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953章 原來如此

第953章 原來如此

書迷正在閱讀:
“大哥,不是說好了,等我帶你去嗎,我還沒有說答不答應呢,你怎么就動手了啊,疼死我啦。”那個領頭的人很是難受的說道。

  “沒辦法啊,我是為了嚇唬你,給你點顏色瞧瞧,否則你不說實話怎么辦。”夏陽說著就拖著他走。

  那人終于是不敢反抗了,夏陽揪住了他出去,帶到了車子上,車上的人看見那個領頭的,兩人互相看了,都明白了。

  “你小子怎么回事,怎么搞成這樣的啊。”領頭的很不解。

  車上的那個人哭喪著臉說道:“我也沒辦法啊,我也不想的,看來這次我們是栽了。”

  “別廢話了,馬上指路,我可不想浪費時間知道吧。”夏陽說道。

  領頭的只好點點頭,開始指路了,他現在是嚇的不行了,渾身都在打哆嗦。

  不過這些并沒有影響夏陽的判斷力,他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立刻讓安曉璇停了下來,說道:“你是不是在耍什么花招呢?”

  那領頭的一頭的冷汗,說道:“怎么會呢,你說笑的吧,我沒有啊,我是按照路指的,一點也沒錯,而且我也不敢亂來。”

  “我覺得你似乎有什么陰謀詭計,說吧,你到底想做什么?”夏陽問道。

  那領頭的嘆口氣,說道:“你想多了吧,我真的是沒有你想的那么狡詐,我絕對沒撒謊。”

  夏陽直接甩了他一巴掌,說道:“我看你是欠抽吧,你沒撒謊才怪,你要是再狡猾的話,我馬上就弄死你信不信,老實的指路。”

  領頭的本來是想用小聰明的,但是現在看起來,他覺得自己想錯了,沒想到被夏陽給看穿了,只好老老實實的重新指路。

  終于,在一棟樓房前,他喊安曉璇停下來,指著前面說道:“就是這里了大哥,你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剛才騙了你,但是這次,我真的帶你來了,不信你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夏陽可不敢掉以輕心,畢竟人在逼急了,什么事都做的出來。

  他朝那邊瞥了一眼,說道:“我怎么覺得你好像是在撒謊呢,我告訴你,最好別胡說八道,否則的話,我對你不客氣的。”

  “我哪兒敢啊,你進去看就知道了啊,要不然我給我們老大打電話,讓他們出來迎接你?”領頭的提議道。

  夏陽覺得可以,就說道:“那好吧,你讓兩個人出來,我倒是要看看,怎么回事。”

  那人立刻打電話了,過了一會兒,有兩個人出來了,朝這邊觀望。

  夏陽拿出刀來,嗖的一個閃身就出去了,那兩個人還沒有緩過神來,已經被夏陽給打暈了。

  夏陽覺得應該是真的,他就朝里面走,到了里面,發現有十多個人在,還綁著一個中年人,應該就是安曉璇的爸爸了。

  “什么人啊,干什么的?”一個漢子發現了夏陽,迅速的跳出來了,殺氣騰騰的瞪著夏陽。

  夏陽冷笑道:“你不行,讓你們老大出來說話。”

  他們的老大朝外面看了一眼,發現夏陽一個人那么囂張,就直接沖出來,指著他怒吼道:“你他媽的是誰啊,敢在這里撒野,活膩了吧?”

  “你們做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嗎,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們?”夏陽微笑道。

  “口氣不小啊,挺牛逼的啊,我看你是活膩了來找死的,來人,把他給我收拾了。”老大二話不說,就揮了揮手。

  但是很快,他就聽見了慘嚎聲,他都沒有緩過神來,地上已經倒了一片了。

  夏陽早就憋足了一口氣了,他自然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了,好不容易找到這里來,自然是要速戰速決的。

  那老大頓時傻眼了,他知道遇見厲害的了,他抽著刀準備動手,被夏陽一腳踢飛了,夏陽拿刀子頂住了老大的喉嚨,說道:“你們膽大包天啊,敢在這里放肆,也不問問看,你們得罪的人是誰。”

  “你是誰啊,警察嗎?”老大徹底的慌了。

  “是誰你別管那么多了,總之一句話,先放了那個人,一切都好商量。”夏陽說道。

  老大很快就妥協了,沒會兒工夫,安曉璇的爸爸就被放了,其他人都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著夏陽,心想這人是什么來路,怎么這么厲害。

  夏陽朝外面喊了一聲,安曉璇過來了,父女重逢后,相擁而泣了。

  這場面倒是很感動的,夏陽沒心思欣賞,還要對付這些人呢。

  “你們都聽好了,現在告訴我們,是誰讓你們來這里搞事的,說出來的話,可能會好過點,否則的話,我一個個的殺了你們。”

  面對夏陽的威脅,那個老大哪兒還敢囂張,老老實實的說道:“我說就是了,我們是受了人的指示,專門來對付安曉璇的,因為她爸爸欠了債,所以才對付她。”

  夏陽點點頭,說道:“說吧,那人是誰,為什么讓你們這么做。他是不是有什么靠山。”

  “那是我們的老板,開酒店的,大家都叫他北哥,在這一片很有勢力,你又是誰?”

  夏陽不緊不慢的說道:“我叫夏陽,不管是你們北哥還是南哥,總之你現在馬上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一趟,我有事情要跟他談。”

  “好,我馬上告訴他,不過我可是丑話說在前頭,你倒時候別不知道怎么死的。”老大說著就開始打電話了。

  夏陽已經做好了準備了,對于這些人,他是一個都不會放過的。

  過了一會兒,那邊電話接通了,一個粗重的男人的聲音響在了耳邊。

  “喂,找我什么事,讓你辦的怎么樣了?”

  “本來抓住了的,還搞了錢,但是沒想到的是,有個叫夏陽的人插手了,這人太厲害了,我們現在已經被他控制了。”老大哭喪著臉說道。

  “是嗎,居然敢在我面前這么放肆,我倒是要會會他,讓他接電話。”北哥沒好氣的說道。

  老大把電話遞給了夏陽,夏陽接過去說道:“你就是北哥對吧,我想問問你,你做這件事,是不是沖著我來的?”

  “你是夏陽?我要對付的人就是你,你應該不認識我,但是我知道你,安曉璇不過是個小角色,但是我知道這個女人對你很重要,所以我就想辦法專門對付她。”北哥說道。

  夏陽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倒是挺不客氣的啊,為什么要對付我呢,我什么時候得罪了你?”

  “你得罪的人好少了嗎,不記得我是正常的,但是我想提醒你的是,你是不是認識一個叫做王玉蘭的女人呢?她還是個大老板。”北哥說道。

  夏陽恍然大悟,說道:“這么說,你是沖著王玉蘭來的了,你倒是很不客氣啊,連王玉蘭你也敢打主意,她什么時候得罪了你,因此牽扯到我了?”

  “你怎么不好好想想嗎,上次你在我們市里做了什么,你忘記了嗎?”北哥說道。

  夏陽想了想,的確是教訓過一些人,就說道:“怎么著,那些人跟你有關系?”

  “不是那些人,是其中有個人,被你打的骨折了住在醫院里呢,你倒是很不客氣,居然都忘記了,我這次對付安曉璇,目的就是引你出現,你出現了非常的好,我想我們有必要見一面,做一個了結。”北哥怒氣沖沖的說道。

  夏陽這才想起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了,也明白了什么原因了。

  他在路上就在想,對方如果不知道安曉璇的底細,不會要那么多錢,看樣子,他們都是因為想對付自己,就故意對付安曉璇,想達到目的,明明知道安曉璇拿不出那么多錢,就想通過這樣的方式,讓他來給錢。

  “有點意思,我看,你們都是有背景的人,也是有準備的人了,你們不如直接找我啊,何必要動安曉璇呢。”夏陽說道。

  “你是聰明人,你知道的,安曉璇更容易對付,我們直接找你,就有點麻煩了。”北哥說道。

  夏陽笑了笑,說道:“好,算你厲害,我告訴你,現在你的人都在我手上,安曉璇的爸爸我也帶走了,你還能怎么樣呢。”

  “沒錯啊,她爸爸是沒事了,可是她媽媽呢?你別忘了,她在醫院里呢,我們想下手的話,還是很容易的。”北哥說道。

  夏陽算是明白了,立刻問道:“不要告訴我,你們抓了安曉璇的媽媽,想來威脅我?”

  “是啊,你還算聰明,實話跟你說吧,安曉璇不過是個棋子,現在只要你肯合作,我就會對安曉璇的媽媽好點,要不然的話,只怕你再厲害,也拿我沒辦法。”北哥氣焰囂張的說道。

  夏陽忍著脾氣,說道:“那你說要怎么做,我又怎么相信你?”

  “這很簡單啊,我們視頻一下,就知道安曉璇的媽媽怎么樣了。”那邊說著打開了視頻。

  夏陽把手機視頻打開了,看了看,才發現事實就是如此,那邊,安曉璇的媽媽急的不行,很是無奈的樣子。

  安曉璇著急的喊道:“媽媽,你怎么樣呀,他們有沒有為難你。”

  “沒有,不過他們說了,要你帶著夏陽過來,他們就放了我,孩子,你千萬別這樣做,我一大把年紀了,不會害怕的,就這樣了,不要管我了。”安曉璇的媽媽說道。

  安曉璇看了看夏陽,夏陽很是憤怒,就說道:“北哥是吧,你何必為難老人呢,你想見我,我們馬上見面就是了,又何必要在這里搞這樣的把戲。”

  “算你識相,十分鐘后,我們見面,記住,除了你和安曉璇,不能帶任何人,也不能報警,你要是耍花招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明白嗎?”北哥警告道。

  夏陽捏著拳頭,說道:“好,你等著吧,我們很快就會有個了斷的。”

  隨后夏陽就帶著安曉璇去了,路上,安曉璇緊張到了極點,而她的爸爸,她只好先找人照顧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