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12章 見鬼了

第1012章 見鬼了

書迷正在閱讀:
這些東西全部加起來,少說也得有七八千塊錢,關鍵是在鄭峰看來,一點用處都沒有。

  鄭珊看的出自己的老爹有些不高興,急忙拉了拉還在不停說著的李翔,低聲說道:“不要再說了。”

  隨即笑容滿面的看向了鄭峰,撅著嘴巴說道:“爹,我好餓,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吃你做的飯了。”

  鄭峰一聽立馬就樂呵呵的笑了,以言慈愛的看著她,雙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說道:“行,我這就去給你們做飯,都坐下來等著吧。”

  李翔生怕別人聽不見一樣,高聲呼喊了一聲:“別做飯了,咱們去找個飯店吃一頓多好。”

  鄭峰的身子一頓,回過頭來說道;“不用了吧,干嘛要去花那冤枉錢。”

  “沒事沒事。”李翔一臉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在他看來,這窮鄉僻壤的,吃頓飯能花多少錢?估計花個幾百塊就頂天了吧。這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毛毛雨。

  “外面不光做的好吃,好省事,省的你麻煩了。”

  這意思就是說自己做的飯不好吃了?

  也難怪鄭峰會這么想,因為這話說的簡直太不中聽了。一時之間面色有些氣結,但由于此時人自己閨女的男朋友,只能強壓下心中的不滿,說道;“算了吧,珊珊想吃我做的飯了,在說了,飯店里哪有家里吃得飽吃得舒心。”

  “對對對,我還是想吃老爹做的飯菜,外面飯店做的那些我不喜歡。”鄭珊自然是站在自己父親這一邊的。

  李翔眼見沒有人認同自己的意見,只能無奈的作罷,只是臉上有些掛不住。

  三個人坐在椅上上,鄭峰一個人在廚房里忙碌著,無論誰進去幫他都被轟了出來。

  “你們不用管我,我自己來做。”

  三人之間沉寂了許久,李翔由于還再生剛才的氣,所以一直都沒有說話。

  夏陽是更不會說話的,不知道為什么,自從失憶后整個人都變得不愛說話了,而且看待任何人事物都表現的過于平淡。

  鄭姍姍感覺頗為無聊,目光在夏陽的身上不住的流轉,突然之間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大勇,你以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啊?”鄭珊下意識的拄著下巴問道。

  夏陽本來還在發愣,屋內人太多顯得有些不習慣,聽到鄭珊的問話后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想不起來了。”

  “那你是怎么到的冬河村,又是怎么掉到河里邊去的?”鄭珊不甘心的再次問道。

  夏陽依舊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清楚。

  鄭珊有些不死心,這一問三不知的。“你真的就什么也想不起來了?”

  這次夏陽倒是認真的思索了一陣,總算在鄭珊期盼的目光中點了點頭。

  鄭珊語塞,剎那間感覺自己說了一堆廢話。

  李翔坐在一旁,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過看夏陽的目光有些敵視。

  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產生興趣后,就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信號,這是他不能允許的。

  他認識鄭珊還是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上,當時身材出眾,長相秀美的她一瞬間就吸引了李翔的注意力。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不可否認,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第一印象是好是壞,往往都是根據外表決定的。

  有意無意的,他開始跟朋友打聽鄭珊的具體情況,當得知她還是單身的時候,立馬就動了心思。

  想自己身份也有了,錢也有了,如果能再找一個令人羨慕的女人的話,那人生簡直就太完美了。

  那天,他就要了鄭珊的手機號,而且通過一陣子的接觸,鄭珊終于成為了自己的女朋友,周圍人羨慕的目光讓他十分的滿足。

  這次跟著鄭珊回她的老家,就是想向村里的人顯示一番他的優越和高貴,他最喜歡的就是高高在上的感覺。

  像他這樣的人,在尚都市里,根本就是一個不太起眼的人物,但到了農村可就不一樣了,簡直就是高人一等。

  可事情比他想象的差距要很過大,鄭珊的老爹居然對自己沒有想象中的熱情,這就是大冬天的被破了一頭冷水一般,心中十分不悅。

  尤其是鄭峰看待一個撿來的陌生小子都比看待自己親切,更是讓他心生怨恨。

  可夏陽卻傻愣愣的沒有感覺到一旁目光里的敵意,或許失憶已經讓他失去了所有的感知與注意。

  過了好一會,廚房中鄭峰那忙碌的聲影才漸漸的停下。

  “開飯了開飯了。”鄭峰一邊往桌上端著菜,一邊朝幾個人吆喝了一聲。

  “都別愣著了,趕緊坐下吧,千萬別拘束,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樣。”

  鄭珊盯著一大桌子的豐盛大餐,喉嚨處一陣蠕動,眼中放光的說道:“哇塞,都是我喜歡吃的菜,老爹你對我真是太好了!”

  說完后直接就先行一步動起了筷子,說起來她和鄭峰才是這個家里的主人,而夏陽和李翔算是客人。

  她先動筷子的話,一是因為吃飯都是由東道主先起手,這樣客人才不會太拘束,二就是鄭珊是真的餓了,被鼻息間的飯菜香味兒勾引起了食欲。

  “大勇,你快吃啊!為什么不動筷子?趕緊吃!”

  收拾完的鄭峰一坐到了飯桌前,當看到夏陽一直沒動筷后,還以為他是不好意思的緣故。

  李翔眼見單獨沒有叫自己動筷子,瞬時感覺自己受到了冷貨,心中郁悶氣結,壓抑了許久的脾氣終于是控制不住了。

  “這些菜倒是還湊活,就是不知道做之前洗干凈了沒有,如果沒洗干凈的話會有殘存的農藥。”

  客觀的來講鄭峰做出的飯菜已經不是湊乎那么簡單了,雖然比不上一些大廚,但手藝已經相當熟練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菜都是自家種的,純天然無農藥!”鄭峰蹙著眉毛,語氣有些不悅。

  他一直都看李翔不太順眼,說不上具體什么原因,只感覺這個人很做作,他不太喜歡這種人。

  “對啊!菜都是我老爹自己種的,你就放心吃吧。”鄭珊出言附和了一句,有些奇怪李翔今天很是反常。

  她倒不是多么喜歡李翔,只是自己已經到了婚嫁的年齡,再加上想讓老爹過上好日子,所以才選了條件相對較好的他。

  本來還覺得他性格挺不錯的,結果今天的表現很是差強人意,心中有了細微的變化。

  李翔的思想還停留在大城市里,蔬菜都是在超市里買的,大多都是經過大棚種植而來,但農藥殘留是個不可忽視的問題。

  他沒想到的是,農村里自己種的蔬菜都是純天然種植的,根本就無毒無害。

  沒吃幾口就沒有胃口了,放了下了筷子,相比較夏陽是天差地別。

  只見夏陽胃口大開,將面前的幾盤菜一掃而空,他吃的高興,鄭峰自然也就看的高興了。

  畢竟他才是做飯的人,能得到別人的肯定,是對他最好的期盼了。

  吃過飯后,夏陽再次習慣性的來到河邊。

  他每天來這里的原因,就是想睹物想想自己是怎么掉進河里的。

  可不管他怎么去想,甚至是腦子有點疼了,都是想不出一點頭緒。

  正在這時候,一輛摩托車從不遠處即使而過,在這土路上掀起了一丈高的灰塵。

  摩托車上是一胖一瘦兩個人,也就是前幾天大難不死的盜墓兩人,也算是救了夏陽命的人,不過無法點太邪惡。

  偷挖別人祖墳的事情,也干得出來,這得有多缺德?

  話說二毛本來是該被嚇死的,好在命懸一線,還有一絲生機,心臟也沒有太大的問題,被從鬼門關上徹底拉了回來。

  兩人對于那晚的遭遇絕口不提,就像根本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畢竟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大毛將摩托車騎得飛快,剛好經過冬河村路口,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河邊的夏陽。

  本來他還沒什么意外,可當看見那張側臉后心便狠狠的一跳。

  那天晚上在洞底下,打著手電剛好看見的就是這張側臉,完全的一模一樣,頓時身子一個不穩,摩托車帶著了兩人,直接倒飛出去,摔落在十來米處。

  “哎呦,老大,你在干什么?怎么無緣無故就走神了。”二毛直接就蹲了個屁股蹲,感覺肉實實的屁股被分成了兩半。

  二毛自始至終都沒見到正臉或是側臉,所以他一時之間根本就認不出來。

  可大毛確實清清楚楚的認出開了,并且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斷。

  “老二,你看看那個人。”大毛指了指坐在河邊的夏陽。

  他摔的可不輕,明顯比二毛要嚴重多了,就連腿上都磕破了。

  二毛定睛看了過去,并沒有發現什么異樣。他是實在的認不出來。

  “你傻啊,那個人不就是那天墓穴理得人嗎?”大毛沒好氣的跑了二毛頭部一下。

  “不會吧?”二毛再次把目光望了過來,經過提醒之后,也越看越覺得像。

  他瞬間就嚇得腿部發毛,那雙血紅色的眼睛還歷歷在目,他甚至每天晚上都會做噩夢。

  他也算是經歷過生死的人了,此時見到夏陽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

  “趕緊走吧!”大毛開始在一旁催促道,他是一刻也不想見到這個人了,那簡直就是個噩夢。

  二毛點了點頭,也有同樣的想法。

  兩人爬上了摩托車,一溜煙就走了,那速度都快趕上一輛急行的跑車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