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73章 惹上麻煩

第973章 惹上麻煩

書迷正在閱讀:
本來以為就這么結束了,蔣白永都快冒冷汗了,初步估算這一頓飯兩個月工資要沒了。

  可夏陽并不打算這么放過他,開口沖著服務員道:“不行!怎么能湊活呢?沒看到我們蔣總不滿意嗎?你們餐廳就沒有拿得出手的紅酒嗎?”

  “今天就讓你好好出出血,叫你裝逼裝個夠!”夏陽心里冷冷的想道。

  服務員十分抱歉的說道:“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里還有珍藏版的八二年拉菲,只不過價格貴,一般人都接受不了....”

  “沒聽到之前給你說的嗎?我們蔣總不差錢兒!”還沒等她說完,夏陽就開口打斷了她,典型的不怕事兒大,隨后笑瞇瞇的看向了蔣白永,說道:“白永兄弟你看....”

  “這.....”蔣白永終于開始猶豫了,前邊點的菜已經不少錢了,這珍藏的八二年拉菲,那可不是一般人喝得起的,他是有點小錢,可并不是土豪啊!這一瓶酒可就不是兩個月的工資了,估計一年的工資都沒了。

  “算了算了。”沉默許久的安曉璇終于開口說話了,畢竟和蔣白永是親戚關系,他也沒有得罪自己,看到他被夏陽這頓痛宰也是于心不忍。“喝什么紅酒不都一樣嗎?要那么貴的干嘛?”

  “這個傻妞!”夏陽暗自翻了翻白眼,眼看蔣白永就要下不來臺了,居然被她打斷了。

  本來蔣白永還有一絲猶豫,但安曉璇開口之后,他反倒是咬了咬牙,心中想道:“這次說什么也不能丟了面子!”

  “給我拿一瓶,就要這個!”

  夏陽本來還在想,怎么才能讓蔣白永點一瓶,結果這小子死要面子活受罪,居然自己就往槍口上撞。

  “還是蔣總大方,有氣魄!”夏陽朝他豎起個大拇指。

  “白永哥,真的不用了。”安曉璇開口說道:“吃個飯而已,喝什么酒都無所謂,用不著這么浪費。”

  “話可不能這么說!”夏陽還在一旁繼續鼓動:“像蔣總這么有身份的人,吃飯講究的是質量,況且這點錢對于蔣總來說不算什么,你說是吧?”夏陽說完后將話題引到了蔣白永身上。

  “對對對。”蔣白永冒著冷汗,心里都在滴血,可還是強顏歡笑著說道:“吃飯就要吃的高興才行。”

  他也不傻,這時候算是看出來了,夏陽這小子就是來搗亂的,故意想給他難堪,狠狠地宰他一頓,真是后悔帶她來吃飯,這表白還沒表白,已經先花出去不少錢了。

  既然蔣白永都這么說了,安曉璇也不好再說什么。

  餐廳上菜的速度還是很快的,服務員出去了沒多久,一盤盤的菜就已經端了上來,當然還有那瓶價值不菲的紅酒。

  夏陽二話不說就將酒打開了,絲毫看不到蔣白永抽搐的嘴角,殷勤這將三人的杯子滿上。

  咕咚一聲,夏陽一口就喝下去了半杯,完全就跟喝水一樣,嘴里嘖嘖有聲。

  “這八二年的拉菲就是不一樣,以前只在電視上看過,還是第一次喝到。”

  這哪里是在喝酒啊!簡直就是在喝錢啊!蔣白永現在殺了夏陽的心都有了,最怕的就是錢也花了,到最后安曉璇也沒有追到手。

  “你們怎么不吃啊?”夏陽毫不客氣,直接就動筷子吃了起來,吃東西的聲音還很響,讓蔣白永恨得牙癢癢。

  更可氣的是,他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搞得好像他是東道主一樣。有沒有搞錯?請客掏錢的是我好吧?

  “小璇,咱們也好多年沒見了,叔叔阿姨最近怎么樣?”吃飯的工夫,蔣白永慢慢開始步入正題,抽空和安曉璇聊了起來。

  安曉璇抬起頭笑了笑,說道:“爸爸媽媽身體挺好的。”

  “那就好。”蔣白永點了點頭,暗自瞟了一眼基本沒停過嘴的夏陽,眼中帶著鄙視,隨后說道:“我抽空去家里看看叔叔阿姨。”

  “嗯。”安曉璇點了點頭,兩人家里有著親戚關系,也算是蔣白永的長輩,去看看他們也沒什么,她也沒有多想。

  “你工作怎么樣?要不要我給你安排一個好點的工作,我一個朋友是在大公司管人士的。”眼見沒有了下文,蔣白永又找了話題。

  “喂喂喂,蔣總,你這就做得不對了吧?”夏陽這時候插上了嘴,抬起頭不悅的說道:“我還在這呢,你就公然挖我的墻角。”

  “我也是想讓小璇妹妹有個穩定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她好。”對于夏陽開口打斷自己和安曉璇的談話,蔣白永感到很不高興。

  你好好吃的飯就算了!廢話那么多干嘛?今天坑我的事還沒找你算賬呢!

  “不用了,我現在工作挺好的。”安曉璇搖了搖頭拒絕了,隨即臉色泛起一絲紅暈。

  她還有一些心理話沒說出來,其實最主要的是,那是夏陽的公司,她在那里很安心。

  蔣白永也沒有勉強,其實他根本就不認識什么大公司的人事,完全是他瞎掰的,為的就是提高自己的身份,如果安曉璇真的同意了,那可就真的難辦了。

  “小璇,這是我給你買的項鏈,你看看喜歡嗎?”蔣白永從身上掏出來一個包裝精美的首飾盒,遞到了一旁的安曉璇面前。

  這本來就是打算今天送給她的,之前還想著晚點再拿出來,最好是兩人獨處的時候,到時候說不定還能得到一個香吻,沒成想多了夏陽這個電燈泡,只好現在就拿了出來。

  安曉璇根本就沒有接,臉上有些慌亂,光看包裝的外觀就知道價值不菲,她可沒有隨便就接受別人東西的習慣。

  “白永哥,你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要。”安曉璇擺了擺手拒絕。

  “拿著吧,咱們這么長時間沒見了,送你點東西是應該的。”蔣白永仍舊是往前推。

  沒想到安曉璇依然是執著的搖搖頭,語氣堅定地說道:“白永哥,我真的不能要。”

  “為什么?”蔣白永很是不解,他想不明白,一般的女生,不是都很物質嗎?越是漂亮,越是對貴重的裝飾喜歡,他從前可是靠這一手不知道讓多少女人投懷送抱。

  “咱們確實很多年沒見了,你能請我吃飯就已經很不錯了,我要再收你貴重東西的話,就太不合適了,而且首飾一般只能男女朋友直接互相贈送,所以我不能要。”安曉璇說的一臉真誠,對于她的表現夏陽很是滿意,女人就該這樣!

  “那你就做我女朋友啊!”蔣白永差點就忍不住說出口了,但這樣未免也顯得太過唐突了。

  現在遞過去也不是,收回來也不是,他一時之間倒是有點尷尬。

  為了避免她的尷尬,安曉璇借口出去上個廁所,包間里只剩下了他和夏陽兩人。

  蔣白永將首飾盒收回到身上,看著夏陽就很來氣,如今安曉璇也不在包間里,他也不必在裝腔作勢,語氣不悅的說道:“夏老板,你吃完飯就自己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一會我還要送小璇回家。”

  “蔣總,你是不是想追求小璇?”夏陽抬起頭,一臉從容的問道。

  “是又怎么樣?”蔣白永冷哼了一聲,他混跡社會多年,也不是那種扭扭捏捏的性格,有什么就說什么:“你最好離小璇遠點!”

  “那可不行!”夏陽笑了笑,理所當然的說道:“小璇可是我的貼身秘書,況且還長得那么漂亮,我也喜歡的緊。”

  “你也配?”蔣白永譏笑一聲。“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個大款?無非就是窮老板一個,憑什么和我搶女人?”

  夏陽也不知道他這盲目的自信是哪來的,就憑他這種目中無人的性格,這么多年居然沒被人打死!

  “啊!你干嘛!~~~”

  就在這個時候,包間外的走廊中傳來一聲刺耳的女性尖叫聲,讓夏陽直接神色一凝,也顧不得和蔣白永說話了,急忙起身走了出去。

  她聽得出來,那聲喊叫是安曉璇發出來的,難道是出了什么事?

  只見走廊中,一個體形彪悍的光頭男子正拉著安曉璇往隔壁的包間走去,口中帶著污言穢語:“小妞長得真漂亮啊!走,跟輝哥我去喝一杯,晚上留下來陪我。”

  安曉璇身子趔趔趄趄的,不停地掙扎著,怎奈力氣沒有這光頭男子大,那一頭秀發都有些散亂,臉色蒼白惶恐。

  “你別碰我,滾開!。”安曉璇腳還往光頭男子身上踹,無奈并不能起什么作用。

  “小妞還挺潑辣,不過我喜歡,不知道到了床上是不是這么帶勁兒,哈哈!”光頭男子說話間滿是酒氣,還伸手捏了捏安曉璇光滑的下巴,張狂淫蕩的笑著。

  啪~拉扯之中,安曉璇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光頭大漢的臉上,直接讓他酒醉的頭腦清醒了不少,隨后一臉猙獰的說道:“媽的!你居然敢打我!老子今天非要干死你!”

  說完更是大力的拉扯,完全不懂得憐香惜玉,夏陽一看暗道不好,直接跑上前去就是一腳,還不忘一只手抓住安曉璇。

  光頭大漢挨了一腳,直接在地上打了個滾,抱著肚子哀嚎了起來。

  安曉璇抱住夏陽躲在了他的懷里,再女漢子性格的女人也是需要男人的保護,尤其是在這種時候,她現在特別的需要夏陽,臉色還沒有緩和過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