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859章 順藤摸瓜

第859章 順藤摸瓜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笑了笑,然后撇了一眼房間里面,他看見桌子上面還放著一張支票,那應該是剛剛那個老板付黃華的錢,黃華還沒來得及收起來。

  夏陽徑直走進房間,順手拿起支票,黃華看見夏陽拿了他的支票趕緊跑過來將支票搶了回去,并且放到懷里揣了起來。

  “這個,這個可是老板給我的,你們可不能收回去。”

  雖然支票在夏陽的手里只過了幾秒,憑著他的眼里勁,他已經持見了那支票的抬頭,寫的徐氏公司。

  夏陽心里大概已經有底了,黃華的幕后老板就是徐氏公事,怪不得他能這么豁得出去,徐氏公司的實力那些整個市區都是出了名的。

  “怎么會呢,既然徐總都已經給你了,怎么會收回去呢,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支票要記得收好,否則你可賠得大了。”夏陽不動聲色的笑了笑。

  “那是當然了,為了得到這些錢,我可是都把我自己的后路都斷了,這次和韓氏公司解約,在整個地產圈里我都是不義的,這以后可就沒人會和我合作了,”黃華說的好像自己做了什么義舉之事一樣的,其實不過就出賣自己的良心和臉面而已。

  夏陽哈哈大笑道:“那倒也是,不過黃老板你還真的敢做呢,要知道你這樣一來,以事整個地產圈里你怕是都混不下去了吧。”

  “所以你也要在你們徐總面前好好跟我說幾句好話啊,我這可都是為了成全他啊,其實說實話,這五千萬的價各我也是覺得有點少,只是……”黃華趁機還想敲點錢。

  夏陽徑直打斷他;“既然嫌少那就收回吧,我們徐總還覺得這事虧大發了呢。”

  “不,不,我的意思是我已經很滿足了,再說,這不是為了成全徐總嘛,對吧。”黃華沖著夏陽擠了一下眼睛,好像還有言外之意。

  “你什么意思?我們徐總還需要你來成全?”夏陽相套出黃華的話。

  黃華大概是酒勁上來了,只見他渾身打了一個冷顫,然后將支票塞進懷里的就跑到外面去哇哇的吐了起來,他的聲音引來了經過的服務員,服務員趕緊又叫來幾個人開始將黃華撫起來。

  夏陽見從黃華這里已經打探不出其他的消息了,而且這里人多嘴雜,說不定還有那徐氏公司的眼線,于是他就趕緊先閃人了。

  夏陽將他查到的情況告訴韓玉倩的時候的,韓玉倩的表情是詫異的,她連連擺手,說道:“不可能,我們和徐氏有合作關系,并且從來沒有出現過什么矛盾,他們不可能拿五千萬來陷害我。”

  夏陽肯定的說道:“我敢確定華建工地背后的老板就是徐氏,整個市里,能一下子開出五千萬的人沒幾個。”

  韓玉倩還是覺得有些不太可能,五千萬不是個小數目,這塊錢的價值最高也就二千虧,徐氏是瘋了會拿出五千萬來這里投資?

  這種賠本的生意他們沒有理由去做啊。

  “難不成這地下真的藏有寶貝?”韓玉倩的也開始胡思亂想了。

  夏陽笑了笑,搖頭說道:“怎么可能?有這種事情難道我會不知道?”

  韓玉倩皺起眉頭反問道:“什么意思?”

  夏陽愣了一下,笑了笑,他退標的事情韓玉倩是不知道的,而且對于他來說并不是什么大事,所以他也沒打算讓韓信倩知道。

  “那個,我的意思是你不要胡思亂想了,還是先調查出來為什么要這樣做?這樣才能找出解決方案啊。”夏陽別開話題。

  韓玉倩雙手抱胸,皺著眉頭在屋里走了幾圈,她看著夏陽搖搖頭,說道:“我真是想不出來他們為什么要這樣做。”

  正在這時,韓玉倩的手機響了起來,韓玉倩撇了一眼手機上的來電顯示,突然愣住了。

  夏陽看著她這樣不由問道:“怎么了?是誰打來的?”

  韓玉倩抬起頭來眼神變得釋然,并且多出幾分怒氣,她深呼吸一口氣,低聲說道:“我大概知道是誰想要害我了。”

  夏陽不解的說道:“我剛剛不是說了嘛,是徐氏。”

  “不是徐氏。”韓玉倩頓字說道:“是徐良。”

  這下所有的疑問都清楚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徐良在背后搞鬼,雖然知道是他但還是讓韓玉倩有些難以想像,不過就是拒絕了他的邀約,他就拿五千萬來打擊自己的公司,這還真不是普通的公子哥可是干得出來的。

  夏陽在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后,到是沒有什么詫異的,他之前也和那個徐良打過交道,說是打交道還不如說是有過節,那個人十足的一個敗家子,不過就是仗著他老子有幾個錢就四處猖狂至極,什么壞事都做盡了都沒有進入監獄。

  不過也不奇怪,現在有錢能使鬼推磨是一點也沒假,只要有錢,就沒有擺不平的事情。

  他們家底確實厚,徐老爺子的身家已經過了十億了,徐家就徐良一個兒子,所以自然對他溺愛,可是不管徐老爺子多有本事,有這么個不爭氣的兒子在,他這輩子賺在多的錢都是多余,因為總會有讓徐良敗光的一天。

  夏陽開始制定計劃對付徐良,只要找到了對手,一切就會變得簡單,對于徐良這種公子哥,夏陽還是綽綽有余,都是一些只會用錢不會用腦子的人。

  夏陽讓韓玉倩給徐良回了電話,約定兩人見面的地方,他得去會會徐良。

  城區五星級酒店里,韓玉倩坐在包間里,臉色沉著,她不時的看著手表,冷靜的眼神之中帶著些許急切。

  聽到房前有人開門的聲音,韓玉倩趕緊站起身來,眼神警惕。

  “喲,韓總這么早就來了啊,真是不好意思呢,讓你久等了。”徐良吊兒郎當的撇了韓玉倩一眼,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得意。

  韓玉倩鄙視的掃了他一眼,重新坐回了桌子前面,自己已經在這里等了整整兩個小時了,不用說,他肯定是故意的,想要讓自己難堪,他越是這樣,韓玉倩就越不會讓他得意。

  韓玉倩得體的笑了笑,回道:“沒有,徐少爺這么大的架子讓我在這里等等那也是應該的。”

  徐良滿意的點點頭,坐到了桌前,跟著他一起進來的手下們則并排站在了桌子的兩邊。

  韓玉倩故作奇怪的掃了眾人一眼,笑道:“不過就是吃頓便飯而已,難道徐少爺還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徐良見韓玉倩諷刺自己,不由的拉下臉,他對著眾人甩了甩手,吼道:“都出去吧。”

  韓玉倩摸了一下頭發,臉上帶著不易覺察的笑容。

  徐良見眾人出去之后,趕緊朝著韓玉倩身邊湊了過去,可讓他有些意外的是韓玉倩竟沒有向之前那樣直接推開他或是甩臉色,她只是端起了一杯茶水小抿了一口。

  徐良在心里偷偷得意起來,看來這個女人算是知道自己厲害了,他得意的看著韓玉倩,說道:“怎么樣,你這次主動約我出來是有什么事吧。  ”

  韓玉倩放下茶杯,而后笑著說道:“徐少爺這話有些不對了,是徐少爺是想讓我約你出來,我只是滿足了徐少爺的意愿而已。”

  徐良不耐煩的擺擺手,說道:“本少爺就看不慣你在我面前裝清高,都不是什么好貨色有什么好裝的,切。”

  韓玉倩當下心里就想冒火了,她強忍著心中的不快,冷靜的回道:“徐少這話我就聽不懂了,我在徐少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可是徐少你又為何要為難我呢。”

  徐良不太自然的摸了一下鼻梁,裝傻似的問道:“我什么時候為難你了,我對你的心意你早就知道了,我心疼你還來不及怎么會為難你呢。”

  說到后面的時候,徐良的眼神變得輕浮起來,手也不由的向著韓玉倩這邊伸了過來。

  韓玉倩不動聲色的向后移了一下,徐良本來想摸一下她,卻是落了個空。

  韓玉倩笑笑,說道:“能夠讓徐少你關心那是我的榮幸,只是我有些不懂了,如果你真的關心我的話,又怎么會在我的背后下黑手呢,這應該不是一個正人君子會做的事情吧。”

  “你這是什么話。”徐良站起身來好像不滿意的指著韓玉倩:“我什么身份,怎么會在你背后下黑手呢,在說了,都說了你是我徐良看上的女人,又有誰那么不識好歹呢。”

  韓玉倩真是惡心的想吐了,她站起身來,鎮定的說道:“既然我們都說到這了,那我也不用和你拐彎抹角了,你直接說,你到底怎么樣才肯罷休。”

  徐良見韓玉倩對自己這副態度,不由也發火了:“喂,韓玉倩,你不會吧你,你找我來不應該來求我的嘛,你現在這個樣子,我不確定我會放過你。”

  韓玉倩冷哼一聲,說道:“我不會去求一個小人的。”

  “韓玉倩你是不是活膩了!”徐良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你現在已經將我逼得無路可退了,我還有活路嗎?”韓玉倩緊追不舍的逼問道。

  徐良見她這樣說,也不在裝模作樣了,他哈哈大笑兩聲,道:“我早就說過了,我會讓你后悔的,現在怎么樣,知道怕了吧。”

  “你用這種手段就算把我打垮了又怎么樣,再說了,要是這件事情傳出去的話你們徐氏的名譽將會被你敗光了,虧得你們老爺子還一直在地產商里面宣揚誠信二字。”韓玉倩的語氣里全是鄙夷之色。

  徐良上前一把抓住韓玉倩的衣領,惱羞成怒的低吼道:“你有什么證據說是我做的?對付你我根本連手都不需要出。”

  “你現在不是已經承認了嗎?”韓玉倩反問道。

  “我承認了又怎么樣,你以為你出去到處說說別人就會信啊,哈哈,你別天真了,在這整個地產圈里,誰不買我們老爺子的面子,如果讓人家知道你四處散播打擊我們徐氏的謠言,你一定會吃上官司的。”徐良松開了韓玉倩的衣領,而是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臉頰。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