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94章 麻煩不斷

第994章 麻煩不斷

書迷正在閱讀:
不過這個諸皓也太小瞧自己了吧?就找了幾個這么不入流的混混過來。

  不過說實話,夏陽早就想到了沈子駿肯定要找自己麻煩的,只不過沒想到來的這么快,而且這么輕松的解決了。

  想來他也不會就這么輕易地善罷甘休,之后肯定會麻煩不斷,不過夏陽并不是很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就不信沈子駿還能翻了天不成?

  果然不出他所料,到了下午,居然又來了一批混混。

  不過不同的事,這批人有十幾人之多,而且明面比上午來的三人要顯得專業的多。

  領頭的脖子上帶著大金鏈子,金光閃閃的,生怕別人看不到一樣,渾身上下的唬人氣勢也明顯是真正的社會頭子身上才會有的。

  “誰是管事的?領頭的長得一副虎背熊腰的模樣,粗壯的胳膊上紋著一個巨大的舌頭,看起來活靈活現,臉上一道十分明顯的刀疤,更是平添了幾分氣勢,站在夏陽不遠處,目光兇狠的喊了一句:“管事的趕緊站出來!”

  草!還真是沒完沒了了,夏陽心底暗罵了一句,隨后站了出來。

  “我就是!找我什么事!”夏陽一臉平淡的說道,他現在十分的不爽,任誰被接連不斷的找麻煩,也是高興不起來。

  “你是管事的?”領頭的見有人出頭說話了,頓時上下打量了夏陽急眼,隨后走到他身邊,說道:“我聽說你很狂?是嗎?”

  “哪里哪里。”這個開場白讓繃著臉的夏陽都忍不住樂了,說道:“我一點也不狂,要說狂的也是你,帶著一幫子人來還不狂?”

  “果然很狂啊!”領頭的用十分低沉的聲音說道:“我倒是挺欣賞你的勇氣。”

  平常人見了他們,哪個不是躲得遠遠地,連說話都是客客氣氣的。

  “你是沈子駿派來的吧?有什么話就直接說,別扯那些沒用的。”夏陽冷著臉說道。

  “看來你還是知道自己得罪什么人了。”領頭的哈哈一笑,笑聲相當的狂妄,憐憫的說道:“我們既然收了錢,就得替人辦事,所以你今天要倒霉了。”

  上午的幾人好歹還找了個收保護費的借口,可這幾個人直接上來就挑明,夏陽撓了撓耳朵,一臉輕松的說道:“要動手就動手,別耽誤我時間。”

  “給你兩個選擇,要不就帶著你的工人離場,把工程讓出來,要不就讓我們送你去醫院,自己選吧。”

  “你說的這兩個我都不想選,還是送你去醫院吧。”

  這人廢話太多了,夏陽都懶得和他說什么了,

  周圍在干活的工人都看見了這邊的情景,突然像是商量好了一樣,有一個人帶頭之后,一群人都抓著手里的工具,站到了夏陽的身邊。

  一個將近六十歲的老漢正是他們的工頭,胳膊都快瘦成皮包骨頭了,皮膚都皺在了一起,卻還是緊緊的抓著手里的榔頭,與十幾個大漢對視著。

  “夏老板,不用怕,我們都幫你,絕對不向這些惡勢力低頭。”

  那社會頭子說的話他們可都聽見了,讓他們離場停工,那等于就是砸了他們的飯碗,讓他們沒有工作。

  他們大部分都是外地到江城來打工的,一個個都是家里的頂廊柱,一家老小都指望著他們掙錢養家糊口,沒有活干就等于被斷了生路。

  狗急了還會跳墻呢,更何況是人。

  夏陽都嚇了一大跳,完全沒想到他們會團結起來幫自己。

  社會頭子虎視眈眈看著一群工人,雖然這群農民工并不會給他們帶來多大的威脅,但畢竟比起收拾夏陽一個人來要增添了許多麻煩。

  “你們都不怕死嗎?”領頭的一句話,十幾個大漢都是亮了亮手中的鋼管砍刀。

  果然是專業的,連裝備都帶來了,看樣子擺明了就是來打人的,而這個人自然就是夏陽了。

  “老王,你叫上你的人去干活吧,這里不用管。”

  夏陽自信能解決面前的麻煩,這些人都是每天打打殺殺的狠人,見慣了大場面,而且下手絕不含糊,他擔心工人受傷。

  可工頭老王卻是一臉堅定的搖搖頭,沖著夏陽說道:“夏老板,我們和你共同進退。”

  正在這時候,一陣陣急促的警笛聲從不遠處傳來。

  領頭的那人面色一驚,他們混社會的,最討厭同時最不想聽見的就是這個聲音了。

  “小子,算你運氣好,下次再收拾你!”領頭的說完后朝著周圍的人一招呼,一群人呼啦啦的就掉頭跑了,速度飛快。

  聚眾鬧事,少說都要被拘留半月,雖然對他們來說進局子那是常事,但那都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好好地誰不想每天吃肉喝酒,晚上抱著女人睡覺,非跑到局子里受罪?

  收拾夏陽隨時都可以,但當著警察的面他們還沒那么大膽子。

  其實警車上就下來了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是若霜。

  “夏陽,怎么又是你?能不能少惹點事,讓我省省心。”若霜看到夏陽后,忍不住走過來翻了翻白眼,在她心里夏陽就是個不讓人安生的主。

  “我真是冤枉啊!”夏陽直接就開始叫屈:“我可是個本本分分的市民,從來不會主動去惹事,可總是有人找我麻煩,我有什么辦法?”

  “找你麻煩的人呢?我怎么看不到?”若霜掃視了一圈,也沒發現什么意外的。

  “喏,看見你們警察來了,一個個跟見了鷹的兔子是的,撒腿就跑了。”夏陽示意已經遠去的一群人的背影。

  若霜順著他示意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十幾個逃竄的身影,沒好氣的說道:“下次要知道是你,我就不來了!”

  她并沒有去追,就算抓到了頂多是個拘留,沒什么實際的意義,出來了還是繼續為非作歹,而且說到底也沒有打起來不是嗎?

  “那可不行,你們警察不就是為人民服務嗎?我有困難,你們怎么能不管。”夏陽嘀咕道。

  若霜可沒心情和他開玩笑,心中還隱隱有著疙瘩,看到夏陽就想到他和李雪蓮開房自己出糗的事。

  “話說你怎么會來這里?而且還來的挺及時的。”夏陽疑惑的問了一句。

  若霜還沒說話,王玉蘭就已經過來了,說道:“是我報的警。”

  “這個家伙,身邊總是跟著形形色色的女人,真是氣人!”若霜看到王玉蘭后,心中憤憤的想道。

  她也不知道為什么,一看到有女性和夏陽關系親密,自己心里就生氣。

  正在這時,和若霜一同來的男警員在一旁接了個電話,隨后神色一場焦急的說道:“隊長,局長打來電話,說死刑犯花豹越獄了,讓我們趕緊回去。”

  “什么?”若霜一聽就面色大驚,問道:“他是怎么跑的!”

  男警員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局長沒有跟我說,之說讓我們快點回去,商量一個緊急的抓捕方案出來。”

  “行!那我們趕快回去,走,回警車里。”若霜二話不說就點了點頭,這件事確實挺著急的。

  說起花豹,那可是死刑犯中的重犯,前段時間連殺五人,就像個惡魔一樣,他們出動了半個警局的力量,再加上武警的幫助,才艱難的將他抓捕歸案,本來再過一陣子就要執行槍決了,沒想到居然跑了。

  那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狠人,如果這次抓不回來,天知道他還會做出什么瘋狂的事。

  若霜走了之后,夏陽和還愣在一邊的工人們說道:“好了,都沒事了,大家繼續干活吧。”

  工人們眼見混混和警察都走了,一個個松了一口氣,繼續開始手頭的工作。

  如果真讓他們打架的話,說實話心里卻是沒底,好在沒發生什么事。

  此時,天安百貨公司的辦公室里,沈子駿正在大發雷霆。

  一個長得矮胖的男人就站在一旁,承受著他的怒罵,他就是諸皓。

  沈子駿的右臉還沒好,仍然比左半邊的臉顯得腫脹,手掌嘭的一聲拍在辦公桌上,怒喊道:“廢物,真是廢物!你都找的些什么人,連個夏陽都收拾不了!我要你干什么吃的!這點小事到現在都沒解決!”

  諸皓一言不發,不是他不說話,他是不敢,怕自己說錯一句而惹得沈子駿脾氣更大。

  可他不說話并不代表沈子駿會放過他。“你倒是說話啊!別給我裝啞巴!你以為裝啞巴就沒事了?”

  “沈總,不是我收拾不了,上午找的幾個直接被那個夏陽打跑了,下午警察又突然來了,所以才”

  諸皓眼見不說話是躲不過去了,只能硬著頭皮回答。

  “這就是你給我的理由?”沈子駿氣一直沒消,而且還帶著隱隱上漲的趨勢。“我不看過程,只看結果!

  “是,沈總,你再給我一天時間,明天我保證收拾掉他。”諸皓連連點頭,希望在得到一次機會。

  “不用了!”沈子駿直接就開口拒絕了,說道:“你無非就是找幾個流氓,那都沒什么用!我要的不僅是拿回工程,還要讓他永遠翻不了身,你明白嗎?”,

  “我還是高看你了,你根本辦不到!”沈子駿擺了擺手。“你出去吧!”

  諸皓連忙陪著笑點頭,倒退著出了辦公室的門。

  說實話,他還真沒什么把握能夠收拾了夏陽,這樣也好。

  留在辦公室的內的沈子駿氣的將煙灰缸都摔了,發泄心中的怨氣。

  他做夢都想收拾了夏陽,讓他跪地求饒,那一巴掌幾天來都一直讓他懷恨在心,他還沒從沒被人這么羞辱過。

  想了很久,還是掏出了手機,撥出去一個電話。

  “喂,郎白,一會酒吧見,我有事和你說!”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