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97章 田思柔的電話

第997章 田思柔的電話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你說我們這算不算是談戀愛?”李麗麗將身子完全的趴在夏陽的背上,紅著臉小聲的問道。

  她很喜歡現在的這種感覺,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能這么走下去一輩子。

  夏陽可就不樂意了,明明能一個閃念就到家,結果非要自己走回去,而且還要背著她。

  “談什么戀愛?沒有的事!”

  “你說什么呢你!”李麗麗一聽就不高興了,直接大力的扯起了夏陽的耳朵,嬌聲問道:“你再說一遍!”

  “是是是,我們這就是談戀愛。”夏陽耳朵吃痛,只能屈服于她的“淫威”之下。“你趕緊放手啊,好疼,快扯斷了。”

  “哼,算你識相。”李麗麗可愛的哼了一聲,就自顧自的樂了起來,順便給夏陽揉了揉耳朵,語氣強硬的說道:“我可沒有逼你,是你自己說的哦。”

  夏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沒有說話,他深知不能和女人講道理。

  走了接近兩個小時才到了家,也虧了夏陽身強體壯,要是換成別人,背著個人走十幾公里的路,不累的吐血才怪。

  兩人剛剛到家沒多久,外面本是萬里無云的天空突然間烏云密布,狂風急涌而至,刮得大街小巷里呼呼作響,伴隨著一道道驚雷在烏云間隆隆的滾過,震耳欲聾。

  不一會,天空就像破了口一般,雨水從中傾瀉而下。

  雨越下越大,狂風和閃電似乎一刻也不愿停歇,一道接著一道仿佛要把天空都撕裂。

  這天氣說變就變,估計連天氣預報都沒有預測到。

  夏陽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狂風吹得窗戶呼呼作響,雨點如同槍口一般擊打在玻璃上,一聲聲的炸雷震耳欲聾。

  這些都沒有影響到他,對外面的一切充耳不聞,他今天很累,又背著李麗麗走了那么遠,只想著能好好地睡一覺。

  房門突然間啪的一聲就打開了,隨后李麗麗光著腳丫,飛快的鉆到了夏陽的床上,貼在了他的懷里。

  “你干嘛啊?不在自己屋里睡覺,怎么又跑到我床上來了。”夏陽很郁悶,剛剛來的困意就又被打擾了。

  本來有個大美女跑過來和自己一塊睡是挺開心的一件事,關鍵是李麗麗是太能折磨人了,還不讓碰,那哪個男的能受得了?

  “我害怕,雷聲好恐怖啊!”李麗麗躲在夏陽的懷里,連頭都沒有伸出來。

  女生害怕打雷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李麗麗自然也不例外,抱著夏陽還能安心一點,漸漸地也不那么害怕了。

  夏陽實在是拿她沒辦法,只能無奈的接受,閉上眼睛想要繼續找周公的時候,卻怎么也提不起來剛才的困意了。

  李麗麗卻是睡的挺安穩,躺在夏陽身邊沒多大一會就已經睡著了,不過手臂還搭在夏陽的身上。

  失眠的工夫,夏陽開始想家了。

  大城市里雖然繁榮,但遠沒有東郊村的生活安逸。

  錢雖然是個好東西,夏陽現在可以說是不缺錢,估計一輩子都花不完了,但是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他已經很久沒見到老爹了,不知道他現在的身體怎么樣,自己確實有點不孝順了,都這么長時間了沒有一次回去看他。

  “這兩天抽個空,回家一趟!”夏陽突然來了想法,而且極其的迫切。

  腦子里想著東郊村里的山和水,還有鄰居家純樸的大叔大嬸,慢慢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夏陽很早就起床了,準備去公司一趟,把手頭的事情處理一下,就可以抽出時間回老家了。

  江城迎來了一場百年未見的大雨,下水道的水已經溢了出來,街道上如同河流一般,看不見車輛,只能看見一個又一個的行人淌水而過。

  好幾都沒見過這么大的雨了,估計街上的積水要很長時間才能處理完。

  公司的辦公室里,安曉璇用詫異的目光看著突然到來的夏陽,語氣怪異的說道:“你這個大老板,還知道來公司啊?”

  “我自己的公司,當然要來了。”夏陽訕訕的一笑,掩飾臉上的尷尬。

  誠然,自己確實有點不負責了,公司的一對爛攤子都是安曉璇在打理,自己根本就沒幫上多大忙,說起來是有點說不過去了。

  “對了,要不我找個人來公司幫你,這樣你就能少操點心,就不用那么忙了,再說了有點什么事兩個人商量或許能處理的更好。”

  夏陽這是突然從腦子里冒出的想法,她突然想到了田思柔,一個工作能力相當強的女人,還在自己原來城市的公司,不如把她叫過來幫忙?

  “那樣自然最好不過了,不過你找的這個人可靠嗎?”如果能多個人幫忙的話,安曉璇可以省不少的心,她自然是很樂意的,不過找的這個人一定要靠得住,不然還不如不找。

  “必須靠得住,你就放心吧!”夏陽十分肯定的說道。

  田思柔可是自己的女人,怎么會靠不住呢?雖說當初確實因為受脅迫出賣過一次公司的利益,不過那并不是她自愿的,也怪不得她,況且后來兩人都已經和解了,相信以后不會再出類似的事情了。

  說起來夏陽已經很長時間沒聯系過田思柔了,最近在江城麻煩的事太多,而且身邊也有很多的女人,所以這一段時間就把她忽略了。

  內心確實挺過意不去的,十分愧疚,怪也怪自己太花心了,確實有些委屈自己的女人了。

  想到這,夏陽拿出了手機,給田思柔打過去了電話,在電話還沒被接通的時候,心里突然間就對她異常的想念。

  “喂,夏陽,是你嗎?”過了好一會,電話才被接通了,里面傳來一道熟悉的女聲,那語氣中帶著驚喜,和稍稍的詫異與激動。

  田思柔本來還在公司上班,自從夏陽去了江城以后,已經很久沒有和自己聯系了,時不時的會在心中想念他,尤其是到了他的辦公室,總會在腦海中刻畫出她坐在椅子上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

  雖然很想他,但他是一個懂事的女人,心想夏陽大概是很忙吧,所以才一直沒給自己打電話。

  這突如其來的電話直接就讓他驚呆了,看到手機屏幕上那熟悉到骨子里的名字后,眼淚都控制不住從眼角流了下來。

  “恩,是我,思柔,你最近還好嗎?”夏陽聽的出電話里田思柔語氣有點激動,所以說話的語氣顯得格外的溫柔。

  “我挺好的,公司里也一切正常,就是有點想你了。”田思柔幽幽的說著,語氣里帶著不明顯的幽怨。

  她等這個電話已經很久了,甚至有時候都懷疑夏陽是不是把自己給忘了。

  “其實我也挺想你的.....”夏陽一時之間有些語塞,萬千的思緒堵在了胸口,很是難受。

  原來自己還無時無刻被一個女孩思念著,可自己卻忽視了她很長一段時間。

  “你既然想我,為什么不給我打個電話?”田思柔終于忍不住有些小小的埋怨,她即使內心再強大,說到底也是一個女人,也希望心愛的男人能給自己多一點的關懷。

  “你知不知道我們已經多久沒有見過面了。”田思柔突然之間問了一句。

  這可讓夏陽犯了難,他怎么會記得住,只有個大概模糊的時間,只能小心翼翼的說道:“已經有一兩個月了吧?”

  “是兩個月零三天,一千五百一十二個小時,九萬零七百二十分鐘。”田思柔一字一頓的說道,故意把每個字都說的很清楚。

  夏陽聽后更是愧疚,內心十分的自責,他沒想到田思柔連每一個小時,每一分鐘都記得這么清楚。

  “你想我了,可以給我打個電話啊,我一定會第一時間接的。”夏陽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我就是想看看,你要多久才會想起我,多久才能聯系我一次。”

  “對不起....”夏陽知道這句對不起并不能彌補自己對她的忽略,可說出來后心里還能稍微好受一點。

  安曉璇就這么看著夏陽在電話里和一個女人互訴思念。

  本來聽到夏陽打電話過去后是個女生時心里就很吃味,結果兩人說的話更是讓她醋瓶子都打翻了。

  居然當著自己的面和另外的女生說曖昧的話!當我是空氣啊?安曉璇忍不住憤怒踢了夏陽一腳。

  夏陽正在打著電話,哪住注意到安曉璇的動作,這突然的一腳還用力不輕,讓他小腿處吃痛。

  “啊,你干嘛踢我?”夏陽將手機從耳旁拿開,沒好氣的瞪著安曉璇說道。

  “你能不能趕緊說正事!說情話回家說去,這里是公司!”安曉璇毫無懼意的瞪了回去,撇著嘴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夏陽那她沒辦法,只能白白挨了一腳,當手機拿起手機的時候,田思柔帶著疑惑的聲音傳來。

  “夏陽,你那邊怎么了?是誰在說話?”

  “是我公司的一個女經理,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突然踹了我一腳。”

  夏陽犯了個大錯,在和一個女人面前提另外一個女人是大忌,尤其是這個女人還和你關系不一般。

  “哦,你要是忙的話就先掛了吧。”果然,田思柔聽后直接就變得有些失落,說話的語氣都不一樣了。

  “我不忙啊!”夏陽急忙的解釋道,到現在都沒想明白,本來說的好好地,她怎么突然就生氣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