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755章 一場考驗

第755章 一場考驗

書迷正在閱讀:
聽完夏陽這話,李小莎就愣住了,咬著嘴唇有點不知所措的,委屈的說道:“夏老板為什么呀,我做錯什么了,你要開除我?”

  “沒有做錯什么,目前這個職位不需要人了,不好意思啊。”夏陽不動聲色的說道。

  李小莎有點為難,說道:“夏老板,請給我一個理由,要不然我真的不甘心,我很想為你們企業做事,我一直都認認真真的,而且我本來剛來沒多久,你可以再繼續給我機會的。”

  夏陽搖搖頭,很絕情的說道:“不好意思,只怕沒有這個可能了,你走吧,我會馬上讓財務室給你結算工資的。”

  李小莎遲疑了一下,眼淚都快出來了,說道:“夏老板,我真的很想留在你們這里,就不能寬容一次嗎?”

  夏陽問道:“那你給我一個理由,我要真的理由,而不是虛假的,官方的話,至于煽情的和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是不愛聽的。”

  “我覺得你們陽光農產品企業公司待遇好,而且福利也很好,主要的是有前途,對待員工就好像家人那樣,尤其是你這位老板,和藹可親,深得員工的愛戴,我覺得我去別的地方根本找不到主要的好企業了。”李小莎振振有詞的說道。

  夏陽搖搖頭,說道:“我剛才說過了,我不想聽這樣的理由,我要你遵從你內心的話。”

  李小莎怔了怔,說道:“夏老板,我說的就是真話呀,你還想聽什么?”

  “完了嗎,就這些?這就是你舍不得走的理由嗎?”夏陽問道。

  “你,你還想聽什么?”李小莎不解道。

  夏陽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說道:“比如某些人的關系,讓你愿意留下來的?”

  “你,你說的是二牛哥嗎?”李小莎問道。<="cad"><>

  夏陽笑了笑,說道:“你怎么扯到二牛那里去了?”

  “就是二牛哥嘛,我承認了還不行嗎,我和他一起工作的時候,的確很開心,他人很有趣,或許,或許我不該這樣說。”李小莎低下頭去了。

  夏陽聳聳肩,說道:“可是你已經說了,不好意思,你真的可以走了,你的表現還不錯,希望你找個更好的工作。”

  李小莎終究還是轉身離開了,她打開門出去了,看見了二牛在那里焦急的等,她的心情變得低落。

  二牛連忙過來問道:“咋樣了莎兒,陽哥他說啥了?”

  “沒什么,我可能不能在這里了,二牛哥,我要走了。”李小莎說道。

  二牛一愣,連忙拉著她的手,說道:“為什么走,誰讓你走的,不是做的好好的嗎,你不是答應過我的嗎?”

  “我,我家里有點事情,我自己不做了,二牛哥你保重。”李小莎沒有說夏陽開除了她的事。

  二牛哪兒肯答應,拉著她,說道:“你不能走,是不是嫌工資少了,你跟俺來,去找陽哥,我們聊聊。”

  李小莎不肯,二牛卻使勁的拉著她進去了,他們所說的話,夏陽早聽見了,他可是有著超強的聽力的人。

  “什么事啊二牛?”夏陽說道。

  二牛焦急的說道:“陽哥,你怎么可以不挽留莎兒呢,她居然要走,俺覺得你應該給她加工資,留住她。”

  夏陽聳聳肩說道:“是我開除她的,我為什么要留她?”

  二牛一聽更焦急了,說道:“陽哥,你什么意思啊,你為什么開除她?”

  “我覺得她在這里不合適,就這樣。<="cad"><>”夏陽說道。

  二牛想了想,說道:“陽哥,你說真的還是假的?”

  夏陽點點頭,二牛生氣的說道:“好吧,如果莎兒走的話,那俺也回村里去了,對不起了陽哥。”

  李小莎愣住了,睜大了眼睛,說道:“二牛哥你別這樣,不能。”

  “沒事,反正俺一個人啥也不會,你走了俺沒意思。”二牛甕聲甕氣的說道。

  夏陽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二牛,你可想好了,當真要走?”

  “是啊陽哥,反正俺就這個條件,莎兒能夠留下來,俺就留下來,要走一起走。”二牛有些倔強的說道。

  夏陽點點頭,說道:“好吧,那你們走吧,請便。”

  二牛好像不認識夏陽似的,說道:“陽哥,你變了。”

  “是變了,那你到底走不走?”夏陽說道。

  二牛想說什么,但是沒說出口,他拉著李小莎,氣呼呼的朝外面走了。

  這時候廠長過來了,看見這情況,連忙說道:“夏老板,這是怎么回事啊?這是鬧哪樣?”

  夏陽示意廠長把門關上,如此這般的說了一番,廠長恍然大悟,立刻打電話了。

  話說二牛和李小莎來到了外面,李小莎就哭了,拉著二牛的手說道:“二牛哥,你怎么可以這樣呢,你為了我嗎?你何必呢,夏老板可是你兄弟呢。”

  “什么兄弟啊,他根本不近人情了,再說了,這是他的廠子,他要我去哪兒俺就去哪兒,俺在村里做的好好的,這里又不習慣,何必呢是吧,可能陽哥有他自己的考慮吧。<="cad"><>”二牛無奈的說道。

  “那你是不是生氣了,你覺得夏老板做的不對嗎,他是老板,不會亂來的。”李小莎說道。

  二牛想了想說道:“俺不怪他,反正俺就是這樣想的,你去哪兒,俺就去哪兒。”

  李小莎直接撲在二牛的懷里了,說道:“二牛哥,你真好。”

  “好什么啊,算了莎兒,我們走,我送你回去,你不說你家里有事嗎?”二牛說道。

  李小莎辛酸難忍,她突然踮起腳尖吻了二牛一下,說道:“二牛哥,我走了,我自己可以的,你保重。”

  二牛就愣住了,他摸摸嘴巴,有點發呆,等李小莎走遠了,他連忙追過去,把她拉著了,還抱住了她。

  這時候保安居然連門都不開了,兩個人出不去,二牛急眼了,說道:“你們搞什么鬼啊,把陽哥叫過來,俺跟他談談,太不像話了啊。”

  “牛總啊,別急啊,有話慢慢說。”廠長這時候趕過來了。

  二牛不解道:“還有啥好說的呢,俺又不怪陽哥,他這樣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但是俺也有俺的選擇對不對?”

  “是,沒錯,但是夏老板說了,讓你們倆去一趟他的辦公室,他有話跟你們說,而且李小莎的工資還沒有結算呢。”廠長說道。

  二牛愣了愣,說道:“還說什么呢?不是讓我們走嗎?”

  “我說二牛,你的倔脾氣又犯了?”沒想到夏陽這時候過來了。

  二牛有點意外,說道:“陽哥,你到底想咋整,你來個干脆的。”

  夏陽卻笑了起來,看了看緊緊牽著手的二牛和李小莎,嘆口氣,說道:“二牛你還把不把我當兄弟了,要是當兄弟的話,你就跟我去辦公室,這里說話不方便。”

  “好,去就去,誰說不當你兄弟了。”二牛說著牽著李小莎到夏陽辦公室去了。

  夏陽把門關上,倒了茶水,說道:“二牛啊,今天你知道我為什么會這樣做嗎?”

  “俺不清楚,你肯定是有你的想法吧,不過俺就是那句話,莎兒不能走,要走一起走。”二牛很認真的說道。

  夏陽苦笑了一聲,說道:“哎,看來我剛才考驗你們的感情,都是真的,你們算是過關了。”

  “啥玩意兒,考驗我們感情,陽哥,你怎么這樣呢。”二牛瞪大了眼睛。

  夏陽說道:“是,我承認我做的有點過分了,可能你剛才肯定有想法還覺得委屈,尤其是李小莎,更是莫名其妙,我在這里跟你們說聲抱歉吧,可能方法有點極端了點,但是我是為了你們好。”

  “為我們好,什么意思?”二牛不解道。

  夏陽現在已經知道兩個人的確是產生感情了,要不然剛才也不會那么做了,故意開除李小莎就是看二牛的反應,沒想到二牛那么在乎,而李小莎卻也說出來對二牛的依戀了,看樣子,兩個人的確是分不開了。

  既然事實是如此的,夏陽心想就順其自然吧,就說道:“李小莎,你可知道,二牛是有婦之夫了?你覺得你們倆會有結果嗎?”

  李小莎卻很認真的說道:“夏老板,我早知道呀,怎么了?”

  夏陽倒是很吃驚的,說道:“看來是我多慮了,好吧,李小莎,你現在開始,工資加一倍,希望你好好的輔助二牛,至于二牛,還是負責接待外市客戶的事,希望你們會好好的合作吧。”

  李小莎破涕為笑,連忙說道:“謝謝夏老板,我會的,我一定竭盡全力。”

  “好吧,那你先出去,我跟二牛談談。”夏陽說道。

  李小莎點點頭出去了,二牛嘟囔道:“陽哥,不帶你這么玩的,你這是要干啥呢?”

  “我不是為了你好嗎,誰知道你們會玩火的,你跟李小莎的感情還挺深的。”夏陽說道。

  二牛撓撓頭,說道:“陽哥,俺的確是有點喜歡她了。”

  “那你媳婦那邊咋辦,你想過沒有?”夏陽問道。

  二牛有點無奈,說道:“沒辦法啊,俺正想跟你坦白呢,誰知道你就來這招。”

  夏陽笑了笑,說道:“其實我也沒資格說你什么,畢竟我自己也認識不少女人,唯一的不同是你結婚了,但是說到底,哪個男人不想有幾個女人的,男人的本能啊,我只是想你有好的心態,我們兄弟倆在這個城市里打拼,和以前在村里完全不同的,你明白不?”

  “俺知道的,陽哥,這里的水更深是不是?”二牛說道。

  “對啊,很多事情比想的難,女人是一方面,而事業就要更重要了,我希望你別迷失了好吧?”夏陽語重心長的說道。

  二牛嘿嘿一笑,說道:“陽哥,只要你別跟俺媳婦說,什么都好辦。”

  “我這是在助紂為虐了,真是罪過,你小子是越來越不老實了,去忙吧,希望我們兄弟可以再打拼出一片天來。”夏陽說道。

  二牛立刻跟夏陽握手,拍了拍肩膀,說道:“陽哥,你就瞧好了吧,俺絕不會讓你失望的。”

  夏陽點點頭,這時候廠長進來了,說道:“夏老板,選址的事有結果了。”</="cad"></="cad"></="cad">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