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840章 攤上事了

第840章 攤上事了

書迷正在閱讀:
李麗麗憤怒的想要推開他,卻發現自己身上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她的身上開始慢慢燥熱起來,眼神迷離,臉色也變得緋紅。

  公孫木看著李麗麗這副模樣,頓時口水都快流下來了,他上前湊在李麗麗的胳膊上親了一下,只嚇得李麗麗想要尖叫。

  可是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整個身子都變得越來越松。

  此時的公孫木已經露出了原形,看著李麗麗的眼神猶如看著獵物似的。

  “哈哈,你今天就是我的了,真是太可口誘人了,你放心,我一點會溫柔對待你的。”公孫木的雙手已經開始在李麗麗的身上游走了。

  李麗麗還有一些意識,她本能的說道:“你放開,放開我。”

  可是身體里的燥熱讓她意識更加模糊了,她口干舌燥的咽了一下口水。

  公孫木身上開始沖血,恨不得原地就辦了她,他哈哈大笑了幾聲,直接將李麗麗抱了起來,準備向樓上走去。

  “放開她。”這時,夏陽的聲音從背后響了起來。

  公孫木身子一驚,待看見夏陽身影的時候,本來的向后退了幾步,抱著李麗麗的雙手自然就松了。

  夏陽上前一把接過了李麗麗,力度沒有把握好,兩個人都倒在地上,好在夏陽反應快,讓自己墊到地上,所以李麗麗沒有被摔到。

  公孫木當即嚇得向后逃,他指著夏陽,惱羞成怒的吼道:“怎么又是你?你他媽的真是陰魂不散啊!”

  “陰魂不散的人是你吧!上次已經放過你一馬了,竟然還敢做這些下流的事情!”夏陽臉色陰的嚇人。

  接到李麗麗的時候,夏陽還有些意外,本來還在猜想這個李麗麗怎么搞來的他的號碼,卻聽見李麗麗在這邊自顧自說的說了一大堆。

  夏陽問了幾句,她也沒正面問答,反而提醒他注意身邊有沒有壞人什么的,夏陽一邊疑惑一邊猜想著是不理這個李麗麗又攤上什么事了。

  本來他也不想摻和李麗麗的事情,畢竟每次見面,他們之間好像也沒有發生過好的事情,就在他準備掛掉電話的時候,聽到了公孫木傳來的吼聲。

  這個聲音他熟悉的很,上次慕容睛差點被侮辱的情形又浮現在夏陽的眼前。

  夏陽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打算出來看個究竟,他很快查出李麗麗的手機定位,就過來看看,沒事嘛就當自己多事了,萬一有什么事,以后在后悔可就沒有意義了。

  公孫木怒氣沖沖的瞪著夏陽,他跑到門口那邊對著外面喊道:“都給老子進來!”

  夏陽站起身來,冷笑了幾聲,然后看向門外。

  半天沒有看見有人進來,公孫木剛準備怒罵卻看見門口外面已經躺下十幾個人,個個鼻青臉腫的。

  公孫木嚇得啊了一聲,他自知自己不是夏陽的對手,趕緊連滾帶爬的向后跑了去。

  夏陽捏了捏拳頭,看了一眼正躺在地上渾身不舒服的李現麗,再次抬頭看向公孫木的眼神里充滿殺氣,這次他不能輕易放過那個流氓,否則還不知道以后會有多少無辜的人毀在公孫木的手上。

  夏陽快速追上了公孫木,此時的公孫木已經嚇得腿軟,他一下子跪到地上,夏陽還沒出手就已經開始求饒了。

  “陽哥,陽哥,你手下留情,這個……這個里面肯定會什么誤會的,我和李麗麗沒什么,你喜歡,你喜歡你拿去……”

  夏陽冷眼看著他,沉聲問道:“你對她做了什么?”

  公孫木趕緊擺手道:“沒有啊,我沒有對她做什么啊,你看……你看她現在不是好好的嘛”

  此時的李麗麗躺在地上渾身不舒服的扭動著,臉色泛紅,額頭上流下了汗珠,明顯看著她很難受的樣子。

  公孫木有些虛心的咽了一下口水。

  夏陽上前一把擰起公孫木的衣領,怒氣沖沖的吼道:“你說不說!你是不是給她吃了什么藥?趕緊把解藥拿來。”

  “啊,啊。”公孫木被勒得都差點喘不過來氣了,他掙扎著想要推開夏陽的胳膊,只是夏陽的力氣超極大,他根本動彈不了。

  公孫木惶恐的看著夏陽:“沒有,真沒有,她……她只是喝了一點紅酒,大概……大概是喝多了吧。”

  夏陽一拳揍到公孫木的頭上,直打他的哇哇大叫,整個身子倒向另一邊,公孫木捂著臉趕緊想逃。

  夏陽上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公孫木反手從桌子拿起一個酒瓶,砰的一下抽個冷防砸到了夏陽的頭上。

  頓時,夏陽的身子一斜后退了幾步,額頭上流下了血。

  夏陽用手撐著桌子,憤怒的瞪著公孫木。

  公孫木見自己得手了,不由得意的笑道:“哈哈,憑著你這個臭小子竟敢跟老子搶女人,你他媽的也不看看……”

  就在公孫木以為夏陽已經不行的時候,只見夏陽嘴角微微上揚,上前一把抓住了公孫木的胳膊。

  “啊,啊,你放開我!”公孫木疼的臉上青筋都露出來了。

  夏陽冷冷一笑,道:“就憑你會是我的對手?”

  公孫木看著夏陽眼神里露出來的狠勁,還有那額頭上正在往下流著的鮮血,頓時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這個男人太狠了,公孫木趕緊求饒:“爺爺饒命啊。”

  “現在就是喊你的祖宗都沒用了!”夏陽冷冷的說了一句,揮起剛剛從地上撿起來的碎瓶子朝著公孫木的胳膊扎了過去。

  “啊。”只聽見公孫木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叫,而后一下子昏倒到地,胳膊上流出了鮮血。

  待李家棟收到消息趕到的時候,公孫木已經讓人送到了醫院,李家棟看到公孫木那殘廢的樣子,頓時怒不可及

  他聽下面的人說,這事是夏陽干的,還把李麗麗給帶走了,頓時發話,派人全城搜捕李麗麗的下落。

  李家棟將走廊里的椅子全砸了,他指著眾人,恨恨的說道:“一定要把夏陽給我找出來,這次我一定要殺了他!”

  夏陽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他裹著浴泡,走到客廳里拿出來了醫藥箱,對著鏡對給自己簡單的包扎了一下。

  他已經習慣了這種受傷似的,動靜還挺熟練的,家里的醫藥箱還是慕容晴給他準備的呢。

  夏陽包扎好之后,剛準備找點吃的,就聽見房間里傳來了李麗麗的聲音,夏陽趕緊放下手中的東西,走進房間去查看。

  此時的李麗麗從床上掉到了地上,身上的衣服不知怎么的被她自己扒的亂七八糟的,衣冠不整的她看起來很難受似的。

  夏陽會簡單的包扎傷口,卻是不怎么懂得醫術。他俯下身將李麗麗抱起來放到了床上。

  “你沒事吧。”夏陽輕聲問了一句。

  李麗麗眼神迷離的睜開眼睛,在看見夏陽的時候突然變得很是興奮,她伸出手勾住了夏陽的脖子,撒嬌似的笑道:“夏陽,真的是你啊。”

  夏陽的雙手還抱著李麗麗呢,他松開手準備將自己的手抽出來,可是李麗麗卻是更加用力的抱住了他。

  “夏陽,真是太好了,見到你真是太好了。”李麗麗將頭埋進了夏陽的脖子里,開始在他的身上蹭了起來。

  夏陽被蹭的有些沖血了都,他趕緊掰開了李麗麗的手,笑著說道;“你先休息一下吧。”

  此時的夏陽已經從李麗麗的眼神里看了些明堂了。

  李麗麗半咬著嘴唇,雙的不安份的在身上撫動著,她直勾勾的看著夏陽,就好像是看著一汪能夠解渴的清水似的,她的身子像一條小蛇似,似有似無的扭動著。

  這明顯就是讓公孫木那家伙給下了春藥了,否則憑著李麗麗的這個任性勁,她怎么可能這樣看著自己?

  恐怕她在看見自己第一眼的時候,就會朝著他甩巴掌,然后質問自己為什么抱她了吧。

  夏陽有些堅難的站起身來,畢竟面對這種誘人的尤物,想要拒絕真的好難,特別對于夏陽這種對女人很容易有沖動的男人來說。

  李麗麗見夏陽站起身來,她也跟著站起身來,她走到夏陽跟前,很是嫵媚的對著夏陽笑了笑,然后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夏陽一把按住她的手,低聲說道:“你這是干什么呢。”

  李麗麗貼上了夏陽的身上,伸手在他的胸前打著圈圈,她沒說話,但是那眼神里分明就寫著兩個字,我要。

  夏陽被李麗麗這樣一摸,頓時身子里的血都沸騰了起來,他一把抓起李麗麗的手將她拉進自己的懷里,在她耳邊低聲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知道,夏陽,我喜歡你”李麗麗看著夏陽,眼神火熱。

  就在夏陽愣神的時候,李麗麗已經扯下了自己的衣服,夏陽想攔都沒攔住,看著李麗麗身著的黑色內衣,夏陽只覺得身體里的某個位置已經開始跳動了。

  雖然主動起來的李麗麗確實讓人舍不得推開,他可不是趁人之危的人,雖在李麗麗現在藥性發作,迎合了她是在為她解脫,但是他可不想在她意識不清醒的時候去做那種事。

  夏陽拉過被單準備披在她的身上,誰知李麗麗上前一把抱住了夏陽,那滑嫩的肌膚還有那還有她胸前的豐盈,只擊得夏陽頭腦有些發熱。

  夏陽下意主識的握住了李麗麗的腰織,得到回應的李麗麗更加瘋狂了,她一把勾住了夏陽的脖子,竟主動吻上了夏陽的嘴唇。

  感受著李麗麗的熱情,還有那貝齒里的醇香,夏陽本能的開始回應起來,兩個人都被眼前的情欲刺激著神經。

  李麗麗一把將夏陽推到在了床上,然后直接坐到了他的身上,她伸手解開了自己內衣扣,雙手在夏陽的身上滑動了下來。

  夏陽在女人方面的意志本來就容易沖動,眼下李麗麗的熱情和主動就像是火燒似的讓夏陽渾身炙熱起來,他不由自主的握到了李麗麗腰上。

  李麗麗府下頭親吻到了夏陽的身上,她開始一點點親吻著夏陽的肌膚,夏陽閉起眼睛,狠了狠心伸出手摸到了李麗麗的內衣扣,然后扣了起來。

  李麗麗抬起頭不滿的再次去扯內衣。夏陽伸手在她的手背擊了一下。

  李麗麗就像是睡著了似的趴到了夏陽的身上,這會兒終于安靜了下來。

  夏陽深呼吸一口氣,將李麗麗從身上弄了下來,放到了床上拿起被子蓋了起來,夏陽摸了一下頭上的汗珠,而后無奈的說道:“唉,你這個小妖精真是讓人欲罷不能,等你天亮了我一定要把這個債給要回來。”

  雖然夏陽喜歡女人,更喜歡主動的女人,可是他有自己的底線,如果這個時候要了她,那自己不就是個混蛋了。

  當然,如果明天李麗麗還是這么熱情的話,那自己一定會樂意奉獻,畢竟,美女人人愛呢。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