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19章 心理博弈

第1019章 心理博弈

書迷正在閱讀:
不知不覺中,夏陽的性格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

  “想玩就玩玩唄,反正有我給你的兩千塊錢,怕什么?”

  姜浩在一旁聲色并茂的鼓動,兩千塊錢對于自己來說不算什么,但是這賭博是有癮的,他有信心能讓夏陽陷進去。

  至于他為什么要這么做,主要還是因為鄭姍姍。

  他感覺兩個人的關系不一般。

  夏陽做出了一副猶豫之色,說道:“行吧,不過我不怎么會玩,要不你也坐這桌?期間好教教我。”

  “行!”姜浩十分痛快的就答應了。

  眼睛大魚已經漸漸開始上鉤了,姜浩的心底暗喜,這一切都被他隱藏的很好,隨后叫服務員搬來兩把椅子,先行一步坐下,那肥胖的身子直接把椅子面全部蓋住了。

  “你也坐吧,沒事,我們就是隨便玩玩,圖個開心而已。”

  姜浩眼見夏陽臉上帶著緊張之色,故用上了一副輕松的口吻。

  夏陽咬了咬牙,唯唯諾諾的坐下了,表現出一副十足的新手樣子,本來桌上上就坐著兩個人,看到他這樣子不禁心底暗自發現。

  “哪來的麻瓜?看這樣子不明擺著來送錢的嗎?”

  姜浩朝著兩人暗地里使了下眼色,兩人心領神會的點點頭。

  “發牌吧。”

  等所有人都準備好后,姜浩身子往后一靠,從煙盒里拿出一根煙點上,那副吞云吐霧的樣子顯得十分愜意。

  他本身就是個資深賭徒,不然也不可能開出這么一間棋牌室,對付夏陽這樣的菜鳥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服務員發牌的手法異常熟練,手指十分靈活,一張張牌飛速的落在桌子上的四人面前,一人三張牌。

  誰都沒有先一步動作,只是微笑的看著對方,還是夏陽顫顫巍巍的伸出手,將幾張牌抓到了手里。

  眼睛死死的盯著牌面上的數字,頓時間面色發白。

  姜浩一直都觀察著一切,夏陽的牌面幾乎都寫到臉上了。

  “主家先說話。”服務員朝著姜浩這邊伸了伸手,示意他加注。

  “第一把,就先意思意思吧,暗牌,五百塊!”姜浩的幾根手指在桌子上噠噠噠的敲打著,臉上一直是那副云淡風輕的表情,只不過那一臉的肥肉看起來有些滑稽。

  他的手自始至終都沒有碰過牌,炸金花雖然牌面也很重要,但最主要玩的是心理戰術,如果你先露怯,那這局就已經輸了一半。

  夏陽左方的短寸男子直接棄牌,好像這一百塊的底對于他來說無關痛癢。

  “該你講話了。”服務員眼見夏陽愣了半天,好意的出聲提醒道。

  “到我了?”夏陽張了張嘴,神色顯得有些慌亂,最后還是無奈的棄了牌。

  夏陽棄了牌之后,這把對于姜浩就沒什么意義了,另一個禿頂的男子跟了兩千之后看牌。

  姜浩微笑的翻開了牌,一副爛牌赫然的擺在眾人面前,最大的不過是一張j。

  而那個禿頂男子翻開牌之后,最大的是一張k,剛好比姜浩的牌面大,所以這局是他贏了。

  夏陽露出十分的懊惱之色,他棄牌的時候大家都看到了他的牌面,是一副對八的牌,按理說已經不小了。

  可他卻連拼一下的勇氣都沒有,這下子大牌的幾人更加確信夏陽是一個什么也不懂的菜鳥。

  “別緊張,第一把都這樣,慢慢來。”姜浩還表現出十分友好的態度,出聲安慰了夏陽一句。

  第二把,服務生繼續發牌,這次是由上把贏得人先說話。

  禿頂男人伸出手,輕輕地捻了一下面前的幾張牌,只捻起一個腳,看了一眼后,又不動聲色的收回了手。

  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變化,語氣平淡的說道:“五百!”

  接下來就輪到了姜浩,只見他同樣是捻開一角看了一眼,同樣是跟了五百塊。

  短寸男子再次棄牌,這下子只剩下夏陽沒有表態了。

  夏陽將幾張牌抓到手里,拿到眼前一看,眼中抹上了一絲竊喜,他極力的掩飾著,可那顫抖的身子還是被同桌的幾人看在眼里。

  姜浩心底冷笑,看來這次是抓到了一副好牌,居然如此的控制不住個人情緒變化。

  將牌面寫在臉上是賭桌的大忌,往往越是被人看不透,對自己越有利,但偏偏夏陽就表現出一副控制不住情緒的樣子,這下子誰都能知道接下來該怎么做了。

  接下來,禿頂男子直接棄牌,姜浩同樣是如此,兩人一人牌面是最大一張a,另一人是一個小對子。

  夏陽的牌翻開后,眾人都是一副早有預料的表情。

  果然!姜浩看著夏陽那一副同花牌心底冷笑,尤其是夏陽將贏得錢抓回自己跟前,臉上喜形于色的表情被他看在眼里。

  “先讓你高興一回,接下來就是你絕望的時候!”姜浩心中想著的同時,服務生又繼續開始發牌了。

  這次是夏陽先說話,直接就扔出去一千,看樣子又是抓了一副好牌,那臉上的興奮已經說明了一切。

  “真是個土包子!沒見過世面!”眾人心里暗自鄙視。

  “這把我跟五千!”姜浩看了看牌之后,直接就甩出去五千塊,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他用的是心理戰術,讓人看不透,直接在心理上擊潰對方。

  另外兩人皆是搖了搖頭,很是默契的一同扔出手里的牌。

  這下子又輪到夏陽說話了,眾人的目光都放到了他身上,只見他臉上開始猶豫不決,先前甩出去一千塊時的自信已經消散了一大半。

  “能不能快點,怎么這么慢?磨磨唧唧的跟個娘們一樣!”短寸男子已經開始不耐煩了,眼睛夏陽好半天沒有說話,兩手只是抓著手里的牌想著什么,這次開口催促起來。

  “誒,不急不急,讓他好好想想,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拿五千塊錢不當回事?”姜浩這時候又出來當好人了,出聲維護夏陽,任誰都看不出他的心思。

  好大一會,夏陽才咬了咬牙,十分不甘的把牌丟棄。

  姜浩一副心領神會的表情,似乎早就預料到此。

  夏陽的牌面赫然又是一副同花牌,連姜浩都不得不感嘆他運氣真是太好了,連拿兩幅同花,簡直可以去買彩票了。

  這桌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主意,漸漸地圍觀的人變得很多,看到夏陽連同花都丟了之后,一個個開始指指點點。

  “這人是傻子吧?拿到同花都扔,就這水平還好意思扎金花?”

  “那五千塊錢擺明了就是白送的,他居然都不敢跟,真是氣死人了,這牌要是給我就好了!”

  “膽子這么小,簡直是太丟人了。”

  連圍觀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同花幾乎是穩贏的牌,連這點魄力都沒有,真讓人看不慣。

  這下子眾人都將目光看向了姜浩桌面上的牌,他們都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牌嚇得同花都棄牌了。

  究竟是真的有大牌?還是就是唬人的?

  姜浩很享受這種被眾人注視的感覺,放佛自己就是所有人的焦點,揮手間指點山河,目空一切。

  牌面掀開后,人群中難免發出一陣唏噓聲。

  這是一副爛到不能再爛的牌,最大的是一張十,還有一張三和五,關鍵還不是一個花色。

  很顯然,夏陽是被他唬住了。

  “我就說么,同花是必贏的牌,丟了太可惜了。”說話的這人一臉的惋惜之色。

  “這么小的牌姜浩都敢跟,果然是有魄力,真的厲害。”

  “那是肯定的,姜浩怎么說也是個老手了,這小子跟他玩,可要倒霉嘍。”

  這間棋牌室都是常年混跡賭桌的人,沒有一個是不認識姜浩的,無一不對姜浩的膽魄露出敬意,當然,看向夏陽的目光就滿是嘲笑了。

  當然姜浩是看出了夏陽才敢這么干的,如果換成和比人玩,他自然是不會做出這么大的冒險。

  他是商人,商人講究的是利益,利益的獲得方式就是富貴險中求,當然,風險也要盡可能的降到最低。

  夏陽此時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死死地盯著姜浩的那副牌,心中的郁悶悔恨和不甘通通都寫在臉上。

  “你詐我?明明拿的是這么小的牌,分明就是欺負我第一次玩。”夏陽狠狠地盯著姜浩那張肥胖的臉,氣憤的說道。

  “話可不能這么說。”姜浩攤了攤手,頗有一種掌控天下的氣勢,說道:“是你自己不選擇跟的,炸金花本來就是講究牌面是小,心理是大,你自己害怕輸棄牌也不能怪我吧?”⑧☆⑧☆.$.

  他說的話很有道理,夏陽根本就無力反駁,這副吃癟的樣子更是讓姜浩心中分外爽快。

  “這些,還不夠,我要慢慢的折磨你!”

  雖然表面上心有不甘,但是事情已成定局,說什么也沒用了。

  “發牌!”夏陽陰著臉和服務生說了一句。

  服務生常年混跡這種場所,不僅會察言觀色,生活的磨練讓他們比其他人都要能容忍,工作中時不時會碰到那些輸了錢發脾氣的人,他也從來都不會生氣。

  也許別人會說這樣是不是顯得太窩囊,太憋屈了,但你要知道,雖然整天都有人喊道人人平等,但真的是平等了嗎?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沒有任何兩個人是完完全全公平的,這些不公平的因素,有的是先天存在的,有的是后天形成的,但不論如何,為了生活,你必須學會去忍讓。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