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92章 安曉璇出事

第992章 安曉璇出事

書迷正在閱讀:
晚上,李麗麗仍然住在夏陽的家里,放佛昨天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夏陽一開始還真怕她因為何小雅的事徹底和自己形同陌路,他已經習慣了每天李麗麗纏著自己,回到家里有個女人賞心悅目,和自己聊聊天,甚至談談情,偶爾占點小便宜。

  如果家里沒有了她,夏陽還真會覺得挺孤獨的。

  “夏陽,我放在沙發上的內褲去哪里了?還沒洗呢,突然就找不著了。”夏陽一進屋就看見李麗麗撅著性感的屁股在趴在沙發上翻找著什么,見他開門后回過頭來問了一句。

  李麗麗現在的姿勢確實很誘人,夏陽忍不住開始心猿意馬,她的話也沒怎么聽進去,隨口說了一句:“我怎么知道,你自己亂丟東西還問我。”

  “奇怪了,怎么會沒有了,我明明扔在這的。”那是她最喜歡的一條,上次夏陽沒在家洗澡的時候被她丟在沙發上忘了收起來,今天想拿去洗的時候卻找不到了。

  李麗麗站起了身,雙手插著腰,狐疑的說道:“夏陽,你不會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所以把我內褲給偷了做壞事吧?”

  “我去,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夏陽一聽就不干了,聲色力竭的反駁道:“我就算再饑渴,也不至于拿你一條內褲意淫吧?”

  “那倒也是,我這么一個大美女每天就住在你身邊,你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李麗麗收起了疑慮,再次不甘心的翻找起來。

  突然,夏陽心中一沉,他想到了一件事。

  她再找的不會就是昨天晚上何小雅扔到垃圾桶的那條內褲吧?

  越想越覺得肯定,好在昨天晚上的垃圾早上他已經順手扔了,現在估計已經到了垃圾處理廠了,所以也沒什么好擔心的,只要自己一口咬定不承認就好了。

  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李麗麗郁悶的坐到了沙發上,只能無奈的說道:“算了,還是找不到,不找了。”

  “就是,一條內褲而已,再買一條不就行了。”夏陽心虛的說了一句。

  兩人都對昨晚的事閉口不談,相當的有默契。

  眼見要到睡覺的點了,夏陽的手機突然就響了。<="ad_"><="_();</>

  拿起手機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夏陽把電話接通。

  剛一接通,電話那頭立馬傳來一個焦急的女性聲音。“喂,是夏陽嗎?”

  “對,我是,你是哪位?”夏陽只覺得聲音有些耳熟,只是一時半會沒想起來是誰。

  “我是安曉璇的媽媽。”

  “哦,是阿姨啊,這么晚給我打電話有什么事嗎?”夏陽一聽是安媽媽,立馬就換成了和長輩說話的口吻。

  “小璇現在和你在一起嗎?”電話一邊的安媽媽問了一句。

  “我們沒有在一起,小璇難道沒有在家嗎?”

  “沒在家!這孩子可從來沒有這么晚都不回家,就算回來晚了都會提前打電話回來,可今天都這么晚了,人也沒回來,電話也沒打,給她打電話也打不通,這才想著問問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你說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安媽媽越說越顯得著急,尤其是得知夏陽沒和她在一塊后。

  “阿姨,你先別著急,或許是小璇臨時有事沒回家,又碰巧手機沒電了,所以沒給家里打個電話。”夏陽只能先穩住她的情緒,但是他心里清楚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

  “就算是這樣,也該借個手機回個電話,告訴我一聲啊。”安媽媽還是不放心,夏陽的安慰并沒有起到什么作用。

  “阿姨,你先在家等著,我去找找她,找到了給你回個電話。”

  “那就麻煩你了,一定要盡快給我回電話啊,不然我可睡不著。”

  “放心吧阿姨!”

  夏陽掛了電話之后,也開始著急了起來,他試著給安曉璇打了個電話,果然是出于關機的狀態。

  難道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總不能這么被動的等下去,也不是什么辦法。

  再怎么說安曉璇也是他女朋友,夏陽怎么可能不著急。

  想了想,夏陽給公司的另外一個經理打去了個電話,想問問他安曉璇今天有沒有去上班,再有就是什么時候走的。

  這人大晚上接到老板的電話也挺意外的,得知是詢問安曉璇的情緒,才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說來夏陽真是問對了人,他正巧在下班的時候看見安曉璇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根據他的描述,夏陽可以確定那輛車就是蔣白永開的那輛黑色途銳。

  這個傻妞,明知道這個蔣白永不是什么好東西,怎么還能上他的車呢?

  現在安曉璇還不知道怎么樣了,夏陽擔心不已,生怕她出點什么意外,可是又只能干著急,不知道去哪里找她。

  沒多過一秒,安曉璇就會多一分危險。

  想了很多辦法,最后只能給若霜這女警花打了個電話,沒辦法,警察局就認識這一個人,雖然脾氣不怎么好,不過找她幫個忙的話應該問題不大。

  找她是因為他們警局里可以查詢手機的定位系統,只要能確定地方,夏陽完全就可以一瞬間到達。

  由于是求人,夏陽說話的態度很好,若霜雖然看他挺不順眼的,但也知道這是個著急的事,還是答應了,只不過現在是晚上,她已經下班了,需要趕回警局去查,所以夏陽還得再等一會。

  “媽的,看來是給蔣白永這小子的教訓還不夠!”夏陽掛了電話后,心中冷冷的想道:“如果他敢做出一點傷害安曉璇的事來,這次一定要給他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此時江城一處酒店的套房里,安曉璇腦袋暈沉沉的醒過來,眼皮抬起來都有些費力。

  她感覺到有人在脫自己的衣服,頓時就心中大驚,身體一瞬間就恢復了知覺,腦子逐漸清亮起來。

  入目的是昏暗的燈光,看天花板的吊燈裝飾好像是酒店里,隨后就看到一張男人的臉在視線中晃蕩。

  這人正是蔣白永,正在解安曉璇上衣的紐扣,眼中帶著欣賞貪婪的意味。

  “你干什么!”安曉璇大喊了一聲,身體不停地掙扎了起來,想要坐起來把他推開。

  蔣白永一見她醒了過來,立馬就壓住她的胳膊,將她死死的摁在床上,臉上帶著淫欲的笑容說道:“想不到你這么快就醒了,不過也好,享受一個清醒的女人總比一個沒有知覺的女人爽的多。”

  “你到底要干什么?快點放開我!”安曉璇慌了神,她都不記得自己是怎么到了酒店了,一睜眼就發現蔣白永要輕薄自己,哪里會讓他得逞,只是自己一個女人終歸沒有男生的力氣大,手臂怎么也掙脫不開。

  “哈哈,你問我要干什么?當然是要上了你!”蔣白永張狂的笑著,看安曉璇的目光就像看一只待宰的小羔羊,眼中滿是興奮。“你喊吧,叫吧,你越掙扎,我就越興奮。”

  “你就是個變態!”安曉璇咬著牙狠狠地瞪著他,目光似要吃人一般。

  “隨便你怎么說!反正你今天是跑不了了!”蔣白永根本不介意她怎么說自己,安曉璇的扭動更是激發了他身體的情欲。“你裝什么純潔,早就和那個夏陽上過床了吧?和我玩一次又不會少塊肉,我保證會讓你很舒服的。”

  “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強奸,是犯罪,是要坐牢的,你可要想清楚了,千萬不要毀了自己的未來。”安曉璇強裝鎮定,不過蒼白的臉色早已出賣了她的內心,她很明白自己的處境,只能試著用語言去阻止他的行為。

  可蔣白永根本就聽不進去,整個人都已經瘋狂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今天一定要上了你!一頓飯花了十幾萬,結果什么也沒得到,我就是不甘心,你不喜歡我不要緊,反正我就是看你長得漂亮想玩玩,上一次床就值十幾萬,你也真夠貴的!”

  安曉璇一聽他口中的污言穢語,居然還把自己說成賣的,氣的殺人的心都有了,可眼下自己處境不利,大聲叫罵只會更加的激怒他,只能祈求的說道:“你放了我吧,十幾萬我還給你還不行嗎?”

  “現在說什么也晚了!”蔣白永完全露出了本來的面目,聲音低沉的說道:“我今天人也要,錢也要!你就乖乖的配合我吧!”

  說完就開始拉扯安曉璇的衣服,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就像個一心想著交配的野獸,安曉璇口中不停地大聲呼喊,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去反抗。

  直到蔣白永伸手拽住了她的內衣,就要一把拉下來的時候,安曉璇情節之下膝蓋猛的一抬,這一下用使盡了渾身的力氣。360搜索:(.*)☆\\半^浮^生//☆=

  啊~蔣白永動作直接就停住了,扯著嗓子慘叫了一聲,眼中布滿了通紅的血絲,跌跌撞撞的倒在了床上的一旁。

  整張臉突然間變得猙獰可怕,身子像煮熟的龍蝦一樣拱了起來,兩只手捂在了襠部。

  安曉璇這一下剛好正中他的命根子,而且力道非常的大,疼得他快要暈死過去。

  只見蔣白永襠部的雙手指縫間像是有什么東西流出來,口中不停地吸著冷氣,估計是受了重傷。

  “你沒事吧?”安曉璇整理好衣服,有些于心不忍,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是情急之下做出的動作,也虧了這一下正中目標,不然她可就清白不保了。

  “這種人就是活該!”想到他之前的言行,安曉璇就一陣后怕,同時厭惡的看著他,心里的愧疚直接就消散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