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745章 沒什么好商量的

第745章 沒什么好商量的

書迷正在閱讀:
“不會的,怎么可能呢,小耗子做事你放心,這家伙賊頭賊腦的,厲害著呢,你別小看他。”野貓似乎很有信心。

  夏陽點點頭,又抽了一支煙,過了一會兒小耗子會來了,他喝了一口飲料,連忙吐了說道:“什么玩意兒這么難喝,我呸。”

  野貓皺著眉頭,說道:“難喝,這一杯一千塊啊親,你可別浪費了。”

  小耗子眨了眨眼睛,咕咚一口吞了,一抹嘴巴,說道:“他媽的什么飲料,也太貴了點。”

  “好了,說說你的情況吧,都發現什么了?”野貓說道。

  小耗子四處看了看,壓低了聲音,說道:“我看見楊雄的手下了,那個叫做大飛的人。”

  “噢?你認識這個大飛?”野貓問道。

  “見過幾次面,這人特別囂張,不過我沒有看見楊雄,你們看看要不要先對大飛動手?”小耗子問道。

  野貓點點頭說道:“這是當然了,通過他找他的老大,那是順藤摸瓜的,還用說嗎,前面帶路。”

  “那你們跟我來。”小耗子說著就在前面走,夏陽隨著他們一塊去。

  來到了一個房間門口,小耗子指了指,就過去敲門,里面傳來粗聲粗氣的聲音,似乎很不耐煩,說道:“誰他媽的在敲門,打擾老子興致,搞毛線。”

  “客房服務,你要的飲料來了。”小耗子說道。

  “要你媽的巴子,老子沒要飲料,給老滾蛋。”里面的人吼叫了起來。

  小耗子正為難呢,野貓一腳把門給踢開了。

  夏陽哭笑不得,進去一看,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光著膀子,正跟幾個女人玩樂呢,看見幾個人進來,頓時大發雷霆的,怒吼起來,說道:“媽的,你們誰啊,敢在老子面前放肆,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大飛嗎?”野貓問道。<="cad"><>

  “知道老子是大飛,還不認錯然后滾蛋,是不是想死。”大飛怒目圓瞪。

  野貓冷笑起來,一巴掌過去,大飛居然翻了,接著他就嚎叫起來,很快從外面沖進來了好幾個彪形大漢,大飛大喊道:“給我打,打死這幾個不識好歹的人。”

  那幾個漢子剛想動手,夏陽就出手了,速度極快,沒有他們還手的余地,很快就躺了一片,里面的幾個女人嚇的縮成一團了,一個個誠惶誠恐的不敢出聲了。

  大飛害怕了,說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找老子做什么?”

  “是什么人不重要,問題是你得好好的跟我們配合,否則有你苦頭吃。”夏陽說道。

  大飛很不服氣,說道:“臥槽,你們算什么東西,知不知道老子是楊雄的人,你們是不是活膩了?”

  “只怕是你活膩了吧,答不答應吧?”野貓話音剛落,手里的匕首就戳在了大飛的胳膊上,一股血噴灑了出來,大飛慘叫起來,接著野貓就拿匕首頂住了他的喉嚨,說道:“現在你還敢放個屁嗎?”

  大飛終于是不敢掙扎了,很是沮喪,說道:“你們想怎么樣?”

  “帶我們去找楊雄,一切都好商量,否則的話你會很慘。”夏陽說道。

  大飛想了想,說道:“我要是不答應呢,你們能怎么樣?”

  “那你死定了,最后一次機會。”野貓說道。

  大飛有點發抖了,說道:“好,算你們狠,我帶你們去,不過丑話說在前頭,我可不敢保證楊雄就在那里。<="cad"><>”

  “少廢話,趕緊的。”野貓揪著大飛,拉著他朝外面走。

  等他們剛出去,走廊里就來了不少人,自然是這里的保安人員了,他們拿著電棍,上來就殺氣騰騰的,帶頭的說道:“你們想在這里鬧事嗎,馬上把人給放了,也不想想這是什么地方。”

  “都讓開,不想死的配合點。”野貓杏眼圓睜說道。

  “臭娘們,你算什么東西,找死。”一個保安吼叫著要撲上來。

  嗖嗖一聲,野貓手里的匕首飛出去了,隨著寒光一閃,那保安的頭發少了一塊,那匕首又飛回來了,野貓捏在手里,那保安嚇的腿發軟了。

  其他人可不甘示弱,一哄而上,這時候夏陽喊道:“你們倆帶著大飛先走,我來對付他們。”

  說著夏陽就打開了一條路,野貓和小耗子帶著大飛出去了,夏陽堵在那里,簡直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那些人一個個尖叫著倒地不起了。

  解決了他們之后,夏陽就拍拍手出去了,幾個還沒有來得及出手的,連忙讓開了一條路來,夏陽到了門口,車子已經停在那里了,野貓讓夏陽快點,夏陽立刻上車了,他們開車走了沒多遠,就傳來了一陣警笛聲,不過警察來了也來不及了。

  路上大飛很難受,說道:“你們能不能給我包扎下啊,我疼死了我。”

  “可以啊,你等著。”野貓說著就是幾巴掌,大飛的臉也腫了,哭喪著臉說道:“不帶你們這樣的,簡直是捉弄人啊。”

  野貓說道:“你閉嘴吧,再啰嗦把你丟下去摔死。”

  大飛就不敢說什么了,只默默的指著路,到了一個地方后,他叫小耗子停車,指著前面的一棟樓說道:“應該是在這里的了,你們要進去嗎?”

  夏陽打開車窗看了看,說道:“你確定楊雄在這里,而不是你故意耍花招的?”

  “我哪兒敢啊,不過這里的人肯定是不少的,要是你們一會兒遇見很多人,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我是真的不想帶你們來的。<="cad"><>”大飛說道。

  夏陽想了想,說道:“這樣吧,野貓你和小耗子在這里等,我帶大飛進去找楊雄,畢竟這是我的事情。”

  野貓就不樂意了,說道:“怎么著你是看不起我還是怎么了,都到這地步了,你覺得我不和你一塊去,我算什么正人君子。”

  “你本來就是個女人啊,還君子,里面情況不明,何必要惹麻煩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夏陽勸說道。

  “得了吧,別那么多話,走。”野貓已經打開了車門,回頭讓小耗子等著,她居然朝門口沖過去了。

  夏陽簡直拿她沒辦法,只好拉著大飛到大門口去,看門的人看了看他們,說道:“搞什么鬼呢大飛,怎么成這樣了?”

  “開門吧,我找楊老大,他在不在?”大飛問道。

  “在呢,什么事,我去轉達一下。”保安說道。

  “我想不必了,我們自己來開門。”夏陽話音剛落,已經把門鎖給擰斷了,然后進去,保安想攔著,可是已經被夏陽幾巴掌扇飛了。

  里面的人聽見動靜出來阻攔,不過可惜的是,他們哪里攔得住夏陽,很快就被打的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了。

  等到了客廳后,突然就沖出來幾十個人,把他們圍住了。

  人群散開后,一個聲音喊道:“誰在我的地盤鬧事,活的不耐煩了?”

  這時候一個牛逼哄哄的人物登場了,自然這人是劉大夫了,一個大背頭,懷里摟著個女人,嘴里叼著雪茄煙,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打量一眼夏陽他們,然后看著大飛,說道:“臥槽,你他媽的怎么成這樣了,怎么回事?”

  “楊老大,我錯了啊,你救救我。”大飛直接給跪了,哭喪著臉喊叫了起來。

  楊老大氣惱的說道:“這么說,是你帶他們來這里的了?”

  “是啊,我也是逼不得已,我快死了。”大飛哭喪著臉說道。

  楊老大很惱怒,瞪著夏陽和野貓,笑了起來,說道:“還可以啊你們兩個,居然敢來我這里,也不問問我這里是什么地方,就你們兩個人,能夠做什么事呢?”

  夏陽聳聳肩,說道:“我們能夠教訓大飛,自然也能教訓你。”

  “還不知道你是誰呢,混哪兒的?”楊雄很是囂張的問道。

  “我叫夏陽,是一個農民,今天來找你,是談點事情,你最近應該是抓了一個叫做王子豪的人,還抓了他的家人,是不是有這樣的事情?”夏陽說道。

  楊雄想了想,說道:“噢,我明白了,你是王子豪那個傻逼請來的啊,原來是這么回事,怎么著,王子豪是沒辦法了,請了你們這兩個人來,還他媽的有個女人,真是很可笑啊。”

  “老大,他們兩個很可怕啊,你錯了。”大飛深知教訓,剛才他是害怕了,所以不得不提醒一下楊雄。

  楊雄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沒用的東西,少跟我廢話那么多了,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是吧,這一男一女除了床上可以看看表演,還能怎么厲害?”

  野貓很羞怒,一匕首飛過去了,幸虧有個漢子給擋住了,不過也夠嗆的,那漢子身上多了一條口子后,血飛了一片,然后栽倒在地上了。

  野貓收回了匕首,怒吼道:“讓你看不起女人是吧,今天老娘就好好的收拾你們。”

  “越來越好玩了,看來今天有好戲看了?”楊雄不慌不忙,坐在沙發上,一揮手,很多人都出來了,把野貓和夏陽圍了一個密不透風的。

  夏陽自然沒有放在心上,什么世面他沒見過的,他來這里當然不是為了打架的,而是為了救人的,就說道:“想看好戲是吧,是你表演呢還是你們一起表演?”

  “口氣不小,你是來送死的吧?”楊雄冷笑著,很是蔑視。

  夏陽聳聳肩,說道:“我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另外告訴我,王子豪的家人在什么地方,交出來,一切都好說。”

  楊雄當時就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夏陽你可真好笑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樣跟我說話的,太有意思了點,夏陽你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嗎,就憑你和這個小娘們,想在我這里翻什么浪,不覺得可笑至極嗎?”

  “看來商量是沒用了,那好吧,別怪我不客氣了。”夏陽已經做好了以暴制暴的準備了,他捏著拳頭,一抬胳膊,就倒了三四個人。</="cad"></="cad"></="cad">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