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785章 欣慰

第785章 欣慰

書迷正在閱讀:
野貓發現夏陽的眼神不大對勁,不由皺眉,白了他一眼,說道:“你看什么看呢,又不是沒看過,好看嗎?”

  “好看,特別的美,不過你這傷,需要治療一下。”夏陽目不轉睛的說道。

  野貓撇撇嘴,說道:“好呀,那你進來幫我。”

  夏陽點點頭,關上了門,看了看野貓的背上,此刻她上面很單薄,只有一件罩衣,他接過了藥,輕輕的涂抹了起來。

  野貓咬著嘴唇,臉頰漸漸的紅潤了起來,看著她那迷人的曲線,夏陽有點心猿意馬了,開始想入非非的,尤其是她爬在那里,那翹**特別的明顯,這在刺激著他的視覺,沖擊著他的敏感神經,他有一種控制不住的沖動,不由手用力了一些。

  野貓似乎感覺到了,輕哼一聲說道:“你做什么呀,亂來,不會對我有什么想法吧?”

  夏陽嘿嘿一笑,說道:“是呀,有點。”

  野貓扭頭看著夏陽,說道:“你就這點出息呢,這么經不起**,以后怎么成就大事?”

  夏陽愣了愣,有點哭笑不得,說道:“不是吧,這和有沒有出息有什么關系呢?”

  野貓笑道:“那當然有了,你也不想想看,一個男人如果連女人這一關都過不了,那以后還能夠做什么事呢。”

  夏陽可不想跟她討論這么深奧的問題,反正他現在互相有點急促了,有點自扛不住了,心想這野性的女人,分明是在挑逗自己吧。

  “現在好些了嗎?”夏陽給她擦好了藥,停了下來。

  野貓卻搖搖頭,說道:“還有地方沒有呢,你不想知道是哪里嗎?”

  夏陽有點吃驚,說道:“哪里?”

  “你猜呢?”野貓咬著嘴唇,拋過去一個媚眼,顯得十分的嫵媚妖嬈。

  夏陽有點把控不住了,看了看,說道:“我可不會猜,你自己擦藥吧,我還有點事,要走了呢。”

  野貓卻拉著夏陽,說道:“怎么,你不會是不好意思了吧?”

  “我怎么會不好意思呢,問題是你什么意思?”夏陽說道。

  野貓玩味的看了看他,伸腳碰了碰他,說道:“你是不是不敢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是覺得我們之間好像比以前陌生了,尤其是在這方面。”夏陽可是清楚的記得,他和野貓之間曾經的歡愛,那是很讓他回味的。

  “是嗎,那要不然我們現在?”野貓挑逗的看著他。

  夏陽覺得她在開玩笑,準備走,可是野貓半躺著,朝他勾了勾手指,夏陽簡直有種被撩撥的感覺,只覺得一陣血液沸騰的,口干舌燥了起來。

  “你個小妖精,別這樣,小心我真吃了你。”夏陽笑了笑。

  野貓就摟住了他的脖子,朝他耳邊吹氣,聲音帶著**力,說道:“那你來呀,我才不怕呢。”

  看見她那樣,夏陽覺得自己再不有所行動,簡直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他立刻摟著她狂吻了起來,野貓原本不過是想逗逗他的,但是很快她有點掙脫不了,漸漸的露出嫵媚的表情,眸子里也秋水盈盈的,好像動情了。

  趁著這個機會,夏陽毫不客氣的開始和她翻云覆雨了。野貓是個很放的開的女人,兩人一番歡愛,狂野而激情,房間里響著各種**的聲音。

  野貓在夏陽身上又是咬又是掐的,好像要把他給撕碎了,而夏陽也覺得自己快要被她給融化了,這一番糾纏不清,很快就漸入佳境了。

  不過就在兩個人如火如荼的時候,外面居然響起了敲門聲,夏陽有點不知所措了。

  野貓從他懷里探出頭來,問道:“誰呀,我忙著呢。”

  “貓姐,外面有人找啊,是個很漂亮的美女。”是小耗子的聲音。

  “哪個美女有我漂亮的,讓她等會兒,我馬上來。”野貓有點掃興的樣子,打算和夏陽繼續。

  不過夏陽這時候很快想到了女警若霜,這才記起來和她約好了,他看著野貓那性感的樣子,雖然意猶未盡,但是還是起身,快速的整理衣服。

  “干嘛呢,聽見有美女來了,就想去看看呀?”野貓沒好氣的說道。

  夏陽笑了笑,說道:“不是,約好的,是警察來了,要把李家棟帶走。”

  “哎,真是的,掃興。”野貓撇撇嘴,點了煙抽起來。

  夏陽撓撓頭,覺得有點尷尬,不過他沒說什么,準備打開門,可是野貓居然在那里不動,也不知道遮住自己。

  “你這樣被外面的人看見了怎么辦?”夏陽過去打算給她蓋上。

  野貓突然又摟著他,挑逗的笑道:“有什么好怕的,這個世界上不要在乎那些,只要自己喜歡快樂就好,你說呢?”

  夏陽覺得她太狂野了,不過現在可不是和她打情罵俏的時候,笑了笑說道:“得了吧,你還是消停點啊,我先走了。”

  “想我的時候,記得來找我,我等你。”野貓給他一個飛吻,笑容滿面,語氣是意味深長的。

  夏陽點點頭,他還真想馬上辦完事就來找她呢,這個女人是很有味道的。

  出去后,果然看見若霜在那里等著了,她看見夏陽,微微皺眉,說道:“人呢,在哪兒,你怎么現在才出來,忙什么呢?”夏陽自然不會說自己在跟野貓做什么了,只是笑道:“讓你久等了不好意思,我們現在就帶李家棟走嗎?”

  “當然,你跟我回局子里去備案,順便搞一個筆錄,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說看。”若霜起身,很麻利的走過去。

  李家棟看見若霜一身警方的時候,徹底的蔫了,哭喪著臉說道:“沒想到來的這么快,就不能給我個機會嗎?”

  若霜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就省省心吧,別胡說八道了,留著精力等待法律的審判吧。”

  “真是太絕情了,我怎么那么倒霉。”李家棟懊惱的說道。

  若霜可不管那么多,推著他就走,夏陽跟小耗子打了招呼,隨著若霜一塊上車去。

  路上若霜突然問道:“夏陽你剛才做什么了,怎么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

  “有嗎,我怎么不知道?”夏陽有點心虛。

  “想騙過我呢,我是做什么的你不知道?”若霜白了一眼。

  “剛才有個美女,我們在聊天,有機會介紹給你認識。”夏陽說道。

  “你女朋友?”若霜問道。

  “一定要是女朋友嗎,你干嘛這樣問?”夏陽說道。

  “隨口問問而已,你在想什么?”若霜沒好氣的說道。

  夏陽嘿嘿一笑,說道:“一般人問別人有沒有男女朋友的時候,就只有幾種解釋。”

  “打住,別跟我來這套,我對你可不感興趣,德行。”若霜打斷了他的話。

  李家棟在旁邊聽著,表情很難看,說道:“你們倆可以顧及一下我的感受嗎,我現在可是要去坐牢了啊,你們居然還有心思打情罵俏的?”

  “什么打情罵俏的,你胡說八道什么?”若霜氣呼呼的吼道。

  李家棟愣了愣,說道:“我看的出來啊,你們別不好意思。”

  “你給我閉嘴,老實點。”若霜突然猛的擰了一下方向盤,李家棟的頭撞在車上,疼的他齜牙咧嘴的,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夏陽暗暗好笑,這個女人可是真的惹不得的。

  等回到了局子里,夏陽按照若霜所說的,做了記錄,然后說道:“好了,案子就交給你來辦理了,我要回去了。”

  “誰說你現在就可以回去的,我讓你走了嗎?”若霜說道。

  “我說,你這人很奇怪,本來我說送李家棟來這里,你偏偏說你要去接,你這不是多此一舉嗎?”夏陽說道。

  若霜冷哼道:“才不是呢,我是不放心,擔心你們在路上出事,這人好不容易抓到了,怎么可以隨便放過呢。”

  夏陽有點懊惱,說道:“你也真是認真負責啊,那我還在這里做什么呢?”

  “當然是待會兒跟我去繼續調查,萬一有其他的幫手呢,可不能有什么漏網之魚。”若霜說道。

  夏陽想了想,說道:“應該沒有了,他就是主謀,你從他口里就可以找出全部的線索了,到時候直接把他判刑,越重越好。”

  若霜白了一眼,說道:“那你也不能急著走,還要找人公布一下,徹底解除你的嫌疑,然后讓你的工地可以正常開工,讓社會輿論不必一直圍著你那個話題,也是給你解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你想的可真是周到,我謝謝你了。”夏陽說道。

  隨后幾天時間,在若霜的幫助下,夏陽的工地總算是可以繼續開工了。

  這對于夏陽來說,是很不容易的,他找來了美女建筑商韓玉倩,在她的幫助下,工地也是進行的很火熱。

  夏陽為此覺得很是欣慰,這段時間算是沒白忙活了,雖然耽誤了幾天時間,但是李家棟那里也給了賠償,他還是覺得值得的。

  不過夏陽總覺得事情不是那么的簡單,李家棟怎么說家大業大,有錢有勢,他隱約擔心,不會那么風平浪靜的。

  所以夏陽就一直提防著,李家棟會不會找人報復自己。

  沒想到的是幾天時間過了,還是風平浪靜的,夏陽越發的疑惑起來。

  這天夏陽正在廠里做事,沒想到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打電話的是工地的一個負責人,語氣很急切,說道:“夏老板,你快點過來看看吧,我們是沒辦法繼續做事了。”

  夏陽一聽很惱火,說道:“怎么不能做事了,出什么事情了?”

  “你來吧,非得你親自處理吧,我們也沒辦法了。”那人催促道。

  夏陽只好把手頭的工作安排了一下,一路上馬不停蹄的趕過去了,這個工地可是一件大工程,不知道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了。

  等夏陽趕過去之后,就發現門口有一輛車堵在那里,那是一個跑車,因為堵著,所以進出的人根本就不方便,一些運材料的車子也進不去。

  而在跑車邊上,依著一個美女,看氣質很非凡,夏陽定睛一看居然還認識。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