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752章 真有辦法

第752章 真有辦法

書迷正在閱讀:
跟著夏陽的腳步,韓玉倩一開始還是愁眉苦臉的,夏陽帶她去了游樂園,他覺得想放松,最好的辦法就是在這里玩耍了。

  那么坐過山車就是個放松的好辦法了,這也是為什么那么多人鐘愛的原因。

  韓玉倩是很少坐的,她有點膽怯,但是夏陽把她拉上去了,隨后韓玉倩在過山車轉動的時候,發出了尖叫,她抱緊了夏陽,渾身都在發抖。

  感受著她的體溫,夏陽覺得這個美人很是可愛,或者說,作為一個男人來說,有點想疼愛她了,是美人,男人都想疼的。

  下來之后,韓玉倩眼淚都出來了,夏陽給她擦了擦,韓玉倩臉頰紅了,她喘著氣說道:“哎呀可嚇死人家了,早知道不來的,夏陽你這是在逼我呢。”

  “現在覺得好多了吧?”夏陽說道。

  韓玉倩在大喊大叫后,果然是好了一些,沒那么郁悶了,隨后夏陽帶著她去恐怖城,里面都是一些人為制造的鬼怪,會時不時的冒出來,嚇人一大跳。

  里面是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作為一個女人,韓玉倩的膽子也沒有那么大,她一開始還能夠保持冷靜,但是很快就被一個假的僵尸給嚇著了,撲在了夏陽的懷里取暖了。

  夏陽趁機拍了拍她的背,覺得很柔軟很光滑,她身上的香味讓人有點心猿意馬了。

  韓玉倩又害羞又害怕,但是她很少來這種地方玩,玩好了之后,她覺得好多了。

  這會兒夏陽和韓玉倩來到了一個池子邊上,看見有人在下面嬉鬧,韓玉倩不由皺眉,打算要走了,夏陽突然把她推了下去了。

  韓玉倩哎呀大叫起來,夏陽也跳下去了,要去追趕她,韓玉倩轉身就跑,很快就被夏陽給摟住了,兩人貼著,溫度在彼此身上傳遞著,有一種曖昧的氣氛在蔓延開來,對視了一眼后,夏陽突然親了韓玉倩。<="cad"><>

  韓玉倩覺得酥麻麻的,滿面羞紅的,連忙小跑著上岸了。

  夏陽知道她沒有生氣只是害羞而已,兩個人顯得有點尷尬,這時候電話來了,夏陽接了電話之后,點點頭,說道:“好的,我知道了,我們馬上過來。”

  “有什么事嗎?”韓玉倩眨著大眼睛問道。

  夏陽子自信滿滿說道:“差不多是這樣了,有希望了,我們可以去看看結果了。”

  “你是說,那個人,找到了嗎?”韓玉倩有點不相信。

  “大概是這樣的,去了就知道了。”夏陽說著去開車。

  韓玉倩還是覺得不可思議的,覺得夏陽簡直就是神通廣大,一路上她都在想,夏陽到底用的什么人,什么方法呢。

  沒多久,兩人來到了一個地方,那里停著一輛車,下來一個人,賊眉鼠眼的,露著大板牙,眼睛滴溜溜的轉了轉,看了看韓玉倩,說道:“美女你好,我叫小耗子。”

  “小,小耗子,你名字可真奇怪呢。”韓玉倩覺得很有意思。

  夏陽看了看小耗子,說道:“讓你幫忙的事,已經有眉目了?”

  小耗子呵呵一笑,悄聲的說道:“是啊陽哥,你吩咐的,我哪兒敢怠慢呢,只是我在想一個問題,你能不能告訴我,這個美女是你什么關系呢,不會跟貓姐要搶你吧?”

  夏陽哭笑不得,說道:“別亂說,生意上的伙伴,還沒到那一步,你小子胡說八道。”

  “沒到那一步,那是哪一步了呢,你可別對不起貓姐啊,她脾氣不好,知道了,你肯定要完蛋了。<="cad"><>”小耗子說道。

  夏陽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好了,說正經事,找到人了沒有?”

  “找到了,應該是沒錯,你跟我來。”小耗子說著去開車。

  夏陽和韓玉倩一塊跟過去,在一個破舊的房子里,打開了門之后,夏陽看見了一個被綁住的人,有兩個漢子在看著他。

  “就是他,你們怎么抓到他的?”韓玉倩吃驚不已,瞪大了杏眼,看著那個被綁住的人,就是那個銀行工作者。

  小耗子有點得意,說道:“不是我吹牛,在這地方,沒有我找不到的人,要不然我虧待這名字了,你們也別吃驚了。”

  夏陽朝小耗子豎大拇指,說道:“算你厲害,你這個朋友我沒有白交,這點小意思,請兄弟們喝點茶。”

  小耗子根本不接錢,說道:“陽哥,你這樣就對不起我了,你把我當什么人了,是不是兄弟啊,還在乎這點錢,傷感情了啊。”

  “你小子,又不是給你的,給這幾個幫忙的。”夏陽說道。

  “他們也是我兄弟,就不是你兄弟了,我唯一就一個要求,你抽空多跟貓姐一塊交流下,我看她最近好像挺無聊的,你不能喜新厭舊啊。”小耗子說道。

  夏陽嘴角抽搐了一下,說道:“你瞧你說的,我這不是忙著嗎,改天我有空,肯定是會去找她的,你也跟她說說,我也是想她的。”

  “得了吧陽哥,你這種身份的男人,美女成群的,只怕快忘了貓姐了,我替她惋惜,不是我看不起你,男人有很多女人很正常,但是你得要真心對待啊。”小耗子直言不諱的說道。

  夏陽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你去忙吧,該艇請你喝酒。”

  “那行,有什么事,通知一下,我隨叫隨到,再見啊美女,可別把我們陽哥的魂兒給勾走了。<="cad"><>”小耗子朝韓玉倩笑了笑,轉身帶著人離開了。

  韓玉倩面紅耳赤的,說道:“你這朋友真有意思呢,怎么這樣說話呀。”

  “開玩笑而已,別介意,都是豪爽人。”夏陽笑了笑,轉身看著那個工作者,過去踢了他一腳,說道:“說吧,什么情況?”

  “你,你們是誰呀,抓我做什么,放開我。”工作者很慌張。

  韓玉倩就生氣了,說道:“你就別裝模作樣了,你不認識他難道還不認識我嗎,你怎么可以這樣呢,做事太不靠譜了,是不是林金棟把你收買了?”

  工作者連忙搖頭,說道:“林金棟是誰呀,我都不認識。”

  夏陽一巴掌過去,他的腦袋就搖晃的跟撥浪鼓似的,鼻青臉腫起來,夏陽說道:“你現在認識了嗎?”

  那人被打的頭昏腦漲的,連忙求饒,說道:“大哥,你饒了我吧,我認識還不行嗎?”

  “早說不就好了,我可警告你,現在警察到處抓你,還通緝你呢,我們送你去派出所,你可是要蹲牢房的,到時候受苦的可是你。”夏陽提醒道。

  工作者耷拉著頭,沮喪的說道:“你別這樣啊,我不想去坐牢,我有家有室,就是一時糊涂,上了林金棟的當了,被他騙了,他答應給我的錢也沒有全給,我現在到處躲著,沒想到還是被你們給找到了,是我活該。”

  韓玉倩沒好氣的說道:“你這人怎么可以這樣呢,為了一點利益,你知道你把我給害苦了嗎?”

  “對不起,韓總,我知道我做錯了,當時林金棟找我,開出來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他說事成之后給我一百萬作為補償,先給了我十萬,但是現在一分錢都沒有了。”工作者很無奈的說道。

  夏陽冷笑道:“你這是咎由自取啊,我也不為難你,你想想要怎么做吧?”

  “你們說怎么辦,我都聽你們的,只求饒了我,別送我去坐牢就好了。”

  “那也行,但是你得配合,幫我們找到林金棟,然后當面對質,這樣就沒問題了。”夏陽說道。

  那工作者連忙搖頭,說道:“我不知道林金棟在哪兒呀,你讓我找他做什么?”

  韓玉倩氣惱道:“你這是胡說八道,你會不知道嗎,你再不說,我就報警了。”

  看見韓玉倩拿出電話來了,工作者趕緊說道:“好,我說,那你們先答應我。”

  夏陽一腳踢過去,說道:“你廢話可真多,你現在沒有選擇的權利,也沒有資格去選擇了,老實的配合吧,說不定還給你一條活路。”

  工作者差點就哭了,說道:“大哥,那我帶你們去找林金棟,你可別讓他看見我啊,否則他肯定是弄死我的。”

  韓玉倩不解道:“你什么意思,你那么怕林金棟做什么?”

  “你們是不知道,在我準備跑路的時候,我去找過他,可是他要把我弄死了,也就是殺人滅口,我是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的,錢自然是沒拿到了。”工作者說道。

  夏陽心想這林金棟果然是心狠手辣的,說道:“這樣更好,你正好跟我們一塊去,他不會把你怎么樣的。”

  “就是我們幾個人去嗎,那不是送死嗎,我不敢去。”那人慌慌張張的說道。

  夏陽揪住了他的衣領,說道:“你貪生怕死是吧,你覺得我們是那么傻的人嗎,會去送死,肯定是做好準備了,你現在沒有選擇,要么去帶路,要么就去派出所,你好好想想。”

  那人權衡利弊之后,只好點點頭,說道:“好吧,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了,我去還不行嗎。”

  商量了之后,夏陽就帶著那人去車上,三個人一塊去,快到的時候,那工作者說道:“大哥,就我們嗎,你們別叫別人?”

  “怎么,我們還不夠對付林金棟?”夏陽說道。

  “那肯定是不夠的,你想想看,他人多勢眾的,我可是害怕了。”那人緊張起來。

  夏陽自信滿滿的說道:“放心吧,不會虧待你的,保證沒事。”

  “哎,我這是在作死,死就死吧。”那人嘆口氣,最后指出了林金棟所在的地方。

  夏陽就推著他一塊去,走到了門口,被人攔住了,守門的自然是不讓進了,夏陽問道:“林金棟在里面吧?”

  “在又怎么樣,你們是誰啊?”那守門的說道。

  夏陽等守門的話音剛落,直接動手了,扇了幾巴掌,打翻了,朝里面吼道:“林金棟你給我滾出來,看看誰來了。”

  這下就鬧翻天了,很快一大群人出來了,夏陽根本就是不慌不忙的,那工作者嚇傻了,而韓玉倩就躲在夏陽身后。

  面對這樣的情況,夏陽都習慣了,很快他看見一個穿金戴銀的男人出來了,這人應該就是林金棟了。</="cad"></="cad"></="cad">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