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825章 突發事件

第825章 突發事件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趕緊上前一把抱住了李麗麗,并且捂著她的嘴巴,小聲說道:“我剛剛都說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剛剛被人追所以才躲進來的,關鍵是我躲進來的時候不知道你在這里啊。”

  李麗麗眨巴著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夏陽,看不出來她到底相信了夏陽的話沒有。

  夏陽覺得她沒有掙扎,應該是相信自己的話了,于是他繼續說道:“我說的挺明白的吧,我真不是故意的。”

  雖然他嘴上說不是故意的,可是身子卻是貼在李麗麗的身上,兩人來了個結實的肌膚之親,如果不是夏陽下身還穿著短褲和浴巾,估計就可以直接開始了那個讓人血液膨脹的事情了。

  不知怎么了,夏陽竟有些舍不得松開李麗麗了,這種肌膚的接觸感直接刺激著他的神經,讓他行動有些遲緩起來。

  夏陽再次強調:“我真不是故意的。”

  李麗麗指了指他的手,示意他松開自己的嘴巴。

  夏陽點點頭,說道:“我可以松開你,但是你不能喊,你一喊我就完了。”

  李麗麗的眼睛都快噴出火來了,但是她強忍著,沒有掙扎,也沒有推開夏陽,因為她以前見識過夏陽的身手,如果他真的想把自己怎么樣,自己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李麗麗聽話的點了點頭。

  “不叫?真的不叫對吧”夏陽不相信的再次確認了一下。

  李麗麗緊握拳頭,再次點了點頭。

  夏陽這才松了一口氣,他在松開李麗麗的時候,突然有種舍不得的感覺,雖然他也覺得自己有些無恥,可是不得不說,這是他的真實感受。

  夏陽剛準備坐進溫泉里休息一下,卻聽見李麗麗已經再次叫喊了起來。

  “喂,……”嚇得夏陽趕緊朝著李麗麗撲了過去。

  他這一撲不要緊,直接把李麗麗絆倒了,夏陽怕李麗麗倒進水里趕緊一把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里,自己墊到底下。

  兩個人再次肌膚之親,只是這次兩人是以更加曖昧的姿勢黏在一起。

  夏陽感受著自己懷里一具嬌軀的滑嫩和溫度,頓時有些口干舌燥的咽了一下口水,李麗麗更是被眼前的一切弄蒙了,她指著夏陽,怒斥道:“你怎么可以這樣啊!”

  “我……我……”夏陽不知道說些什么了。

  由于生氣,李麗麗急切的呼吸著,雖然她的雙手護在胸前,可是胸前的豐盈還是刺激著夏陽的神經,她坐在夏陽的懷里,起又起不來,動又動不了,一時間又氣又急,臉色更加紅潤了。

  就在李麗麗再次想要質問夏陽的時候,夏陽竟不由自主的俯下頭吻住了李麗麗的紅唇,頓時,李麗麗的腦袋一片空白。

  夏陽霸道的在李麗麗的口齒里感受著她的芳香,雙手也順勢滑到了她的腰間,原本惱羞成怒的李麗麗竟也跟著一起迷失了。

  就在夏陽的手伸到了李麗麗的下邊,李麗麗突然一下子將夏陽推開了,她坐進水里,捂著自己的胸前,指著夏陽,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夏陽看著眼前的李麗麗,真恨不得再次拉她入懷,可是真那樣做的話,那他還不真成禽獸了。

  他有些尷尬對著李麗麗笑了笑,然后扯下自己身下的浴巾。

  李麗麗看著他的舉動,不由指著夏陽怒吼道:“你個禽獸。”

  夏陽湊近她的身邊,將浴巾披到了她的身上,然后向后退幾步又坐到了池里,李麗麗這時才看清,夏陽浴巾里面還穿了一件短褲。

  她趕緊用浴巾將自己的身子裹了起來,又氣又急的對著夏陽說道:“你怎么可以這樣占我便宜,原先還以為你最起碼不是個壞人……”

  夏陽伸出手解釋道:“我真不是故意的,那個,剛剛是情況緊急,如果我不……那個你的話,你的叫喊聲就會將那些人引過來的。”

  本來夏陽說的是有些理直氣狀,可是一想到畢竟自己是強吻李麗麗的,怎么說也不能說的那么理所當然吧。

  李麗麗這下也稍微冷靜下來了,她將浴巾緊緊的拉在胸前,突然有些害羞起來。

  “那個,那個……”李麗麗一時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了。

  夏陽沒有覺察到李麗麗眼神里的變化,他緊緊看著浴室外面,那群四處尋找他的黑衣人們已經離開了酒店,就連之前坐在人群里面的大耳朵也已經不見了。

  夏陽嘆了一口氣,今天這路還真是白跑了,本來以為能追查點什么東西來的,現在看來,一點收獲都沒有呢。

  夏陽自顧的從浴池里站起身來準備離開,坐在另一邊的李麗麗盯著夏陽,還指望著他能給自己解釋些什么呢。

  李麗麗眼看著夏陽已經抬腳離開了,這時她才反應過來,她氣沖沖的站起身來,指著夏陽的背影喊道:“喂,你……你就這樣走啊。”

  夏陽轉過身來,無辜的說道:“怎么了?你還有什么事嗎?”

  李麗麗直接氣的咬牙切齒,她趕緊從池里出來跑到夏陽身邊,氣沖沖的質問道:“你剛剛都那樣我了,現在一句話也不說,就走了?”

  夏陽擺了擺手,淡然的說道:“我剛剛不是說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別跟我像電視里面的那個小姑娘似的,還讓嚷著叫我負責什么的吧。”

  李麗麗看著夏陽好像沒事人似的表情,氣的跺腳。

  “你剛剛都那樣我了,你……你……”

  夏陽轉過身去走到李麗麗的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笑著說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之后,夏陽就一臉瀟灑的轉身離開了。

  李麗麗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半響沒有說出話來,她還是第一次直接被人這樣無視,在她這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眼里,只有她甩別人的份。

  他現在是在戲弄我嗎?李麗麗不由氣得尖叫起來:“夏陽!我跟你沒完!”

  A樓。

  幾個身刺紋身的大塊頭跟在一個人的身后走近樓里,老丁親自出門來迎接。

  一群人說說笑笑的坐到了廳里的沙發上,而后老丁直接切入主題。

  “力哥,你可是大老板親自介紹給我的,這次的事情應該不會出差錯吧。”

  力哥不屑的笑道:“就這么一點小事,我都沒看在眼里。”

  老丁聽著這狂傲的語氣,心里有些不舒服,可是老奸巨猾的他也知道這些人不能得罪,畢竟這次的事情還得依靠著這些人處理。

  這些天,他為了奪回被夏陽搶走的會所,可算是花了不少心思,這次更是出了大價錢,專門請來了這些道上的大人物們。

  他必須讓夏陽那個家伙知道他的厲害,想跟他斗,門都沒有!

  “力哥,你的本事我早就聽說過了,可是那夏陽也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人,這次的事情,你們可以想個周全的對策才行啊。”老丁與夏陽交過手,知道夏陽的手段,所以他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

  力哥哈哈大笑起來:“對于你來說不好對付的人,對于我來說不過就如同是螞蟻一樣,我隨便動動手指就能捏死他。”

  老丁心里一陣陣火涌上來,不過他臉上還是狡猾的笑著:“那好,這次的事情就交給力哥了,我就等著力哥帶來好消息吧。”

  “你就等著收回會所就是了,不過,我還有用得著你的地方,到時候需要你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力哥陰險的笑了笑。

  老丁聽著這個話有些刺耳,但是想著力哥可以幫他對付夏陽,他也就忍了

  比起力哥,夏陽才是他的對手,老丁不動聲色的笑了笑,諂媚的說道:“那是當然,有什么需要力哥盡管說,只要能幫我除掉夏陽和梅花,我肯定全力配合。”

  “你就等著我的消息吧。”力哥大笑著端起酒杯,兩個人陰險的笑了起來。

  梅花會所。

  梅花正在辦公室核算這個月的營業額,突然一個男酒保直接沖進了辦公室,梅花不悅的皺起眉頭,剛準備訓導酒保,卻聽見酒保已經先開口了。

  “梅姐,不好了,會所出事了。”

  梅花也是見過風雨的人,她合上自己桌上的文件,冷靜的問道:“出了什么事?”

  男酒保著急的說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來會所里消費的人,都上吐下泄的,現在整個會所都亂成一團了。”

  “什么?”梅花站起身來,神情一驚。

  會所里出現打架的事,喝醉酒扯皮的人,包括被人故意找茬的事情都有,卻是第一次聽說有這種事情。

  梅花繼續問道:“有多少人這樣?”

  “只要是喝了酒的人都這樣。”酒保也是一臉的著急。

  梅花對著酒保點了點頭,快步朝外面走去,她一邊走一邊問道:“是不是調酒的時候酒精對濃了,讓大家喝的有些不適應?”

  雖然她也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小,每個人的酒量有大有小,如果說少些人因為喝多了出現這種情況也是有,但是所有消費過的人都這樣,還是第一次見。

  “不可能,今天的品種我調過很多次了,就算酒精度高,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酒保堅定的說道。

  兩人已經來到了大廳,在大廳的沙發上,已經坐滿了人,還有一些人趴在旁邊的垃圾桶旁吐,不時有人朝著廁所跑去,有些人甚至因為搶廁所開始鬧起來。

  一些客人已經開始大吵:“這酒里是有毒啊,這是想害死人啊。”

  有些人看見梅花走出來,趕緊朝著她圍了過去:“梅老板,不帶這么整人的啊,你這是想害死我們啊。”

  梅花趕緊解釋道:“大家先不在著急,我們內部已經開始調查了,現在最主要的是各位的身體。”

  梅花對著下面的人,低聲說道:“趕緊找救護車來,把這些不舒服的客人趕緊送去醫院。”

  一些有身份的常客指著梅花,說道:“梅花,你這是想害我們吧,如果我們在這里的事情曝光出來,那以后我們的未來豈不是完了?”<="4();</><=""><="5();</>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