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15章 天高皇帝遠

第1015章 天高皇帝遠

書迷正在閱讀:
“但是我以前來這里做什么?”夏陽實在是想不通。

  其實這也算是難為他了,能想到這一點兒也已經很不錯了。

  鄭姍姍在不遠處猶豫了一番,還是躊躇著走了過來,站在離夏陽大概是十米左右的距離后停下了身子。

  沒辦法,從小就耳聽目染,她很難一時之間就打破很長時間堆積起來的恐懼。

  “大勇,別在這晃了,我們回家好不好。”她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

  夏陽其實也就是隨便看看,聽到鄭姍姍的話后,回過身點了點頭,正要朝著她身邊走的時候,腳下突然踩到一個東西。

  這是一個不知名的材質的圓盤,十分堅硬,夏陽蹲下身子,撲啦開上面的一層薄薄塵土,定睛一看。

  “這是什么?”夏陽心生疑惑,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將其撿了起來。

  上面刻畫的圖畫他也不認識,只是預感這東西挺重要的,索性就想著帶回去。

  如果夏陽恢復記憶的話,一定能想到,這就是禁錮血妖五百年的東西,圓盤那天本來被大毛收起來了,可逃跑的時候太著急了,才掉落了下來,而且光顧著逃命,根本沒空撿起來,這才到了夏陽的手上。

  鄭姍姍眼見夏陽突然蹲下,還以為他出了什么事,心下一緊,結果沒一會他就拿著一個奇怪的東西走了過來。

  “大勇,你手里拿著的是什么東西?”

  “哦,這是我在地上撿的。”夏陽實話實說。

  鄭姍姍聽后繃起了臉,說道:“什么鈹銅爛鐵你也要,趕緊扔了!”

  “不行!”眼見鄭姍姍要從自己手中奪去扔掉,夏陽下意識的手臂一躲,說道:“還是留著吧,萬一以后有用呢!”

  “這破玩意能有什么用?你開玩笑吧!我不管你了,愛怎么處理怎么處理,撿個破東西居然還當寶貝。”

  “你這么緊張干什么?”夏陽有些不明白。

  “你說我緊張什么?!”鄭珊珊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隨后把這陰靈之地的說法和夏陽說了一遍,直到現在都心有余悸,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那么擔心他。

  夏陽一臉不在意的笑了笑,沒心沒肺的說道:“你這純屬自己嚇自己,我這不是沒事嗎?”

  “怎么就沒讓你變成個傻子呢!”

  “沒辦法,福大命大!”

  “哦,我倒是忘了,你本來就是個傻子。”鄭姍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夏陽嘴角扯了扯,也不再和她爭辯什么。

  隨后鄭姍姍發現此處也沒什么意思,就打算回去了,誰曾想被幾個人擋住了去路。

  領頭的是一個長得高高壯壯的男子,頭發是那種幾毫米的圓寸頭,穿著花里胡哨的,脖子處紋著一個活靈活現的虎頭。

  他還帶了兩個跟班,三人一看就是什么好人。

  鄭姍姍一見到來人臉色就漸漸冷了下來,她自然是認識面前這個人的。

  王大虎,周圍十里八鄉有名的惡霸,欺行霸市,典型的村里毒瘤。

  說起來兩人還是初中同學,從那時候開始王大虎就是調皮搗蛋,欺負同學,頂撞老師,而且已經那時候就已經開始混社會了。

  那時候由于鄭姍姍長得極為水靈,從小就是美人胚子,自然是得到了王大虎的主意,平時就沒少糾纏他。

  只不過那時候他還沒無法無天,做事有所收斂,知道初中畢業以后,他就徹底步入壞人的行列。

  鄭姍姍上了高中后,王大虎時不時的就去騷擾她,讓她做他女朋友,而且橫行無忌,連高中門口的保安都被他打了。

  為了躲避他,鄭姍姍高中上的那叫一個艱難,直到高中畢業后離開縣城到了尚都市,才總算擺脫了這個惡棍。

  可沒想到時隔多年,居然又碰到了這個讓她十分厭惡的人。

  “哎呀,珊珊,聽說你回來了,我立馬從縣城趕回村來找你,剛剛去你家里你沒在,居然跑到后山來了。”王大虎搓著手,一臉的興奮。

  時隔多年,她還是對鄭姍姍心存念想,尤其是現在看來,這高挑突出的身材,柔美動人的臉蛋,再加上這一副甩出農村女孩幾條街的穿著打扮,無疑不讓他心動,想要將她占有。

  這些年他時不時的就來打聽,這次終于逮到機會,攔鄭姍姍一個正著。

  “王大虎,怎么又是你?你煩不煩啊?都過去這么多年了,你還想怎么樣?”鄭姍姍含著一張臉,聲色厲竭的說道。

  今天真是夠倒霉的,出門沒看黃歷,居然碰到了這個無賴,心情立馬就沉到了谷底。

  “我不想怎么樣啊?就是想讓你做我女朋友。”

  王大虎說話一點也不含蓄,直接就奔著主題,他不太喜歡那么墨跡,追求女生他可不會,這些年都是看上了就上,稍微的威逼利誘就得手了。

  當年自己的眼光就是好啊,這女人就算是和電影里的明星比起來也不逞多讓吧?

  “你別作夢了!我就算看上一頭豬,也不會看上你!”鄭姍姍眼中帶著豪不加掩飾的反感,說話也絲毫不留情面。

  王大虎聽后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她這話是說自己連一頭豬都不如?這話要是從別的女生口中說出來的,估計他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大罵一聲"",順便采取點強硬手段得手。

  不過鄭姍姍不一樣,不論模樣身段還是氣質,都是無可挑剔,在他心中簡直是完美到極致,所以他愿意付出一點耐心。

  “珊珊,我是真的喜歡你,你就跟了我吧,我保證你以后要什么有什么。”王大虎厚著臉皮說道,甚至想上前來抓鄭姍姍的手,不過沒有得逞,被她躲開了。

  “少廢話,你趕緊讓開!我要回家!”鄭姍姍連多看他一眼都想吐,

  這次王大虎出奇的沒有阻攔,而是讓開了路,示意她隨時可以走。

  他臉上堆起來的笑容讓鄭姍姍心中有著不好的預感,她自然是不會相信王大虎會如此輕易的善罷甘休,肯定還會有其他的動作。

  不過眼下自己還是的趕緊走,能離這個人越遠越好。

  夏陽不動聲色的跟了上去,兩人走出去沒多遠,就看到了李翔氣喘吁吁的跑過來。

  “珊珊,你原來在這啊,我起來晚了,一起床就從賓館趕過來了。”李翔臉上帶著一絲歉意,看樣子是想哄鄭姍姍,和他解釋自己來晚的原因。

  其實他昨晚到縣城找了個賓館后,順便叫了個小姐包夜,由于這里又沒人認識自己,完全可以敞開了玩,直接就和女人折騰鬼混到半夜。

  那時候他還想,幸好自己機智,要是在鄭姍姍家留宿,不光沒有女人碰,哪能像這樣敞開了玩?

  直到現在腰部還隱隱作痛,腿部發虛,所以只是跑了兩步就快喘不上氣,可能是昨晚動作太大的緣故,不過也怨不得他,誰叫那女人腿夾的那么緊,""聲音那么大,關鍵還是技術高,明顯是身經百戰,直接爽的李翔差點精盡人亡。

  他一上來就抓鄭姍姍的手,鄭姍姍下意識的想要掙脫開,不過一想到兩人是男女朋友關系,只能忍著心中的別扭,任由他抓著自己的手。

  不過跟在他身后的王大虎可就不是那么好說話了,眼見自己看上的妞,不讓自己抓手居然被別人抓了,那火爆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怒氣沖沖地走過來,直接一把就將李翔拽開,往地上狠狠的一摔。

  李翔一個被掏空身體的男人,怎么會是王大虎這個常年混跡社會人士的對手,力氣更是天差地別,只被一拽身子就站不穩了,摔在地上。

  鄭姍姍眼中頗為失望,眼見自己名義上的男朋友,居然毫無任何還手之力,心中說不出的難受。

  哪個女人都對另一半有個英雄夢,希望他可以頂天立地,無可匹敵,自己雖然沒那么高的要求吧,可也不能這么弱不禁風吧?

  “媽的!你是什么東西?珊珊也是你隨便碰的?”王大虎指著地上的李翔破口大罵,順便還往他身上補了一腳。

  這一腳踹的可不輕,李翔瞬間感覺肉被碾了一下,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只是抓了抓女朋友的手,就無緣無故被打了一頓。

  李翔好歹也是個有身份的人,自然脾氣也大的很,勉強的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陰狠的說道:“為什么打我!?”

  本來他還想前面加上一句罵人的話,不過一看王大虎這副氣勢洶洶的樣子,態度立馬弱下來幾分。

  “你再碰珊珊,我不光要打你,我弄死你信不信!?”王大虎掏出一把刀子,這家伙是他們混混都常備的東西,比劃著威脅。

  李翔見了刀子就慫了,他還是有自知之名的,知道自己戰斗力有限,硬來就是挨打的份。

  不過真要認慫的話,那也太丟面子了,李翔可是個很注重面子的人,既然自身實力不行,那只能抬身份了。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爸可是尚都市土地局的局長!”李翔強裝出一副沒有服軟的樣子,與之針鋒相對。

  “尚都市的土地局長?那他媽管我們冬河村怎么事?”

  這李翔一陣語塞,他說的沒錯,確實沒什么關聯,天高皇帝遠的。

  身份不行難道還不能用錢嗎?有句話說的好,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叫事。

  “說吧,你要多少錢才不糾纏珊珊?”

  “多少錢?”王大虎就像是聽笑話一般說道:“我王大虎會缺錢嗎?你他媽趕緊給老子滾!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