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91章 峰回路轉

第991章 峰回路轉

書迷正在閱讀:
雖然她只是答應了夏陽自己盡力,可是事情沒有辦好,她還是覺得挺對不住的。

  王玉蘭這個時候也開始著急了,眼神慌亂的和夏陽說道:“怎么辦,這個項目要被天安百合拿去了。”

  她能不急嗎,為了這個項目已經投了資不少錢了,到現在還沒有收回成本,就指望這次能把品牌打出去,結果工程還沒拿下來。

  雖說她不缺錢,但是作為一個生意人,總不能做生意還倒貼錢吧?

  眼看著工程被天安百合公司拿下已經接近成為定局,夏陽一時之間也沒有想到更好的辦法。

  看這情況,估計沈子駿的公司能發展這么快,也少不了他的市長老爹暗中幫忙了,就憑他的身份,一句話的事,什么工程還能拿不下來?

  其他的公司也只能望而卻步,他們明知道這種招標會只是走個形式,一般都是內定的公司,他們根本就分不到一杯羹,也只是不死心的來碰碰運氣。

  正在這個時候,坐在人群正中央的李雪蓮突然站了起來。眼神向四周掃了掃,昂起頭說道:“我覺得爆炸污染綠化這個工程迫在眉睫,光靠一個公司的綠化速度是遠遠不夠的,所以我建議可以劃分區域,由兩個公司來同時施工,可以加快進度。”

  李雪蓮很失望,她整個市政府里,沒有一個人和自己一路人,全部都站在市長沈源那一邊,基本上他說什么就是什么。

  她一介女流之輩,不喜歡爭權奪勢,所以平時雖然看在眼里,卻大多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他沈源平日了給他兒子開了不知道多少綠燈,就像這次,估計工程款都比正常來講要多出許多,多出來的這些就都到了自己家口袋里。

  市政府里的人都沒有開口說話,李雪蓮雖然只是個副市長,但也不是他們能得罪的起的,所以一個個都選擇的沉默。

  “小李啊!這不符合規定,我看還是算了。”最后還是沈源皺著眉頭開了口。

  沈源是一個五十多歲中年人,滿臉的皺紋,頭發已經大部分花白,中間一塊還突了頂,看起來有些滑稽。

  他年長李雪蓮二十多歲,叫她一聲小李也不為過,

  “是啊,一般一個項目的綠化工程都是由一個公司來做,不然就亂了套了。”<="ad_"><="_();</>

  一旦沈源這個市長開了口,幾個平日子擅長拍馬屁的人都開始點頭附和起來。

  沈源十分滿意他們的表現,他早就看李雪蓮不順眼里,整個市委政府里,只有她時不時的和自己唱反調,正因為如此,李雪蓮在市政府里才漸漸被孤立起來。

  很多人都不服她,想她一個不到三十的女人,居然能做到副市長的高位,騎在他們頭上,這叫他們如何能受得了。

  李雪蓮臉色十分不好,她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平日里就對這些阿諛奉承的人感到十分惡心,一個個拿著國家的工資,一天天都不想著辦點實事,總想著升官撈錢。

  “沈市長,這爆炸污染的事情可一直都是我負責的。”

  確實,之前多有的事都是李雪蓮在忙活,沈源也是因為關乎到兒子的利益才強行插了一腳,搞了個什么招標會,不然這個工程李雪蓮早就直接給了夏陽了。

  “小李,話可不能這么說,這可是關乎到江城的侮辱問題,我們市政度的每一個人都責無旁貸。”沈源間李雪蓮居然敢公然頂撞自己,頓時面子上就掛不住了。

  整個江城的事,從來都是他說了算了,什么時候輪到李雪蓮這個副市長說話了?

  他不容許誘人挑戰自己的權威。

  “現在知道責無旁貸了?當初化工廠爆炸那幾天一個個都跑哪去了?不是要開會就是要忙別的事,就怕這個爆炸事件影響到自身的仕途,現在倒好,爆炸的事情過去了,為了把工程給你兒子的公司,又跟我說責無旁貸?”

  李雪蓮也不知道哪來的脾氣,怎么壓也壓不住,干脆就和沈源撕破了臉皮,兩人針鋒相對。

  “小沈,你說話注意點!我都是嚴格按照程序走的!”沈源被說透了心思,頓時面色變得異常鐵青,奇跡敗壞的說道。

  “我難道說的不對嗎?”李雪蓮冷冷的笑著。

  對,說的當然對,這擺在明面上的事誰看不出來?只不過沒人敢像李雪蓮這樣直接就說出來。

  “你這是要公然和我作對了是嗎?”這么多年了,沈源還沒見過有人敢這么和自己頂撞,臉色十分的難看。

  “我只是希望你能一視同仁,不要心存私心,故意偏袒。”

  李雪蓮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沈源混跡官場幾十年,什么話什么場面沒見過?剎那間寒著張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早就想把李雪蓮拉下馬換成自己的人了,可是這么久以來,都沒有抓到這個女人任何的把柄。

  周圍的人一直都靜靜看著江城的兩大官場巨頭對話,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大場面。

  到了最后,沈源出乎意料的妥協了,夏陽也如愿以償的拿到了這個工程的一半。

  這事也無可厚非,除了沈子駿的公司,就數王玉蘭的公司最大了,其他的小公司根本就不在考慮的范圍之內。

  不過夏陽卻能看得出,李雪蓮以后估計要有麻煩了,這個沈源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明顯對這件事記恨在心。

  此時,天安百合公司的辦公室里,沈子駿正一臉陰郁的坐在沙發上,右半邊臉還帶著淤青。

  這也是他今天沒有去招標會現場的原因,腫著半張臉,被認識的人看到了該作何解釋?難道告訴別人自己被打了嗎?他還丟不起這個人。

  過了好一會,一個穿著西裝的年輕男子推門走了進來,神色恭敬地站在了一旁。

  “怎么樣?工程拿到了嗎?”沈子駿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對著來人問道。

  在他想來,這個工程是十拿九穩,問這句話只是想確定一樣。

  “拿到了,不過過程中出了點意外。”來人說話猶猶豫豫,小心翼翼的說道:“我們只拿到了工程的一半。”

  這人就是代表沈子駿的公司去參加招標會的人,剛回到公司就立馬來到了辦公室匯報情況。

  “什么?拿到了一半?一半是什么意思?”沈子駿一聽便坐直了身子,抬起來投來問道。

  以他父親在江城地位和權力,這個工程根本就不需要他擔心,突然聽到來人說只拿到了一半,讓他一時之間沒想明白。

  “本來工程是全部拿下來了,可最后那個李副市長想要把工程劃分兩個區域加快進度,所以我們就只得到了一半。”

  來人緩緩地開口解釋,期間還一直注視著沈子駿的面部表情,生怕他發火。

  “這個臭婊子!”沈子駿聽完后便氣急敗壞的拍了下桌子,眼中透露著狠辣的目光。“另一半是誰的公司拿到了?”

  “是王玉蘭的公司”

  “什么?是她?”沈子駿一聽到王玉蘭的名字,立馬瞳孔收緊,要說別別人拿到還好,他還不至于這么生氣。

  可這個王玉蘭可是和夏陽合伙的,一想到自己右臉上挨的一拳,到現在還沒臉出去見人,就氣得不行。

  他可從來沒有受過這么大的羞辱,夏陽是第一個叫他怨恨到想要殺了他的人。

  雖然生氣,但是事情已經成了定局,是改變不了的,壓下自己暴漲的怒氣,和來人說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來人可算是松了口氣,之前還一直擔心沈子駿把火氣撒到自己身上,眼見他讓自己出去,頓時如獲大赦。

  二話不說就往門口走去,一刻也不想多留,可剛剛走到門口就又被沈子駿叫住了。

  “去把這個綠化工程的負責人給我叫過來!”

  “好的,我馬上去辦。”那人恭敬地點了點頭,隨后就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門剛一關上,沈子駿眼神就陰沉了下來,額頭上青筋暴起,歇斯底的說道:“夏陽,事情才剛剛開始,我會一步一步的讓你知道,得罪了我,足以讓你后悔一輩子!”

  夏陽也已經陪同王玉蘭回到公司,臨進辦公室的時候還冷不丁的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喃喃的說道:“難道有人罵我?”http://g.com

  進了辦公室,王玉蘭就直接往椅子上一坐,臉上還帶著笑容,和后腳進門的夏陽說道:“我都以為這次招標會白去了,沒想到最后峰回路轉,最后居然也拿到了一半的項目。”

  “沒辦法,連老天爺都眷顧我們。”夏陽攤了攤手,同樣也很高興。

  “對了,你是不是和那個李雪蓮認識?”王玉蘭高興了一會,突然想到了什么,狐疑的說道:“要不她怎么突然要求劃分區域,最后還直接把工程給了咱們。”

  “對啊,我和她認識。”夏陽點了點頭,也沒打算隱瞞。“上次化工廠周圍空地的種植文件,就是她給批下來的。”

  有些話夏陽倒是沒說來,他和李雪蓮豈止是認識那么簡單?

  “怪不得你這次信心滿滿,原來是朝中有人好辦事啊!怎么不早告訴我,害我白擔心了半天。”王玉蘭秀氣的眉毛往上挑了挑,語氣中帶著埋怨。

  “你也沒問我啊!”夏陽翻了翻白眼。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