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09章 不祥之地

第1009章 不祥之地

書迷正在閱讀:
血妖的眼睛里再次散發出詭異的血紅色,整個人突然間性情大變。

  “我不甘心啊!想我血妖縱橫天下,封諸殿三大高手都不能奈我何,竟然會被此處困了整整五百年!”

  “想不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這么多未知的事情。”

  夏陽心中滿是震驚,絲毫沒有感覺到危機感的降臨。

  血妖逐漸已經陷入了瘋癲的狀態,渾身上下散發著血腥般的氣息,就連周圍的溫度都一瞬間降了下來。

  “對了前輩”夏陽回過神,剛想問問他為什么現在的生活中察覺不到一點修行者的氣信息,可入目的是一張兇暗暴躁的臉,目光中帶著毀滅瘋狂的氣勢。

  夏陽話都沒有說完,血妖就突然向他動手了。

  血妖的周身發出一種肉眼不可見的黑霧,毫不留情面的一掌朝著夏陽揮了過來。

  夏陽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剛才兩人還說的好好的,怎么他就突然變了一個人一樣。

  “都去死吧!”血妖的口中大喊著,動作自始至終都沒有停下。他的心中壓抑怨恨了太久,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發泄。

  這里只有他們兩個人,夏陽就十分倒霉的成為了他的發泄對象。

  可他的實力簡直是太強大了,夏陽本身就受了傷,現在根本就沒有招架之力。

  他發現此時血妖散發出的威勢,和衛軍杰有著一絲一縷的相同之處。

  難道那個奇葩男衛軍杰就是個修行者?這是他能打得夏陽逃跑的一個合理解釋了。

  可是想明白了又能怎樣,一切都已經晚了,夏陽現在生命遭受到了嚴峻的挑戰。

  血妖的手掌直接就摁在了夏陽的天靈蓋上,夏陽只感覺天地都開始混亂,腦海里募地一聲炸裂開來,意識一瞬間就渙散了。

  夏陽沒有任何喘息機會就已經昏死過去了,不知道是死是活,可血妖揮掌的時候夏陽就下意識的揮出一拳想要抵擋。

  可血妖眼中毫無情感,根本就不躲不避,任由這一拳打在了身上。

  這一拳的力量也不容小覷,即使血妖是修行者,可畢竟被禁錮了五百年,自身的實力十不復一,同樣一拳之下倒飛出去,之后也陷入了昏迷。

  兩敗俱傷,黑暗中的戰況十分慘烈,夏陽終歸是沒有逃脫命運

  夏陽已經失蹤了好幾天了,田思柔一開始也只是以為他閃念逃跑,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后,夏陽居然完全銷聲匿跡,徹底失去了蹤跡。

  她試著聯絡夏陽所有認識的人,可是結果都一樣,沒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田思柔直接就心亂如麻,這才意識到夏陽是出事了。

  同樣沒見過他的還有李麗麗,剛開始夏陽晚上沒回家的時候她也沒有多想,畢竟夏陽夜不歸宿的事情時常就有發生,可長時間不回家后她就開始著急了,跑到夏陽的公司,甚至是王玉蘭的公司,結果都沒有消息。

  幾天后,所有認識夏陽的人都知道他失蹤了,用盡了所有辦法尋找,結果一無所獲。

  夏陽,像是完全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自始至終沒有這個人一樣。

  夜里,隸屬尚都的一個名叫冬河村的后山中,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在黑漆漆的夜晚中潛行。

  兩人身上都背著諸多的工具,此時如果有個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兩人是盜墓者。

  這里是千蒼山,冬河村就依在這山的山腳下。

  由于村落依山傍水,村里人的生活都過得比較悠閑,只不過自從有人在后山挖到幾個古代的銀錠后,這個村子的后山算是在方圓數十里徹底的出了名。

  幾個月的時間被盜墓者光顧了無數次,這下子村民可就不干了,村子的后山上有著冬河村大部分人家的祖墳存在,怎能輕易的被人挖掘?

  祖人受后被人尊重,同樣也是禁忌,他們大都知道一個迷信的說法,祖墳被挖,后輩幾代人都要遭殃。

  所以冬河村的村長阻止起村名守在后山入口,目的就是保護祖墳,經過他們的努力,近些天已經沒有盜墓者光臨過了。

  就是不知道黑暗中的這兩個人,是怎么進來的。

  兩人分別叫大毛二毛,是親兄弟,就住在離這附近不遠的村子里,這不聽說冬河村后山有寶貝,才在晚上趁人不注意溜進來,想要賺一筆。

  他們雖然是親兄弟,但長相卻是天差地別,大毛長的瘦弱的如同竹竿一樣,而二毛卻是體肥寬碩,走路身上的肉都一顫一顫的,真懷疑他們是不是一個爹生的。

  黑暗中,大毛走在前面,二毛則是緊隨其后,微弱的月光將兩人的影子照射的詭秘悠長。

  “大哥,你說的那個墓穴到底在哪?怎么還沒到!”二毛步子有些放慢,說話都氣喘吁吁的,由于他長的肥胖,再加上背著一大堆工具,長時間的走路有些吃不消。

  “快到了!”大毛步子飛快,聽到二毛說話的聲音后回了下頭,聲音壓得很低說道:“過了前面那個山道,往北走一段就是了。”

  “我走不動了!”二毛開始發起了牢騷,這么涼的夜晚身上都出了汗。

  “老二,你能不能有點出息?!”大毛一聽立馬一臉的不悅,聲色力竭的呵斥道:“讓你干點活你就默默唧唧的,才走這么點路你就喊累,你還想不想掙錢了。”

  “當然想了,不過能不能停一會,我真快走不動了。”二毛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

  “你還想不想娶媳婦了?再不掙錢村口的翠蓮可就要嫁人了!”

  二毛一聽到翠蓮兩字立馬眼前一亮,疲憊的身體仿佛一瞬間充滿了力量。

  只見他憋著臉,信誓旦旦的說道:“對,我要娶翠蓮,我要掙錢!”

  說完后腦海中頃刻間便浮現出一個身段誘人的女子,臉色興奮的加大了步子。

  大毛一見一個女人居然讓他這么有干勁,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兩人繼續行進,山間時不時的會傳來幾聲莫名吼叫,如果是其他人,估計早就嚇壞了,可兩兄弟明顯是膽子出奇的大,面不改色的不停往前走。

  “老二,我們到了,就是這里!”。兩人又走了一段距離后,大毛突然就腳步一頓,順便拉住了二毛,另一只手指著一片漆黑的空地,臉色欣喜的說道:“這肯定有好東西!”

  山間里陰風陣陣,二毛莫名的打了個冷顫,看著這塊詭異的雜草未生的空地,面色不安的說道:“大哥,我怎么聽說這里是冬河村的一處陰邪之地,好像來這里的人都會遭遇不詳,我們挖的話會不會”

  他其實想說的是出什么事,不過沒有說出口,盜墓者有一個大忌,就是不能隨便說不詳的話,不然十有**都會實現的。

  “你怕什么!瞧你那膽小的樣!”大毛一臉鄙視的看著他,說道:“他們說陰邪就是陰邪了?沒準這里就是有什么好東西,他們村里的人怕被挖了去,所以才故意這么說,為的就是別人不敢來這里。”

  “但是,萬一”二毛的臉上還是有些猶豫之色。

  “萬一什么萬一!”大毛沒給他說下去的機會,直接不耐煩的說道:“你到底還想不想娶翠蓮了?如果不想的話,你現在就可以走,我自己單干!”

  這下子二毛就不再說什么了,娶翠蓮可是他畢生的心愿。

  隨即咬了咬牙,給自己鼓勁,堅定的說道:“行!我們開始干吧!”

  “這才對么!”大毛滿意的點了點頭。

  兩人隨后解下自己背后的鏟子,開始在空地上動手掘土。

  山間再次刮起了莫名的冷風,空氣摩擦的陣陣嘶吼,兩人確實充耳不聞,一點也不受影響,一鏟子一鏟子的刨下去。

  刺咚~一聲清脆的鐵器碰撞聲音傳來,二毛只感覺自己的手臂一陣發麻。

  鏟子好像碰到了什么東西?二毛心生疑惑,隨即拋下疑慮,又是一鏟子下去。

  鏟子碰到了十分堅硬之物,無論他怎么用力都無法再下去半分。

  “大哥,這里好像有東西!”二毛大叫了一聲。

  大毛本來正在費力的掘土,聽到叫喊都立馬停下了動作,跑了過來。

  “挖到什么了?”大毛驚喜的問道,他還以為弟弟挖到了什么值錢的東西。

  “我不知道。”二毛搖了搖頭,隨后補充了一句:“不過感覺挺硬的,我根本就挖不下去。”

  “沒準是什么好東西呢!敢接挖!”大毛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直接自己開始動手。

  經過兩人的努力,埋在土中的東西漸漸開始露出了全貌,大毛從背包里拿出了手電筒,照射了過去。,o

  入目的是一個人頭大小的圓盤,不清楚材質,手電光從上面清晰的折射回來。

  圓盤上刻畫著陰陽五行之列,異常的繁瑣,兩人自然是不認識這些的,不過憂心忡忡的二毛卻是發自內心的感覺這圓盤上的刻畫圖有些詭異。

  “大哥,這東西不要了吧,我感覺這玩意很邪乎!”

  大毛一聽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叫罵道:“你是不是傻!挖出來的東西干嘛不要?萬一很值錢呢!”

  “你接著去挖別的地方,爭取把墓穴找到,那里面的東西才是我們的目的!”大毛吩咐了一聲,自己蹲下身想把圓盤收到背包里。

  他剛剛伸手把圓盤拿起,一道刺目的亮光讓他剎那間失神。

  事情只發生在眨眼之間,二毛正在低頭挖掘,根本就沒有發現,暗自嘀咕了一聲奇怪,就把圓盤收了起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