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84章 這回你死定了

第984章 這回你死定了

書迷正在閱讀:
怪不得她今天會這么配合,原來是早有準備。

  夏陽真是拿他沒辦法,郁悶的倒頭要睡。

  “喂,夏陽,你生氣啦?”眼見夏陽沒有了聲音,李麗麗收起了笑容,輕輕地搖晃他的肩膀,笑聲的問道:“你真生氣了?”

  夏陽還是沒有說話,他不是生氣,只是身體一股無名之火無處發泄,只能試圖用睡覺來壓制。

  “你睡著了?”李麗麗不死心的繼續問道。

  夏陽本以為裝睡后她就不再騷擾自己了,沒想到李麗麗并本打算就此放過他,開始不停地在夏陽身上亂摸著。

  雙手上下游走,看樣子已經漸漸熟絡,不知道是不是跟夏陽學的。

  夏陽實在是受不住她的撩撥,直接坐起了身,故意裝出一副兇狠的模樣,說道;“你要再繼續下去,我立馬就把你就地正法,別說你大姨媽來了,天皇老子來了也不好使!不信你就試試!”

  這方法果然起作用,李麗麗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一時被嚇住了,沒有再繼續動作。

  終于,夏陽算是睡了個安穩覺。

  最近注定是個多事之秋,一大早王玉蘭這邊又出事了,打電話叫自己過去。

  沒辦法,男人就是累,夏陽只能去了趟她的公司。

  到了王玉蘭辦公室后,才發現有另外一個女人也在里面。

  若霜,又是她,說實話,最近兩人的交集倒是挺多的,不管什么事都能碰到一起,比如說上次的開房事件,不得不說緣分兩個字真的是太奇妙了。

  “嗨,大美女警官,你也在呢?怎么這么巧,一大早就看到你真是心情愉悅啊!”夏陽笑著打了聲招呼。

  “可我并不想看見你。”若霜瞟了夏陽兩眼,面無表情的說道。

  最近一連發生的事情,讓他對夏陽的態度改變的很差。

  討了個沒趣,夏陽只能聳了聳肩,隨后看向了有些焦急的王玉蘭問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這么一大早的就叫我來。”

  “公司失竊了,我昨天做好放在辦公桌的投標書沒了,還有抽屜里的幾十萬現金。”

  王玉蘭說話的語速很快,其實幾十萬現金她倒是不在意,對于她這樣的老板來說就是九九一毛,不過那個投標書可不得了,最近有一個大單子,為了做這個投標計劃書,她已經加班改進了好多天,眼看明天就是投標了,卻丟了,怎能讓她不急。

  再想做一份根本不可能了,他就想不明白了,錢丟了可以理解,可為什么要把她投標書一塊拿走呢?

  真的很讓人頭疼,其實早上發現后的第一時間她就報了警,不過警察也不可能一天就破案,拿不回競標書,那這么久的努力就算是跑湯了,讓誰都會不甘心。

  以為每次碰到凡心事都是自己解決的,不過這次不知道為什么,她第一時間就想到夏陽,想讓夏陽來幫忙想想辦法,或許能幫上什么忙。

  夏陽自然是知道投標書的重要性了,難道丟了王玉蘭會如此的著急來,不及多想,夏陽直接就問了一句:“監控錄像呢?能不能讓我看看?”

  “可以倒是可以。“王玉蘭點了點頭,不過隨后說道:”不過你看了也沒用,監控視頻上什么都沒有,昨天晚上有兩個小時所有網絡攝像頭是斷開中。

  “你不是破案很有實力嗎?快想想辦法。”若霜這時候開口說話了,不過明顯有些這針對夏陽的意思。

  兩人確實有過多次合作,夏陽出色的頭腦反應能力和觀察,讓她也不得不心生佩服。

  夏陽在辦公室的四周看了看,四處檢查了一番。

  “我想應該是之前公司或者現在公司的人做的吧。”夏陽緩緩地開口說道。

  “何以見得呢?你怎么能肯定?”若霜帶著疑惑問道。

  “你看這些畫面。”夏陽指著電腦屏幕上的監控畫面。不緊不慢的說道:“你看,這是唯一的懸掛攝像頭,這些與網絡攝像頭不同,這個無法被屏蔽信號的器具屏蔽,但是畫面中自始至終沒有出來一個人,說明這個人很熟悉公司的環境,甚至知道這兩個攝像頭旋轉方向的時間間隔,估計這個人在公司待得時間不短。”

  若霜邊聽邊肯定的點點頭,夏陽說的這些他都認同,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而且還有一點是,這個小偷既然能進這間辦公室,也說明他在公司待得時間不短,不然短時間是不可能搞到鑰匙的。”

  “范圍是縮小了,但是怎么確定是誰呢?”一到了這種時候,若霜就覺得夏陽十分的帥,也許是天生就喜歡聰明的男人,而且職業的使然讓他對破案頭腦靈活的人都很是佩服。

  “很簡單,投標書到了小偷手上也沒什么用,他必然會拿去出售,而銷售渠道自然是和咱們公司有著競爭關系的公司,而能接觸到這些公司高層的,肯定在咱們公司也有些地位,而且還是那種對王總有些怨氣的那種人。”夏陽十分肯定的說出這些。

  王玉蘭一聽,心神瞬間一動,帶著疑問問道:“夏陽,難道你說的這個人是張德嗎?”

  夏陽當即點了點頭,說道:“我不敢完全確定,但十有八九是他。”

  王玉蘭想想覺得也是,她也同樣被夏陽的一干推理所折服。

  話說東西確實是張德拿的,他昨晚從賭場出來了,想了許久他才做出這個決定。

  雖然明知道是犯法的,但是以現在的狀況,他沒有別的選擇,作為公司的小高層,他對于公司的攝像頭都有把握,不會射到自己,而且王玉蘭辦公室的鑰匙他很長時間以前就有了,配出了之后,直到昨天晚上總算派出了點用場。

  這對于他來說是最短最快的來錢辦法了,他別無選擇。

  拿到錢之后,張德第一時間就趕到了地下賭場,找上那人就把錢換給了他,生怕慢了一步之后他們就去找自己家里人麻煩,

  還上了十萬塊錢之后,他的手里還有這十幾萬,人一到了賭場這個地方,看到人滿人患圍在一個個桌子上,時而有人爆喜,時而有人失望乃至絕望。

  想了許久,控制不住誘惑,他終于決定再玩玩。

  事實證明,好壞心情不過是相互的,他們沒有規律,完全看運氣,不過他的運氣好像一直差的可以。

  一投身賭場之后,張德就像變了一個人是的,吆喝來吆喝去的,沒多久就把錢輸光了。

  太快了,輸錢如流水,輸錢容易贏錢難。

  沒錢了,他就打算用力一個方法拿到錢。

  其實昨天晚上,他去王玉蘭辦公室,就是沖著那現金去的,沒想到在桌子上能看到剛剛完成的投標書,心里一動,就一同拿走了。

  現在這個標書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估計可以賣個好價錢。

  標書最后賣給了一家競爭的公司,整整賣了十萬,不過拿著這錢,他感到十分的不安。

  這種不安的感覺不知道哪來的,他覺得警察應該不會這么快發現時自己吧。

  目的地還是在賭場中,靠著若霜在警局查到張德目前的資料,手機位置顯示在地上賭場,來不及叫別人,夏陽一個閃念就過去了。

  朝人山人海在看了幾眼之后,夏陽一眼就鎖定了張德的身影。

  只見他圍在桌子旁,凝神的等著骰盅的人掀開骰盅。

  打開后,和眾多人一樣,滿臉的失望,看來又是沒中。

  夏陽上去就直接拽住他,張德突然衣領被人拽了,先是一愣,隨后看到夏陽后,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問道:“你找我什么事?”

  “我來找你好好地算算賬!”下讓冷冷的說道。

  “算賬?算什么帳?你都把我趕出公司了,我沒找你麻煩就算了,你還要跟我算賬?”

  張德雖然心里緊張的要死,但面部表情還是做足了。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上次我在酒店就是你報的警吧?還有昨天的失竊案,也是你干的吧?”

  一聽夏陽居然什么都知道,張德差點就忍不住壓力了,隨后開始咬牙,打算死磕,打死也不承認。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張德說完后想要轉身走,結果被夏陽拉著動不了。

  “你到底想怎么樣?”張德氣急敗壞的說道。

  “給你兩個選擇,要不你就承認,要不我打到你承認為止!”夏陽伸出兩根手指頭,臉部陰冷的說著。

  張德倒是不怎么害怕,他不相信夏陽敢在這里動手。

  殊不知他錯了,錯的太離譜,夏陽根本就不知道規矩,豈會怕?而且就算是知道規矩了,惹急了也是說砸就砸。

  看來軟的是不行了,夏陽也不廢話,直接就給他肚子來了一腳,瞬間倒飛出去數米。

  賭場直接安靜了下來,這么多年,他們根本就沒經歷過這種情況,完全沒想到這里還會有人打架。

  一個個開始幸災樂禍的看著夏陽,想看看他有什么下場。

  發生了這么大的事,賭場不可能沒人出面的,不一會,借錢給張德的那人帶著人就過來了,氣勢洶洶。

  “是你在我們場子里鬧事打人?你難道不知道我這里的規矩嗎?”

  “不知道!”夏陽真誠的搖了搖頭,他還是真的不知道,不過就算知道他還是會動手的。

  張德捂著肚子站起來,另一只手指著夏陽說道:“你敢打我,這回你可死定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