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13章 除非我死了

第1013章 除非我死了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在河邊坐了一下午,知道了天要黑的時候才回到了家中。

  門口處,李翔正在和鄭珊說著悄悄話。

  “珊珊,你家里怎么住啊,晚上和我去縣城找個賓館吧。”這話是李翔說的。

  “我好長時間沒回家了,肯定是要住家里的。”鄭珊皺了皺眉頭,搖搖頭說道:“再說了,我們不是都說好了嗎,沒結婚時不能睡一塊的。”

  “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非要等什么結婚嗎?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情,早一天又怎樣,我都大老遠跟你回家了,你就不能給我點補償?”李翔說話的聲音很急促。

  鄭珊臉上有著一絲猶豫,但最后還是拒絕了。“對不起,真的不行。”

  她不是思想封建,更不是家教甚嚴,只是從小就見多了世間冷暖的她,早就看透了男人的心思。

  要想自己足夠的有價值,就必須守得住原則。

  李翔真是恨得牙癢癢,但是又不能用強,這時候鄭峰也從門外走出來了,問道:“李翔晚上住這里嗎?我把屋子已經收拾出來了。”

  “晚上就不住這里了,我睡不習慣。”這樣的環境他很是不喜歡,無論如何都不能屈身。

  “你這么說,我老爹會不高興的。”鄭珊語言有些擔憂,用小聲的只能兩人聽見的聲音說了一句。

  李翔根本就不屑一顧,他對鄭珊父親的態度很是不滿,又是一個言行于色的人,再說了娶的又不是鄭峰,管那么多干嘛?

  “叔叔,我明天早上再來吧,今天先是縣城找個賓館睡,就不麻煩你了。”說完后就走到了車子旁,連看都不看正前方的夏陽一眼。

  不遠處有兩個小孩在嬉戲打鬧著,你追我趕,偶爾還撿起地上的石塊回想丟來丟去,玩的不亦樂活。

  其中一個腦袋顯得有些大的小男孩,拿起一個拳頭大小的石塊,使勁的一丟。

  砰!石塊直接砸到了李翔的車前玻璃上。

  要說好車就是好車,這么大一個石塊,緊緊在玻璃上砸出一道道密如織網的裂紋。

  兩個小孩直接就嚇傻了,整個人呆愣在那里,其中一個小孩已經嚇得開始哭了起來,而另外那個丟石子的卻還是堅強的沒有哭出來。

  “啊!我的車!”李翔目齜欲裂的大叫了一聲,隨后急忙跑到車身現在的狀況。

  當他發現自己的愛車居然連前視鏡都快被打碎了,頓時怒火中燒,眼看就要發火。

  這車可是自己剛剛買一個月的,打算用所裝逼泡妞的工具,可誰曾想,才一個月就已經開始受傷了。

  “你們兩個小兔崽子,誰砸了我的車?站出來!”李翔眼神陰霾的盯著兩個小孩。

  一個小孩一直的哭,另一個沒哭的卻小心翼翼的動科幾步,慌張自責的說道:“是我扔的,對不起。”

  小孩才剛剛六歲,難得的比同齡人要堅強,或許是有人教導的過,犯了錯誤還知道說句對不起。

  這時候鄭峰父女兩人也聽到了動靜,還有街坊的四鄰都跑來湊熱鬧。

  看到破碎的玻璃,和兩個低著頭認錯的小孩時,兩人就已經大概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

  李翔繼續咆哮著喊叫,道:“你們鬧就不知道滾一邊鬧去?非要在我車的旁邊,我告訴你們,要是我的車壞了,賣了你們倆都還不清!”

  周圍的人開始指指點點,一個大人如此的訓斥小孩真的有點過了,要知道小孩子還不懂事,他們根本不知道對錯,對生活還是一知半解。

  還有人覺得他說話十分的難聽,居然開口辱罵兩個小孩。

  “李翔,算了吧!”鄭珊過來打著圓場,兩個小孩她是認識的,實在是有些不忍心。

  “怎么能算了!”李翔聲音提高了好幾個分貝,完全是屬于喊了:“我無緣無故車窗被砸了,你叫我算了?門都沒有!”

  鄭珊面色不悅,她怎么以前就沒發現,這個李翔居然會是個小肚雞腸的人呢。對他的印象也突然間驟降。

  “小兔崽子,把你們家長叫來!”李翔看來是要把事情鬧大了。

  今天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火,但鄭峰是自己未來的老丈人,又不能對他發火,只能一直隱忍,此時兩個小朋友又剛好撞槍口上了,頓時就直接承受了他所有的怒火。

  不一會,一個面色焦急,年經不過三十的男人就步子飛快的跑過來,躍進了人群后,抱住了那個不斷哭聲的小孩,佛摸著頭哄道:“小寶,別哭了別哭了,爸爸來了。”

  小孩使勁的擠進男人的懷里。

  男人抬起了頭,自己受什么委屈不要緊,可還是受了委屈就不能忍受了,立馬寒聲問道:“到底是什么事,看把我孩子嚇得,有什么事都沖我來就好了,沖一個孩子發什么脾氣!”

  “行,那我就跟你說說!:”李翔冷笑道,指了指破裂的前窗,說道:“看到沒有,你們家孩子干得,你說怎么辦吧!”

  “不就是壞了玻璃嗎?賠你就是了!”

  “賠?可以,這車前窗換一下最少要兩萬塊,你現在賠吧!”李翔說話一臉的鄙視神色,他認定面前的男人賠不起。

  果然,男人一聽這數字,臉色瞬間就變得蒼白。

  兩萬塊,對于李翔或許沒什么,但對于他這個農村的漢子來說,意味著一年的收入。

  這輛車看起了很是高端大氣,車標他雖然不認識,但明顯車值不少錢,他是真的賠不起。

  “珊珊,你這是找了個什么對象?怎么這么小肚雞腸,跟孩子一般見識。”人群中不知道誰說了一句。

  冬河村并不大,家家戶戶都很熟絡,而鄭珊又是村子里唯一走出去的大學生,很是出名。

  每次鄭珊回村,總是會找出自己最好的衣服,打扮的最為漂亮。

  村里人都認為她有出息了,在大城市里過的很好,衣食無憂。

  可又有誰知道,鄭珊真實的生活和內心深處的無奈。

  人都是多多少少會有虛榮心的,她不想讓村里人看扁。

  她一開始也以為,只要自己考上了大學,就能涌入大城市,脫離這個偏僻的冬河村。

  她不想在農村過一輩子,他向往的是大城市里的生活,可是女大學生又能怎樣?畢了業之后才發現,在大學生一抓一大把的社會,看的不是你的學歷,而是你的財力和權力,生活的無奈,工作的辛酸,誰又能懂?

  村里人看到的都是一個假象,除了她自己,誰也不知道鄭珊真正的生活,包括她父親鄭峰。

  “農村人就是沒素質!”李翔暗諷了一聲,頓時人群中就炸開了鍋。

  他們雖然是村里人,但也都有自己的驕傲,他們不允許別人的看不起。

  頓時間好多人用方言開始反駁他的話,李翔叫囂著一個一個說回去:“我難道說的不對嗎?”

  此時臉色最難看的莫過于鄭峰了,李翔這句話可是深深得罪了他,甚至是得罪了整個冬河村的人。

  “夠了!”鄭珊忽然冷臉叫喊了一聲,說道:“李翔,你鬧夠了沒有?不就是兩萬嗎?我給你還不行嗎?”

  兩萬雖然對于鄭珊來說很是肉疼,都是辛辛苦苦攢下來的,一下子要是歸別人,難免會心生不舍。

  “珊珊,我告訴你,你和這個男人的事,我絕對不會同意的,你就死了心吧。”鄭峰突然間就開口了,臉氣的漲紅,聲嘶力竭。

  “你憑什么不同意!”李翔一聽就不樂意了,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和鄭峰死撕破臉皮了,就不必避諱什么了。

  “我憑我是他爹!我一個人把她拉扯長大!”

  “你!”李翔還想說什么,就被一旁的鄭姍姍阻止了。

  只見鄭姍姍拽住了他的胳膊,說道:“李翔,你趕緊走吧,等我和老爹好好說說,等他氣消了就沒事了。

  李翔最后還是沒有要錢,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等她車走遠以后,夏陽隨著兩人回了家。

  鄭峰到了家里,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你想要跟那個人,除非我死了!”

  鄭姍姍愣了一下,自己本來還想著和他好好說說,結果老爹根本就不給他任何商量的機會。

  看來老爹真的是生氣了,鄭姍姍嘴了解他的脾氣秉性,只能在慢慢和別人解釋一下了。

  鬧了個十足的不愉快。

  晚上吃飯的時候,三個人都沒有發出任何的一言一語。

  夏陽不說話是因為他不知道說什么,腦子里沒什么詞語和話題。

  吃過飯后,鄭姍姍把夏陽叫道了院子里,說是要和他聊聊天。△≧△≧

  鄭姍姍直接就坐在一個石塊上,絲毫不介意上邊的塵土,看著天空中的月亮,喃喃說道:“有時候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什么樣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

  “那你現在生活的累嗎?”夏陽突然間問了一句。

  “累,非常累!每天都是重復的日復一日,就沒有一天是安逸的生活。”

  鄭姍姍回答問題的速度很快,仿佛心里早就有了這些答案。

  “累就對了!”夏陽一臉肯定的說道:“舒服是留給死人的,累才說明你還活著。”

  “呵呵,是嗎?”鄭珊好像感覺這話很有意思,轉過頭用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夏陽,放佛要把他整個人看穿一樣。

  “有時候真的感覺你一點也不像個失憶的人。”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