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753章 不知死活

第753章 不知死活

書迷正在閱讀:
林金棟掃視一眼現場,趾高氣揚的笑了起來,說道:“真是稀客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我正想找你們呢,今天居然齊了,太好了。”

  夏陽冷笑道:“林金棟,找你可不容易,要不要請我們喝杯茶?”

  “喝茶,你去吃屎吧,夏陽你個癟犢子玩意兒,就知道多管閑事,上次沒有搞定你,這次你死定了,還有你。”林金棟指著那個工作者。

  那工作者嚇的發抖了,差點就跪了,說道:“林老板,我錯了,我是被逼的,你放過我吧?”

  “放過你?我巴不得你死,那樣就是死無對證了,正想找你小子,你居然來了,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林金棟說完盯著韓玉倩,笑呵呵的說道:“韓大美人,別來無恙吧,是不是急眼了,隨便找了個小白臉就想來沖動一把,我要是你,不如去賣算了,那樣就不愁沒錢了,還包什么工程。”

  韓玉倩氣的咬著嘴唇,瞪大杏眼,憤怒的說道:“林金棟你無恥之徒,今天我是來找你算賬的,你居然做了這樣的齷齪事,馬上給我個說法。”

  “說法?你想報警抓我是吧,很可惜,今天你們來了就別想走了,都給我圍起來。”林金棟一揮手,一大幫人把他們包圍了。

  夏陽皺眉,說道:“我說林金棟,我既然敢來,就不怕你人多,你以為這幾個人能夠攔住我,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主動承認錯誤,然后賠償,爭取寬大處理,免得受苦。”

  林金棟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你很會說笑啊,夏陽你媽的有什么本事,盡管使出來,老子不信你有三頭六臂。”

  “是吧,那行,你們讓開,我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夏陽決定出手了,這種事,他一向是義不容辭的,也是分分鐘就可以擺平的。

  當然,那些不知死活的人根本就沒想那么多,他們只覺得夏陽就算是能打,這么多人,每人吐一口痰就能夠淹死他,哪兒知道他們才過去,就后悔了。<=";<="1();</></>

  又是此起彼伏的慘叫,人群從瘋狂到潰散,接近著是慘不忍睹的場面,一地的傷著,他們爬著,喊叫著,都無濟于事,有人還哭了,扭頭沒命的逃竄了。

  也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夏陽已經掌控了局面,來到了林金棟的跟前。

  林金棟差點把眼珠子掉出來了,他覺得心驚膽戰的,但是他身為一個大老板,怎么著也要硬著頭皮撐住場面了。

  “你,你想做什么?”林金棟支支吾吾的。

  夏陽帥氣的一笑,揉了揉拳頭,說道:“林金棟,現在結局還不明顯嗎,仗勢欺人還有用嗎?我們是不是該談談條件了?”

  林金棟很憤怒,可是他現在雙腿發軟,緊張的說道:“談,談什么條件,你說。”

  夏陽點點頭,說道:“是這樣的,你賠償韓玉倩的損失,那筆工程款,你給她結算了吧。”

  “什么,那怎么可能,我頂多是可以幫她快點貸款,正好我銀行里有一筆貸款到時間了,要是韓玉倩急用,我可以轉給她。”林金棟有點吐詞不清,他嚇到了,膽子好像要破。

  啪嚓一聲,夏陽一巴掌過去了,林金棟飛出去,腦袋和地面親密接觸后,在地上打滾,想爬起來,夏陽已經踩住了他,他就動彈不得了。

  “我說的話你沒有聽見是吧,按照我說的做,拿錢來,然后這事可以商量,要不然呢,你今天只怕是要被毀容啊。”夏陽惡狠狠的說道。

  林金棟欲哭無淚,揉著傷口,連忙說道:“你讓我起來說話,我疼。”

  夏陽一把將他提起來,扇了幾巴掌,一腳過去,林金棟直接跪在了韓玉倩的面前。<=";<="2();</></>

  韓玉倩有點驚慌失措,還沒緩過神來,這一切轉變太快了,她有點沒適應過來。

  在來之前,韓玉倩抱有的希望不是很大的,但是現在,她知道主動權在這邊了。

  “我錯了,韓總,我對不起你,你給我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林金棟沒等韓玉倩開口,就可憐巴巴的說道。

  韓玉倩微微皺眉,說道:“林金棟,你為什么處處跟我作對,這是個公平競爭的社會,你做生意我不說什么,可是你沒必要用卑鄙無恥的手段吧?”

  “是,我卑鄙,我無恥下流,我不是人啊,韓總,你高抬貴手,讓我走吧,我給你錢,保證不讓你受損失。”林金棟說道。

  韓玉倩本來是想出口惡氣的,她沒想過要林金棟的錢,但是林金棟已經開始招呼人拿現金來了,滿滿的一箱子,放在韓玉倩跟前,唯唯諾諾的說道:“韓總,要不,要不你點點數,看看夠不夠你的材料費,要是不夠,我再想辦法。”

  韓玉倩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她看了看夏陽,好像在征求他的意見。

  夏陽過去就把錢提起來了,一腳把林金棟踢飛,說道:“廢話好多,這點錢是你自愿拿給我們的,你去寫個收據什么的,免得別人說我們敲詐啊。”

  林金棟想哭,可是哭不出來,他還是照做了,夏陽滿意的點點頭,拉著韓玉倩,頭也不回的走了,走了兩步突然回頭,嚇的林金棟連忙爬在地上。

  “對了林金棟,忘了告訴你,下次你要是還敢搞鬼,可不是這點錢了,你要統統完蛋,知道不?”夏陽說道。

  “哎,我知道,夏老板你慢走,我不送了啊。”林金棟說完就連滾帶爬的跑了。

  而那個工作者當時想跟著夏陽,被夏陽一把推開了,隨后夏陽上車了,帶著韓玉倩離開了現場。<=";<="3();</></>

  工作者在后面追了幾步,林金棟當時就悄悄探出頭來,一看就來氣,喊道:“來人啊,給我狠狠的揍,媽的啊,我咽不下這口氣。”

  那工作者想跑,哪兒跑得了,被打的死去活來的。

  林金棟還不解氣,罵罵咧咧的說道:“狗日的夏陽,老子不會放過你的。”

  “林老板,你打算怎么報復夏陽?”一個屬下說道。

  林金棟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自然有辦法了,你去把人叫過來,我要好好的談談,另外多取點錢過來,老子要跟夏陽血戰到底。”

  屬下連忙跑過去取錢,然后打了電話,林金棟回到房間,有點不安的等著,過了一會兒,屬下來了,說道:“林老板,人帶來了。”

  “很好,快點請過來。”林金棟連忙去迎接。

  門開了,進來一個渾身橫肉的人,氣勢洶洶的,說道:“林老板,這么急找我什么事?”

  “超哥,你來了就好了,你可要替我做主啊。”林金棟好像看見了救星似的。

  超哥點點頭,點了煙抽了起來,沒好氣的說道:“他媽的,什么人敢惹你林老板呢,跟我說說看,這人是活膩了吧?”

  林金棟搓著手,點頭哈腰的說道:“超哥你是不知道啊,這個人叫夏陽,真他媽的厲害啊,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被他給折磨的死去活來的,要不是我命大,估計就死翹翹了,而且他還宰了我好多錢啊。”

  超哥聽明白了,一腳把桌子給踩斷了,怒吼道:“你說什么,這人叫夏陽?”

  “超哥,你認識夏陽啊?”林金棟疑惑道。

  超哥捏著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夏陽這個狗日的,打傷了我不少兄弟,我正要找他算賬呢,沒想到今天遇見了,有點意思,你馬上跟我說說看,這個夏陽在哪里,怎么找他?”

  林金棟一聽有戲,這不正是好時機嗎,就說道:“想找他容易啊,我們只要找到那個叫韓玉倩的女人就行了,還怕他不出來嗎,這個賤娘們,不知道怎么勾搭上夏陽的,但是看的出來,夏陽很緊張她,超哥,只要你出手,那就沒問題。”

  超哥怒氣沖沖的說道:“老子要活剮了夏陽這個狗東西,把他碎尸萬段,也難消心頭之恨。”

  林金棟連忙點頭說道:“超哥,怎么說你是通天邦的老大啊,不是我吹牛逼,整個城里,你說一句話,打個噴嚏,都要抖幾下,那夏陽就是個小雜毛,你分分鐘能夠捏死他。”

  超哥冷笑起來,說道:“那是當然了,這樣的兔崽子,不滅一下他的威風,他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老子現在就去弄死他。”

  林金棟連忙說道:“超哥啊,你別急,我這里是一點小小的心意,你先收著,給兄弟們喝個茶,你看怎么樣?”

  說著就讓人拿出來一個箱子,里面很多錢,超哥點點頭,讓人收下了,隨后他對旁邊的人說道:“馬上叫弟兄們集合,我們去會會夏陽。”

  林金棟說道:“超哥你稍安勿躁,我派人先去打聽下,怎么把這事辦的妥妥帖帖的,你不要盲目的喊人。”

  “那行,那我就等著。”超哥說道。

  林金棟讓人去了,隨后他連忙讓人備好了酒菜,端著杯子對超哥說道:“超哥,這件事就拜托你了,事成之后,我林某人必然有重謝,你就放心好了。”

  “小事情,不要緊。”超哥說著就仰頭一干而盡。

  林金棟得意的笑了起來,心想夏陽你就等著去死吧。

  此時此刻,夏陽和韓玉倩正在回去的路上,到了韓玉倩家門口,夏陽打算掉頭離開了,韓玉倩客氣的說道:“夏陽,不如你進去坐會兒吧,都到這里了。”

  夏陽也不拒絕了,反正還要跟韓玉倩商量下工程的事,就隨著她上去了。

  在沙發上坐著,夏陽點了煙抽起來,韓玉倩說道:“夏陽,今天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謝謝你了,但是我有點擔心,我覺得林金棟不會就那么算了的,他認識很多人,肯定會報復的。”

  “沒關系,讓他來吧,沒什么好怕的,我既然敢這樣做,自然不怕他。”夏陽無所謂的搖搖頭。

  “我知道你厲害,但是還是要小心點。”韓玉倩提醒道。

  夏陽點點頭,說道:“這件事暫時先別說了,我們談談我們的事吧。”<="4();</><=""><="5();</>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