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827章 有問題

第827章 有問題

書迷正在閱讀:
梅花看起來是個大姐大,這些年在外面也是吃了不少苦頭的,跟錯了男人走錯了路,那都不是她能夠選擇的,現在好不容易熬出來了一點成績,這下卻突然一下子什么都沒了,她受不了這個打擊也是正常的。

  夏陽來之前已經簡單聽梅花的手下說了關于會所出的那些問題,他來找梅花,一是想要安慰她,二也是想幫她度過這個難關。

  畢竟梅花也曾幫過他,夏陽這個人看起來多情,其實還是挺重感情的,只要是別人對他有過恩情的,他都會銘記在心。

  梅花喋喋不休的說了一些氣話,都是在說自己怎么不要臉,當臉被多少人在背后罵過,跟過多少個男人,受了多少罪……

  夏陽一句話也沒說就那樣讓她說,這個時候,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安靜的做一個聆聽聲,或許也是最合適的。

  終于梅花說的有些累了,她趴在桌子上面哭著睡著了,夏陽輕聲叫了幾聲,見她沒有反應,這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醉了也好,這樣她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清醒的時候估計都在操心會所的事情吧,夏陽將梅花帶回了自己家里。

  第二天一大早梅花就醒了,當她覺察到自己在夏陽家住了一晚的時候,非常尷尬,她走到客廳里,見夏陽正坐在餐桌前看著報紙。

  “昨天真不好意思,我喝多了,沒給你帶來麻煩吧。”恢復清醒的梅花還是跟往常一樣干凈利落。

  夏陽搖搖頭,笑了笑:“沒有,我看你喝醉了就把你帶了回來,現在頭不疼吧。”

  梅花搖了搖頭,喝了一口水,臉上露出些許不好意思的神情。

  夏陽用手在桌子上面敲了敲,低聲說道;“我給你煮了稀飯,你趕緊吃點,吃了之后,我們就該做些正事了。”

  梅花抬起頭來,不解的問道:“正事?什么正事。”

  “關于你會所的事情。”夏陽正切主題。

  夏陽了解梅花的脾氣,昨天的失態并不能代表什么,既然她已經將心中的委屈都發泄出來,那現在也是時候振作了,鐵打的大姐大可是沒那么容易被打垮的。

  梅花皺起眉頭,微微思索了一下,而后小聲說道:“我會所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夏陽點了點頭,正色說道:“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我覺得這件事情沒那么簡單。”

  梅花聳聳肩,道:“是不簡單,這次看來會所真的是無力回天了,也罷,反正以前我那么窮都過來了,也不在乎以后的日子怎么過,只是為難了那些跟著我的兄弟。”

  夏陽挑眉說道:“你這么容易就放棄了?舍得嗎?”

  梅花有些灰心的笑了笑,說:“不舍得又怎么樣,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

  “那不一定。”夏陽不動聲色的笑了笑,然后將手中的一疊報紙推到了梅花跟前。

  梅花覺得夏陽話里有話,她接過報紙一邊到處看,一邊問道:“你是不是發現了什么?”

  梅花翻看了一會兒,卻是沒有看到什么有利的線索,“這報紙有什么問題。”

  “沒問題。”夏陽平靜的回道。

  梅花放下報紙,不解的看著夏陽,說道:“既然沒什么問題,你讓我看什么呢。”

  夏陽笑了笑,指著報紙說道:“就是因為沒有什么問題才覺得可疑,你經營的那家會所在整個市里可是數一數二的,現在一下子讓警察給封了,可是這些新聞媒體卻是一點都沒有報道,你不覺得奇怪嗎?”

  梅花聽到夏陽這樣說,也覺得有些奇怪,她拿起報紙再次翻看了一下,然后贊同的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以前像這種事情最少會刊登好幾個頭版才是。”

  “所以問題就出現在這里,那些警察來的也太及時,而且你之前的那些熟客現在都不出面,而是直接問你要賠償,這不是明顯著要讓你山窮水盡嗎?”夏陽分析道。

  梅花點點頭,又搖搖頭。“就算是那些客人找我要賠償金也是正常的,畢竟他們都是在我的場子里出了事情。”

  夏陽笑了笑,繼續說道:“你沒有查看你當天的客人名單嗎?”

  梅花被夏陽問的有些詫異了,她點點頭,回道:“我看過了,怎么了?”

  “我已經暗中調查了一下那些客人,還真讓我查出了點門道出來。”夏陽正色說道。

  梅花看著他的跟表情,也跟著嚴肅起來,她趕緊問道:“你趕緊說說,有什么發現。”

  “這些客人,他們的背景都跟一個人很熟,那就是老丁。”夏陽說道。

  梅花吃了一驚,當時出事的時候,她讓下面的人也去調查過那些客人,發現他們都是以前的一些老顧客,不過她沒有想過,這件事情會跟老丁扯上關系。

  “我知道你想說那些客人都是你會所的熟客,應該不會有問題,但是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這個會所老丁也曾經營過一段時間,而且在老丁經營的那段時間,這些人去的時間更加勤勉,所以說,這件事情肯定另有隱情。”

  夏陽一臉認真的說道。

  梅花抬起頭來剛好碰上夏陽的眼神,那一刻,她覺得這個認真的男人真的很有魅力,只是她不值得這個男人這么用心。

  梅花搖了搖頭,小聲說道:“就算是老丁搞得鬼,那又有什么辦法呢,現在都讓警察給盯上了,會所這次可能真的要關門了。”

  夏陽拍了拍梅花的手,安慰道:“你先不要太早灰心,凡事都會有余地的,既然我們現在可以確定這件事情跟老丁有關系,那我們就要盡快調查出來這其中到底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待我們查出真相,說不定一切都會好的。”

  雖然梅花心里沒什么底氣,可是看著夏陽這么全心全意幫助自己,她頓時又好像多了些信心似的,她反手握住夏陽的手,說道:“你對我這么好,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謝你。”

  夏陽被梅花的認真反而搞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只是出于對朋友的義氣才這樣幫助她的,他的性情本就如此。

  夏陽笑了笑,道:“沒事,這件事情我會幫你到底的。”

  梅花望著夏陽一臉感激。

  在夏陽的幫助下,梅花也恢復了往日的自信和風范,她和夏陽一起開始著手調查這次會所事件。

  夏陽為了探出這件事情和老丁的關系,更是準備親自混進老丁的身邊去查個究竟,對于這個建議,梅花起初是反對的,可是夏陽堅持這樣做,梅花也沒有辦法,只能再三囑咐夏陽要注意安全。

  夏陽在老丁手下那些人經常去玩的地方蹲了一上午,終于等到那些人,待那些人準備離開之時,夏陽很小心的跟了上去。

  夏陽一路上跟著那些人,眼看著老丁屬下們快要回到老丁別墅的時候,夏陽這才故意出現在那些人的眼前。

  “咦,老大,你瞧瞧那個人是不是夏陽那個該死的家伙。”一名小混子指著夏陽說道。

  一伙人順著聲音都看向夏陽。

  夏陽看著那些人正在看他,故意裝出很害怕的模樣,他二話沒說趕緊向后跑去。

  那些人眼見著夏陽想要逃跑,還不趕緊追上去啊,一群人大罵著開始追逐夏陽。

  終于,夏陽被逼到了一個死角,于是夏陽轉過身來,雙手舉起,無奈的說道:“你們追我做什么呢。”

  為首的黑老大大笑著走向夏陽,囂張的說道:“你媽他的看見我們就跑,肯定沒做什么好事。”

  夏陽裝作無辜的哭喪著臉:“真是冤枉啊,我看見你么這么多人,不跑我不就沒命了嘛。”

  “算你媽的識相,這次你栽在我們手上了,能把你帶回去見老大,他肯定高興壞了。”黑老大肆意的笑道。

  “你是說老丁?哎,我與他可沒什么仇啊,我們早就井水不犯河水了。”夏陽故意裝作很是慌張。

  黑老大上前向夏陽踢去,夏陽不過隨意的一閃,便不動聲色的躲了過去,他故意躲到了旁邊的人面前,幾個人順手就將他抓了起來。

  黑老大撲了個空本來準備發火的,卻見夏陽已經讓人給抓住了,不由大笑道:“哼,少跟老子耍嘴皮子,乖乖跟老子走,否則要你好看。”

  夏陽哭喪著臉,跟著那些人上了車。

  夏陽被弄上了車后,左右還被兩個高大威猛一臉木訥的男人脅迫著,夏陽想要套出些許話來,于是他故意委屈的四下看了看而后朝著坐在前面副駕駛室的黑老大說道:“喂,有必要搞的像是犯人一樣嗎?我怎么覺得我是像被綁架了一樣,好歹我們也相識一場,你就不能放我一馬?”

  “你少跟老子攀交情,待會見到老大之后就有你好看了的。”黑老大大聲的吼道。

  夏陽嬉皮笑臉的笑道:“就算見了老丁又怎么樣?我與他那是不打不相識嘛,他不會拿我怎么樣的。”

  “你就等著送死吧。我們家老爺可是一直記恨著你呢。”黑老大嘲弄的笑道。

  夏陽故意吃驚的問道:“不會吧,這事我可真不知道,我與你們老爺有什么仇啊,如果真有那么大的仇,他不是早就該對我動手了嘛。”

  “我們老爺早就出手了,現在梅花會所都已經完蛋了,你還囂張個啥?”黑老大不屑的說道。

  夏陽笑道:“不會吧,你們老爺真出手了,我現在怎么還會好好的?梅花會所跟我有個毛線的關系,它關不關對我一點影響也沒有。”

  黑老大指著夏陽吼道:“你他媽是不是想挨揍,當初如果不是你幫著梅花,她能把會所搶回去嗎。我們老爺現在只是奪回屬于他的會所罷了。”

  夏陽哈哈笑道:“雖然這個會所跟我沒啥關系,但是你這樣說就不對了,那個會所最開始好像是梅花的吧。”

  “管你誰誰的,反正現在就是我們老爺的!”黑老大的一臉的神氣。

  “憑什么就變成你們老爺的呢?”夏陽繼續套話。

  黑老大指著夏陽正準備和他爭論,卻聽見電話響了。

  只見黑老大低聲說了幾句,好,是,是,然后就掛了電話。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