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888章 習慣了

第888章 習慣了

書迷正在閱讀:
雖然夏陽看起來也不怎么熟練,從他拿東西東聞聞西看看就可以看出來,若霜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待夏陽一臉成就感端出兩碗面出來的時候,若霜的心里竟然有些小激動,好像夏陽端出來的是兩碗什么稀罕的美味似的。

  “哇,真是太感謝你了。”若霜笑著說道。

  夏陽被若霜的真誠弄得有些難為情:“看來我是沾了這個泡面的光啊,能夠被警察美女贊美,我真心高興。”

  若霜笑著說道:“雖然有這個嫌疑,不過看在你那么認真的份上,我還是覺得你值得被贊美。”

  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看得出來若霜是真的挺高興的,跟平常里穿警服的樣子完全兩樣。

  “你的臉怎么這么紅,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夏陽伸手在若霜額頭上摸了一下。

  若霜下意識的向后躲了一下,她也覺得自己身體全身發熱,她以為自己是被夏陽溫暖成這樣的呢。

  畢竟此時的她真心有些小激動。

  “沒,沒事,趕緊吃吧,聞起來好香哦。”若霜趕緊低下頭躲過了夏陽關心的眼神。

  兩人有一聊沒一聊的說著話,看起來很尷尬的氣份,倒也挺愉快的。

  吃完面之后已經凌晨了,若霜留夏陽住下,夏陽也沒有反對,畢竟折騰了一晚上他已經有些累了,想著第二天還要去警局了解他自己公司里的事情。

  夏陽不想弄得若霜麻煩,就說自己在沙發上睡一晚上,若霜可能也真的是累了,她客氣的囑咐了幾句回房倒頭就睡了。

  若霜只感覺到自己的頭昏昏沉沉,身上一點多余的力氣都沒有了。

  夏陽第一次和若霜同住一個屋檐,本來還有些小興奮的,可是看著若霜那有氣無力的模樣,夏陽也沒這個雅興了。

  于是各自睡下了。

  睡到半夜的時候,夏陽口渴起來找水喝,他隱約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他小心翼翼的走近若霜的房間門口,隔著房門聽起里面的動靜。

  雖然夏陽覺得這樣不應該,可是誰叫他自身就有這種特異功能呢,聽力異于常人聽起來是件好事,可是也會給他多帶來一些麻煩事的。

  比如現在,憑著他的聽力,他明顯覺得若霜房間里的情況不對,可是這樣三更半夜站在人家房門口大概也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吧。

  不管了,先看看什么情況在說,夏陽這樣想著,就凝神聽了起來。

  沒錯,是若霜喃喃說話的聲音,而且她的呼吸怎么這么沉重,是做惡夢了?還是又發生什么事情了。

  夏陽想了想還是推開了若霜的房間,他輕輕走到若霜的床邊,看見若霜此時正皺著眉頭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好像挺不舒服的樣子。

  夏陽趕緊將她床頭的燈打開,然后低頭摸了一下若霜的額頭,燙得嚇人。

  夏陽輕聲喊了聲:“若霜,你發燒了,衣服都汗透了,是不是傷口感染了。”

  若霜吃力的睜開眼睛,無力的搖了搖頭。

  “不行,你都燒成這樣了,不能在強撐了。”夏陽掀開若霜的被子打算將她抱起來。

  若霜拉著被子不肯松開,她小聲的抵抗道:“我不要去醫院,我睡一覺就好了,你讓我睡一覺就行了。”

  夏陽不由板起臉,說道:“真是沒想到你一個醫生怎么還會怕去醫院,這事可由不得你,等下身體燒壞了可不得了。”

  夏陽徑直從被子里將若霜抱起來拿過被單將她裹了起來就朝外面走去。

  若霜一路上都在埋怨著說不想去醫院,可是身體虛弱的她也沒有太多的力氣去掙扎了,到后面更是燒糊涂了,拉著夏陽的胳膊說起胡話來。

  “我只是公事公辦,我錯了嗎?我為了保衛人民這么辛苦,為了這個職業我都沒有好好談過一場戀愛,我不敢跟家里人太常聯系,我怕他們擔心我,我也怕連累他們……你說我錯了嗎?”

  夏陽輕輕撫了一下她的頭發,安慰道:“你沒錯,你是一個好警察,你是一個好人。”

  “我做這些都是為了什么呀,那么多人恨我,我為什么啊。”若霜說著話的時候竟然像個小孩子似的委屈的哭了起來。

  夏陽這下卻是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了,畢竟她現在腦子估計真的是燒得糊涂了,待她清醒時怎么可能會說出這些話呢。

  為了避免以后會遇上尷尬,夏陽索性不說話了,任由若霜一個人有一話沒一句的說著。

  到了醫院之后,夏陽趕緊給她安排好醫生和病房,他一直都陪在若霜的身邊,他覺得這個平常看起來很堅強的一個女人,其實內心里也挺脆弱的。

  夏陽看著已經熟睡的若霜不由笑了笑,看來自己女人緣還真是不錯,這么美的女人多少男人想要照顧都來不及呢,怎么就落在自己頭上了呢。

  夏陽笑著搖了搖頭,靠在床邊就這樣睡著了。

  若霜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她虛弱的睜開眼睛四下看了看,她轉過頭來卻是看見夏陽正趴在桌子床邊熟睡著。

  若霜不由看得有些發呆,夏陽在這里照顧了自己一個晚上嗎?看著他熟睡的樣子,若霜不由伸出手摸了一下夏陽的頭發。

  夏陽敏感的睜開了眼睛,在看清若霜之后,抬起頭來趕緊問道:“你醒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的,我叫醫生來看看吧。”

  若霜搖了搖頭,道:“我很好,不用緊張。”

  夏陽嗯了一聲,好像腦子還沒有清醒過來似的,一時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就在兩人沉默的時候,若霜突然握住了夏陽的手,眼神真摯的看著他。

  夏陽還以為她是哪里不舒服呢,趕緊問道:“傷口又疼了嗎?還是燒還沒有退?”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若霜搖頭紅了眼晴。

  夏陽不由愣了一下,若霜不會還沒有清醒過來吧,怎么就突然哭了起來,他有些尷尬的抓了抓腦袋,小聲說道:“那個,你怎么了?”

  若霜搖搖頭,回道:“我只是想說真的謝謝你,給你添了那么多麻煩。”

  夏陽豪氣的擺擺手,道:“我還以為什么事呢,這能叫什么麻煩啊,能夠被你這樣的美女麻煩也是一種幸運啊。”

  若霜不由被夏陽逗的笑了起來,她動情的一下子撲進了夏陽的懷里,這下還真的把夏陽弄懵了。

  若霜一向給人的感覺都是果斷干練,不像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啊,難不成她燒真的還沒有退?

  夏陽一時也不知道說什么好,若霜身材這么好,人又長得漂亮,這會兒主動投進自己的懷里,是個男人都是沒有理由推開她的吧。

  夏陽這樣一想,反而有些享受起來,他伸出手將若霜抱緊了些,先不說自己的那些歪腦筋,起碼這樣也能安慰一下她嘛。

  若霜在夏陽的懷里哭了起來,夏陽不急不燥的,只是笑著拍著她的后背,算是安慰著她,等若霜發泄完了之后,這才從夏陽的懷里抬起了腦袋。

  夏陽笑著說道:“沒關系,我的懷抱隨時可以借你,不用租金的。”

  夏陽打趣的話又將若霜逗得笑了起來,她笑著推了一下夏陽,眼神之中露出開心的神色。

  兩人聊了一會兒,夏陽打算回公司了,若霜就和他依依不舍的告別了。

  夏陽忙了一整天,打算回家,路上他下意識的拿出了手機看了看,隱約覺得好像缺點什么東西,這才意識到,李麗麗這個大小姐今天晚上居然沒有打電話騷擾自己。

  這也是有點怪了,平時不是短信轟炸就是電話打個不停的,也沒有什么事,就是要夏陽早點回來,說什么好想你了,什么的。

  今天難不成李麗麗想明白了,還是有什么事睡著了?

  夏陽笑了笑,還別說,這個美女大小姐雖然有點麻煩,但是她有時候也蠻可愛的,或許這就是習慣了。

  家里總是有個女人,夏陽想想心里也是覺得不錯的,想想李麗麗也是能夠豁出去,自己對她也很是冷漠的,平時關心她也是不多的,怎么說,她也是敢在大街上說她壞了夏陽的孩子,那些認識的女人當中,李麗麗也算是個奇葩了。

  想到這里,夏陽去路邊順便買了點宵夜和一些水果,打算回去給李麗麗吃,想想她那兩眼放光的樣子,說不定又會過來撒嬌說一些甜膩的話吧。

  回到家里,夏陽敲了敲門,發現沒什么動靜,他不由喊了起來:“李麗麗,你怎么不開門呢?”

  但是李麗麗沒有回應,平時里早就來開門了,肯定還會說一句,你怎么現在才回來之類的話,今天是怎么了?

  夏陽也懶得用鑰匙了,干脆一個傳送閃現進去了,屋里的燈沒開,夏陽愣了愣,眼睛很快就適應了,如同白晝看的很清楚。

  茶幾上還有零食包裝袋,應該是李麗麗這個小饞鬼才吃過的,可是她人呢,難道是出去了?

  夏陽有點疑惑,正要去開燈,他突然聽見了很細微的呼吸聲,這呼吸聲從房間里傳來,房間門緊閉著,他覺得很奇怪,這呼吸聲,應該是一個男人,還有一個女人的呼吸聲。

  怎么會有男人的?夏陽立刻意識到出什么問題了。

  他不敢打草驚蛇,假裝沒有發現任何事,還把屋里的燈打開了,假裝大聲的喊道:“喂,李麗麗,你藏哪兒了呢,出來吃東西啊,你不是喜歡吃宵夜嗎?”

  說完夏陽就發現有細微的腳步聲,然后又沒有了,他立刻捏緊了拳頭。

  此時此刻,房間里,李麗麗正被兩個男人挾持著,其中一個人捂著她的嘴巴,另外一個人,手里拿著槍,側著身子盯著房間門口,一雙眼睛透著陰冷和殺氣。

  李麗麗嚇的瞪大了眼睛,連大氣也不敢喘息。

  就在剛不久,她聽見敲門聲,還以為是夏陽回來了,看了看貓眼發現沒人,她就覺得很奇怪,就朝外面喊,讓夏陽別鬧了,但是沒反應。

  她以為自己聽錯了,準備回去的時候,又聽見了敲門聲,她去看了看,發現還是沒有人,她不由笑了笑,以為夏陽在逗自己呢,就一下子打開門沖出去,說夏陽你這下被抓著了吧。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