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 超級小農民 > > - 第699章 想要我的命沒那么容易

第699章 想要我的命沒那么容易

書迷正在閱讀:
“好了,好了,現在不是沒事了嘛,你就不要哭了。”夏陽扶起慕容晴的雙肩小聲說道。

  大概是發泄的差不多了,慕容晴抬起頭來可憐兮兮的看著夏陽,淚眼朦朧。

  夏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雖然自己和女人天生的自來熟,可是這個慕容晴曾經是自己的主治大夫,從心里來說她救過自己,自己對她還是挺尊敬的,而且之后慕容晴一直給人的感覺挺嚴肅的,這一下子這么小女人樣,自己還真是有些不習慣呢。

  夏陽將慕容晴扶到沙發上坐了下來,給她抽了幾張紙巾,本來還想幫她擦去眼淚,想了想還是將紙巾遞到了慕容晴的跟前。

  慕容晴接過紙巾情緒也慢慢平復下來,她起身走到洗手間整理了一下儀容,又給夏陽倒了一杯水。

  夏陽趕緊站起身來接過水杯,笑著說道:“沒事,你不用客氣。”

  慕容晴此時也有些尷尬似的,她沖著夏陽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夏陽,剛剛真是多謝你了。”

  “也沒有,我只是剛好碰上了,你別放在心上。”夏陽怕又刺激到了慕容晴,就故意說的挺輕松的樣子。

  慕容晴感激的笑了笑:“不管怎么說我都要感謝你,本來是說讓你來幫你復查的,結果還讓你幫我解決了危機,對了,你的傷怎么樣,剛剛沒有傷到你吧。”

  慕容晴關心的走到夏陽身邊扶住了他的肩膀。

  夏陽笑道:“沒事,我那點小傷早就恢復好了。”

  慕容晴點了點頭:“本來我準備給你檢查一下,誰知道遇上這種事,我現在心情……”

  “你就不要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著順路過來看看你,我真的恢復好了。”夏陽瀟灑的抓了抓頭。

  慕容晴咬了咬嘴唇,有些難為情的抓著衣角,突然,她又露出擔心的眼神,好像有些害怕似的。

  夏陽不由問道:“你怎么了?”

  慕容晴皺起眉頭,說道:“剛剛你又把成剛打了一頓,他那個人心眼狹窄,我怕他會對你不利。”

  夏陽根本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他不以為然的笑道:“我還以為是什么事呢,就這事?你就放心吧,那個成剛還對付不了我。”

  “不是,你不知道,我聽說成剛身份挺復雜的,他平常在我們醫院就挺囂張的,好像背后有人撐著,我們醫院里的人都挺怕他的呢,我覺得,你還是小心點為好,如果因為我的事情而連累到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呢。”

  慕容晴一臉的擔心,與她平里的冷靜形成對比,在人前,慕容晴可是一向冷靜得很。

  夏陽知道她這是擔心自己,于是他坐到慕容晴的旁邊,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你就不要瞎擔心了,就憑他一個成剛還奈何不了我的。”

  “可是萬一……”慕容晴還是放心不下。

  夏陽打斷她,笑道:“沒有萬一,就算有萬一我也能應付,再說了,能夠守護著你慕容大醫生,也是我的榮幸。”

  慕容晴感激的說道:“我哪有你說的那么好。”

  “你怎么沒有我說的這么好,你比我說的還要好呢。”夏陽不禁打趣著說。

  慕容晴抬起頭來看了夏陽一眼,見夏陽正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這才知道他在逗自己呢,慕容晴有些難為情的拍了夏陽一下,臉紅了起來。

  夏陽抬頭看了一眼慕容晴,正準備繼續逗逗她,卻聽見門外傳來了劇烈的響門聲。

  慕容晴嚇得一下子站起身來,臉色有些緊張。

  夏陽凝起眉頭仔細聽了一下,外面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成剛,只聽見成剛一邊拍著門一邊喊道:“姓夏的,你給老子把門打開。”

  “不好,是成剛又找回來了。”慕容晴走近夏陽身邊,一臉的擔心。

  夏陽沖著她輕松的笑了笑,道:“別怕,看來剛剛我揍得他還不夠狠,他這是回來找抽呢。”

  “不對,你聽,外面好多人呢,成剛肯定打不過你跑回去找人來了,你趕緊躲起來,不然等下你就可慘了。”慕容晴緊張的說道。

  夏陽一把將慕容晴抱進了懷里,笑嘻嘻的說道:“看你這緊張的樣子到是挺緊張我的嘛。”

  慕容晴推開夏陽著急的說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開這種玩笑,你趕緊躲起來啊,不行,我們先報警吧。”

  說著話,慕容晴就準備去撥打電話。

  夏陽拉過慕容晴,說道:“不用報警,剛剛成剛不是說了嘛,警局里他有熟人,他既然敢帶人回來,肯定已經做好準備了,你不用擔心,我應付得了。”

  “唉呀,你一個人怎么能對付那么多人嘛,我怎么不擔心,等下他們真的把你怎么樣了,那我可怎么辦。”慕容晴急得直跺腳。

  “開門,夏陽你這個縮頭烏龜,這是不敢出來了吧,剛剛不是挺囂張的嘛,現在怎么就當王八了。”成剛罵完,他身邊的一群烏合之眾跟著一起大笑起來。

  夏陽不由冷聲笑了笑,看來真得好好給這個成剛一點顏色瞧瞧,否則他還真當自己是好惹的。

  夏陽拉著慕容晴的手,小聲說道:“你趕緊到房里躲起來,我不叫你,你就不要出來。”

  “我不去,該躲起來的是你。”慕容晴認真的說道。

  “你傻啊,剛剛成剛都對你那樣了,你還以為你可以搞定他嗎?你不要擔心了,大不了我在進一次你們醫院,反正你醫術這么好,我死不了的。”夏陽開玩笑的說。

  慕容晴著急的捶了夏陽一下,說:“你還敢開玩笑,我都快急死了。”

  外面的叫囂聲更大了,甚至有人開始撞門了。

  夏陽見慕容晴還站在那里不肯進屋,只好上前一把將她打橫抱起。

  “哎,夏陽,你,你放下我啦,我不要進去。”慕容晴有些難為情的拉著夏陽的衣服。

  “聽話,這件事情交給我。”夏陽很是男人的沉聲說道。

  慕容晴看著夏陽那認真的臉龐,不由停下了掙扎,她感激的看著夏陽,紅了眼筐。

  安頓好慕容晴之后,夏陽這才走到門邊,房門已經快被那些人給撞開了,就在那些人再一次準備撞擊的時候,夏陽一把拉開了房門,頓時一群人重心不穩,全都疊倒在地上,唉喲聲此起彼伏,很是狼狽不堪。

  夏陽看見這場面不由笑了笑,這些人都是來搞笑的嘛。

  成剛看見夏陽被打開了,趕緊從后面擠了進來,他指著夏陽,一臉囂張的吼道:“好你個夏陽,還真的敢呆在這里,這下我看你往哪里跑。”

  夏陽懷抱著雙手,一臉悠閑的回道:“我沒有想跑啊,不然,你現在怎么還看得到我。”

  成剛從鼻子里發出幾聲冷哼,而后對著身后的人揮了揮手,那些人趕緊向前圍了過來,這下成剛丈著人多更是囂張起來,他哈哈大笑道:“我看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呢,都死到臨頭了還敢跟老子嘴硬。”

  “誰死到臨頭了還不知道呢,在說了,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以為自己是土匪呢,動不動就喊刀喊殺的人早就讓社會給OUT了。”夏陽毫不膽怯的回擊。

  “你……你!”成剛只被擊的說不出話來。

  夏陽不想在慕容晴的家里打架,這樣不僅會嚇著慕容晴,也會讓自己兇狠的一面落在慕容晴的眼里,男人該裝逼的時候還是得裝一下,人家慕容晴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呢,自己怎么著還是得文明一點,起碼在慕容晴眼里,總不能太過于血腥吧。

  夏陽順手抄起旁邊一根長臺燈,將臺燈頭直接摔到旁邊的桌子上,頓時發出一些火光。

  成剛身邊的那些人大概沒有料到夏陽會有這些動作,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幾步,嘴里發出唏噓聲。

  夏陽拿起像棍子一下的臺燈柄,指著成剛說道:“不是說想要我的命嗎?有本事出來說話。”

  成剛剛剛被夏陽狂揍了一頓,身上還疼著呢,看著夏陽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還是有些發怵的,不過他看了一眼自己帶來的幾十個人,頓時又有了底氣。

  “也好,我還怕你的血弄臟了這地兒,影響我和小晴的氣份呢。”成剛得意的說著。

  夏陽冷哼一聲,拿起棍子上前對著那些人就開始揮擊起來,那些人都是有備而來,手里也都有武器,頓時將夏陽圍了起來。

  一群人在門外的院子里就開始對著夏陽圍攻,成剛躲在人群后面,不斷的吼道:“趕緊給我打,給我狠狠的打,打死了有我擔著!”

  夏陽邊躲邊擊,到是也沒有吃到虧,只聽見不時有人發出悲殘的叫喊聲,也有幾個人被夏陽給打倒在地。

  躲在房里的慕容晴聽著外面打斗的聲音只能干著急,她想去報警,可是夏陽有交待過,她怕自己自作主張反而會害了夏陽,慕容晴覺得此時的一分一秒都是那么的難熬。

  最終,她還是擔心夏陽受傷害,于是她悄悄走出房間,可是屋里并沒有那些人,慕容晴聽見打斗聲是在院里子,她想了想從廚房拿過一把菜刀,慢慢拉開了房門。

  慕容晴雖然手握菜刀,可是身子卻嚇得發抖,她從房門口看見夏陽正被一群人給圍著,那些人手里都有武器,夏陽看起來很危險。

  “夏陽,你小心點啊。”慕容晴情不自禁的喊了一聲。

  夏陽正全力對付那些人,沒的聽見她的聲音,到是讓一直躲在旁邊的成剛看見了,成剛看見慕容晴,眼里不由露出陰險的笑容,他躡手躡腳的朝著慕容晴的身邊走去。

  就在夏陽將一個人摔到在地上的時候,他這才看見成剛已經從后面朝著慕容晴的身旁撲了過去,而慕容晴正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己。

  “慕容你小心。”夏陽失聲喊到,就在他分心的時候,他身后的一個人手握一把刀一下子砍到了他的背上。

  頓時夏陽只感覺到自己身后一陣疼痛襲來,慕容晴嚇得叫出聲來,她剛想朝著夏陽身邊撲去,只見成剛已經伸手將自己抱住了。
体彩飞鱼稳赚技巧