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806章 求救

第806章 求救

書迷正在閱讀:
李麗麗撇了慕容晴一眼,指著李家棟低吼道:“你又在欺負人家了,你在這樣我就告訴爸爸了。”

  公孫木不解的看著李麗麗問道:“你是誰?瞎管什么閑事呢。”

  李家棟趕緊拉了公孫木一下,示意他別說話。

  李麗麗雙手抱胸,冷哼一聲回道:“你又是誰?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東西,趕緊給我滾,別把李家棟給帶壞了。”

  公孫木見這個女人語氣不少,不由生氣的說道:“哎,你個小丫頭片子膽子不小啊。”

  李家棟一腳踹在公孫木的屁股上,小聲說道:“你說誰呢。她是我妹妹”

  雖然李家棟也不怎么喜歡她這個刁蠻任性的妹妹,可是他爸爸喜歡啊,所以李家棟平常在怎么見不得這個妹妹,在表面上也不敢對她太過分了,不然這個死丫頭就會跑到他爸爸面前去告狀。

  公孫木一聽這話趕緊露出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哦,原來是李家小姐啊,剛剛是我冒犯了,李小姐不要見怪才是。”

  這個李麗麗在他們這個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刁蠻,一般的人都不敢惹她呢,她對付人的手段跟她這張漂亮的小臉可是一點也不符合的。

  李麗麗不屑的撇了他一眼,直接無視他的存在。

  公孫木趕緊躲到了李家棟的背后,這個小姑奶奶還是少惹為好。

  李家棟走到李麗麗跟前,小聲說道:“小妹你趕緊回家吧,大哥我還有事呢。”

  李麗麗收回自己被李家棟拉著的胳膊,不悅的說道:“你能有什么正事,是想著急做些見不得人的事吧。”

  李麗麗撇了一眼坐在沙發上慕容晴一眼,看來慕容晴真是嚇壞了,只見她緊緊的拉著自己的衣服,好像還沒有回過來神來的。

  李麗麗知道自己的這個哥哥不是什么好貨色,就知道做些下流無恥的事情,平常圍在他身邊的那些女人們她也是見識過的,不過從慕容晴的衣服來看,這個人應該是個醫生,而且從她的神態可以看出來,她與平日里李家棟身邊的那些女人不同。

  李家棟將李麗麗拉到另一邊小聲說道:“小妹你說的這是什么話呢,我哪會做什么壞事啊,你今天怎么會來這里啊。”

  李麗麗冷哼一聲:“我才不想來你這里呢,是老爸叫我來把這個給你的。”李麗麗從包里取出一個文件檔丟到李家棟的懷里。

  李家棟將文件遞給了手下的人,趕緊說道:“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你趕緊回去吧。”

  “這么急著催我走,你到底想干嘛呢。”李麗麗瞪了李家棟一眼。

  李家棟趕緊陪笑道:“沒有啊,我怎么會催你走呢。”李家棟干笑了兩聲對著一旁的公孫木使了一個眼色。

  公孫木心領神會的坐到了慕容晴的身邊在她耳邊小聲說了幾句什么,只見慕容晴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更加蒼白了,眼神里露出恨恨的恨意。

  李麗麗看出慕容晴眼神的變化,本來她也不是個喜歡多管閑事的人,只是看著慕容晴好歹也是個人民醫生,所以這件事情她打算插上一手。

  李麗麗看似悠閑的走到慕容晴的身邊,裝作無所謂的問道:“你是醫生?”

  慕容晴像是抓到一個救命草似的,趕緊點點頭正想求救的時候卻被旁邊的公孫木按住了她的腰織。

  公孫木小聲說道:“慕容醫生的事情還沒辦完呢。”

  慕容晴恨恨的瞪著公孫木,只差咬牙切齒了。

  李麗麗繼續問道:“你一個醫生跑來這里做什么?沒事的話趕緊走吧,我哥還有事忙呢。”

  李家棟趕緊走過來一把按住慕容晴,然后示意公孫木將慕容晴控制住,他拉著李麗麗走到另一邊。

  慕容晴見這個女孩子不像是個壞人,她剛想叫她,卻被公孫木一把捂住了嘴巴,公孫木小聲在她旁邊說道:“我剛剛警告你的你忘記了?你真的不怕我和李家棟把夏陽干掉?”

  慕容晴趕緊搖搖頭,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你只要乖乖聽話,我們就會對夏陽網開一面,否則憑著我和李家棟聯手,夏陽肯定活不過明天!”公孫木惡狠狠的低吼道。

  慕容晴嚇得趕緊搖頭,一副驚恐的神情。

  李麗麗推了李家棟一把,示意他別碰自己,李家棟到也不和她見外,仍是笑著說道:“你趕緊回去吧,別在這里瞎管我的事了。”

  “我可沒想管你的事,就你那些壞事,我才懶得管呢。”李麗麗一臉的不屑,她轉過頭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慕容晴一眼,繼續說道:“李家棟你又想做壞事了對吧,你就不能少做點惡事,你就不怕自己遭報應啊。”

  李家棟反駁道:“我能做什么惡事?比起你對付男人的手段,我算哪門的惡事啊。”

  李麗麗氣沖沖的吼道:“你少胡說!是那些男人先對不起我才會遭到報應的!”

  “是,是,別人都會遭報應,就你這個大小姐是個好人,行了吧,你趕緊走,別管我遭不遭報應!”李家棟有些不耐煩了。

  李麗麗這下更是來氣了,她徑直走到慕容晴跟前,沒好氣的說道:“既然這里沒有你什么事了,你趕緊回去吧,正好我也要走了,我帶你一程。”

  慕容晴見李麗麗主動要帶自己走,趕緊想要站起身來。

  “哪能啊,我還要慕容醫生幫我檢查身體呢,預約了好久的,這個慕容醫生很難請的。”李家棟直接插到慕容晴和李麗麗的中間。

  公孫木趁機將慕容晴的雙手牽制住,并且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嚇得慕容晴又不知所措了。

  她到不是害怕自己怎么樣,現在她反而害怕這兩個人聯手起來對夏陽下毒手,如果不按照他們的要求做,到時候夏陽真的會遇到危險。

  慕容晴原本想要跟李麗麗求救,此時卻只能隱忍著心里的痛苦。

  李麗麗推開眼前的李家棟,不滿的說道:“你干嘛呢,我和這位醫生說話呢,你不會是囚禁人家了吧。”

  李家棟趕緊辯解道:“怎么可呢,憑著我李家棟的身份,還用得著囚禁女人嘛,都是女人自主放上門的好不好。”

  公孫木趕緊附和道:“那是,那是。”

  李麗麗瞪了公孫木一眼,意思是說,滾一邊去有你什么事兒。

  公孫木趕緊別過頭去,生怕招惹上了這個小鬼。

  慕容晴此時低下頭眼中露出絕望的神色,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流了下來。

  李麗麗上前繼續問道:“你沒事吧,是不是這兩人強迫你做了你不愿意做的事,你告訴我,我去給你報警。”

  李家棟嚇了一跳,他趕緊拉過李麗麗,討好道:“哎喲小妹你可別開玩笑啊。”

  李麗麗得意的笑了笑,說:“看來你還知道怕呢,你到底對人家怎么樣了。”

  李家東拍了拍手,笑道:“沒有啊,她是來幫我檢查身體,對吧。”

  李家棟沖著慕容晴使了一個眼色,眼神之中帶著威脅。

  慕容晴看著李麗麗卻不知道該如何求救,她真的害怕這些人對夏陽不利,她咬了咬牙,輕輕搖了搖頭。

  “你這人怎么扭扭捏捏的,我都說了他們要是強迫你了,你跟我說啊。”李麗麗有些不高興了。

  慕容晴還是搖了搖頭。

  李麗麗沒好氣的聳了聳肩,不滿的說道:“既然你自己要自甘墮落,那我也沒辦法了。”

  李家棟見李麗麗趕緊上前拉著她向外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我都說了讓你別多管閑事了。”

  李麗麗本來想幫慕容晴一把,誰知道她到好,還不領自己的情,既然她自己選擇的,那自己也沒必要在繼續下去了。

  公孫木見李麗麗被李家棟忽悠出去了,這下才松了一口氣,他看著慕容晴奸笑著說道:“他娘的,差點又讓你這個到手的鴨子飛了。”

  慕容晴低下頭在公孫木的胳膊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疼得公孫木一下子大叫著跳了起來。

  李家棟趕緊從外面跑了進來,推了公孫木一把:“找死啊你,剛把那個死丫頭騙走,你又想把她招回來啊。”

  公孫木委屈的說道:“這個死娘門咬我,哎喲,疼死我了。”

  李家棟鄙視的掃了他一眼,沒好氣說道:“難怪會被夏陽揍成這樣,看你那慫樣。”

  慕容晴趕緊站起身來準備向外跑去,李家棟一把抱住她,惡狠狠的說道“還想逃?都跳進老子的鍋里來了,你跑不掉了。”

  慕容晴哭喊著說道:“你放了我,放開我。”

  “放開你?能得到你這么標致的美人可是好不容易呢,我怎么舍得呢。”李家棟的露出陰笑。

  李家棟一把抱起慕容晴朝著二樓走去,一旁的公孫木趕緊跟了上去:“哎,哎,李少你這是搞么呢。”

  “找個安靜的地方,免得別人壞了老子的好事。”李家棟陰聲說道。

  公孫木猥瑣的附和道:“對,對。哈哈。”

  二人剛將慕容晴丟進了臥室,卻聽見下面又有人喊道:“少爺,老爺的電話。”

  李家棟氣沖沖的跑出來喝道:“他媽的非要在這個時候吵我嗎?”

  手下弱弱的回道:“是老爺。”

  “肯定那個死丫頭又在老爺子面前胡說什么了。”李家棟一臉的怒氣。

  此時的慕容晴被李家棟重重的甩在了床上,還沒有回過神來,一旁的公孫木看著她,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李家棟順手將公孫木擰出來:“老子還沒嘗呢,你給我在外面等著。”

  公孫木不死心的說道:“唉喲,咱兩兄弟誰先誰后不都一樣嘛。”

  李家棟說了一句閉嘴,就直接下樓去接電話去了。

  公孫木心里已經癢的不行了,可是又怕李家棟真的跟自己翻臉,也只好聽話的守在門口中。

  房間里只剩下慕容晴一個人,她痛苦的從床上坐了起來,揉了揉自己混沉沉的腦袋,突然她看見房間里的床頭上放著一部電話。

  她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趕緊沖上去抓起電話,由于太過緊張了,她的手竟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她試了幾次才將電話抓起來。

  她撥通了那個已經在自己心里熟記的電話,電話里傳出來等待的聲音讓慕容晴緊張的連呼吸都忘記了。

  “接啊,接啊。”慕容晴在心里默念著。

  突然電話里傳來了夏陽那熟悉的聲音:“你好。”

  “夏陽,救我!”慕容晴激動的大喊道。

  “你在哪兒?”夏陽那邊一下子緊張起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