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719章 面紅心跳

第719章 面紅心跳

書迷正在閱讀:
夏陽目不轉睛的看著韓玉倩,不得不說,韓玉倩的身段比外表看起來更加好,很是豐盈誘惑,白皙而且帶著完美的曲線,尤其是那傲人的上圍,還帶著溝壑,好像快要埋葬任何男人的雄心壯志似的。

  而她那修長的美腿,也是格外的醒目,再繼續看,就是一些很隱秘的風光了,夏陽覺得血液都沸騰了起來,口干舌燥的。

  “你,你怎么進來了呀,哎呀。”韓玉倩這時候反應過來,連忙伸手捂住了,這會兒她滿面嬌紅的,實在是有點不知所措了,真是沒想到,就這樣被夏陽給看光了。

  要知道韓玉倩這么大,男朋友雖然談過,但是僅僅是限于牽手和接吻而已,她這身子都沒有被碰過的,看就別說了,她真的是很窘迫,心跳加快了,可是她卻恨不起夏陽來,不知道為什么,她就覺得很害羞。

  夏陽撓撓頭,干笑了起來,說道:“哎,我也沒想到啊,這么會這樣的,不好意思是我太魯莽了,實在是對不住啊。”

  “你,你還看。”韓玉倩低眉垂眼的,咬著紅唇,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夏陽噢了一聲,還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沒辦法這樣的極品不看白不看啊,看了之后他就扭過頭去了,說道:“那我先出去了,你沒事就好。”

  韓玉倩等夏陽出去了,她想起身,可是腿腳很疼,夏陽自然聽見了,說道:“那要不然,我來幫你一把?”

  韓玉倩連忙說道:“沒事,不可以的。”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不好意思,大不了我閉著眼睛吧。”夏陽說道。

  韓玉倩想說什么,可是夏陽已經過來了,果然是閉著眼睛,直接將她抱在了懷里,隨后就到了床邊上,放下了韓玉倩。

  雖然沒有故意去趁機占她的便宜,可是夏陽還是感受到她的溫暖和芳香了,手掌之間的觸覺,讓夏陽感到很是滑膩,他真有點忍不住想繼續摸索呢,不過他覺得不能趁人之危。

  韓玉倩埋著頭,連忙把被子蓋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嬌羞滿面的說道:“我沒事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謝謝。”

  “那好,有什么事叫我。”夏陽微微一笑,看了看韓玉倩,她那羞澀的模樣實在是很嬌美動人,他真有點想將她給就地正法了。

  韓玉倩等夏陽走了,連忙捂著被子,她覺得好丟人啊,沒想到和夏陽才認識,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過想想看,雖然才認識,但是夏陽幫了自己很多,難道他就是自己一直苦苦尋找的那個王子嗎,哎呀,自己在胡思亂想什么呢,偶像劇的情節自己不是一直都很排斥的嗎,怎么到了現在,反而胡思亂想了。

  可是腦海里還是回憶著剛才在夏陽懷里的那種感覺,韓玉倩開始責備自己了,怎么可以想那些呢,簡直不像話,她心里完全的亂了。

  夏陽自然不知道韓玉倩的心思了,他回去后開始休息了,這一天下來也是耗費了不少的精力,喝了一些玉石空間的水,然后就開始養精蓄銳了。

  一夜無話,到了第二天,夏陽告別了韓玉倩,走的時候,韓玉倩似乎依依不舍的,問道:“什么時候和你再見,我還欠你一個大的人情呢,我想到時候要還給你,好好的感激你。”

  “會有機會的,下次再說,保重。”夏陽笑了笑,留給韓玉倩一個瀟灑的背影。

  韓玉倩依偎在門口,目送夏陽,心里泛起了層層的漣漪來了。

  夏陽回去后,先去廠子里轉悠了一圈,沒多久,廠長過來找他了。

  “夏老板,我有件事跟你說一下。”廠長很認真的說道。

  “跟我別客氣了,說吧。”夏陽說道。

  廠長遲疑了一會兒,說道:“夏老板,我不知道該怎么說。”

  夏陽微微皺眉,說道:“怎么,有什么不好說的,你和我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的確是出了一點事情,我就直說吧,最近我們廠子里,有人謠言說你要裁員,然后就有人要跳槽,你可知道這件事?”廠長說道。

  夏陽愣了愣,說道:“什么人謠言的,沒有這樣的事,如果要裁員的話,我肯定會通知你的,再說了,我們這廠子別說是裁員了,我可是打算增加人手的,你難道不知道嗎?”

  廠長說道:“我也是這樣想過了,我覺得這都是流言蜚語,但是有些人不這樣想,而且搞的人心不安了,最近的產品質量都有所下降了,所以我才跟你匯報這件事。”

  夏陽聽了很不舒服,說道:“怎么會有這樣的事情呢,知不知道是誰在造謠?”

  廠長撓撓頭,無奈的說道:“這種事情怎么說呢,真的是不知道誰在搗鬼,可以說是無從查起,我是找人查過的。”

  “真是混蛋,我要是抓住了,肯定饒不了這造謠生非的人。”夏陽很是憤怒。

  廠長想了想,說道:“夏老板,依我看,我覺得是誰故意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想搞垮我們這廠子,我說句不該說的話,好多人見我們廠這么好的生意,都是嫉妒和羨慕的,所以就想方設法的搞破壞。”

  夏陽點點頭,說道:“我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的,先別急,紙包不住火的,總可以查到蛛絲馬跡的。”

  “夏老板,那你說該怎么查?”廠長說道。

  夏陽想了想說道:“你去看看,誰這時候辭職了,或者是跳槽了,都去了什么地方,你調查好了統計一下,應該可以從中找到一點答案的。”

  廠長噢了一聲,立刻去辦理了,夏陽這會兒心很是不舒服,就打算去車間轉一轉,等走到車間外的時候,雖然機械轟鳴的,但是里面的人說話他都聽得見。

  這會兒他想起了造謠生非的事情,夏陽就開始仔細的聽了起來。

  果不其然,沒過一會兒,夏陽就聽到了一些動靜。

  一個員工說道:“這破廠子沒什么搞頭了,整天累死了,我可是聽說,有個廠子比這里福利好多了,那里每天就上六小時的班,而且工資也比這里高,技術是一樣的,我看不如我們直接過去上班,到時候一起賺錢吧?”

  “真的假的,我覺得這里還行吧,沒你說的那么不好,再說夏老板為人還不錯,你是不是想多了呢?”另一個員工說道。

  第一個員工說道:“怎么你還不信呢,好多人都去了,我這兩天就準備辭職的,到那邊去,你不去的話,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我想想看吧,到時候再說。”另一個員工說道。

  夏陽聽的很仔細,他循著聲音過去,看見了那兩個員工,尤其是先前說話的那個員工,夏陽就有了主意,就對一個小組長說道:“你去把那個人給我叫過來。”

  小組長很不解,說道:“夏老板,你找他做什么呢,是不是質量的問題,要不然你直接跟我說吧?”

  “你叫他過來就是了,不是質量的事。”夏陽說道。

  小組長連忙過去了,把那人找來了,那員工聽說夏陽要找自己,臉色有點不對勁了。

  走到了夏陽面前,有點難堪。夏陽不慌不忙的說道:“最近在我們廠里怎么樣?”

  那人沒好氣的說道:“也不怎么樣,你找我什么事說吧,我正忙著呢。”

  夏陽笑了笑,說道:“怎么著,你似乎不太滿意我們廠里的工作對吧?”

  那人愣了愣,吃驚道:“你怎么知道的,你聽誰說的?”

  “我聽誰說的不重要,你是不是這樣想的?”夏陽問道。

  “是又怎么樣,反正我也不在這里做了,沒必要對你畢恭畢敬了,夏陽,你這廠子不行了,很快就會被取代了,我看你還是算了吧,你想挽留我也行,給我多開點工資,我自然就會留下來了。”那人說道。

  夏陽好笑起來,說道:“你覺得我這么大的廠子,缺你這個工人了,何況你這么沒禮貌還這么傲慢,真是讓人不舒服。”

  “你以為就我一個人不想做了嗎,好多人都會走的,除非你大發慈悲,多開工資,出來打工的,誰不想多賺點錢?”那員工昂首挺胸的說道。

  夏陽皺眉,說道:“這么說,你是故意來攛掇別人,鼓動別人走的了?”

  那人有點吃驚,說道:“就算是又怎么樣呢,我們還沒有自由了嗎,你別浪費口舌了,看我不爽就趕緊開除吧,把我的工資給我就是了。”

  夏陽有些惱火,不過他還是不動聲色,說道:“如果你肯告訴我,這一切的原因,我就讓你好過點,要不然,只怕你走不了。”

  那人愣了愣,說道:“你別威脅我了,我就是要走,你還攔得住不成?”

  “你要去哪兒,可以告訴我,我馬上給你結工資,你知道的,我們這里是壓了工資的,你就這樣走的話,只怕沒有錢拿。”夏陽說道。

  那人有點不樂意了,不過他權衡利弊之后,說道:“好吧,我告訴你也行,這也是別人讓我去的,那里的老板我不認識,但是我知道他們的廠子也是搞農產品的,就在離這里不遠的地方,你應該知道,廠子很大,甚至比你這里還大。”

  夏陽恍然大悟,很快就想清楚了,說道:“那行,你說是誰讓你這樣做的,你把他找過來,我不為難你。”

  “我憑什么要找過來,你還能威脅我不成?”那人不服氣的說道。

  夏陽冷笑道:“我不想威脅你,但是你如果不說,后果會很嚴重,你應該知道我的手段。”

  那人擔心夏陽不給結算工資了,也不想扯皮了,說道:“好吧,我去叫他過來,你等著。”

  說著就去了,沒多久,那人就喊了一個漢子來,這漢子看起來很精明,眼睛滴溜溜的轉,他一看見夏陽,還很客氣的說道:“夏老板,不知道找我來有什么吩咐呢?”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