。

  這么熱鬧的事總會有膽子大的來看幾眼,漸漸的圍成一小片,雖說附近人很多,但都躲在遠處指指點點,沒有一個人敢過來管閑事。

  他們都是平民百姓,人人自危,都害怕波及到自己,只眼看著夏陽被打,那一棍子一棍子的打在身上看了都覺得疼。

  不一會夏陽就被打倒在地,身上都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腳棍棒。鄭珊珊甚至想不顧一切的沖上去擋在他身上,可此時韓東被一大群人圍在中心,她根本就插不進去,只能在一旁擔心焦急。

  夏陽一直在忍著疼痛,丹田中隱藏的那股氣體開始不斷地膨脹。

  尤其是剛開始打在腦袋上的那一棍,更是讓他精神一陣恍惚,差點暈過去,腦海中有些支離破碎的畫面閃過。

  不過這些都不是很清晰,就連那一張張閃過的人臉都很是模糊。

  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因為疼痛叫出聲,身體上的疼痛倒還好,關鍵是腦袋像要炸裂一樣的疼,這精神上的疼痛簡直讓他快要窒息過去。

  丹田內的氣體還在不斷膨脹著,夏陽的身體開始不斷發熱,臉上火紅一片。

  終于,當氣體膨脹到一定范圍后炸裂,四散到身體各處,一瞬間他感覺到身體充滿無窮無盡的力量。

  之后的每一拳每一腳打在他身上后都變得軟綿綿的,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夏陽漸漸地站起了身。

  一群人都快打累了,好多人都插不上手,本以為夏陽會被打個半死,沒想到竟然奇跡般的站起來了。

  這群人都呆住了,一個個忘了動手,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換成任何一個人,被一群人這么一頓打,不死估計也就剩下半口氣了,還能站起來簡直是不可思議。

  關鍵是,這小子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尤其是眼中透著兇光,看的一群人心底發顫。

  黃毛完全不信邪,他跟了王大虎時間最長,見過的場面也最多,也最不怕事。

  抄起手上的胳膊粗混子,掄圓了胳膊朝著夏陽的腦袋上就砸了過去。

  “我他媽就不信!你這次還能站起來!”

  黃毛臉上猙獰異常,在他的預想里,一棍子最少也讓他開了瓢,血不停的從頭上往下冒。

  可結果和他設想的天差地別,那胳膊粗的棍子剛剛接觸到夏陽的頭頂,竟然應聲而裂。

  “嘎嘣~”一聲清脆的斷裂生,眾人本以為是頭骨被敲開的聲音,結果那棍子居然從中間裂成兩半。

  “這怎么可能!”黃毛瞪大了雙眼,胳膊還懸在半空,完全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這小子的頭難道是鐵做的?怎么會這么硬?”

  即使心狠手辣的他,也完全被嚇住了。

  鄭珊珊看到棍子落下的一瞬間,心就狠狠的糾了起來,甚至是閉上了眼睛,不忍看到這一幕。

  可等到她睜開眼,居然看到夏陽完好無損的站在那里,再也顧不得其他了,立馬就焦急的跑了過去,聲音急迫的問道:“大勇,你怎么樣了?沒事吧。”

  她關心的眼神不停的打量,甚至想伸手摸摸他的頭頂,看看受傷嚴不嚴重,可一想到會觸碰到他的傷口又不敢輕易動作。

  “我沒事。”夏陽在這種場合居然還笑的出來,給了鄭珊珊一個放心的眼神。

  隨后,用一種深邃仿佛利劍一般的目光看向了眾人,聲音沙啞的說道:“你們打夠了嗎?”

  四周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說話,他們也完全說不出話來,那凌厲的目光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心聲寒意。

  眼見沒人說話,夏陽再次開口道:“既然你們打夠了,那可就該我動手了!”

  夏陽陰森森的笑著,眾人無不心頭一顫,還是黃毛最先反應了過來,強自鼓起勇氣喊道:“兄弟們,這小子還敢叫囂,給我接著打!”

  一群人也慢慢回過神,他們都是刀口上混日子的,自然不會輕易被嚇倒,繼續開始手上的動作招呼過去,只不過沒有了一開始的氣勢。

  “媽的!就不信打不死你!”這群人強行給自己壯膽,雖然眼前的人確實太邪乎了。

  夏陽依然沒有還手,只不過再次把鄭珊珊推到一旁。

  棍棒打在身上就跟撓癢癢一樣,絲毫不起作用,夏陽手臂一揮展,胳膊上仿佛蘊含著萬千斤力道。

  圍在身邊的眾人頓時東倒西歪,棍棒散落了一地。

  “這他媽還是人嗎?”這時只有王大虎還杵在那里,整個人都好像傻了,嘴角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害怕開始抖動,連煙頭都掉在了地上。

  夏陽抹了一把嘴角已經干涸的血跡,用一種直射人心的目光老著他。,

  那目光仿佛看死人一般,直叫王大虎心臟都快停止跳動。

  “你不是人,你是魔鬼!”

  他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鎮定,如果自己一群人被打了還好,頂多說你他身手比自己想象中要好。

  可二十幾個人拿著武器打了老半天,他居然還能像個沒事人一樣,這簡直比見了鬼還讓人害怕。

  這種恐懼是發自內心的,從后腦勺一直涼麻到腳底。

  隨著夏陽一步步朝他走來,他感覺那每一步都像踏在他心口一樣壓抑。

  自己,到底惹上了一個什么樣的人,不,這已經不是人了,是怪物一樣的存在。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