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74章 小人嘴臉

第974章 小人嘴臉

書迷正在閱讀:
“小璇,你沒事吧?”夏陽低下頭關心的問道。

  安曉璇在他懷里搖了搖頭,手臂微微攬緊。

  她剛才是真的害怕了,平時雖然是女漢子性格,但經歷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

  “他媽的!哪個王八蛋敢多管閑事踹老子!是不是不想活了?”光頭大漢孫輝捂著肚子站了起來,一臉惡狠狠的瞪著夏陽。

  “你也太無法無天了!”夏陽毫不畏懼的瞪了回去,說道:“怎么著?這年頭土匪都升級了,不搶錢改成搶人了?”

  大漢現在酒醒了不少,一想到自己不光挨了女人一巴掌,還挨了夏陽一腳,到現在還疼,怎么能隨便就咽下這口氣。

  “這小妞把我撞了,我拉他去包間了敬個酒賠罪不行?”

  “王八蛋,你胡說!”安曉璇直接就爆粗口了,忍不住從夏陽懷中跳出來說道:“明明是你撞了我,還反過來咬一口。”

  “到底是怎么回事?”夏陽出聲詢問到,他到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我從廁所里出來,正好碰到這個喝醉酒的男人,他撞了我一下不說,還硬拉著我去陪酒,還說什么晚上讓我陪他睡覺,甚至包養我之類的,簡直就是個畜生。

  安曉璇說話的時候氣呼呼的,臉蛋通紅,明顯是氣得不輕,呼哧間高挺的胸部一鼓一鼓的,讓孫輝看了兩眼放光,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這小妞可真是誘人,跟我在夜總會找的那些簡直沒法比,這要是睡一晚簡直是能爽死!”

  感受到光頭大漢的色咪咪眼神,安曉璇更是氣急敗壞的喝道:“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狗眼!”

  有夏陽在旁邊,她倒是不怎么害怕了,畢竟夏陽的戰斗力她是知道的,一個人打一群完全不是問題,這個大漢根本就不夠看的!

  光頭大漢孫輝收起了眼神,隨后一臉陰狠的看著夏陽說道:“之前的事就算了,我也不跟女人一般見識,但你踹我一腳怎么算?我可從來沒吃過這么大虧!”

  看著這丑陋的嘴臉,安曉璇真想把腳上的高跟鞋脫下來,狠狠地呼到他臉上,剛想說什么就被夏陽攔了下來。

  “那你想怎么樣?”

  “要不就讓這小妞留下來陪我。”孫輝心里還惦記這安曉璇,舔了舔嘴唇,隨后惡狠狠的說道:“要不我就把你打一頓。”

  夏陽一聽就樂了,表情有些好笑的說道:“哦?打我一頓?你確定你能打的過我?”

  孫輝愣住了,眼神陰晴不定,剛剛那一腳他可是切身體會到的,力道可不輕,別看他長得彪悍,可身體早就被酒色掏空了,他還真沒什么把握能打得過夏陽。

  這是包間里的人聽到了外面的動靜,一個個都走了出來,一個個穿著怪異,紋著身,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輝哥,你怎么了?”

  “輝哥,誰把你打了?媽的,我去弄死他!”

  “.....”

  這幾人明顯都是孫輝的人,一個個站在他旁邊,眼神不善的看著夏陽和安曉璇兩人。

  “怎么樣?你現在怎么選擇?”孫輝這下子自信就上來了,他不信夏陽一個人能打得過他們這么多人,居高臨下的說道:“是讓我打一頓還是讓她跟我走?”

  這個時候蔣白永也在包間里坐不住了,走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這邊的情形,走了上來。

  當看到安曉璇居然靠在夏陽懷里后,臉一下就拉了下來,隨后又看到了站在對面的孫輝一幫人,先是一驚。

  “輝哥,你怎么在這?”蔣白永一驚之后,臉上立馬換上了一副討好的意味,屁顛屁顛的跑過去說道:“輝哥,來這吃飯啊?”

  孫輝眼皮微微的抬了抬,看到蔣白永后臉上沒什么表情變化,淡淡的說道:“原來是你小子啊,怎么?最近發財了?居然也來這吃飯了?”

  這話讓蔣白永臉上有些難堪,但是沒有過多表現什么,后從身上掏出煙遞過去一根,隨后在孫輝仰著脖子的時候替他點著,殷勤的說道:“我這不是帶妹妹來吃飯嗎?沒想到在這能碰到輝哥。”

  “哦?她是你妹妹?”孫輝一聽來了興趣,指著安曉璇問道。

  “對啊!”蔣白永急忙點了點頭,之后發現幾人都是幸災樂禍的表情,心里一沉,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問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誤會?”孫輝音調抬高,那架勢都快上天了,嚇得蔣白永大氣不敢喘一下。

  “沒什么誤會,他們就是得罪我了!”

  蔣白永一聽就暗道不好,孫輝幾人他可得罪不起,和他也沒什么交情,如果光是夏陽在這,他根本管都不帶管的,帶這是畢竟牽扯到了安曉璇。

  想了想,只能咬了咬牙,從身上拿出一張銀行卡,遞到孫輝手中,賠笑著說道:“輝哥,我妹妹不懂事,得罪了你,你大人不計小人過,這卡里有五萬塊錢,就當請兄弟們吃飯了,這事就算了吧,行嗎?”

  孫輝不動聲色的將銀行卡裝了起來,能來這里吃飯,他也不差這點錢,但有錢也沒有不拿的道理,眼看著他收了卡,蔣白永暗自松了一口氣。

  可這口氣還沒松到底,孫輝又開口說話了。“那我就給你個面子,你妹妹我看上了,讓她留下來陪我喝幾杯,這事就算了!”

  “這.....”蔣白永有些為難的看向了安曉璇。

  “怎么,你有意見?”孫輝瞪了他一眼,一個眼神就讓蔣白永慫了,連忙說道:“怎么會,我沒意見,沒意見....”

  隨后他走到了安曉璇身邊,躊躇了一下,說道:“小璇,你就去陪輝哥喝兩杯,這事就過去了。”

  安曉璇有些厭惡的看了蔣白永幾眼,之前還顧及兩人小時候的關系,所以對他沒什么惡感,但現在蔣白永這副小人的姿態簡直讓他惡心的想吐。

  “你讓我去陪她喝酒?蔣白永!你腦子是怎么想的?他們是什么人你看不出來?”

  安曉璇高聲的質問道,連白永哥都不叫了,完全就看他像個陌生人一樣,換做夏陽,不管什么事都會護著自己,不會讓自己吃一點虧,更不會向任何人低頭,光憑這點兩人就是天差地別。

  蔣白永哪能不知道?他心里清楚地很,但是孫輝他是真的得罪不起,世界上漂亮女人多得是,但自己的命可就只有一條,他真的惹不起這些社會人,尤其孫輝還是江城出了名的狠人。

  “呸,讓我賠你?想都不要想!你這種人渣,我多看一眼都想吐。”安曉璇失望的看了蔣白永一眼,隨后冷著臉朝孫輝說道。

  孫輝的臉色也漸漸陰沉了下來,他實在是沒有多少耐心了,安曉璇這誘人的身段,讓他越看越是滿意,尤其是那雙大長腿,他已經開始在腦子里想象撫摸在上面的感覺了。

  “這可不是我不給你面子了。”孫輝冷哼了一聲,傲然的和幾個手下說道:“把那男人打一頓,卸條腿就行了,女的帶走!”

  蔣白永眼見著局面已經無法控制,只能無奈的退后了一步,他可不想摻和進來。

  今天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錢也花了,人也沒追到,簡直是得不償失。

  夏陽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他早就看清楚了蔣白永的嘴臉,為的就是讓安曉璇能看清。

  剛準備動手收拾這群人,餐廳的經理就過來了,攔下了幾人的動作,站到了孫輝面前賠笑的說道:“輝哥,千萬別動手,我們餐廳還要做生意的。”

  他本來是不打算站出來的,可眼見著幾人要動手,這才硬著頭皮出來,沒辦法,被他們攪亂了生意,老板怪罪下來,他可擔待不起。

  “那你的意思是我這腳就白挨了?”孫輝的臉色十分難看。

  “不不不,我只是說別在餐廳里動手。”大堂經理可不敢惹怒這尊大神,急忙說道:“輝哥,今天這頓飯就當我們餐廳請了,行嗎?”

  “滾開!”孫輝直接就給了他一腳,他早就沒了耐心,根本沒空聽他的廢話,一頓飯怎么能和安曉璇這么大美人相比。“今天就算你們老板來了,也攔不下我!”

  這話說的雖然狂妄,但也不無道理,做生意的,最怕得罪的就是這些社會狠人,天天鬧事的話,多少錢也不夠賠的。

  ”哎呦,我當時誰呢!口氣這么大,原來是輝哥!”夏陽聽到聲音后動作又是一頓,這他媽還能不能打了?

  又一個包間的門開了,一個身材偏瘦,看起來文質彬彬的男人走了出來,掃了一眼后笑呵呵的說道:“真是熱鬧啊!”

  孫輝看到來人,心中微沉,一臉陰霾的看著他說道:“郎白,是你?怎么,你難道要插手?”

  “不不不。”郎白聽后一連擺手,看起來人畜無害,說道:“我就是在這吃飯,碰巧聽到才看個熱鬧,你們繼續,就當我不存在好了。”

  “那樣就最好了!”孫輝聽后才松下緊繃的心弦,如果郎白真要插手,那結局可就不好說了,那家伙看起來文嗖嗖的樣子,其實是個狠人,手上功夫相當不弱。

  “不過我可要說什一句了。”郎白說話大喘氣的樣子,讓孫輝又是心口一提。“我約了人吃飯,估計馬上就要到了,你們要打就盡快,別打擾到我客人吃飯。”

  “聽明白了嗎?”他這話明顯是對著孫輝說的。

  “郎白,你別太過分!”孫輝好歹是老大一級的人物,這要是輕易低頭的話,以后還怎么混。

  “我只是提醒你,并不是跟你商量,懂嗎?”郎白眼里含著笑,但是誰都能看出威脅的意味。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