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93章 蛋碎了

第993章 蛋碎了

書迷正在閱讀:
咚咚咚~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安曉璇還沒趕過去開門,門就直接被撞開了。

  只見最先進來的就是夏陽,他在得到若霜消息的時候就第一時間趕了過來,直接一個閃念到了房間門口,撞開門后眼中焦急的往房間內掃了一眼,看到安曉璇后才松了一口氣。

  安曉璇看到夏陽進來后,直接就跑過去沖進他懷里,心中的委屈就升了上來,帶著哭腔說道:“夏陽,你總算是來了。”

  看到她沒事,夏陽壓在胸口的大石才算落下,拍著她的后輩,溫柔的安慰道:“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安曉璇早已哭了出來,淚流滿面,經歷了這種事情,難免是一陣后怕,尤其是看到自己喜歡的人,更是再也一刻不想離開這個懷抱。

  剛剛差一點就被蔣白永得逞了,如果事情真的發生了,她以后還怎么面對夏陽,甚至都想到了死。

  “媽的!那個畜生呢!敢打你的主意,我非得弄死他!”夏陽這才想到了罪魁禍首,心中壓抑著萬千怒氣。

  你如果只是追求自己的女人,那他并不會說什么,但要是用強的話,那夏陽可就忍不了了。

  想到這,躺在床上的蔣白永出現在夏陽的視線里,此時他還是保持著拱身的姿勢一動不動,面無血色。

  夏陽二話不說,上去就是拳打腳踢,手上絲毫不留情,發泄著胸口的怒火。

  蔣白永本來就受了重創,又挨了一通暴打,直接就暈死了過去。

  夏陽手上的動作仍舊不停,安曉璇趕緊過來拉住了他,說道:“你別打了,再打就把他打死了。”

  “這種人,就該打死!”夏陽朝著已經暈過去的蔣白永吐了一口,怒氣仍舊未消。

  “他該受的教訓也受了,現在已經半死不活了,算了吧。”安曉璇說起來還是怕攤上人命。

  “對了,你沒事吧?他有沒有對你怎么樣?”夏陽直到現在還沒有問她的情況,這才開口問了一句。

  安曉璇聽后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他并沒有得逞。”

  “為什么我進來的時候他趟在床上一動不動,難道還良心發現了?”夏陽問出了心中的疑慮。

  “他一開始拉扯我衣服,想用強,我膝蓋不小心就磕到了他那里”安曉璇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后來他就不動了。”

  “哦,是嗎?”夏陽又看了床上的蔣白永一眼,頓時發現他褲襠處已經流了一片。

  “哈哈哈!”夏陽直接就大笑起來。“原來是蛋碎了。”

  啊~~安曉璇小小的驚呼一聲,她能聽懂什么意思,不置信的問道:“不會吧?我就磕了他一下而已。”

  “男人的那里都是很脆弱的。”夏陽沒好氣的說道:“這樣也好,這種人就該有報應,活該他當太監!”

  安曉璇頓時就不說話了,夏陽眼見他的危機已經解除,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還上他的車,你是不是傻啊!”

  這回是她運氣好,擔保不齊下次可就沒這么好運了,到時候哭都來不及了。

  安曉璇也是一陣后怕,說道:“他來公司跟我說,是媽媽讓他來接我的,所以我才上了他的車”

  “你說你傻不傻!他的話你也信!”看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夏陽實在不忍心語氣過重:“你媽媽還給我打電話呢,她很擔心你,快給她回個電話吧!”

  安曉璇趕緊找出了手機,她是個孝順的孩子,從來都不讓家里操心的,電話打過去立馬就接通了。

  看來安媽媽也是一直擔心她,所以到現在也沒睡覺,一直都等著電話。

  “小璇,你這孩子,不回家也不給我打個電話!”

  “對不起媽,我下班后有點事就沒回家,手機又沒電了”安曉璇語氣帶著歉意,對之前發生的事也一字未提。

  “沒事就好!”安媽媽這才放下心來,問道:“夏陽也在找你呢,別忘了給他打個電話。”

  “夏陽就在我旁邊呢。”安曉璇不好意思的說道,大晚上兩人在一塊,她怕安媽媽又會多想。

  “是嗎?那你晚上還回家嗎?”安媽媽顯得對此事頗為上心。

  “我”安曉璇一陣猶豫,還沒想好怎么說,安媽媽就先開口了:“這么晚了就別回來了,晚上就呆在一塊把,多交流交流感情。”

  夏陽發現安曉璇居然臉紅了,有些疑惑的湊過去聽,想看看兩人在聊什么,結果安曉璇已經說完掛了電話。

  “行了,我們走吧。”夏陽開口說道,既然已經沒什么事了,再待在這里就沒什么意思了。

  安曉璇點了點頭,隨后看向了昏死中的蔣白永,擔憂的問道:“那他怎么辦?”

  “你管他呢!讓他自生自滅好了!”

  晚上安曉璇果然沒有回家,就跟夏陽在另一家酒店住下了,不過兩人只是抱著一起睡了一覺,并沒有發生什么過分的舉動。

  人家女孩子剛剛經歷了差點被欺負的事情,夏陽要是這時候再對人家做點什么,那就真是禽獸不如了。

  第二天一早,安曉璇就去上班了,而夏陽這個公司的正頭老板,卻跑去了王玉蘭的公司里。

  隨后兩人到了綠化工程的場地,夏陽將生態樹木從玉石空間里搬了出來,就開始動工。

  當然這種一線的工作肯定是不用老板親自動手的,兩人就在一旁看著施工。

  由于化工廠爆炸后的污染,很長一段時間內附近已經不可能再住人了。確實,盡管爆炸已經過去這么多天了,這一塊附近的空氣中還殘留著若有若無的化工產品氣味。

  剛剛動工沒多久,就來了幾個找麻煩的人。

  只見幾個穿著花花綠綠,染著奇形怪狀頭發的人牛氣轟轟的走了過來,其中一個戴著墨鏡的雞冠頭男子直接走上前,踩在一個正在刨坑工人的鐵鏟上。

  工人是個四十來的中年人,一看明顯就是個老實人,嚇得不敢有什么動作。

  雞冠頭男子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說道:“你們哪個公司的?交保護費了么就在這動工?”

  工人被這架勢嚇壞了,說話都結結巴巴。“我我不知道。”

  男子頓時就失去了興趣,說道:“你們頭呢?叫他過來!我跟他說!”

  工人將目光看向了夏陽和王玉蘭這邊,不知道該怎么辦好了。

  夏陽一看這情形,主動走了過去,問道:“幾位大哥,有什么事嗎?”

  “你是他們的頭?”男子上下打量了夏陽幾眼。

  “是的!”夏陽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幾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估計是來找茬的。

  果然,雞冠頭一見他承認,語氣很沖的說道:“你不知道,在這里施工,是要交保護費的嗎?”

  夏陽心里發笑,收保護費都收到種樹的地方了,還真是頭一次聽說。

  “你們開玩笑吧?收保護費不去小攤酒吧飯店之類的,跑我們這來收?”

  “少廢話,到底交不交!”雞冠頭直接就不耐煩了,威脅著說道:“我勸你最好還是交,不然你這活就別想干了!”

  真是什么小貓小狗都敢來挑釁,夏陽都被氣樂了,笑著說道:“你怎么不去他們那收?”

  夏陽指著另一邊種樹的一批人,那批人就是天安百合公司的,由于此處是劃分區域的地界,又都是剛開工,所以都離得很近。

  雞冠頭看了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盯著夏陽的臉狠狠地說道:“那邊不歸我管!”

  臥槽!夏陽當場就要發飆了,這特么不是擺明了來找事?

  本來夏陽都不打算對這些小混混動手的,想著幾句話打發他們就算了,結果幾人完全看不清形式,其中一人抓住夏陽的衣領,叫囂道:“再問你一遍,到底是交不交保護費!恩?”

  “松手!”夏陽臉漸漸冷了下來,他最煩別人拽他衣領,就跟拿槍指著他一樣難受。

  “你說什么?”這人裝作沒聽清的樣子又問了一遍。

  “我他媽叫你松手!”

  “你他媽找死啊!敢這么跟我說話!”雞冠頭立馬就拉起了臉,捏起另一個拳頭準備打人。

  夏陽直接就隔空抓住了他的拳頭,反手一擰。

  “哎呦!疼疼疼!”他完全沒想到夏陽力氣這么大,整個胳膊都被擰了一圈,疼的大聲喊叫。

  “放開我們雞哥!”其他幾人一看老大被打,立馬就撲了過來,直接被夏陽一腳一個踹飛。

  這幾個明顯是最底層的小混混,完全不夠看的,根本就沒什么戰斗力。

  “大哥,我錯了,保護費我不要了,你放過我吧。”眼見幾個手下瞬間被打倒,雞冠頭直接就認了慫,疼的嘴都歪了。

  “誰叫你們來的?”夏陽心里很清楚,這幾人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來找麻煩,肯定是有人指使的。

  就派這么幾個慫包了,說明指使的這個也真的沒啥眼光,估計是個小角色。

  雞冠頭根本想都沒想就說了出來:“是諸皓讓我們來找麻煩的,我們就是收了點錢,大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夏陽手一松,雞冠頭直接就癱在地上,手臂還保持著原來的動作,不規律的顫抖著。

  “諸皓是誰?為什么讓你們來找我麻煩?”夏陽在腦子里搜索了半天,都沒想到自己有認識過這么一個人,更別說得罪了。

  “諸皓就是天安百合公司的一個小經理,他每天給我們錢,讓我們每天過來找麻煩。”現在他基本是夏陽問什么就說什么,完全不敢隱瞞,“大哥,我以后再也不來了。”

  “快滾吧!”夏陽揮了揮手,幾個小羅羅,還不至于和他們計較太多。

  看來這個諸皓就是沈子駿的人,他找自己麻煩,估計就是因為搶了他們一半的工程吧。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