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1007章 陰森古井

第1007章 陰森古井

書迷正在閱讀:
這個衛軍杰完全讓人看不透,之前還是一個看起來老實巴交的普通人,現在完全變得霸道狂妄。

  “夏陽,我們走吧,這人是個神經病。”田思柔挎住了夏陽的胳膊,輕松的開口說道,根本看都不看衛軍杰一眼。

  “我們的感情,輪不到別人來說三道四!”

  這話田思柔是對著夏陽說的,但是很明顯,是說給衛軍杰聽的,意思是讓他死心。

  “你們還不能走!”衛軍杰擋在了兩人身前。

  “你憑什么不讓我們走?”田思柔直接就拉下了臉,語氣不容置疑的說道:“我很感謝你喜歡我,但是很抱歉,我對你根本沒有一點意思,所以請你不要在糾纏我了。”

  說完就拖著夏陽要走,夏陽心中憋著火,一直隱忍著。

  如果他只是遠遠地跟著還好,但現在已經明顯影響到了自己和田思柔的生活。

  “你現在不喜歡我沒關系,我可以慢慢追求你,但前提是你必須給我留下聯系方式。”衛軍杰完全不夏陽放在眼里,他看上了田思柔,自然是不打算放棄的,不論用什么方式。

  衛軍杰說到這,眼睛看向了兩人胳膊相挎出,手臂一揮就將其分開,神色默然的說道:“還有,以后除了我,誰也不能碰你!”

  “你不覺得,自己太狂妄了嗎?”夏陽的臉已經冷了下來,處在發怒的邊緣。“你當自己是誰?你說什么就是什么?想怎樣就怎樣?”

  “我耐心有限,你最好按我說的辦,不然我不介意給你點教訓。”

  “呵呵!”夏陽冷笑一聲,今天算是長見識了,碰見這么一個自以為是的人,真是懶得和他廢話了。

  “你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嗎?”夏陽一拳揮出,他實在是忍不了了,讓一向不主動出手的他破了例。

  沒想到衛軍杰只是微微一動,很是輕描淡寫的就躲了過去。

  “我看的出來你有兩下了,不過像你這樣的普通人,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所以勸你收起動手的念頭。”衛軍杰像是一眼能把夏陽看透一般,眼中閃著精光。

  “我是普通人,難不成你是超人?”夏陽不齜以鼻,他根本就不信,自從被玉石空間改造過身體以來,他還沒遇到過對手。

  不過眼前的衛軍杰確實讓他有些忌憚,是夏陽自始至終都看不透的人,幾次攻擊都沒有摸到他的影子。

  第一次,他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會和別人差距這么大。

  夏陽的內心十分不甘,發揮了自身全部的實力,可依然沒有碰到他半分。

  僅僅是一招,衛軍杰只是除了一拳,就重重的錘擊到了夏陽的胸口。

  夏陽倒退數步才穩住身子,口中一口鮮血吐下。

  田思柔一見就著急了,趕忙跑過來扶住夏陽,關心的問道:“你怎么樣了?沒事吧。”

  “我沒事。”夏陽搖了搖頭,不想讓她擔心,即使這一拳確實讓他受傷不輕。

  “你都吐血了還說沒事。”田思柔著急的都快哭了,情急之下,憤怒的看向了一旁的衛軍杰,怒吼道:“你憑什么打人?我告訴你,我這輩子都不會喜歡你,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衛軍杰充耳不聞,眼露兇光,他發現夏陽的手搭在了田思柔的身上,身速急性,轉眼到了夏陽的身邊。

  嘭~又是一腳,夏陽這次直接倒飛出去,倒在了地上,又是一口鮮血接連吐出。

  “你干什么!”田思柔目齜欲裂,趕緊跑到夏陽身邊,當要扶夏陽起來的時候,衛軍杰又開口說道:“你再碰她!就不是一腳這么簡單了!”

  一句話嚇得田思柔不敢再有動作,他是真的怕夏陽再次被打,這個人簡直就是個瘋子!完全不講道理的瘋子!

  夏陽身受重創,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空,這一次,他根本毫無招架之力。

  “我再問你一遍!”衛軍杰看向了夏陽,目光凜然的說道:“記住我說的了嗎?以后不許碰她!”

  “我去你媽的!”即使受了傷,夏陽也絲毫沒有軟弱,說道:“她是我的女人,一輩子都是!”

  “這是你自找的!”衛軍杰目光犯冷,沉聲說道:“看來我只能讓你閉嘴了!”

  在他看來,夏陽的存在就是自己得到田思柔的最大阻礙,只有除掉這個人,才能徹底讓她死心。

  “今天的仇!我記下來!”夏陽捂著胸口,橫顏冷目的望著他,說道:“來日一定讓你十倍百倍奉還,我夏陽說到做到!”

  “你以為你還有來日嗎?!”衛軍杰這話剛落下,身子就開始朝著夏陽這邊掠過。

  可是,在到達他身邊的一瞬間,夏陽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怎么會!”衛軍杰瞪大了眼睛,即使一向表現沉靜的他,內心都忍不住深深的震撼。

  田思柔確實心口一松,她是知道玉石空間的存在的,心知夏陽已經脫離了危險。

  夏陽情急之下一個閃念,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沒有躲進玉石空間,因為他發現衛軍杰身上所散發的氣息隱隱和玉石空間的靈氣相似,萬一被他找進來就麻煩了。

  夏陽只感覺自己放佛掉落進無盡的深淵一般,身體急速的墜落。

  眼前漸漸開始失去光線,隨后徹底失去了視線。

  幾秒鐘后,夏陽重重的砸落在地上,本來就身上有傷,這一下更是感覺骨頭快摔斷裂了。

  好一會,夏陽才身體有了些許好轉,勉強著站起了身。

  四周一片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根本就不知道現在身處何地。

  他閃念之前也根本沒想自己去哪,所以周圍的一切對于他來說都是未知的。

  “我不會出了地球吧?”夏陽心中苦笑的自嘲。

  他從來都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么狼狽的一天。以前還總以為自己什么事都能解決,通過剛才的事件,他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剛才衛軍杰明顯已經起了殺心,雖然只要他低個頭,甚至是假意承諾他的要求,估計就沒事了,也不至于選擇逃跑了。

  不過跑路不丟人,但如果這次妥協的話,那不光傷了田思柔的心,自己以后也同樣抬不起頭了。

  堅決不行!夏陽可是不會認輸的人,寧愿站著死,也不愿跪著活。

  想來他是不會傷害田思柔的,所以她現在是安全的,夏陽也沒有太過擔心。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只要還活著,一切就都有希望。

  只不過他一直都想不通,那個衛軍杰為何會如此強大,連他這樣被玉石改造的過都毫無還手之力。

  要知道,夏陽可不是盲目的自信的,這么些日子了,他還沒有碰到過什么對人,所有跟他動手的人基本全是一招就被解決的。

  好一會,夏陽收起了腦海中的想法,開始向著四周看去。

  他本來可以靠著閃念走的,不過既然來了,就想先看看自己現在在什么地方。

  由于太過環境太過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所以夏陽拿出了手機,靠著微弱的亮光看向了四周。

  現在已經無暇顧及墜落在地的疼痛,。

  在四周看了幾眼之后,才有了一個大概的確定。

  這里好像一處沉慌多年的古井,身為農村長大的孩子,夏陽最了解古井的樣子,所以才這么確定。

  不過水井一般都是農村和山里才有,難道現在自己在農村嗎?

  突然,本來應該是密不透風的地方不知道從哪里刮出攝人心魄的陰風。

  夏陽心中一驚,甚至不敢去看踩在腳底的東西,因為他可以敏銳地感覺到,那像是人類的骨頭。

  “桀桀桀”

  一聲不知道從哪里傳來的詭異笑聲,讓夏陽一瞬間脊背發冷,繃緊了神經。

  這一刻,他的腿甚至開始不聽使喚了,僵硬在那里。

  從他的視線正前方,可以看到不遠處的黑暗中,兩個血色通紅的亮光由遠及近的飄了過來。

  那好像是一雙眼睛,一雙給人以無邊恐懼的眼睛。

  夏陽不怕死,本身單子就不小,不過現在這一切確實太容易讓人心生懼意了。

  這對他本身的意志力和神經給予了很大的沖擊,他寧愿病死,也不愿死在這無邊的驚悚之中。

  那雙眼睛慢慢的接近,夏陽張了張嘴,喉嚨好像被堵住了一樣,發不出聲音來。

  借著手里手機的亮光,他看到走過來的是一個人,披頭散發,臉上仿佛有著層層濃郁的黑氣,只能看到那雙滲人的血紅雙眼。

  那雙眼睛沒有瞳孔,就這么上下打量著他。

  “已經好久沒有活人來到這里了。”

  聲音低沉嘶啞,有如枯木一般,透過了夏陽的耳膜直達他的神經。

  “終于又能嘗到鮮血的味道了。”

  夏陽甚至能聽到清晰的磨牙聲,嘶嘶入耳,他很想跑,但是無邊的壓迫讓他根本動不了。△≧△≧,

  嘭~一只粗糙的手掌抓到了他的肩頭。

  夏陽終于看到了他的臉,像是一個遲暮老人,頭發灰白,從那血紅的眼睛里可以看到興奮與貪婪。

  這一定是在做夢,夏陽閉上了眼睛,牙齒咬上了舌頭,希望能快點從噩夢中醒過來。

  發生的一切已經顛覆了他的思想,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直到脖頸處冰涼刺痛,夏陽瞪大了雙眼。

  他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開始往脖子處凝聚,能清楚地感覺到生命的流逝。

  自己就要死了嗎?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