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96章 我大姨媽來了

第996章 我大姨媽來了

書迷正在閱讀:
放眼望去,里邊全是人,而且就李麗麗一個女人,實在是不太好處理。

  看清大致的情形之后,夏陽直接回到了大門拐角處,之后進了工廠內部。

  “他來了!果然是一個人來的。”沈子駿心中冷笑著期待。“今天終于能報仇了!”

  “沈子駿!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沖我來。”夏陽一進來了就開始大聲的說道:“抓一個女人來,就為了讓我來到你們的地方是嗎?你還是不是男人?你不覺得自己很無恥嗎?

  “你終于來了!我等你很久了!等這一天也很久了。”沈子駿一臉居高臨下的模樣,興奮地說道:“我知道你打架厲害,但是我今天就要看看,你一個人能不能打過我這三十人。”

  “夏陽,你快走啊!你打不過他們這么多人的。”李麗麗擔心的喊道,完全不顧個人安危。

  沈子駿已經等不及了,他做夢都想能收拾了夏陽的一天,直接開始招呼人手:“今天必須打斷他一條腿!”

  真正的戰斗馬上就要來了。

  男人,就該為女人遮風擋雨,不讓她手半點傷害。

  “都給我上!”隨著沈子駿一聲令下,三十個人齊刷刷的就來到夏陽身邊。

  首當其沖的那個打手眼睛都不帶眨的就往夏陽的身上砍,可以明顯看得出是個狠角色,絲毫不怯場。

  陳勝眼神一凝,身子微微一錯就躲開了這一刀,同時伸出手閃電般的抓住這人的手腕。

  與此同時另一個打手也已經砍了過來,陳勝控制著手腕往前一揮。

  刺~這是刀鋒入肉的聲音。

  “你他媽砍我干嘛。”手里的砍刀已經咣當一聲掉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死死地抱住往外冒血的手臂,痛苦的嚎叫了一聲。

  被夏陽抓住手腕的打手一臉的蒙逼,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我不是故意的。”

  眨眼的工夫,其余的打手身形將至,陳勝游刃有余的應對。

  這群人手里個個都拿著家伙,跟赤手空拳可不一樣,只要稍微不注意的話就被砍的皮開肉綻,所以他絲毫不敢大意。

  不能與他們過分的纏斗了。

  幾個回合下來每個打手身上都多多少少掛了彩,只有夏陽孜然一身,靈巧的躲過一次次的攻擊。

  沈子駿知道夏陽很生猛,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今天叫了三十個人,可眼下的情景,他完全想不到夏陽強的令人發指,三十個人好像根本不夠看的。

  隨著一個個打手在地,只有郎白沒有露出別的什么表情,他早就清楚夏陽實力問頭,早已料到了結局,所以在一直都沒有插手。

  幾個打手已經明顯開始怯場了,一個個往后退了幾步不敢再輕易上前。

  沈子駿已經開始急了,喊道:“你們幾個干嘛呢?給我上啊!”“

  眼看夏陽確實不好對付,為了給幾個手下加把勁,又補了一句:“砍死他的那人獎勵二十萬。”

  二十萬!對于這些每天混跡在刀尖上的人來說可是筆不小的數目,他們這么拼命為了什么?說到底還不是為了錢,在金錢的誘惑下一個個都紅了眼,沒命的往前沖。

  在他們眼里此時夏陽此時已經不單單只是個人了,更像是""裸的金錢擺在那,砍死他就是自己的了。

  一個不小心,夏陽的肩膀就被劃了一刀,雖說傷口不深,可是血還是順著肩膀流了下來。

  “媽的!膨脹了!”

  砍他這一刀的人很眼熟,夏陽愣神了零點幾秒鐘,才想起來這是那天宰蔣白永吃飯的時候,突然跳出來和自己稱兄道弟出頭的人。

  不過那天他還想是要和王玉蘭吃飯,明顯是對她有意思。

  沒想到他的速度會這么快,連夏陽都能避閃不急。

  不過他畢竟是偷襲,以至于夏陽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如果真要比速度的話,真實情況是比夏陽要差遠了。

  夏陽抬起就是一腳,郎白根本來不及躲避,就被踹中了胸口,倒飛回去。

  看到夏陽這個目標人物受了傷,這群打手更是一個個瘋了一樣,都想讓夏陽死在自己的手中。

  也顧不得肩頭的傷勢,夏陽不再留手,每一拳一腳都用上了全身的力氣。

  僅僅幾分鐘過去后,打手們都抱著身子躺在地上哀嚎。

  沈子駿的身體募地一僵,他看到夏陽正喘著粗氣目露兇光的看著自己。

  夏陽從地上撿起一把砍刀,一臉冷酷的靠近。

  沈子駿直接就嚇壞了,看夏陽這副兇神惡煞的樣子,還提著把砍刀,不會是氣極了要砍自己吧?

  雖說他從小到大都是養尊處優,但是骨子里還是仗勢欺人,眼看著所有的依仗都倒下了,內心害怕之下哪還顧得上尊嚴,如果命都沒了再多的錢也無法去享受了。

  夏陽一只手就將他拎了起來,像是拎個小雞子一般。

  “以后還敢不敢找我麻煩了?”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沈子駿手擺的飛快,生怕惹怒了夏陽。

  “你不是要打斷我的腿嗎?那我現在打斷你的腿怎么樣?”夏陽盯著他下半身的兩條腿,眼中不懷好意的說道、

  “不不不!”沈子駿嚇得眼睛就瞪圓了,如果腿沒了,那就是廢人了,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他不敢想象!

  本想著一把將他丟在地上,轉念一想這么放過他豈不是便宜他了。

  沈子駿剛剛松了一口氣,本以為逃過一劫,沒成想夏陽直接一拳就砸到了他臉上。

  頓時眼冒金星,滿口的牙齒都松動了,躺在地上嘴里疼得連聲音都發不出。

  舊傷未去,新傷又來,沈子駿臉剛剛消腫,結果又被打了一拳。

  郎白面色十分的難看,畢竟是出了名的老大,平時都是高高在上,誰見了他都是畢恭畢敬的,讓他主動去跪地求饒還干不出來。

  混社會的人最注重面子,如果今天他求饒的話,傳到外面去以后還怎么在這一行混下去。

  陳勝對著他挑了挑眉,一副今天的事你打算怎么辦的意思。

  沈子駿咬了咬牙,口齒不清的說道:“今天我郎白認栽了,要殺要剮隨你便。”

  那副視死如歸的樣子,頗有一種老大的風范。

  要我死可以,但是讓我低頭絕無可能!

  稱身倒是打心底挺欣賞他的骨氣,揮了揮手說道:“你們滾吧。”

  夏陽認為這次給他的教訓應該夠了,以后應該不會再惹自己了,就準備放他們走了。

  等所有人都走后,夏陽將李麗麗身上的繩子解開,李麗麗其實一點也不害怕,一來是那些人對她根本沒興趣,他們的主要目標是夏陽,二來就是她睜眼清醒后沒多久,夏陽就來了。

  夏陽用關心的話語詢問安慰了幾句,李麗麗突然間臉紅了起來。

  “你怎么了。”夏陽疑惑的問道。

  “我想上廁所。”李麗麗說話的聲音變得很小,要不是夏陽湊過去聽,還真是聽不見。

  夏陽又好氣又好笑,說道:“你想上廁所就上唄,這荒郊野外的,你隨便找個地方不就能上了。”

  “那你在這等著我,不許走遠,聽到了嗎?”李麗麗語氣帶著命令的口吻。

  “好好好,我保證不走遠,就在這等你行吧?”

  李麗麗點了點頭,隨后就往黑暗的沒人角落處走,女孩子都是害羞的,既然別人看不見,也想讓別人聽不見聲音。

  就這么要等了好一會,李麗麗還沒回來,夏陽都有些著急了,甚至是擔心。

  心里想道:“怎么回事?就去個廁所怎么半天沒回來?”

  又等了一會,她還是沒回來,夏陽放心不下,就順著她剛才走過去的方向去找。

  韓東走的很急,由于天已經黑了,視線不太好,今晚沒有月亮,烏漆抹黑的什么也看不見。

  走了一段距離都沒有發現李麗麗,突然,一道聲音從背后放傳來。

  “夏陽,是你嗎?”夏陽一聽聲音還像是李麗麗。

  轉身走過去,離近了才看清楚確實是她。

  “你在這蹲著干嘛?”看到了她沒什么事,韓東才放下心來。真怕她發生點什么意外。

  李麗麗有些楚楚可憐的看著他,小嘴還可愛的撇著,說道:“我起來的時候突然肚子疼的厲害,就在這蹲一會。”

  夏陽又好氣又好笑,不過看她那模樣也生不出氣來,同樣蹲下身,雙手扶著她的兩肩說道:“你就不能喊我一聲啊?”

  “我這不是不好意思喊你么。”

  夏陽對她確實也沒脾氣,只能無奈的說道:“怎么突然肚子疼了?難道是吃壞肚子了?”

  李麗麗搖了搖頭,然后小聲的說道:“我來大姨媽了。”

  “什么?你這大姨媽來的也太是時候了吧!”夏陽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著實無語。

  “那咱們趕緊回去吧,你就能好好休息了。”

  “我肚子疼,起不來。”李麗麗現在完全是疼的站不起來,只不過夏陽沒有注意到她此時蒼白無血色的臉蛋。

  “那怎么辦?”難道說要在這等她不疼了?

  李麗麗想了想,說道:“要不你背我走吧。”

  幾分鐘后,夏陽背著陳美玲一步一步的上了路,這個李麗麗是真的有病,非要讓走回去,還讓自己一路把她背到家,這不是折騰人嗎?

  而且走了很遠之后,她的肚子好像也不疼了,還時不時調皮的在后背扯著夏陽的耳朵。

  夏陽兩個手緊緊的拖著她,生怕她掉下來,不過她的身子倒是很輕,夏陽背著她也沒費多大力氣。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