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78章 開除員工

第978章 開除員工

書迷正在閱讀:
“好了,你別鬧了!”王玉蘭雖說心中有些害羞,但畢竟不是什么小姑娘了,對于夏陽說的曖昧話語還是頂得住的。

  “你打算什么時候把那些植物拿出來?”

  既然聊到了正事,夏陽也收起了那份不正經的作態,認真的想了一下說道:“這樣吧,我現在先拿出來一部分,但是數量不能太多,你先推銷出去一部分,最主要的是打造聲勢,把聲勢做大,明白嗎?”

  王玉蘭好歹也是個大公司老板,做生意不是一年兩年了,這些還是能聽懂的,點了點頭。

  夏陽剛準備進入玉石空間內,隨即想到了什么,問道:“你要不要跟我一塊進去?”

  他雖然說的有些模糊,但王玉蘭知道他指的就是玉石空間,說實話,她對那里面還是很向往的,簡直就像個世外桃源一眼,空氣清新,遠離世俗的喧囂。

  “我去!”眼見她同意了之后,夏陽點了點頭。

  王玉蘭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眼前的畫面就已經變了。藍天白云,悠悠青草,還有清澈的小河,這里似乎處處都充滿著靈氣,說是仙境也不為過。

  來到這里之后,王玉蘭感覺想自己的靈魂都像要飛起來一般,呼吸者清新濕潤的空氣,整個人都心曠神怡。

  “真好!如果能一輩子待在這里該有多好!”王玉蘭張開了雙臂,微微的閉著眼,靜靜地感受著這里的一切。

  “那還不簡單。”夏陽覺得十分好笑,樂呵呵的說道:“你就待在這里不出去不就行了?”

  “那可不行!”王玉蘭頓時睜開了眼,沒好氣的瞪了夏陽一眼,說道:“我一個人在這待著,還不把我悶死了?”

  說是這么說,但這個世界上還有這太多的牽掛,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剛才可是你自己說要一輩子待這的。”夏陽小聲的嘟囔了一句,這個女人的心思,真是讓你猜不透,千變萬化的。

  “趕緊干活!”

  “好嘞!“夏陽應承了一句,說干就干,將之前已經栽好的植物一顆一顆的聚集了起來,隨后帶著王玉蘭出了玉石空間。

  在王玉蘭的辦公室待了一上午,時不時的調調情,時間倒是過得挺快。

  等中午到了飯店,夏陽從王玉蘭辦公室出來的時候,發現她公司的員工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對。

  至于哪里不對,具體他也說不上來,只感覺所有男員工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很是敵視,好像自己做了什么罪大惡極的事情一樣。

  王玉蘭剛剛將辦公室的門鎖上,一回頭就撞到了夏陽身上,發現他愣在那里沒動,有些不悅的說道:“你干什么?怎么不走了?在這里堵著我門口干嘛?”

  夏陽眼神四處掃了掃,忽然間小聲的和王玉蘭說道:“你有沒有發現你公司的員工看我的眼神都不對,尤其是男的,好像要殺了我一樣,我難道做了什么得罪他們的事情嗎?”

  “有嗎?”王玉蘭順著他的目光也四處看了一下,發現果然很多人的目光都看著兩人,男的大多是看在夏陽的身上。

  公司的員工看到他們的女老板朝著他們這邊看來后,一個個立馬都轉過頭去,假裝忙乎著手里的工作,畢竟王玉蘭在公司里還是很有威信的。

  她的公司里男員工占大部分,而且年輕的也比較多,對于他這個美貌單身的女老板,一個個都很是惦記,雖然自知可能性不大,但人總歸該有點幻想不是?

  眼看著夏陽和女老板兩人在辦公室里待了一上午,一個個都開始胡思亂想起來,單身男女,干柴烈火,保不齊在辦公室里干了點什么事。

  這由不得他們不往這方面想,兩人的曖昧關系可是有目共睹的,誰也不是瞎子,都看在了眼里,夏陽不知不覺知已經得罪了王玉蘭公司里的大多男性同胞。

  “走,吃飯去吧!”王玉蘭沒有多想,打算叫著夏陽去吃飯。

  夏陽跟在他身后,公司里的人都開始看著兩人的背影,小聲的議論起來。

  王玉蘭自然是聽不見的,可夏陽可是經過玉石空間改造的,身體感官超出尋常人數倍,這些人說的話自然一字不差的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看到沒,這男的在咱們王總辦公室待了一上午,兩人還不一定干了點什么呢!”

  “那可不,真沒想到我們王總這樣的女神人物也會動了凡心,看來我是沒什么機會了。”

  “想不到王玉蘭這女人平時看起來挺正經的,居然喜歡在辦公室里和男人野合,口味也太重了。”

  就是這句話,讓夏陽聽了眉頭一皺,別的都還好,可這句話話明顯是帶著侮辱的意味,他倒是無所謂,可是這么說王玉蘭他就不樂意了。

  在夏陽心中,女人是用來保護的,他早就在心里把王玉蘭當成了自己的女人,怎么會容許有人詆毀。

  “你等一下!”夏陽叫住了走在前邊的王玉蘭,在她疑惑的目光中走到一個禿頂男人的旁邊,陰著臉說道:“你剛才說什么?再給我說一遍!”

  禿頂男子本來還在和幾個人有說有笑,根本沒注意到夏陽的到來,這一道聲音嚇了他好大一跳。

  本來圍在他周圍的幾人一看到夏陽,立馬都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禿頂男子叫張德,是王玉蘭公司里的一個主管,算是個不大不小的領導,仗著自己資歷深,平時最喜歡在背后議論王玉蘭這個女老板,這次剛好被夏陽逮了個正著。

  “我說什么關你什么事?你是不是管的太寬了?”張德眼底帶著一絲不屑,他還以為夏陽就是個小白臉,雖然艷福讓他自己都羨慕,但是居然敢欺負到自己頭上,那可就不干了。

  “我問你剛才說什么!我可是都聽見了!”夏陽說道。

  “你聽見了又能怎么樣?”張德毫無懼意,說道:“你算什么東西,輪得到你來管我?”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王玉蘭這時候走了過來,發現夏陽居然和自己公司的人吵了起來,有些疑惑地問道。

  “問他!”夏陽指著張德,嘴里淡淡的說道:“這人在背后亂嚼舌根子,說你的壞話,被我聽到了!”

  張德看到王玉蘭目光朝自己看過來后,心里有些慌了神,但表面上還是強裝著鎮定:“他胡說!王總,我怎么可能在背后說你的壞話,這個人是不是瘋了,沒事找事?”

  夏陽這個人王玉蘭還是了解的,不是那種肆意滋事的人,他自然會有他的道理。

  看到王玉蘭還是不相信自己,張德咬了咬牙,說道:“王總,我真沒有,我在公司這么多年,你還不知道嗎?我很敬重你,怎么會說你的壞話,不信你問問周圍的人。”

  周圍的幾人聽到張德把亂攤子丟給他們后,一個個都是身子凝固,隨后都是整齊的搖搖頭,表示沒有聽到。

  雖然說王玉蘭是公司的大老板,但畢竟每天管理他們的還是張德,如果得罪了他,以后可就沒好日子過了。

  看到幾人都很配合自己后,張德暗自松了一口氣,有些得意的看著夏陽說道:“怎么樣?你還有什么話說?我看你就是故意挑事,我好像沒惹到你吧?為什么要污蔑我?”

  雖然王玉蘭他不敢得罪,但是他可不怕夏陽。

  王玉蘭是個心思縝密的女人,善于觀察人的表情,他發現幾個人雖然否認,但很明顯眼神中帶著慌亂,一看就是在說謊。

  張德和夏陽兩人,他自然是向著夏陽,也更相信夏陽,眼見自己說的話,居然還沒有張德這個主管好使,一個個都居然會維護他。

  這已經不是說自己壞話的問題了,她發現公司現在內部問題很嚴重,夏陽不經意間又幫了她一個大忙。

  “別人也沒有聽見嗎?”王玉蘭冷著臉,朝著周圍的人掃視,她想看看,倒是會有多少人會維護張德。

  辦公區域里一時之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大氣也不敢喘,生怕自己說錯話,他們只是個小員工,誰也不想得罪人。

  好半天沒有人說話,王玉蘭感覺很失望,咬了咬嘴唇,心灰意冷。

  “王總,我.....我聽見了,張主管確實說了你壞話。”這個時候,誰也沒想到,一個戴著厚厚鏡片的年輕男子站了出來,說話磕磕絆絆的,明顯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

  張德看到有人居然敢拆他的臺,頓時陰狠著眼神看了過去。

  這個人感受到張德仇恨的眼神后,還稍稍猶豫了一下。

  “他剛才是怎么說我的?”王玉蘭沉吸了一口氣,臉色冰冷的問道。

  “他說......”這些話他有些難以啟齒,好半天沒說出來,夏陽一看這情況,接著他的話說到:“他說咱們倆在辦公室干見不得人的事。”

  王玉蘭一聽,頓時就怒火中燒,這還是夏陽沒有按照原話來復述,不然估計王玉蘭直接就暴走了。

  “張主管,你每天不好好工作,就會在背后議論別人嗎?”王玉蘭大聲的斥責道:“這些淫穢的話你也說得出口?”

  “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王玉蘭失望的說著,隨后指著剛才幫著張德否認的幾人說道;“還有你們幾個!”

  看來她是真的動怒了,一個大公司的領導人,沒有壓住手底下員工的魄力,是萬萬不行的。

  “王總,我在公司工作了這么多年,你就不留一點情面?就因為我說了你幾句不好聽的話就開除我?”

  張德不敢置信,沒想到她會這么草率的就把自己開除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