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886章 事出有因

第886章 事出有因

書迷正在閱讀:
若霜處理好這些之后,就準備回家去處理一下傷口,同事勸她去醫院,可是一向好強的若霜覺得沒那個必要,又不是什么大傷,她笑著拒絕了同事的好意。

  若霜剛從警局出來,就碰上夏陽過來了,夏陽笑著同若箱打著招呼。

  “我還以為你下班了呢,本來只是順路過來瞧瞧的,看來我運氣還不錯。”夏陽笑著打趣。

  若霜笑笑:“你的運氣還真是挺好的,本來我已經下班了,臨時又趕回來了。”

  夏陽隨口問道:“出什么事了?”

  若霜笑著搖了搖頭。

  夏陽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畢竟她的身份是警察,總不能沒事去跟警察去打聽消息吧,夏陽笑了笑。

  若箱問道:“你順路過來是有什么事嗎?”

  夏陽這才想起自己來的目的,他笑了笑說道:“你看我一看見美女都把正事給忘記了,還是以前跟你說的那個案子,想了解一下進展怎么樣了。”

  “哦,那個案子啊,那個是公司的糾紛案,一時半會兒還解決不了,同事那邊證據不齊,所以還得等著日子了,有進展了我會聯系你的,你別著急。”若霜說話的時候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她肩上的傷口扯了一下。

  “那就有勞你多費點心了……”夏陽停了一下上前撫住了若霜關心的問道:“你怎么了?哪里不產舒服?”

  若霜勉強笑了笑,臉色有些蒼白,剛剛和那兩個歹徒打斗的時候也是廢了些體力,又騎著摩托車一路狂奔,再加上又受傷了,此時的若霜覺得累極了。

  “沒什么大事,只是有些累了。”若霜擺了擺手。

  夏陽這才看見若霜肩膀上面的傷口,衣服外面已經沾上血了,夏陽上前一把將若霜抱起來放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并且說道:“你受傷了?”

  若霜倔強皺起眉頭,說道:“這點小傷沒事的,我回家擦點藥水就行了。”

  夏陽伸出手摸了一下傷口,雖然隔著一層衣服,可是從外套上面的傷口就可以看出,那是刀傷。

  夏陽臉色沉了下來,臉上露出些許擔心:“你跟人打架了?怎么會受刀傷?”

  若霜笑笑:“下班回家的時候遇上兩個歹徒搶包,追上去之后才發現那兩人留了一手,一不小心就讓他們給蒙了。”

  “人呢,抓到沒有?”夏陽低下頭看著傷口問道。

  “沒有,那兩人到是跑得還挺快的,等我們的人趕過去的時候,他們已經逃了。”若霜平靜的說道,好像剛剛經歷驚險的那個人并不是她。

  夏陽皺起眉頭,不由問道:“你沒說你是警察?”

  “說了啊,不過現在的人倒還真的是挺囂張的,我都自報家門了卻是一點也振不住他們,看來我們警察的形像現在在老百姓的心中是越來越不厲害了……”若霜笑著打趣道。

  夏陽越發納悶了:“不會吧,要說像我這種良好的百姓可能還真是不怕你們,可是他們是歹徒啊,搶劫犯一聽說你是警察還不得趕緊逃命啊。”

  若霜凝眉想了想,覺得夏陽說的有理,她笑了笑道:“可能我今天遇上的是兩個不怕死的歹徒吧。”

  雖然若霜說的挺輕松的,可是夏陽覺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妥似的,若霜在警局的名聲還是挺厲害的,一般的犯人聽說她的名號都會有些害怕的。

  而且憑著她的身手,兩個歹徒而已,肯定不會是她的對手,她肯定是遇上什么事了,才會讓她失手,還讓自己受傷了。

  夏陽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她:“那個,若霜,你別嫌我管得寬哈,我只是看著你一直這么幫我的份上多嘮叨兩句,你最近出門的時候要注意一點。”

  夏陽也不好意思在多打聽若霜遇上的事情,只是憑著直覺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若霜仰起頭來不解的問道;“為什么?你是不是看出什么問題來了?”

  憑著夏陽對于若霜的了解,他頭腦聰明,應該不會平白無故的說出這些話來。

  夏陽看了一眼她的肩頭,關心的說道:“我只是覺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愿意把你今晚遇到的事情告訴我,我可能可以給你一個原因。”

  若霜笑了笑,道:“我相信你的直覺。”

  于是若霜把她下班路上遇到搶劫的事情從頭到尾大概說了一遍,夏陽在一邊聽著臉上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若霜說完之后看著夏陽小聲問道:“大概就是這樣,你覺得會有其他的事情么。”

  夏陽點了點頭,冷靜的分析道;“依我看來,這件事情應該不是偶然,你剛從警局出去,就碰上這事,這也主巧了吧,而且那個被搶劫的人為什么沒有報警?”

  若霜想了想點頭說道:“我也覺得納悶呢,我把被搶的包給奪回來了,本來我是想著想從包里看看能不能找到被搶人的資料好把包給還回去,結果發現包里面除了幾本雜志,并沒有其他的物品。”

  “那就更奇怪了,既然包里一點值錢的東西都沒有,那個人為什么還大喊救命追趕了那久長時間。”夏陽認真的說道。

  “聽你這樣一說,到還真是有很多讓人不解的地方呢,不過到底是誰想害我呢。”若霜凝眉想了想,她的身份特殊,得罪的人自然不在少數,不過讓人報復的事情還沒有發生過呢。

  夏陽笑了笑安慰道:“不管怎么說,你平常一個人出門的時候多留個心眼就是了,下班之后盡量避免一個人出門,反正多注意一點總是好的。”

  若霜看著夏陽的眼神多了幾分感激,她點了點冰,肩頭傳來的痛感讓她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夏陽趕緊上前扶住了若霜的胳膊,擔心的問道:“你這傷口得趕緊處理一下,這樣硬撐著不是個辦法。”

  “沒事,我回家自己擦點藥就行了。”若霜覺得沒必要大動干戈的。

  夏陽覺得不妥,他上前將若霜的外套脫了下來,看著她肩上露出來的傷口,已經凝起了血咖。

  “這里哪里有醫藥箱,你這傷口不能在耽誤了,都感染了。”夏陽正色說道。

  “局里是有,可是這會兒大家都下班了,估計值班的人一時也找不到放在哪里……”若霜這會兒也覺得傷口挺疼的,就沒有像之前那般強忍著。

  “不行,你必須要去醫院處理一下。”夏陽將若霜撫了起來一臉的認真。

  若霜還是覺得沒必要去醫院,可能是她工作的原因,這種流血的場面她見得多了,所以她不覺得自己這點傷口還得去醫院。

  “沒你想的那么嚴重啦,我自己會處理的”若霜輕輕抽回自己的胳膊,她剛一動那傷口又扯得疼了起來,她不由疼得皺起了眉頭,腳下也沒站穩。

  還好夏陽手疾眼快一下子撫住了她,右霜感覺到自己此時正在夏陽的懷里,臉上一下子紅了起來,一向果斷冷靜的她,很少會像現在這樣感覺到難為情,她想要站直身體,卻被夏陽強行抱了起來。

  若霜嚇得差點叫出聲來,剛想說讓夏陽放她下來,可是在迎上夏陽那真摯眼神的時候,她覺得自己話到嘴邊卻是說不出口。

  她輕咬著嘴唇小聲說道;“我自己可以走的。”

  “你別在逞強了,你得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我那點破事還得要你幫忙呢。”夏陽笑了笑,然后抱著若霜走出了警局。

  夏陽開著車送若霜去醫院,若霜坐在車里因為太累了竟然睡著了,等她醒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到醫院了。

  夏陽坐在車里看著若霜醒來,趕緊問道:“怎么樣?睡了一覺感覺好些了吧。”

  若霜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道:“好多了,你怎么不早點叫理醒我啊。”

  “我看你好不容易能夠休息一下,不忍心叫醒你。”夏陽湊近若霜身邊笑了笑。

  夏陽的笑容直接擊進若霜的心里的,她忍不住又臉紅起來了。

  夏陽陪著若霜去處理好傷口之后又主動提及要送若霜回去,若霜出于禮貌的托脫了一下,不過夏陽堅持,她也就沒有在反駁。

  從內心里講若霜還得挺喜歡夏陽呆在自己身邊的,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她對夏陽的感覺已經在慢慢改變了。

  夏陽開車將若霜送到了她這的小區,夏陽打開車門:“到了。”

  若霜下車之后看著夏陽,臉上露出些許尷尬,出于禮貌她應該請夏陽上去坐一下的,可是礙于矜持,她又不知道怎么開口。

  夏陽看著若霜為難的神情,不由笑道:“雖然我很想去你家里喝杯茶,不過今天有些晚了,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

  夏陽主動幫若霜打破了尷尬,若霜感激的笑了笑,說道:“既然你這么體貼,那我也不客氣了,你路上小心點。”

  “嗯,快進去吧。”夏陽朝著若霜揮了揮手,示意若霜先進去。

  若霜點了點頭笑著轉過身去向家里走去。

  夏陽看著若霜走進小區里,他這才轉過身來準備離開,就在他轉身準備進車里的時候,突然發現小區外面的一棵樹下停著一輛摩托車,從那車子停的位置來看,好像車子的主人走得挺著急的,因為摩托車是靠在樹邊的,連支架都沒有打起來,更不用說上瑣了。

  誰這么大意把摩托車停在路邊,就不怕被人偷了?夏陽在心里泛起嘀咕,突然他眼神里閃過一絲冷靜,抬起頭來再次看了一眼那輛摩托車。

  夏陽轉過頭看著若霜的走進的那個單元樓,那棟樓里的燈沒有亮起來,夏陽隱約覺得哪里不對勁,他趕緊關起了車門朝著若霜小區里面跑了過去。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