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95章 抓李麗麗

第995章 抓李麗麗

書迷正在閱讀:
說完后根本沒給電話那頭說話的時間,直接就掛了電話。

  半小時后,沈子駿出現在了酒吧里,開了個包間,不多久郎白就推門進來了。

  郎白還是那副文質彬彬的面龐,只不過眉宇間少了之前的自傲,多了分謙遜。

  此時的沈子駿早已收起滿腔的怒火,看到郎白進來后直接起了身,笑著說道:“郎白,最近怎么好長時間不見你了?都忙些什么了?”

  “沒忙什么,無非還是和以前一樣。”郎白同樣笑著說道:“子駿,你這回找我有什么事?”

  其實郎白并沒有說實話,他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瘋狂的訓練,因為那天夏陽的表現著實把他震撼到了。

  他向來都自負,那一次見到夏陽如此的強,幾十個人輕輕松松的就被解決了,完全是被刺激到了,由于不甘于人后,所以才瘋狂的訓練,試圖能追趕到夏陽的高度。

  不過他很疑惑沈子駿什么會突然找自己,這還是幾年來的第一次,之前都是有事讓自己去做的時候才會打電話的。

  “我就是想找你幫個忙,幫我收拾一個人!”前綴都已經鋪好,沈子駿也就不必強顏歡笑了,拉著張臉、

  “哦?是誰?”郎白疑惑的問道。

  這些年郎白替沈子駿解決了很多麻煩,基本是有求必硬,不為別的,就因為在他家里最困難的時候,被沈子駿拉了一把,所以一直都把這個恩情記在心里。

  “是一個叫夏陽的人。”沈子駿一提夏陽這兩個字眼見就開始冒火,可見對夏陽是多么的仇恨。“不用打死,最好是把他打成殘廢就好了。”

  “是什么,你說是夏陽,哪個夏陽?”郎白一聽就愣了,緩過來后才問了一句。

  “還能有幾個夏陽,就是個公司的小老板嗎”沈子駿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問。“你難道認識他?”

  “算是認識嗎,就見過一面。”郎白也沒有做什么隱瞞,直接就說出了口:“為什么要收拾他,他得罪你了嗎?”

  “是!他得罪我了!”沈子駿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我就無能為力了。”郎白無奈攤了攤手,當確定沈子駿讓收拾的是夏陽后,就已經想到了拒絕。

  “那個叫夏陽的非常厲害,我根本就不是對手,你還是忍忍算了。”

  “媽的!我都被他打了一拳,連女人都被他搶了,你還讓我忍忍?你覺得可能嗎?”

  “那你還是找別人吧,我去找她麻煩根本無濟于事。”郎白對于他還是很了解的,只是嘗試著勸一下,并沒有想過他會同意。

  沈子駿一聽就臉色變得鐵青,不悅的說道:“你的意思是不幫我了?”

  “不是我不幫你。”郎白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我都說了,我不是他的對手,我去找他麻煩不是自取其辱嗎?”

  “既然這樣,那你就幫我例外一個忙吧。”沈子駿也沒有勉強,他心中郎白肯定不會騙自己,看來這個夏陽是確實很難對付,只能從別的地方下手了。

  又往肚子里灌了兩杯烈酒之后,沈子駿突然就眼前一亮。

  他想到了一個很好的主意,而且十分的有用。

  “郎白,你去把他的女人抓來威脅他,我就不信收還拾不了他!”

  “什么?你瘋了吧!”郎白根本就有點都不贊同,皺著眉毛說道:“我要打就去光明正大的打,拿個女人去威脅算什么?我干不出來。”

  “你可別忘了!當初是誰救了你們一家,難道你忘了嗎?連恩情都不報答了?”沈子駿又把這件事提了出來,想要逼他就范。

  這件事郎白一直都沒忘過,他是個有仇報仇,有恩報恩的人,所以才心甘情愿替沈子駿做事,雖然這些年做的事都足夠報答恩情了,但說到底他還是覺得虧欠。

  要知道,雪中送炭和錦上添花,是兩種不同的概念。如果是火上澆油,那就更不一樣了。

  郎白開始猶豫了,沈子駿見此又趁勢加了把火,說道:“你再幫我這最后一次,以后咱們就算兩清了,行不行?”

  兩清了,就表明從此以后互不虧欠,也說明郎白對這個恩情算是報答完了。

  “也好。”郎白閉上了眼,隨后點了點頭,還是決定幫他這最后一次。

  為了報一拳之仇,沈子駿可謂是用心良苦,都已經開始不擇手段了。

  “我打聽到夏陽有一個女人就住在他家里,你趁他還沒回家,早點去吧。”

  李麗麗很早就回到了家里,然后脫下高跟鞋后,就窩到了沙發上開始看電視。

  她平時都是這樣的,夏陽不在家的時候就喜歡一個人看韓劇,不知不覺中她已經在夏陽家里住習慣了。

  她每天做的,就是在家里等待著夏陽回來,然后和他說說話,晚上去和他擠擠床,這些她就覺得夠了。

  這些在她看來,就已經很溫馨了。

  電視里的韓劇剛剛演到一個催人淚下的橋段,李麗麗都看的被影響了情緒,眼睛紅紅的。

  咚咚咚~門口傳來了幾聲敲門聲。

  李麗麗下意識的以為是夏陽回來了,興奮地跑過去開門,還尋思著他是忘了帶鑰匙了。

  她的想法確實沒錯,因為一般情況下,夏陽家里是不會有外人來的。

  李麗麗將門打開后,居然發現門外站的是一個陌生人。

  臉上的笑容開始漸漸凝固,問道:“你找誰?”

  看到并不是夏陽后,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我找夏陽。”郎白泰然自若的說了一句。

  “不好意思,他沒在家,你別的時候再來吧!”李麗麗說完后想要將門關上。

  結果郎白直接就推門而入,嚇了李麗麗一大跳。

  “你要干嘛?我都跟你說了,夏陽不在家,你還要硬進來干什么?”

  他本來還沒有心存戒心,見他認識夏陽,還以為他和夏陽是朋友,結果這私闖民拆的方式讓他很是不滿。

  “他沒在家最好,我現在找你。”

  “找我?你找我干什么?我又不認識你。”李麗麗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怕他圖謀不軌。

  結果發現,防備也是多余了,郎白一眨眼間竄至李麗麗身旁,對著她脖頸一個手刀。

  李麗麗直接就眼前一抹黑,昏了過去。

  天色漸漸昏暗,太陽也幾近落山,今天綠化施工的很快,照這速度用不了一個星期活就該做完了。

  工人們夏陽已經讓他們下班了,隨后夏陽就回到了家里。

  家中再次變得空蕩蕩起來,而其客廳了變得十分散亂。

  “李麗麗去哪了?怎么沒在?”夏陽有些疑惑,平時這個點她都會在家的,很奇怪今天為什么沒有。

  咦,不對!夏陽突然發現客廳里不對勁,尤其是沙發上,居然還有些溫熱,看樣子李麗麗是回來過了。

  但是她能出去干嘛?

  江城一處廢棄的工廠里,李麗麗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脖頸處還異常生疼。

  用眼看了看四周,確認了所處的環境后,李麗麗開始變得慌亂了起來,臉蛋嚇得蒼白。

  她的身上還被繩子捆著,根本就動不了。心中驚恐的想到:“這里是哪?他們是誰?為什么要抓我?我到底碰到了一群什么人。

  隨后李麗麗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郎白,還有一個他不認識的男人,周圍全是幾十號的大漢。

  由于這群人她只見過郎白一人,而且他還是被郎白帶到了這,只能沖著他大聲呼喊:”喂,你到底是誰啊?為什么要抓我?”

  郎白一言不發,就這么靜靜地站在那里,心中殘留著無限的愧疚。

  他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會和女人動手。

  “你倒是說話啊?為什么不和我說話了?你不要裝啞巴。”

  沈子駿拿出了手機,將處于現在情況的李麗麗拍了張照片,發到了夏陽的手機上。

  “啊啊啊!救命啊!有沒有人來救救我,我被人綁架了!“李麗麗看幾人都不理自己,不死心的開始想要自救,所以開始拉扯著嗓子大聲的呼喊。

  但是這幾聲救命顯然沒有效果。沈子駿故意找了個荒郊野外。

  “別喊了!閉嘴!”李麗麗的大喊聲讓沈子駿很心煩,忍不住訓斥了她一句:“你就老老實實帶著,等夏陽來了就沒你什么事了。”

  “你有病吧,你找夏陽,為什么要綁我?”

  “我要是不綁了你,夏陽怎么可能出現?怎么可能束手就擒?”沈子駿說的一副理所應該的模樣。

  “你真是個卑鄙小人,居然還能做出這種事,你們還是人?”李麗麗要是現在還看不出他們是夏陽的敵人,那可就真的傻了。

  “隨你怎么說,反正我今天說什么也要打斷夏陽一條腿,給他一個后悔一輩子的教訓!”沈子駿目光狠戾。

  既然他們的目標是夏陽本人,那么自己說到底就只是個有誘餌了,暫時沒什么危險,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啊。

  夏陽收到了一條短信,一看短信的內容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短信的內容是,你的女朋友已經被我抓走了,識相的就來江城南郊的廢棄工廠,記住,只能你自己來。

  媽的!掛了而電話之后,夏陽直接就怒了,你說他們找自己麻煩倒是沒什么,但是居然去綁架一個女人,簡直就是太過分了。

  二話不說,夏陽一個閃念就趕到了附近,躲在工廠后邊,躲在一個陰暗的窗戶里看看他們的動靜。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