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88章 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第988章 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書迷正在閱讀:
沈子駿此時的臉色別提多難看了,他長這么大,還從來沒有人敢這么跟他說話,做什么事都是由著性子來,從來不考慮對錯,平時見慣了阿諛奉承,可此時的夏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底線。

  “你知不知道,我是你永遠都得罪不起的人,你可要考慮清楚后果。”

  “呵呵。”夏陽笑了,都到了這個時候,沈子駿居然還威脅自己。“我做事,從來不考慮后果!”

  “其他的也就算了,但是你既然打我女人的主意,而且還是用這么卑鄙齷齪的手段,那事情就不能善了了。”夏陽捏起了拳頭,他現在實在壓不下想要暴打沈子駿一頓的沖動。

  “怎么?你還想打我不成?沈子駿眼見夏陽這副藥打人的架勢,顯得毫無畏懼,他還不相信有人敢他自己動手。

  “有種你就試試!你要打了我,我一定會讓你后悔來到這個世上!”

  “算了夏陽,既然我都沒事,就沒必要把事情鬧這么大,頂多以后我就當不認識這個人行了。”就在夏陽將要動手的時候,何小雅急忙出聲阻止。

  對于沈子駿的身份,她還是有些忌憚的,她真的怕夏陽做出什么瘋狂的舉動,這才拉著夏陽輕聲勸阻。

  “如果不是碰到了我,你知道今天會是什么后果嗎?你好好想想。”夏陽不甘心就這么放過他,關鍵是這個人的態度還如此囂張,讓他十分的不爽。

  何小雅怎么會不知道后果,一個男人給一個女人下藥,那目的就很顯而易見了,但是她又不想夏陽因為自己惹上麻煩,猶豫了片刻,沖著夏陽搖了搖頭。

  夏陽漸漸地放下了打人的念頭,可沈子駿根本看不清楚形式,眼見夏陽收起了拳頭,還以為他是怕了自己身份,頓時更為囂張了起來,言語嘲諷的說道:“怎么不動手了?是不是怕了?我就知道你不敢!”

  “你他媽的還敢叫囂!”夏陽聽到這話,剛剛壓下去的怒火噌的一下就上升了起來,二話不說就是一拳頭砸了過去,直接砸到了沈子駿的臉上。

  “別以為你爹是市長我就不敢打你,你算是什么東西!”夏陽指著沈子駿的鼻子,狠狠地說道。

  沈子駿嘴都被這一拳打歪了,整個右臉直接就腫了起來,感覺嘴里的牙床都松動了。

  沈子駿一開始完全都沒反應過來,直到口中積聚著淤血,才口齒不清的說道:“你敢打我?”

  他完全沒想到夏陽真的敢對他動手,但是臉上的疼痛清晰的傳來,才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是的,他被打了,堂堂的市長公子,居然被一個小小的平民打了,沈子駿很想還手,但是他不傻,從小到大都是養尊處優的他,根本就是夏陽這個農村漢子的對手。

  沈子駿沒有像一般人挨打后慘叫連連,自始至終都沒有喊過一句疼,捂著半張已經快要失去知覺的右臉,眼神怨毒的說道:“這一拳我記下了,你是第一個敢打我的人,以后你會知道,你會為今天的決定付出多么慘重的代價!”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他還是不肯低下自認為高傲的頭顱,夏陽根本懶得理會他這些話,伸出手說道:“投標書拿來,你就可以滾了!”

  沈子駿自始至終都是那惡毒的眼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沒怎么猶豫,就把手上的文件夾交給夏陽,然后又好好地看了夏陽急眼,似乎要把這個仇恨記在心里,隨后轉身出了房門。

  眼見沈子駿走了之后,何小雅才一臉擔憂的說道:“哎,你怎么不聽我勸,說動手就動手,就不能壓壓你的脾氣,這下可惹上大麻煩了。”

  夏陽一臉無所謂的聳聳肩,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什么?”

  何小雅還想說什么,但始終沒有說出口,只能嘆了口氣搖搖頭。

  她看的出來,沈子駿的怨念很深,而且以自己對他的了解,他可是有仇必報的人。

  何小雅開始后悔自己來到江城了,如果不是她,也就不會發生這一系列的事情了。

  出了餐廳,夏陽開始犯了難。

  因為何小雅打算跟他回家,這自然是好事,夏陽倒是不介意,可問題的關鍵就是,萬一被她看到住在自己家里的李麗麗,她會怎么想?

  女人在感情上都會顯得小心眼,雖說何小雅相比較一般的女生來說溫柔大方,可并不代表她能接受自己的男朋友和另外一個女人同居吧?

  可這些夏陽又不敢跟她,難道要直接告訴她,自己家里還住了一個女人,但是兩人關系很純潔,沒有發生過什么,這些別說和何小雅聽了不信,就夏陽自己都不相信。

  沒別的辦法,夏陽只能硬著頭皮把她帶回了家。

  到了家門口,夏陽甚至都不敢開門了,他已經可以想象到何小雅看到李麗麗那一刻后的表情,最好的情況是只跟自己發發脾氣,而最壞的情況估計就是掉頭就走了。

  開了門,夏陽先一步走了進去,眼神開始往四處瞟去,空蕩蕩的客廳里并沒有人。

  夏陽松了一口氣,只見何小雅在客廳里來回踱步,四處打量了一下,說道:“你自己一個人住這么大的房子?”

  “是啊。”夏陽十分尷尬的說道,隨后趁何小雅不注意,又悄悄打開李麗麗住的那間房門瞄了一眼,心中一喜。

  看來老天都對夏陽十分的照顧,以往他每次回家李麗麗都會在在家,唯獨這次居然沒人。

  心中的巨石放下,夏陽最后的擔心都消散了,高興地說道:“小雅,晚上你和我睡一個房間吧。”

  兩人早就是老夫老妻了,夏陽說這話一點也不臉紅,而何小雅聽了之后也沒有反駁。

  本來夏陽還在幻想著晚上終于有個女人暖床了,心中正沾沾自喜。

  結果何小雅不知道什么時候從茶幾上發現一小瓶打開的指甲油,有些疑惑的問道:“夏陽,你這桌上怎么還放著指甲油。”

  夏陽暗道糟糕,這個李麗麗,平時就喜歡坐在沙發上涂指甲油,你說你涂就涂吧,涂完了還不收起來,真是給自己找麻煩啊。

  容不得猶豫,夏陽只在在腦子里思索了一會,就急忙說道:“這是我自己用的.....”

  “你一個大男人還用指甲油?”何小雅瞪大了眼睛,滿是不可置信。

  “誰跟你說男的就不能用了。”夏陽硬著頭皮說道,現在他也只能這么說了。

  “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倒是特殊癖好挺多的。”何小雅感覺又好氣又好笑,被夏陽的行為逗樂了,臉上笑容如花。

  “你不知道的多了。”夏陽翻了翻白眼,有些心虛。

  眼看著她放下了疑惑,夏陽還沒來得及松口氣,何小雅又從沙發的縫落里捏出一條女性的小碎花邊內褲。

  “夏陽,這是......”何小雅狐疑的看著他,眼神里充滿著質疑。

  壞了,夏陽心是徹底沉了下來,都忍不住要了心里叫罵了,這個李麗麗,真是夠可以的,內褲都隨便塞的?

  這可怎么辦,總不能說是自己穿的吧?那也就太變態了。夏陽一時之間變得不知所措。

  “難道你還往家里帶女人?”眼見夏陽半天不吭聲,眼睛躲躲閃閃的,何小雅臉漸漸陰沉了下來,說話都語氣都變冷。“夏陽,你也太過分了!居然背著我找女人!而且居然還在沙發上......”

  剩下的話她說不出口,不過夏陽已經理解了她的意思,可自己是真的冤枉啊,明明和李麗麗沒有那層關系。

  何小雅都快氣炸了,她完全想不到夏陽會做出這種事,對他很是失望,甚至都想摔門而出,至于到現在還沒走的原因就是她在等,等著夏陽給她一個解釋。

  “小雅,你聽我說。”夏陽的腦子飛速轉動,眼見她處在爆發的邊緣上,急忙解釋道:“這可能是以前住在這里的人留下來的,我根本就不知道。”

  “哦,是嗎?”何小雅明顯是不怎么相信,仍然冷著臉問:“你確定不是你和別的女人鬼混的時候隨手丟棄的。”

  “怎么會!”夏陽高聲的反駁,如果他和李麗麗確實發生了關系,那他沒話可說,可他真的是一直以來都沒有得手啊。

  “你要相信我,我們兩個之間難道連這點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嘛?”

  夏陽強裝鎮定,甚至故意擺起了臉,何小雅一見夏陽開始生氣了,忍不住就心軟了,說起來這個解釋也算合理,不覺得相信了幾分。

  “好吧,我就暫且相信你了。”何小雅突然展顏一笑,緊張的氣氛頓時緩解了不少,手里捏著女士內褲,一臉嫌棄的走到門口,將內褲扔了進去,回過頭來和夏陽說道:“以后住進新的地方,一定要把房間收拾好。”

  “好,我知道了,以后會注意的。”夏陽一見危機解除,臉上一送,終于是緩了一口氣。

  留這個李麗麗在家里,真是一個麻煩,關鍵她還神經大條,差點就讓自己被抓到把柄。

  “等她明天回來,一定要讓她搬出去!不然下次就沒這么容易過關了。”夏陽憤憤的想道。

  隨即還向客廳的四處掃了掃,看看還有沒有別的可疑物品,最好自己提前能發現,不然先被何小雅發現的話,難免又是一番質問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