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14章 陰靈之地

第1014章 陰靈之地

書迷正在閱讀:
“我也很慶幸,自己沒變成一個傻子。”夏陽傻呵呵的笑著。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嗎?”鄭姍姍的手習慣性的捋了捋長長的秀發,難得對夏陽露出一絲關心之色。

  兩人雖說是今天第一次見面,但聊了幾句話之后,感覺就像是相熟多年的朋友一般。

  鄭珊珊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感覺,也許是自己的老爹鄭峰看他很順眼,也或許是自己對他十分的好奇。

  總之就是和他說起話來很輕松,沒有在城市里那種壓抑。

  在鄭姍姍眼光的注視下,夏陽的眼底突然間變得十分迷茫。

  他抬起頭看著天空,像一個迷途的孩子一般靜靜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我連自己是誰都想不起來。”

  人活著,就是為了一份念想,一個追求,但是他現在什么也沒有,雖然思想還在,但人生已經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女人都是感性的生物,鄭姍姍看到他失落的神色,沒由來的感覺到一絲心疼。

  自己又何嘗不是呢?人生的方向完全無處可尋,顛沛忙碌的生活,**現實的社會已經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

  曾經一心一念的理想追求早已不復存在。

  身為同類人,難免會有惺惺相惜的感覺,因為她從自己的角度能感他所思,念他所想。

  其實要客觀的說起來,自己比他還是要幸福的吧?至少還有家,還有親人去牽掛。

  “你不會待在我家里,一輩子賴著我老爹吧?”鄭姍姍不忍心看他那么難過,這氛圍讓她心感覺壓抑,畫風一轉開起了玩笑。

  夏陽只是失憶,但并不代表腦子不好使,怎么能聽不出她開玩笑的口吻?

  “怎么,我賴在你家里你不愿意啊?”

  “那倒不是,我倒希望是如此,我常年不在家,老爹都是一個人,他年紀也大了,你在家里還能照顧她。”說到這,鄭姍姍稍微頓了頓,隨即笑了笑,露出細碎的牙齒。

  “而且,他平白無故多了個兒子,估計做夢都能笑醒吧。”

  夏陽的目光剎那間變得悠長深邃,說道:“其實我倒挺喜歡這里的生活,無憂無慮的。”

  “不過,我終歸不是屬于這里的人,人生如若不完整的話,那活著還有什么意義,所以我還是要找回真正的自己。”

  夏陽不知不覺的敞開了內心,將心中的話全都說了出來,這短短一會的時間,說的話比這幾天加起來都要多。

  夜晚的風清涼透徹,鄭姍姍身為女人,身體本來就比男人要虛弱,涼爽的夜晚讓她只能雙手環抱,緊了緊肚子。

  “很晚了,去睡覺吧。”夏陽很是細心的發現了她的動作,自己倒是無所謂,但她要是在多待一會,估計明天會生病的。

  鄭姍姍其實并不想這么早睡,她根本就睡不著。

  說實話,經過今天的事情,他也對自己男朋友的所作所為心生厭惡,她對李翔說不上有感情的存在。

  雖然在相處的過程中,李翔對她很是熱情關心,這也是自己答應做他女朋友的其中一個因素,但并不能成為自己喜歡他的理由。

  愛情?根本說不上來,她更是感覺不到,朋友都說李翔條件好,長相也上等,是不可多得的另一半選擇。

  既然找不到愛的人,那就選擇一個對的人吧。

  苦日子過怕了,才不想再過苦日子,同樣的,聽老爹說,自己的母親在自己三歲的時候就跟別的男人跑了,從此直到她長大也不再相信愛情。

  溫度漸漸降低,鄭姍姍感覺自己再不回到屋子里,身體就要扛不住了。

  她內心突然有了個決定,本來是打算明天就回尚都市的,可此刻為什么突然有些不舍就這么早離去,也許是不舍得老爹一個人,想多陪陪他,還有可能是厭倦了城市的喧囂,想再多感受一下家鄉的安逸,再或許是

  總之這想法一冒出來,就再也壓不下了。

  嗯!就這么辦了!明天就給公司打電話請假!鄭姍姍站起身,目光中帶著堅定。

  隨后她就回到了自己屋里,關上了房門,夏陽沒有離開,依舊在這坐著,坐了好一會,才回到了屋內。

  第二天一早,平時安靜的冬河村里像是炸開了鍋,外面熱鬧異常。

  夏陽和鄭姍姍幾乎是同一時間從房間里走出來,只見鄭姍姍打著哈欠,眼睛都沒有完全睜開,頭發顯得亂糟糟的,被她的右手隨意抓弄著,說道:“爹,外邊發生了什么事?怎么這么熱鬧。”

  一大早就沒睡安穩覺,感覺村子里人來人往的,所以她神色有些不悅。

  鄭峰剛剛把早飯坐好,一一擺放在了桌上,聽到鄭珊珊的問話后抬起了頭,隨意的說道:“哦,好像是昨晚村子的后山上又被盜墓的光顧了,也不知道誰家的祖墳被挖了。”

  這事他早就習以為常了,村子的后山一附近一帶人盡皆知的墓葬群,而且年代久遠,不知道多少盜墓者打著主意,即使村子里每天晚上都派人看守后山,可還是被一些人鉆了空子,時不時的就傳出誰誰誰家祖墳被挖了的事。

  “那也不應該有這么多人吧?”鄭姍姍皺著眉頭。

  從小就生活在這村子里,自然是知道這些事情的,誰家墓被盜了不稀奇,稀奇的是怎么會整個村子都沸騰了?

  就算是村子的祖墳被盜了,也不至于有這么大動靜吧?

  “這次可不一樣。”鄭峰開口解釋她的疑惑,說道:“據說后山上的到處散落著銅錢,也不知道是誰先發現的,現在整個村子都知道了,人們一大早就都跑到后山撿銅錢了,好像附近的村子也有不少人去。”

  鄭峰說著話的時候還一直晃著頭,表示出十分惋惜的樣子,這種事他不打算參與,人還是踏踏實實的好,不屬于自己的不去碰。

  但別人可不是這么想的,雖然銅錢在市面上并不值多少錢,但是村里人都覺得稀奇,也不清楚價格,在加上只要有一個人先動手,其他人自然就不甘落后。

  人都是自私的,別人撿了自己不撿就會覺得吃了多大虧似的,只要是事關利益的事,別的一切都通通是扯淡。

  吃飽飯后,夏陽想象往常一樣去河邊坐一會,消磨時間,可鄭姍姍卻拉住了他。

  “大勇,跟我一塊去后山吧,我們去湊湊熱鬧。”鄭姍姍眨了眨眼小聲的誘惑說道。

  這話可不能讓老爹聽見了,不然又該數落自己了。

  從小到大鄭姍姍都是被父親鄭峰拉扯長大,雖然是單親家庭,但是家庭教育方面卻是絲毫沒有落下,這方面鄭峰做的很好,雖然給不了她母愛,但還是盡心盡力的想要把她教育到正路上。

  哪個做父母的做一切不都是為了孩子?

  鄭姍姍這還是趁著鄭峰洗碗的工夫,跟著夏陽到門外才說的。

  她實在是壓不下心中的好奇,倒不是因為想要撿上幾個銅錢什么的,只是想看看后山的那副景況。

  夏陽聽后認真的想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反正去哪都是去,都是消磨時間而已。

  他本來還想和正在忙碌的鄭峰說一聲,可鄭姍姍已經阻止了他,帶著他就去了后山上。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山上已經布滿了人,地上散落銅錢的消息也不知道是誰傳播出去的,也確實是有,但是沒有消息說的那么夸張,沒幾個人上來后就撿完了,一大部分的人都是撲了個空。

  他們不甘心,起了個大早,忙活了半天結果一無所非,好的人已經背上工具開始挖了。

  這下子也沒人去阻止了,只要不刨自己家的祖墳,別的什么也好說,或許到時候還能跟著沾點光。

  誰都是這么想的,也確實有人能找到一點東西,但是數量卻很少。

  夏陽在后山上隨處轉了轉,總感覺有些熟悉,鄭姍姍本來還在盯著人群看,結果發現夏陽已經去了別處,目光四處看了看,找到了他的身影。

  “大勇,你去干嘛啊?快回來!”鄭姍姍話音剛剛落下,隨即張大了嘴巴,放佛是看到了什么害怕的一幕。

  只見夏陽已經不知不覺的快走到一處空地上,著四周十分奇怪,一個人也沒有,頓時讓他心生疑惑。

  鄭姍姍眼見夏陽就要步入那空空地了,嚇得臉色立馬蒼白,二話不說就跑過去,邊跑還邊喊:“大勇,那里不能去的!”

  這空地是附近村里人盡皆知的邪靈之地,多少人到了那不是瘋了傻了,就是失去了音訊。

  其實事情已經過去好久了,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發生了。不過那也是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后沒有再去的原因。

  大多出事的都是在晚上,就是不知道白天會不會出什么差錯,畢竟沒人敢試過。,

  然而她說的話還是有些晚了,因為夏陽已經兩腳踏了進去。

  完了!鄭姍姍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心生不好的預感。

  可夏陽遲遲未動,依舊是安然無恙,難道是不起作用了?

  這件事并不是什么傳聞,是很久前實實在在發生的事,血一般的教訓。

  夏陽眼神疑惑迷茫,總感覺此處有些熟悉,所以才忍不住走了過來。

  尤其是他看到裸露在空地上的一個黑壓壓一人多寬的洞口的時候,更是眼神一凝,腦子里木模糊的身影一閃一閃的。

  現在他可以肯定,自己確確實實是來過這里的。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