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16章 奇怪的夢

第1016章 奇怪的夢

書迷正在閱讀:
李翔開始入兩難,現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走了,那丟人可就丟大發了,要是不走,他怕被打啊!

  “不說話是吧?好!給我揍他!”王大虎一見這小子居然無視自己的話,頓時就不高興了。

  有身份能怎樣?有錢又能怎樣?強龍壓不記住地頭蛇,在這一畝三分地,誰來說話都不好使!他王大虎在這邊就是天!

  當然,這只是他自己自傲的想法。

  “這樣的男人,真的值得自己托付一生嗎?”鄭姍姍心中忍不住嘆息。

  眼見幾人說動手就要動手,李翔瞬間就傻眼了,他可不想挨打啊。

  留給他考慮的時間不多了,被打一頓那面子就丟盡了,好漢不吃眼前虧。

  “行,我知道了,我走!”說完李翔掉頭就走,經過鄭姍姍身邊的時候還小聲的說了一句:“珊珊,我一個人肯定打不過他們,現在這就去叫人,媽的,太囂張了!

  眼看著他走了,鄭姍姍心里徹底冷了下來,如果李翔真的被摁在地上打一頓,她倒是還佩服他有骨氣,可眼下這副場景,只能是失望到不能再失望了。

  “你不能走!你必須得留下!”

  王大虎一看鄭姍姍也要走,立馬就出聲阻止道。

  他已經失去了耐心,迫切的想要得到這個女人,一刻也不想多等。

  “我為什么不能走?王大虎!你到底想干什么!”鄭姍姍徹底就爆發了,大聲的質問道。

  泥人還尚有三分脾性,更何況是剛剛看透了自己名義上的男朋友,心里正氣著。

  王大虎拽住她的胳膊,絲毫不理會她的反抗,面部猙獰的說道:“老子都等了八年了,說什么也要得到你,你今天必須同意!”

  “那我要是不同意呢!”掙扎了幾下沒有作用,鄭姍姍索性放棄了動作,冷著臉問道。

  “那我就只好用強硬手段了,先得到你人再說!說完后就拉著她往山下走,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就這么想把人帶走?你經過我同意了嗎?”夏陽自始至終都在一旁看著,眼見鄭姍姍居然被強硬的帶走,立馬就靜不住了。

  他已經把鄭珊珊當成了親人的存在,本來一開始就該站出來的,可是李翔來了之后就站在了一旁。

  畢竟人家才是正牌的男朋友,自己并沒有什么合理的身份,可眼見他居然撇下鄭珊珊自己走了,心中對于這種男人非常的鄙視。

  挨一頓打能怎么樣?至少你盡力了,你要是根本就沒盡力,怎么能不讓女朋友寒心?

  雖然自知自己上去也是情況一樣的,不過心中不知道怎么生出一股自信,他覺得自己能解決這幾個人。

  鄭姍姍淚眼婆娑,心中滿是絕望,夏陽能在這個時候開口幫自己,說實話心中還是有些感動的。

  不過她并不認為這能起什么作用,怎么看夏陽都是眼前這三個人的對手。

  想他本來就在恢復階段,而且腦子還失憶了,肯定反應不快,也是挨打的份,不過就像她說的,就算挨打了,至少也說明嘗試了,她也會感激的。

  不過眼下自身的處境,真的是急迫,完全沒想到王大虎會采取如此強硬的姿態,徹底慌了神,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

  難道跟了他?想到了,鄭珊珊覺得死了都比跟著他強,那就肯定不行了。

  “媽的!你算哪根蔥?也敢來搗亂?不想活了是嗎?”王大虎眼見有人敢挑釁自己,立馬換上了殺人的目光。

  在冬河村這一畝三分地,他的話誰敢反駁?就連派出所所長來了都不好使,他要干的事,沒人能阻止的了。

  我不是搗亂,我也想活著,就是想讓你放開我珊珊姐。”夏陽一臉泰然自若,根本看不出什么緊張,

  “哦?她是你姐姐?我怎么不知道她有個這么大的弟弟。”王大虎問道。

  “我告訴你,不想挨打的話,就像剛才那個人一樣,感覺躲得遠遠地。”王大虎一切也不愿意多等了,他已經等了八年了。

  眼見夏陽根本就不配合,王大虎直接就是去了所有的耐心,揮揮手呲著牙說道。

  “把這小子打一頓,留口氣就行了!”

  王大虎吩咐了一句,兩個小弟二話不說就想要把夏陽暴打一頓。

  這可是在老大面前表現的機會,很難得的,捏著拳頭就過來了。

  他們根本沒把夏陽放在眼里,更想不到他會反抗。

  兩人一左一右,直接把夏陽圍了起來,寬大的手掌同一時間抓向了夏陽的肩膀。

  他們的想法很好,而且看好樣子打架業務也很熟練。

  夏陽還擊的動作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很快,輕描淡寫的出了兩個動作,左邊一拳,右邊一腳,兩人一個挨了他一腳,一個中了他一拳。

  毫無任何懸念,兩人都是倒在地上起不來了,口中不住的哀嚎。

  “我力氣有這么大?”夏陽自己都沒有想到,他也就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鄭姍姍就這么被帶走吧?

  對付暴力的最好辦法就是以暴制暴,沒想到自己身體里還有這么大的力量,居然自己都不知道。就是不想白還有多少秘密。

  王大虎呆住了,完全沒想到自己的人會這么輕易就被達到了,簡直超乎真實的想象。

  “你想干嘛?我告訴你,我不是你能得罪起的!”夏陽一步一步朝他接近,王大虎心里莫名生出一股懼意,這是從來沒有過的。

  他什么時候怕過?不過這次好像是從內體突然衍生而出,出現的太突然。

  砰!十分輕描淡寫的一腳,王大海身體就懸空,成拋物狀倒飛而去。

  “小子,你敢打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得罪我,你以后的日子就別過了!”雖然胸口劇痛,但是王大虎可不會輕易認輸。

  “你再廢話,信不信我今天就讓你不能過了!”

  王大虎直接就不說話了,安靜了下來,眼神是陰晴不定。

  好漢不吃眼前虧,當混混老大,要學會變通,明知實力不夠的人就不去招惹。

  “今天自己人少,等叫夠了人再來找你小子算賬!”王大虎心中想著,咬了咬牙。

  收拾了幾人后,鄭姍姍總算是安全了,看著夏陽心底忍不住感激,說道:“真是太謝謝你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辦好了。”

  不過一想到李翔,心中就是莫名的痛,難道所謂的情侶,就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嗎?太過現實的社會,自己是早該看清了。

  心很累,鄭珊珊現在很累很累,一刻也不想多說什么,回到家后直接就進屋關緊了房門,甚至是連晚飯都沒有吃。

  她已經決定了,等回到了尚都市,無論如何一定要和他分手!實在是不能忍受!

  想來這幾天他也不會再來了,鄭珊珊想在家里多待幾天。

  一天過得很快,夏陽做來做去就那幾件事,大部分時間都坐在河邊回憶。

  晚上,夏陽總是摸著私人的控制,拿出來那個今天剛剛撿到的圓盤翻看著什么。

  身上有著若有若無的氣體,十分莫名的,夏陽一直都想不通。

  不過在突然間,夏陽的手掌處發出耀眼的光芒,讓他自身有著一瞬間的失明,接著無數個畫面在他眼前晃過。

  他看到了無邊無際的山脈,橫跨千里的長河。

  一群群衣著簡陋好似遠古時代的人類在無窮無盡的廝殺著,到處都是鮮血濺射,遍地滿是尸體。

  一個個仿佛山岳般的巨獸,昂著猙獰的頭顱咆哮著,吼叫聲在天際間回蕩。

  最可怕的是其中有著兩個身形高入云端的巨人在對決,無數的山脈在兩人腳下崩塌,周身伴隨著陣陣嘶吼的颶風,每一個動作都好似讓天地都跟著動蕩不已。

  其中一個巨人手持一把金光燦燦的長劍,最后一劍斬下另外一個巨人的頭顱。

  那顆巨大的頭顱落地后,砸出深于百丈的深谷,身體從脖頸處血流如洪,染得天地都是血紅一片。

  一群人類開始陣陣高呼,落地的頭顱還在不停地張開大口,嘴里吼叫著什么,再次被巨人的長劍刺下。

  再后來,畫面突然一變,換到了一處部落里,那個巨人也變成了正常人體型般大小,手里拿著的正是夏陽手里的那塊圓盤,高舉在頭頂,嘴里喃喃自語。

  隨后他也轟然倒地,失去生息。

  亮光漸漸散去,韓東也隨之失去意識,倒在了地上。

  夏陽做了一個夢,一個仿佛很長很長的夢。

  天上莫名的打起了空雷,一道道手臂粗壯的雷電劃裂天空,但半天都沒有一滴雨落下來,很是奇怪。

  一道神秘的聲音一直在他的腦海中念著一句又一句生澀拗口的文字。

  夏陽的丹田之中漸漸開始凝聚氣體

  此時,在離冬河村后山不遠的冷古峰山下,一個不知名的山谷里。

  一處茅草屋在狂風閃電中顯得搖搖欲墜,似乎隨時都會坍塌一樣。

  屋內坐著一個一臉睿智的老者,兩眼出神的凝視著窗外,口中喃喃低語的說道:“天降異象,難道是有人渡天劫嗎?看起來不像”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