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10章 我到底是誰

第1010章 我到底是誰

書迷正在閱讀:
將這個奇怪的圓盤收起來后,大毛再次加入了挖掘的陣營,月黑風高,山間里到處都透露著一種不同尋常的味道。

  又是過了一會,二毛再次發出了一聲叫喊。

  他干的很賣力,汗流浹背都沒有再說過一句累,或許是心目中的女神翠蓮給了他無窮的動力,所以渾身上下都仿佛有著使不完的力氣。

  他這次挖出一個奇怪的洞口,一鏟子下去,空地上的土層直接就被掏空了,他也是被嚇了一跳,手上的鏟子差點沒捏住掉了下去。

  “大哥,我挖出來洞口了,你快過來看看,這里是不是墓穴的洞口?”

  大毛一聽就來了勁,趕緊再次湊了過來,定睛一看。

  瞬間就一臉大喜。“沒錯了!應該就是這里了,老二,我們要發財了!”

  大毛控制不住神情的激動,瘦弱的身在不覺得輕微顫抖起來,這下子把他高興壞了。

  最怕的就是找不到入口,只要能找到了入口,還愁得不到好東西嗎?

  “老二,趕緊拿繩子,我們準備下去,的抓緊時間了,不然忙活到天亮,被別人發現可就麻煩大了。”

  二毛拿出了繩子,不用他吩咐,已經很自覺的把一端固定好,繩子的另一頭伸進了黑壓壓的洞口中。

  大毛抓著繩子,開始慢慢的往洞口內滑落,慢慢的雙腳接觸到了底部。

  “趕緊下來!”大毛朝著洞內的前方照射了一眼,順便朝著上方招了招手。

  二毛猶豫了一下,壓住內心里中的躁動不安,也順勢滑落下去。

  這里是一處獨立的空間,伸手不見五指,只能看到手電筒的微弱燈光,二毛隨意走動了一番。

  突然,他感覺到自己的腳下踩到了一個東西,腳下的觸感軟乎乎的,瞬間心底開始忍不住發毛,汗毛都倒豎了起來。

  他張了張嘴,本想要喊一喊前方的大毛,但是又怕他說自己膽小。

  慢慢的拿著手中的手電筒打了過去,強壓著心中的恐懼,放眼望了過去。

  這一看之下心中的大駭,差點心臟都從胸口跳了出來。

  那是一個人!就這么躺在自己的腳下一動也不動,不知道是死是活。

  這下子他徹底是被嚇壞了,趕忙驚恐的叫喊一聲:“哥,你快過來看,這里有個人。”

  大毛皺了皺眉,以為他是在說笑,說了一聲:“你快別鬧了!趕緊找東西,這里怎么可能有人呢!?”

  “真的!”二毛都快被嚇哭了,再也不敢往下看,連雙腿都嚇得徹底邁不開。“人就在我腳底下躺著。”

  大毛趕緊回過神來,這一看之下也差點摔個跟頭,饒是膽大的他也一下子被嚇破了膽。

  他們還沒來得及看這人是死是活,黑暗中十分突兀的傳來一陣笑聲。

  “哈哈哈!禁錮居然被解除了,太好了!我終于要自由了!”

  這聲音出現的太過突然,兩人都完全沒有心理防備。

  他們怎么會想到,在這處不知道已經存在多少年的墓穴里,居然會有人存在,關鍵是人是鬼都說不清楚。

  “啊!鬼啊!”二毛大聲叫喊,聲音不停地回蕩著,這個人臉色發白,嚇得癱軟在地上,褲襠里都濕了一片。

  黑暗中冒出一雙血紅色的眸子,他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連跑都沒力氣跑。

  大毛比他稍微好一點,雖然也是嚇得不輕,但好歹還知道跑,抓住繩子就要爬出去。

  現在哪里還顧得上別人,即使那是他的親弟弟,他也無從管轄了,還是自己的命要重要。

  生死關頭,親情就像是白紙一般,一捅就破,人都是自私的。

  血妖不知道從哪里跳了出來,抬頭看著頭地的洞口,張開手臂迎接那絲絲透入的月光。

  五百年了,他已經五百年沒有見過月光了。

  二毛突然一聲慘叫,原來他腳下的那個死人突然動了,手臂碰到了他的身子,嚇得直接兩眼泛白,一口氣沒提上來,隨后失去了動靜,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嚇死了。

  其實他們收起來的那個圓盤,就是禁錮的所在,兩人無意中把被困了五百年的血妖解救。

  血妖淡然的看了正在拼命逃跑的大毛一眼,語氣中不帶有任何感情的說道:“看在你們救了我的份上,今天就饒你們一命!”

  說完后,他身子一躍就出了洞口,隨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大毛緊提的心臟堵在了嗓子眼,眼見危機暫時得到解除,才算是松了一口氣,額頭上布滿了虛汗。

  他從繩子上下來,身上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背上昏死過去的二毛就再次往洞口爬去。

  黑暗中再次的安靜了下來,夏陽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血妖的那一掌本可以要了他命的,只不過由于夏陽身上靈氣濃厚,才沒有立即就死去。

  這也多虧了玉石空間的存在,他才得以保住了一命,其實就連血妖都以為他是個死人了。

  “這里是哪?我怎么會在這里?”夏陽緩緩的站起了身,聲音在空間內回蕩,并沒有人回答他。

  頭頂月光射入,夏陽抬了抬頭,看到了出口,抓起了眼前的繩子,緩慢的爬出了洞口。

  四周的一切都很是陌生,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深處何地,腦海內的意識混亂,頭疼的似要炸了鍋。

  他順著一條路,毫無意識的一直往前走,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整個人變得渾渾噩噩,仿佛失去了靈魂一般。

  不知道走了多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他的意識又一次渙散,腦袋一沉,再次失去了意識。

  撲通一聲!~夏陽滑落到了一片河水中,不見了蹤影。

  第二天,冬河村的村民像是往常一樣早早就起來了。

  村子除了背依后山,村口處不遠還有這一條幾百米寬的大河。

  這條河名叫漢冬河,村子也是以這條河而命名,河水直通長江,所以何中每年都繁殖有大量的魚類。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冬河村的村民大多數都是靠捕魚為生,所以村子相比較周圍的村落要富裕一些。

  一大早,住在村口的村民鄭峰就將自己的漁船開上了河。

  鄭峰是一個年近五十的大漢,冬河村的一個普通的村民,頭發一半都已經花白,媳婦在他三十多歲的時候就得病去世了,他也沒有再娶,獨自一人把閨女拉扯長大。

  漁船開出了不遠,他將漁網撒下水,就坐在了船頭上,點起一根煙,吧砸吧砸的抽了起來。

  看著波紋滾滾的河面,他又想到了自己在城中的寶貝閨女,老臉上咧出一抹笑容。

  聽自己的閨女說近幾天要帶自己的男朋友回家,想到自己辛苦拉扯的閨女已經長大了,而且已經到了嫁人的年紀,心中就是一陣感嘆,說不出的唏噓。

  過了老半天,想到漁網差不多該收了,鄭峰掐滅了手中這不知道是第幾根煙,開始動身收漁網。

  “呵!還挺沉!”漁網一拉之下就感覺手臂撐起了巨力,很難提起來,鄭峰心下一喜。

  這說明這一網可能收獲要不少,這可是好兆頭,估計今天要滿載而歸了,一想到這,更是用盡力氣拉拽著漁網。

  費了好大得勁,總算是將漁網提了出來,可漁網中的情況讓他大吃一驚。

  里面倒是沒有多少,居然還掛著一個人,而且看樣子還是一個年輕的男子。

  鄭峰生來就是個熱心腸,也顧不得收拾在船上四處亂竄的魚,趕緊將人從漁網里解了出來。

  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確實人還活著。

  鄭峰松了一口氣,也顧不得打漁了,收起了網,就將床往河邊開去。

  畢竟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他也知道孰輕孰重。

  冬河村發生了一件大事,好多人都跑到村口鄭峰家去看熱鬧。

  聽說他早上打漁居然撈出一個人,還是個活人,這可算是個稀罕事了。

  要知道,那河水深不見底,不會游泳的話,人幾乎就被沖散的不見身影,這么多年還沒見過能從河里活下來的。

  關鍵是人還是個外來人,冬河村地處偏僻,又沒有什么旅游資源開發,所以村里倒是很少有外人到來。

  夏陽再次緩緩的睜開了眼,身體無比的虛弱,嘴唇泛白,眼睛四處看了幾眼。

  “這里是哪?”

  周圍屋里有很多人,就連冬河村的村長都來了,發生了這么大事,他這個村長可不能不聞不問。

  鄭峰眼見自己救得人醒了過來,開口問道:“孩子,你醒了?“

  村長這個時候也站了過來,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你叫什么?來自哪里?怎么會掉到河里的?”

  夏陽朝著鄭峰費力的點了點頭,隨后面對村長的問題開頭回答道:“我叫”

  剛剛說出兩個字,夏陽的話語就停頓住了,張著嘴呆愣在那里。⑧☆⑧☆.$.

  “我叫什么?我怎么想不起來了?”這本該是順口就能回答的問題,卻怎么想都想不起來。

  “孩子,你好好想想。”鄭峰還以為他是沒緩過來,這才關心的說了一句。

  說到底人畢竟是自己救回來的,他自然要管到底了。

  夏陽閉上了眼,盡全力的再腦子里搜索,可不論他怎么去想,腦子里都是一片的空白,毫無蹤跡可尋。

  “我為什么想不起來了,為什么不知道自己是誰?為什么!”

  夏陽徹底慌了神,他發現自己完全失去了以往的記憶,所有從前發生的事都沒有任何的印象。

  “這人不會是失憶了吧?”屋內眾人心中開始生出了疑惑。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