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17章 真實的自己

第1017章 真實的自己

書迷正在閱讀:
第二天一早,夏陽的精神異常飽滿,也不知道為什么,只感覺身體和從前不一樣了,但具體哪里不一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深深的印刻在他腦子里,揮散不去。

  夏陽也沒有太在意,還以為只是一場夢,只是這夢有點奇怪,甚至是有些顛覆思想。

  他這時候才回想起來,那個圓盤居然消失不見了?

  夏陽走下床,四處翻看,甚至連床底下都找了一遍,仍然沒有找到。

  “奇怪,怎么就突然沒有了呢?”夏陽覺得事情有些古怪。

  不過那個圓盤對他倒是沒有多大用處,他也就是隨便撿回來翻看一下,丟了就丟了吧,倒是不心疼。

  這件事暫時被他拋出了腦后。

  推開房門走了出去,雖然才短短幾天,但夏陽現在已經對這里有了家的感覺。

  只見鄭姍姍一人正坐在飯桌上吃東西,見不到鄭峰的人影。

  “估計是出船打漁了吧?”夏陽心中想道。

  鄭峰起了個大早,做了早飯之后就去出了船,自從鄭姍姍回來后,他已經兩天沒有去打漁了,這滿打滿算就少了不少的收入,這對于鄭峰這個老實本分的農村人是不允許的。

  雖然鄭姍姍已經很多次說過讓他好好休息就行,自己能養活他,可鄭峰根本就不聽,他想著自己能掙一點是一點,多給閨女留點錢,順便也給閨女減輕點負擔。

  雖然鄭姍姍在他面前一直都表現出一副自己工作生活很少的樣子,甚至全村的人都是這么認為了,但知女莫若父,他早就看的出鄭姍姍在大城市的生活并沒有她自己說的那么好。

  但是他沒有去點破,既然鄭姍姍想要面子,那他就給閨女留足了面子,即使知道也裝傻充愣。

  “起床了?快過來吃早飯吧。”

  鄭姍姍今天換下了那身都市的時尚穿著,轉而穿了一身不怎么起眼的普通寬松衣物,這身普通的裝扮穿在她身上卻有一中獨特的韻味,再加上她這會未施粉黛,頭發隨意的挽在腦后,活脫脫的一副鄰家小妹的模樣。

  她看到夏陽出門后只是微微抬了下眼皮,細巧手指還捏著勺子舀著碗里的粥。

  夏陽點了點頭,也沒有客氣,反正都已經習慣了,就直接走過來坐下了,同樣盛了碗粥吃了起來。

  “姍姍姐,你看到昨晚我撿到的那個圓盤了嗎?”

  說到底,夏陽對于圓盤的突然消失還沒是有些疑惑,所以才隨意的問了一句。

  鄭姍姍一臉的不在意,平靜的說道:“就是昨天你撿回來的鐵疙瘩?我可沒見著,那玩意早就該扔了,也就你還當成個寶貝帶回家。”

  “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見了呢?”夏陽這句話像是在問鄭姍姍,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你不會懷疑是我拿了吧?”

  鄭姍姍停下吃飯的動作,瞪著眼睛,臉上露出一副氣憤的表情說道:“你不會以為是我拿了吧?別搞笑了行不行?就那破玩意倒貼錢我都不要,我還嫌礙事。”

  “不是不是。”眼睛鄭姍姍有些生氣了,還以為自己懷疑他,急忙解釋道:“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隨便問問,找不到就算了吧。”

  鄭姍姍這才稍微消了點氣,兩人吃完飯后,她坐到了客廳的老舊沙發上,翹著腿,愜意的晃動著身子,而沙發隨著她的身體晃動發出了咯吱咯吱的彈簧摩擦聲。

  家里的家具都已經很是老舊了,據說還是鄭峰當年結婚的時候買的,鄭姍姍一直都打算給他換套新的,不過鄭峰不愿意。

  人都是念舊的,雖然婚姻已經不復存在,但這些老舊家具承載了他所有的感情,所以自然是舍不得,再說了買套新的還要花錢,而這套舊家具也不是不能用,買來也浪費。

  只要自己的兒女過的好就行,自己怎么也快老了,一切都無所謂了。

  “大勇,我渴了,去給我倒杯水。”坐了一會知道,鄭姍姍突然給一旁無所事事的夏陽發出一道命令。

  命令發出去了,夏陽卻一動不動,鄭姍姍看在眼里,頓時皺起了眉頭。

  “我讓你去倒水啊!你沒聽見嗎?”

  “啊?你是在跟我說嗎?”夏陽張大了嘴,指了指自己,表現出一副沒反應過來的樣子。

  “你別給我裝傻,這屋里就我們兩個人,不是跟你說,難道是跟鬼說?”鄭姍姍看到他裝傻充愣的樣子心中就有些氣結。

  她其實并不渴,剛剛才吃過飯,哪能消化的這么快,只不過是突然來了興致想要使喚使喚夏陽。

  “你自己也可以去倒啊?為什么要我去?”

  夏陽只是失憶,并不是傻,潛意識中自己可不是個任人使喚的人。

  “我累了,不想動,身為你姐姐讓你倒杯水都不行?”

  鄭姍姍脾氣突然就上來了,一想到這家伙吃自己家住自己家的,還不干活就心中來氣,吩咐他這么點事還磨磨唧唧的。

  “哦,好吧。”夏陽神色郁悶的應承下來,一副受氣的樣子。

  一看到他者慢吞吞的動作,鄭姍姍更是厲色的催促道:“你快點!”

  “知道了!”當夏陽把倒好的水放到她面前后,鄭姍姍只是端起來輕抿了一口。

  村里的生活雖然好,無憂無慮的,但是習慣了大城市忙碌生活的他,一閑下來就感覺發悶,總想著找點事做。

  一想到今天的日子,鄭姍姍突然眼前一亮,今天不就是鎮上趕集的日子嗎?

  想到自己已經很長時間沒去趕過集了,頓時就來了興致。

  “大勇,跟我去鎮上的市集吧,我想去逛逛。”

  夏陽一聽,臉就拉了下來,他最不喜歡的就是熱鬧的地方,也說不上為什么,總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待著。

  “我能不能拒絕。”

  “不能!”鄭姍姍的語氣很強硬,帶著毋庸置疑的味道。“你必須得跟我去。”

  這完全是沒有人權啊!夏陽眼看拒絕不了,只能無奈的點點頭。

  鄭姍姍看到了他答應之后,站起身,連衣服也不打算換了,興奮的帶著夏陽出了門。

  說實話,這身衣服穿起來明顯比都市裝要舒服多了!

  由于冬河村里鎮上要走十里地,兩邊也沒有直通的汽車,鄭姍姍找了輛自行車,讓夏陽載著自己,朝鎮上的方向走去。

  陽光正好,風和日麗,村里的空氣顯得異常清新。

  兩人男的質樸俊朗,女的清雅脫俗,伴著鳥語,行走在村里的土路上。

  鄭姍姍一手扶著夏陽的腰,兩腿并攏的坐在自行車后座上,嘴里哼著動人的歌曲,看起來心情很不錯。

  說起來鄉村的生活讓她釋放了所有的壓力,忘卻一切的煩惱,或許這樣的她才是最真實的自己吧。

  可是突然從后方駛過來的一輛汽車打破了這副美好的畫面。

  只見一輛黑色的奧迪汽車行駛飛快,在土路上顯得顛簸不已,塵土飛揚。

  車子很快就超過了兩人的自行車,鄭姍姍躲閃不及,莫名的吃了一嘴的塵土,美好的心情直接就低沉了下來。

  “開車開那么快干嘛?趕著投胎啊!”

  即使脾氣再好的人,經歷了這一事件也會憋上一肚子的氣,更何況鄭姍姍這樣脾氣不是很好的人。

  雖然她說話的聲音不大,只是埋怨一下,可車里的人好像是聽見了。

  車子直接在兩人的前方停下了,等夏陽起著車子經過的時候,搖下的車窗里露出一個肥胖的臉蛋。

  “你剛才罵誰呢?”

  鄭姍姍正是有氣沒處撒的時候,眼見得罪了自己的人居然還停下了車,面色不懼的說道:“說你呢!怎么了?說讓你開車開那么快的,沒看見前面有人嗎?”

  車子里的人看到鄭姍姍后先是一愣,他完全沒想到會在村里碰到一個長得這么漂亮的女人。

  下意識的,之前被罵后生氣的怒氣減下去不少,估計如果鄭姍姍是個丑女的話,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能在村里開起這種車的人,自然不會是沒有任何身份背景,怎么會怕惹事?

  “這不是鄭姍姍嗎?我們的大班長!”胖臉男上下打量了幾番,漸漸從欣賞癡迷轉換到吃驚。

  “你怎么認識我?”

  鄭姍姍見此人居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頓時就心生疑惑,同樣看向了車里的人那張臉,只不過瞅了半天都沒認出來是誰。

  這張胖臉完全就沒有任何的印象。

  “大班長,你居然連我都不認識了,我是姜浩啊!”

  “姜浩?”鄭姍姍很努力的從腦子里搜索這個名字,雖然聽起來有些熟,只不過一時半會想不起來。

  “我是姜浩啊!咱們初中是一個班的,我就住在隔壁村子,你忘了?”胖臉男見她還是沒認出自己,不由得有些著急了。

  “原來是你!”鄭姍姍眼前一亮,腦子里刻畫出一個模糊的人影。“你怎么這么胖了?”

  鄭姍姍還是從記憶中搜索到了此人,初中班里確實有一個叫姜浩的,不過當年兩人不是很熟,所以對他的印象不是很深,只記得他當年長得很瘦小的樣子,沒想到現在變得這么胖了,雖然沒看到車里的體型,不過那張臉已經說明了一切。

  她說這話完全就沒有想太多,姜浩卻是一臉的尷尬,胖子最為忌諱別人說自己旁,如果說這話的是別人,估計他直接就翻臉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