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23章 神秘老者

第1023章 神秘老者

書迷正在閱讀:
經過之前的耽擱,鎮上的集市里的人已經少了很多。

  不過擺地攤做生意的都還在,大多都還在吆喝著,鄭珊珊只是隨意的看看,早就沒有了來之前的心情。

  現在她的心里異常的沉悶,突然身懷巨款,說不忐忑那肯定是假的。

  關鍵這錢來路還不正,在她看來,基本就是夏陽脅迫人家拿出來的,不知道會不會攤上什么事。

  夏陽可沒想那么多,在他看來,錢是自己贏得,自己只是拿回自己該拿的,有什么不對?

  “珊珊姐,你什么時候把錢還我?”走了幾步之后,夏陽突然開口問道。

  “錢?什么錢?”鄭珊珊故意開始裝傻,他是怕夏陽拿著這錢亂花,說到底這錢來路不正,她不敢輕舉妄動,怕有什么事。

  “喂,不帶這樣的吧?”夏陽突然停住腳步,翻了翻白眼說道:“這還沒多大一會呢,你就把我那十萬塊錢給忘了?”

  他現在真恨自己為什么沒有手機,這錢到了鄭珊珊手里,開口要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

  “錢我先替你保管著,你拿著那么多錢沒用!”眼見自己已經裝不下去了,鄭珊珊開始打馬虎眼。

  “我為什么不能自己保管。”夏陽不干了。

  “好了好了,我先替你拿著,等你花的時候跟我要。”鄭珊珊實在沒辦法了,總不能厚著臉皮昧下人家的錢吧?那自己就成什么人了。

  這下夏陽也沒什么好說的了,兩人繼續漫無目的的走,說實話,他是真的不喜歡這種地方,總感覺待在人多的地方就十分別扭。

  鄭珊珊雖然沒什么心情了,可還是沒忘了此行的目的,給她老爹買了幾件衣服以及生活用品之類的,鄭峰平時是個節儉的人,苦日子過慣了,有錢都想給閨女留著,所以幾年來都不曾買過一件衣服,都是補了再補,甚至還有一些是別人不穿的他要過來穿,而且家的用品都好多年不曾換新了,在他心里,自己一個糟老頭子,穿什么用什么不都是一樣嗎,可這些看在鄭珊珊心里異常的難受。

  這一輩子老爹為她付出了太多,她無從報答,甚至都不能留在家里多陪陪他,內心十分愧疚,而且自己長大了掙錢了,老爹也從來沒要過一分。

  一大堆東西都由夏陽拿著,他總算知道鄭珊珊叫自己跟來的目的了,不過他毫無怨言,自己怎么說也被人家救了一命,人家不求報答,還給自己吃給自己住。

  他也想買點東西意思一下,可錢都被鄭珊珊拿著,他也不好意思開口。

  很快,集市就轉到了盡頭,眼看前邊就是寬闊的街道了,可道邊最后的一個攤位吸引了夏陽的注意力。

  這個攤位特別的明顯,一眼就吸引了過路人的注意,不是上面的東西多么繁多,而是擺攤的人有些奇怪。

  這是一個看不出具體年紀的老人,滿頭花白的頭發,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他卻留著古代的那種男子長發,還扎了起來,頗有仙風道骨的味道。

  關鍵是他的胡子也同樣花白,目測最起來有六七十公分的長度,端坐在那里,都快耷拉到地上了。

  他的面前只鋪了一張白紙,上面用黑色的毛筆字寫了算卦兩個大字,筆勁蒼松,富有靈性。

  這一幕凡是從此處經過的都能看到,不過并沒有人上去詢問,畢竟現在都是科學社會了,科學思想深入人心,再加上新聞和電視上時不時報導出算命的騙錢騙色,讓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就怕上當受騙。

  當然鄭珊珊也看到了,雖然覺得挺稀罕的,可是并沒有往心里去。

  老人看起來豐神俊朗,腰桿子挺的筆直,微閉著眼睛,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

  夏陽不知不覺的就被吸引了,他還處在失憶階段,沒有其他人那些防范的心里,再加上發生在聲色的奇怪事情不少,所以別人不信的事,他只是保持觀望態度,不多加評論。

  走到攤位前面,夏陽就這么蹲了下來,躊躇了片刻,剛想說些什么,鄭珊珊就過來拽他了。

  “大勇,你跑著干嘛來了?”鄭珊珊一邊拉著夏陽,一邊瞟了老人一眼,一臉防范的樣子。

  生活在尚都市里,天橋下,公園旁,已經見多了這種算命的老人,無非就是亂說一通騙過路人點錢,她可從來都不信這個,害怕夏陽上當受騙。

  “我就一個不注意,你怎么就跑過來了?”鄭珊珊心中氣結。

  “珊珊姐,你拉我干什么?”夏陽疑惑的問道。

  “你說我拉你干什么?當然是幫你了!”鄭珊珊心里生氣的想道,嘴里卻說著:“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家了,別再耽誤了。”

  當著人家的面,鄭珊珊也有些顧及,不好意思把話說的太明白。

  “哦,好吧。”夏陽收起了想問幾個問題的想法,正要站起身。

  正在這時候,老人一直都閉合的雙眼突然間睜開,雙目透著炯炯的精光。

  “這位小兄弟,你先等一下。”說話的聲音一點都不像一個遲暮的老人,反而比精壯的男人更新的蒼勁渾厚。

  “趕緊走!”鄭姍姍一看老人說話了,急忙開始拉夏陽,她怕夏陽一和人家搭話,就走不了了,那可是得要錢的。

  錢,她有,但是就這么隨意的給出去幾張她可舍不得,畢竟都是自己辛苦掙來的。

  “老人家,有什么事嗎?”夏陽沒有注意到鄭珊珊著急的表情,見到老人在叫他后,立馬又蹲回身子。

  “完了!”鄭姍姍氣的在一旁直拍額頭,暗恨夏陽怎么就這么傻,都想脫下鞋子來照著他腦袋好好敲打一番,這下子再想抽身走可就不容易了。

  “我看你頗有面緣,能不能陪我老頭子好好聊聊?”老人一臉笑容的說道。

  夏陽只感覺他很神秘,所以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可一旁的鄭珊珊就不干了,眼見夏陽中了套,再也不顧及什么了,直接開口說道:“你們這些江湖術士,說來說去不都是那些小把戲嗎?先告訴你,我們沒錢!”

  沒想到老人聽后沒有生氣,反而一臉笑容的說道:“女娃子別激動,放心好了,我不要錢。”

  “不要錢?不要錢誰信啊?你們這種人一開始都說不要錢,結果到了最后有哪個不要錢的?”鄭姍姍不滿的嘀咕著。

  老人也沒有繼續說什么,仍舊是一臉神秘莫測的笑容,看著了夏陽說道:“小兄弟,我看你滿面紅光,說明你今生氣運非凡啊!”

  夏陽聽后一愣,隨后苦笑著說道:“你見過那個氣運好的人,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的?”

  “看到沒有,這還沒開始呢就露餡了,就你這水平還好意思出來算命?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比你水平要高!鄭珊珊在一旁嘲諷著,她對于這些以騙錢為生的人沒有任何好感。

  老人沒有因為受到反駁而生氣,更是沒有露出一絲的尷尬,繼續說道:“氣運并不是代表一帆風順,相反,氣運與厄運是兩個極端,但卻是相互依托存在的,兩者相生相克,你有著常人沒有的大氣運,所以注定多災多難。”

  “真會編,死的都能讓你說成活的!”鄭姍姍對于他的話嗤之以鼻。

  夏陽一副思索的模樣,他反而覺得這些話很有道理。

  “我見你額頭黑紋密布,近期可能遭遇大劫,如若渡過此劫,你會得到更大的機遇。”

  “接下來你是不是打算出售你的附身符什么的,好讓他渡過劫難,切,還說不收錢,說到底還不是騙人?”鄭珊珊基本是有一句反駁一句。

  “這劫難只能靠他自己化解,別人無法幫助。”老者搖了搖頭。

  說到這,老者突然話風一轉,說道;“不過,我可以給你一點建議。”

  鄭姍姍一聽就知道這人估計是要要錢了,立馬就拉起了夏陽,連拖帶拽的說道:“大勇,咱們趕緊走,別理會這個騙子。”

  隨后瞪著老者說道:“你的建議還是留給那些需要的人吧,我們可不是傻子,更沒錢施舍給你們這些騙子。”

  夏陽雖然還不怎么想走,但是執拗不過,只能被拉離了攤位。

  老者仍然保持著那副笑容,根本沒有多加阻攔,甚至都沒有開口。

  走出去一段距離后,夏陽的腦子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仿佛從自己靈魂深處散發而出的。

  “記住,你自己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寶藏,只是需要一把鑰匙,而那把鑰匙也就在你自己身上。”,o

  誰跟自己說話?夏陽內心一陣驚訝,那聲音直接深深刻畫在自己腦海里,想刻意去遺忘都遺忘不了。

  他回了回頭,那個老者早變回了先前的模樣,閉著眼睛一臉安詳的坐在那里。

  難道是他跟自己說的?夏陽心中想道,那個聲音確實和他很像。

  不過這些疑問已經無從考證了,鄭珊珊已經拉著她從路口拐到了大街上。

  鄭珊珊長出一口氣,可能是走的太急了,隨后瞪了夏陽一眼,說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差點就被騙了?”

  夏陽搖了搖頭,他根本就沒這個感覺。

  “真是個傻子!活該被騙!”鄭珊珊見他搖頭,已經氣得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