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736章 本性

第736章 本性

書迷正在閱讀:
那個瘦弱的男人開始掙扎,叫嚷了起來,喊道:“你們憑什么抓我啊,我犯了什么事啊,你們放開我。”

  一個警察給了他一巴掌,怒吼道:“現在人證物證都有你還有什么好抵賴的,不如好好的聽話,別亂動,否則的話你就會很慘。”

  那男人很不服氣,說道:“什么人證物證的,你們說的什么我都不明白。”

  這時候夏陽和蕭貝兒出來了,蕭貝兒現在已經明白了,指著那人說道:“沒想到會是你啊,真的是太可惡了,差點害死我。”

  夏陽疑惑道:“貝兒你認識這個人?”

  “當然認識了,他是我們劇組做事的,沒想到他會做手腳,我最沒有懷疑的人就是他了。”蕭貝兒說道。

  那男人連忙說道:“貝兒小姐,我是冤枉的,我怎么會害你呢。”

  “別說了,這作案工具都在這里,你還狡辯。”蕭貝兒氣惱道。

  那男人無奈的說道:“我是被逼的,我也不想這樣做,你們放過我吧。”

  “少狡辯了,帶回去審問。”警方的負責人立刻抓了那人,然后帶上了車子,開往了警局了。

  夏陽和蕭貝兒跟著一塊去,做了口供,然后夏陽就送蕭貝兒回她家里去了。

  蕭貝兒經歷了大起大落,可謂是生死離別了,她顯得有些疲憊,而且臉色還是不太好,坐在沙發上很是黯然失色的樣子。

  夏陽擔心的說道:“要不要給你找個醫生呢,我看你這樣,倒是很擔心。”

  “我又沒病,我就是覺得,那個黃子豪怎么會做出那樣的事情呢,我對他還是很信任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蕭貝兒很是失望的說道。

  夏陽安慰道:“找個世界上就是這樣了,有些人為了利益,總會做出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沒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可是我總覺得黃子豪有什么苦衷,你可知道,平時里我跟他的關系還不錯的,他這個人對我也很好,以前還經常關心我呢,哪兒知道他會陷害我呢。”蕭貝兒覺得被信任的人出賣和陷害,滋味很難受。

  夏陽想了想,說道:“貝兒,你別多想了,好好的休息吧。”

  蕭貝兒噢了一聲,正要去休息呢,夏陽也打算回去了,沒想到蕭貝兒就接到了一個電話了。

  電話是警方打過來的,蕭貝兒一聽整個人都愣住了,睜大了眼睛,說道:“好的,我知道了,我馬上來看看啊。”

  掛了電話,蕭貝兒就開始收拾,朝外面走,夏陽連忙問道:“怎么了貝兒出什么事情了嗎?”

  蕭貝兒焦急的說道:“警方打電話來,說黃子豪畏罪自殺了,現在正在搶救呢。我得去看看怎么回事。”

  夏陽提議一塊去,兩人到了地方后,警方的負責人說道:“現場來看,是自殺未遂,目前還沒有脫離危險,但是我們在里面發現了這個。”

  負責人給他們看了一個照片,照片是現場拍的,是用血寫下來的字,內容是蕭貝兒我對不起你,原諒我。

  蕭貝兒看了之后很是吃驚,好像覺得不可思議,說道:“這,這怎么回事呀?”

  “我們覺得事情應該有蹊蹺,這才叫你回來做個調查,你和黃子豪平時有什么來往嗎,我是說除了工作關系。”警察問道。

  蕭貝兒說道:“他這個人還是不錯的,為人也很和善,還幫過我不少忙,尤其是我在劇組拍戲的時候,一開始我就不相信他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但是現在,他居然自殺了,我實在是覺得很難過。”

  夏陽見蕭貝兒都快哭了,說道:“我看她現在不適合想太多,反而會對心里產生一些變化,還是等過段時間吧。”

  “那也行,如果蕭貝兒你再想起什么來,告訴我們。”警方說道。

  夏陽提議蕭貝兒離開,蕭貝兒說道:“我留下來吧,我想等看看結果如何。”

  夏陽只好留下來,他知道蕭貝兒是個心地善良的女人,應該是不忍心看著黃子豪出什么事情吧。

  等了好一會兒,急診室的門終于是打開了,黃子豪被推到了病房去,這時候醫生過來說道:“病人目前脫離的危險了,已經醒過來了,但是需要休養和觀察,要住院。”

  “醫生,我們可以進去跟他談話嗎?”警方負責人說道。

  “當然可以,不過不能時間太久,頂多五分鐘,你們要抓緊。”醫生說道。

  負責人立刻進去了,蕭貝兒和夏陽也進去了。

  這時候黃子豪臉色很蒼白,他看見他們的時候,神色很不對,負責人問什么話,他都是有氣無力的回答著。

  “你為什么會自殺,是不是擔心什么,你有什么想法說出來,我們肯定會為你做主的,你這樣的方式幫不了你什么的。”負責人說道。

  黃子豪就是不怎么回答,負責人又問了好幾個問題后,黃子豪依然不怎么回答,這可把負責人急了,但是時間也快到了,這時候蕭貝兒準備走,黃子豪突然拉著她的手,然后說道:“我想跟蕭貝兒聊聊好嗎,單獨的聊。”

  負責人想了想,說道:“那可不行,你現在是犯人,我們要看著你。”

  “我只不過是想跟她道歉,難道你就那么殘忍嗎,再這樣我就不想活了。”黃子豪說道。

  負責人還是很絕情,說道:“這是規矩,畢竟你害過蕭貝兒,怎么能讓你們單獨在一起,誰知道你想打什么主意。”

  既然談不攏,也就只好算了,黃子豪扭過頭去了,然后幾個人都出來了。

  蕭貝兒和夏陽出去后,夏陽突然說道:“我覺得不太對勁。”

  “怎么回事呀,你說哪兒不對勁了?”蕭貝兒問道。

  夏陽說道:“你想想看,黃子豪為什么要跟你單獨聊天呢,他是不是有什么話要對你說呢?”

  “他不是說要跟我道歉嗎?”蕭貝兒說道。

  “怎么會呢,我覺得不止吧,你想想看,他差點就死了,給你道歉做什么,表面上看是這樣,但是我覺得他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吧。”夏陽說道。

  蕭貝兒眨了眨眼睛,說道:“按照你這樣說,那就可能吧,那你說怎么辦?”

  “我們回去,找黃子豪談談。”夏陽說道。

  “不好吧,警察還守著呢,這樣不太方便。”蕭貝兒說道。

  “但是我覺得必須去一趟,你難道不想知道,是誰讓黃子豪做這樣的事情嗎?”夏陽說道。

  “那我們怎么去呀,警察肯定會在場的。”蕭貝兒說道。

  “那就想個辦法,引開他們就是了。”夏陽不動聲色的說道。

  “你有什么好的辦法嗎?”蕭貝兒問道。

  夏陽點點頭,如此這般的說了一番后,蕭貝兒就點點頭,和夏陽一塊到醫院去了。

  夏陽早就有了計劃了,他和蕭貝兒來到了病房門口,看見幾個警察守在那里,就故意到玉石空間里去了,對大黃說了幾句什么,大黃就被他給帶出來了。

  大黃的出現,自然引起了混亂,讓走廊里的人都嚇到了,開始喊叫了起來,幾個警察立刻覺得不對勁,跑過去看,開始追趕大黃。

  先前大黃聽懂了夏陽的話,出來只是嚇唬一下人,根本不會鬧事的,所以就跑的飛快。

  趁著這個機會,夏陽假裝跟警察一塊去追大黃,而朝蕭貝兒使眼色。

  蕭貝兒看見警察都被調開了,她連忙趁機進了病房里,這時候黃子豪發現她,蕭貝兒就開始跟他交談起來,說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話要對我說的?”

  “貝兒小姐,我對不起你,我有些話只能跟你說,我沒辦法告訴警察,他們不會相信,而且他們也不能知道,我只能求求你了。”接下來黃子豪就開始說了起來。

  此時此刻,夏陽已經跟著大黃,追到了醫院外面了,警察也在后面追,但是沒有夏陽跑的快,夏陽立刻把大黃給收進了玉石空間里了。

  等警察來了之后,發現大黃不見了,很是不解,就問道:“那個怪物一樣的東西呢?”

  “我沒看見,出來就發現不見了。”夏陽聳聳肩說道。

  警察就開始四處找了起來,而夏陽就在門口等著,過了一會兒,蕭貝兒就過來了。

  一個警察有些疑惑,說道:“你們怎么還沒走呢,又回來做什么?”

  夏陽說道:“我們本來打算來看看那個黃子豪的,怎么說,他也是跟蕭貝兒認識,蕭貝兒不相信他會陷害他。”

  “你們就是太心軟了,還是別來這里了。”警察說道。

  蕭貝兒說道:“剛才發生什么事情了啊,怎么回事?”

  “沒事了,你們先回去吧,有消息我會通知你們的。”警察說道。

  蕭貝兒和夏陽對視了一眼,夏陽知道蕭貝兒已經和黃子豪談過了,也放心了不少,就和蕭貝兒一塊離開了。

  路上,夏陽問道:“怎么樣,你問過黃子豪沒有,他想說什么?”

  蕭貝兒說道:“他說,這件事他是逼不得已的,因為家人被那些壞人給逮住了,威脅他這樣做,否則就殺光他們。”

  夏陽一聽,很是惱火,說道:“怪不得呢,看樣子,你的猜測是對的,黃子豪的確不是那種十惡不赦的人。”

  蕭貝兒嘆口氣,說道:“黃子豪還說了,如果我死了,他就會自殺,我沒死,他也會自殺,他只想他的家人可以安全,可是他沒有辦法,只能選擇死去逃避,這也是他現在躺在醫院里的原因。”

  夏陽感嘆道:“這么說,他還真是情有可原的,那么他為什么不告訴警察呢?”

  “那邊的人說了,如果報警,就立刻殺了他的家人,所以他才不敢說,告訴我,希望我能夠原諒他。”蕭貝兒說道。

  “看來這人本性不壞,只是一時太想不開了。”夏陽說道。

  “對啊,其實他這樣說,我已經不怪他了。”蕭貝兒說道。

  夏陽說道:“你這人心底也太好了吧,他差點殺了你,你卻不怪他嗎?”

  “我現在覺得仇恨一個人很痛苦呢,我希望能夠把他的家人救出來。”蕭貝兒很堅定的說道。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