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798章 嚇傻了

第798章 嚇傻了

書迷正在閱讀:
“不會的,你小姨在社會上打拼了那么多年了,見過不少世面的,哪兒能說失蹤就失蹤的,肯定是遇見什么事情了,我估計會不會是得罪什么人,被抓起來了?”夏陽推測一番。(..)

  柳莎莎想了想,說道:“我也不知道,可是現在一點消息都沒有,萬一有什么三長兩短的,我可怎么辦。”

  “我記得上次不是說好了嗎,她說去旅游,以后不**不瞎混了,怎么突然不見了。”夏陽疑惑道。

  “什么呀,她去玩了兩天,就舊病復發,又去**,還跟我要過幾次錢呢,而且她欠了很多賬,我還了一次又一次,真是受夠了。”柳莎莎說道。

  夏陽嘆口氣,說道:“哎,沒辦法,攤上這種事誰都不好過,你先冷靜點,你看看你瘦了,先吃點東西補補身子。”

  “我沒有胃口,不想吃呢。”柳莎莎說道。

  “瞧你說的,我這東西你保證喜歡吃,再說你都這樣了,會不漂亮的。”夏陽把水果遞給了她。

  柳莎莎看了看,聞著香味,很快就有了食欲了,開始吃了起來。

  夏陽覺得欣慰多了,讓她慢點吃,還給她拿了一些玉石空間的水,她喝過之后,氣色好多了。

  柳莎莎也覺得舒服點了,夏陽說道:“你去收拾一下自己,我先打電話,你把你小姨的照片給我用一下,我幫你找人去找。”

  “有用嗎?給。”柳莎莎連忙給了照片。

  夏陽用手機保存,然后打了個電話,催促那邊快點,要不惜代價的去找人。

  柳莎莎去房間化妝,然后簡單的打扮了一下,出來后就光彩照人了,還是那么的美,就是臉色不是特別的紅潤,也算是很好了。

  夏陽點點頭,說道:“你瞧瞧,人精神多了,你在屋里呆了有好幾天了吧,我帶你去個地方,你散散心。”

  “去哪兒呀,這里沒什么好去的地方,到處都是房子,沒意思。”柳莎莎說道。

  “那你先閉上眼睛。”夏陽說著抱著她,一閃念就進了玉石空間去了。

  柳莎莎睜眼一看,到處鳥語花香的,透著清新和美好的空氣,她深吸一口氣,覺得心情暢快了不少。

  “怎么樣,這里好不好?”夏陽問道。

  “嗯,好美呢,這是哪兒呀?”柳莎莎問道。

  夏陽笑而不語,說道:“你喜歡,以后經常帶你來就是了,這里是我的私人地方,我隨時可以進來。”

  柳莎莎如同在夢里似的,她雖然疑惑,但是眼前的美景讓她心曠神怡的。

  “夏陽,謝謝你,我最需要的時候你出現,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謝你。”柳莎莎說道。

  “沒事,我應該做的。”夏陽說道。

  柳莎莎笑了笑,說道:“那你找我,肯定有事吧,是不是搞宣傳的事情?”

  “現在不提,等你的事解決了之后再說吧。”夏陽說道。

  “好呀,那我等著噢,你有什么好辦法嗎?”柳莎莎問道。

  “等會兒就知道了,我們去走走。”夏陽說著牽著她的手。

  柳莎莎俏臉微微紅潤起來,說道:“夏陽,要不然,我們先去幫你做宣傳吧,我怪不好意思的,總是麻煩你。我也想為你做點什么。”

  “都說了,不要提了。”夏陽聳聳肩。

  柳莎莎很感動,依偎在他肩膀上,看著天空里的玉石,很美很燦爛。

  過了一會兒,夏陽的電話響了,是小耗子打過來的,說道:“陽哥,你安排的事情,我們查過了,兄弟們說有一個疑似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要不然你來瞧瞧?”

  “好,你稍等片刻,我們馬上過來。”夏陽說完,就帶著柳莎莎出去了。

  柳莎莎倒是很吃驚,問道:“這么快就有消息了嗎?”

  “是的,我那兄弟辦事一向很快的,專業做這行的。”夏陽笑了笑。

  兩人坐車去和小耗子碰面了,小耗子看見柳莎莎,眼前一亮,說道:“陽哥,這不是那個名模嗎,叫什么來著?”

  “我叫柳莎莎,你好。”柳莎莎莞爾一笑,禮貌的點點頭。

  小耗子連忙拉著夏陽,壓低聲音說道:“陽哥你也太**了吧,這女人你怎么泡到的,你不怕貓姐罵你?”

  “別瞎說,這是我們公司做宣傳的模特,要找的人是她的小姨。”夏陽說道。

  “好吧,當我沒看見,你是真有本事啊,佩服。”小耗子嘿嘿一笑。

  夏陽問道:“說正經事吧,你們找的疑似的人在哪里?”

  “就在那里,一個家伙開的**,我的哥們說在那里好像見到過這個女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小耗子指了指。

  夏陽看了看,說道:“好吧,我去問問看,麻煩你了,這點小意思,你請兄弟們喝茶。”

  “你又來這套,這就沒意思了吧,我是那種人嗎,你多給點唄。”小耗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夏陽正要多拿點呢,小耗子退回去,說道:“行了陽哥開個玩笑,我打聽過了,這人不太好惹,據說背景比較硬,你還是小心點為好,要不我多叫一點兄弟,來撐一下場面?”

  “算了,何必呢,我能對付的,你先去忙吧,謝啦。”夏陽拍了拍他的肩膀。“好的我走了,有事電話,你這妞兒正點。”小耗子看了看柳莎莎,開車走了。

  柳莎莎有點臉紅,說道:“你這朋友是做什么的呀,靠譜嗎?”

  “當然,他以前是個小偷。”夏陽好笑道,柳莎莎聽了直皺眉。

  夏陽就直接帶著她去那個**了。

  **夏陽可不陌生,也進過不少次了,但是不太愛玩,里面烏煙瘴氣的,那些人都賭紅眼,在里面大喊大叫的。

  不少看場子的漢子,看見生人進來,過來攔住了,一人說道:“做什么的呢,知道規矩不?”

  “來找你們這里的管事的老板,麻煩叫一下。”夏陽說道。

  “臥槽,你算老幾啊,說叫就叫?”那人怒吼道。

  “我可是沒有什么惡意的,你別誤會。”夏陽盡量客氣點,他知道這些人都是魯莽的漢子,沒什么好言語。

  那漢子一伸手,說道:“那邊請,來玩可以,想見老板滾蛋。”

  “是嗎?那我今天還非要見不可了,怎么著吧。”夏陽說著干脆坐下來。

  幾個漢子很惱火,過來圍住了夏陽,柳莎莎嚇著了,躲在夏陽后面。

  “給你一次重新考慮的機會,走還是滾蛋?”一個漢子殺氣騰騰的問道。

  “我在這里,你們倒下,一分鐘。”夏陽勾了勾手指。

  幾個漢子哪兒忍得住,都是有血性的,上去就開干,幾個回合下來,夏陽坐著都沒怎么動,他們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嚎叫了起來。

  夏陽踩住了一個人,說道:“快點去叫你們老板,要不然你們這里今天要關門了。”

  “我草你老媽啊,放開,疼死了。”那人慘叫著。

  夏陽提起來,直接扔了很遠,一個桌子被撞散架了,不少人都開始議論紛紛的,現場很快就亂套了。

  “誰***活膩了,在這里鬧事?”這時候出來一個穿西服的男人,梳著背頭,手上戴著金鉆戒,牛逼哄哄的走過來了,身后跟著更多的漢子。

  夏陽瞥了一眼,說道:“你是這里管事的吧,你應該教一下你的屬下,懂一點禮貌,好好的說人話。”

  “臥槽,你他媽誰啊。”西服男怒吼道。

  “我叫夏陽,來這里打聽個事,沒有別的意思,別沖動。”夏陽不慌不忙的說道。

  “你是來送死的吧,可知道這里是誰的地盤不?”西服男惡狠狠的問道。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唯一要知道的是,我來這里找一個人,這是她的照片。”夏陽把手機拿出來了。

  西服男很別客氣,看也不看,說道:“那你是想作死了,送他去醫院。”

  一個人首當其沖的撲過去,夏陽一巴掌給打飛了,也沒有等其他人緩過神來,他已經一個疾步竄過去,揪住了那西服男,直接舉起來了。

  “都別隨便動,讓他們讓開,我不想浪費時間。”夏陽渾身散發著殺氣。

  大家都驚呆了,連忙后退,小心翼翼的,西服男已經徹底害怕了,他喘不過來氣了,說道:“你,你們都讓開。”

  人群讓開了,夏陽把西服男的腦袋摁在墻上,說道:“你睜眼好好看看,這人你見過沒有?”

  西服男現在很后悔,剛才怎么不好好看看呢,他仔細看了看,臉色微微一變,說道:“好像見過吧,我也不是很清楚,有點印象,但是很模糊。”

  “那就是有了?人在哪兒,出了什么事情,快點交代。”夏陽質問道。

  西服男努力的回憶,說道:“好像被關起來了吧,她應該是欠了賭債,但是人不在我們這里,是老板關起來的,你得去找老板。”

  “是嗎,老板在哪兒,快點說。”夏陽說道。

  “我,我可以帶你去,但是你先別沖動,冷靜點啊。”西服男在發抖。

  夏陽松開他,說道:“耍花招,就跟這桌子一樣,沒救了。”

  話音剛落,桌子四分五裂了,都沒人看見夏陽怎么出手的,全場都安靜了。

  西服男臉色蒼白,連忙在前面帶路,老實巴交的不敢吱聲。

  夏陽帶著柳莎莎出去,牽著她的手,隨著西服男上了一輛車,西服男讓人開車,他好半天才說道:“哥們,你是混哪兒的,不打不相識,我們做這行的就這樣,不知道這女人跟你有關系,哪兒得罪了,還請見諒。”

  “哪兒也不混,我是個農民,種地的。”夏陽不緊不慢的說道。

  西服男臉色很難看,說道:“你這不是開玩笑嗎,我是很有誠意的。”

  “有誠意,就好好帶路,別屁話。”夏陽說道。

  西服男不做聲了,連忙讓人開快點。

  等車子來到了一棟樓,西服男下去了,給夏陽開門,指著里面說道:“人應該在這里,我去給你問問看。”

  夏陽點點頭,他已經發覺西服男嘴角詭異的笑容了,而且西服男跑的飛快,進去報信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